美人美人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05字数:151287

半夜

向明月倏然睁开双眼,感受着怀里的温度,有些失笑,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悄悄将人挪出怀抱,迅速起身握剑。

窗前有些许动静,很快窗户纸被人小心戳破,一个东西伸进来,接着吐出一缕白烟。

向明月屏气凝神,点住包子简哑穴将其唤醒。包子简在美梦中被打扰显然很愤怒,可是很快他便在疼痛中清醒——向明月用剑柄戳了一下他的屁股。

包子简用包袱捂好口鼻,向明月屏住呼吸,一里一外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很快,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黑影闪身进来。

包子简心里激动万分,这种惊心动魄的时刻在电视里见多了,但是今天一连亲身经历两次,这是要闹哪样!

黑影很快摸到床前,并没有下杀手,不过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包子简悄悄掀起眼皮密切关注着黑影的一举一动。

就在包子简等待下面剧情的时候,向明月出手了。一掌下去黑影倒地不起。

向明月将蜡烛点亮,观察地上的人,包子简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围观。

夜行衣,蒙面巾,靴子里藏着匕首,腰带上挂着烟雾弹,右袖口里有暗器,左袖口里藏毒砂,很专业嘛。包子简抖着手里的衣服,对着地上的白斩鸡感叹。

“探子么?”向明月喃喃道。

戳戳戳,包子简三连戳,是人都会受不了。指指自己的嘴巴,一脸郁卒地看向向明月。

向大侠快速出手,包子简很快恢复语言功能。

“是小偷吧?”踢踢脚边的“尸体”,“可是我们有什么好偷的?”包子简纳闷了。

“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向明月伸手在白斩鸡身上点了一下。

“咳咳。”白斩鸡醒了并且很快反应过来,双手紧紧在胸前,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你来偷什么东西的?”包子简面带微笑,语气亲切。

“当然是钱财。没想到栽在你们手里,要打要杀悉听尊便!”白斩鸡一梗脖子,宁死不屈的样子,如果不看他颤抖的双腿和肩膀的话。

“嘿嘿。偷我的钱,你要做好必死的准备哟~”包子简活动活动双手,桀桀怪笑地看着他,“挠脚心?拔指甲?还是用竹签撑眼皮?看到墙角里那个了没有?”包子简一抬手臂指向墙角。

躺在地上的那个就映入了白斩鸡的眼帘,七窍流血!这两个人,心肠狠毒,令人发指,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你,你,你怎么如此狠毒!干脆的给点痛快的!”白斩鸡一闭眼睛。

哼哼,我还没说最狠毒的呢!把你关在小黑屋内,放个马蜂窝进去。

“放心吧,我会优待俘虏的. . . . . . 前提是你必须说实话。”包子简柔声道。

“哼,告诉你们好了,反正很快就会江湖皆知的。”白斩鸡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包子简和向明月很满意,双双坐下来摆好架势,听真相。

“我是来偷秘籍的传闻你们手里有一件袈裟上面写有天下第一武功《辟邪宝典》!”白斩鸡一口气说完。

纳尼?包子简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

向明月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此消息何处得知?”向明月皱皱眉头,将衣服扔给白斩鸡。

“我说了你们就放过我吗?”白斩鸡哆哆嗦嗦地穿上衣服。

“不一定。不过. . . . . . 你不说的话,就一定不会放过你~”包子简微笑着道。

“柳州城外的诚信栈。”穿上衣服的白斩鸡咬咬牙道。

包子简和先向明月对视一眼心中猜了个大概,恐怕是有人听到了他们在客栈大厅中的谈话。

一个故事而已,古人真是开不起玩笑。╮(╯_╰)╭

此事可大可小,但是,显然现在已经被夸大了。

“接下来怎么办?”包子简虚心请教。

“祸从口出,禁言。”向明月斜了一眼谄媚的包子简。

“唔唔. . . . . .”口中塞着破布被困成大闸蟹的前白斩鸡不停用眼神抗议,显然他遇到的人良心早就掉了。

这一晚亿客来客栈有些不太平,房顶上老是有动静,瓦片被踩坏不少。

第二天,掌柜的一大早就开始骂街,整间客栈的客人都从睡梦中惊醒。被打扰好梦的客人们气势汹汹地来到大厅准备同掌柜的理论,不过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大厅空地上躺着一个被绑成螃蟹的黑衣人,旁边还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两个不知是死是活。大家不愿意惹麻烦,都只是围观议论,没有人敢上前查看。

包子简和向明月趁着一片混乱,迅速离开了客栈。

向明月心思万千,杀手组织怕是不会派一个人来的,后续部队应该就在路上了吧。看来他们的目的除了取钱堡少主的性命,还多了一条,拿到《辟邪宝典》。钱堡少主,你可是给我惹了不少麻烦呢。

向明月夹起包子简翻身上马。那位大爷的要还真好用,包子简的屁股现在基本没什么大碍了。

一个故事引出这么个麻烦,两人都不敢松懈,早饭也不吃一路朝诸州赶去。

包子简和向明月刚出延州城就被人拦住了,来人很眼熟。

“又见面了。看来在下和两位实在是有缘。”书生模样的人站在路中央笑道。

“今天太阳不小,你不热啊?”包子简眨眨眼讽刺道。

“为了等钱公子,在下甘之如饴。”书生云淡风轻。

大爷的,真TM的贱啊。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赢了。”包子简一摊手,表示无奈状。

书生的笑容僵了僵,而后又笑开了去。

“请钱公子走一趟。”一人从旁边的树林走出来。

向明月微微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到有其他人在附近。

仔细看那人,一身广袖青衣,腰上一条苏绣流云宽锦带,身形挺拔有力,长相么,细长丹凤眼,鼻子和嘴巴都很好看,正是包子简最着迷的古典长相。包子简瞬间被吸引住了,当即傻傻的来了一句:“好啊。”

向明月瞪向包子简,后者还在呆滞中完全没有反应。

局势瞬间扭转,书生一抚掌,又挂上刚才的笑容。

“在下曲迎新,这是我家公子狄获。”书生介绍道。

姓狄?向明月嘴唇抿紧,若有所思。

包子简保持花痴表情,木有反应。

延州城外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全速行驶中。

书生模样的人坐在马车外,充当车夫。很显然,他并不是主子。

马车内,包子简已经从呆滞变成盯着对面的人一动不动了。对面坐着的正是刚才的青衣男狄获。

狄获面容紧绷,笔直地坐在在空间不大的马车上,对对面露骨的目光视而不见。

向明月看着从刚才起脑子明显就丢了的包子简,嘴角不自觉抽了抽,却没有说任何话。

“我与他,谁更好看?”狄获忽然开口。

“啊?”很显然,包子简措手不及。

“我与他,谁更好看?”狄获一指包子简旁边的向明月,又重复了一遍。

“你。”这次包子简听明白了,想也不想地答道。

向明月眼光微动,嘴唇绷紧。

狄获好像对答案很满意,细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

正中红心!包子简就对这种细长丹凤微挑眼毫无抵抗力,瞬间口水就不自觉流下来了。

向明月显然被这种状态的包子简恶心住了,手一抬,一块包袱皮飘下来落在包子简头上。

包子简顺手将包袱皮拉下来攥在手中使劲握了握,一边还吸了吸将要滴下来的口水,加上他那身乡村姑娘的装扮,典型一副少女怀春状。

“阁下的目的?”向明月淡淡开口,看向对面的狄获。

“江湖浪急,钱公子站在风口浪尖上却不自知,在下有事请教,还请两位走一趟。”狄获眼眸微转道。

一直盯着狄获目不转睛的包子简又被闪到眼了,那双眼睛啊~

“公子。前面有个茶水铺。我们是否休息一下?”书生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好,稍作休息。”狄获回答。

很快,马车停下来。

狄获首先下来,包子简紧随其后,向明月最后。

一行四人进了茶水铺,叫了两壶水。

“钱公子。此次出行是否符合你的卦象呢?”曲迎新坐下来,朝对面安静异常的包子简道。

“卦象?”包子简歪了歪头,很快反应过来,随即迅速点头。

“早知如此,公子就不用易容了。看来钱公子真的很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曲迎新将四个空杯子倒上水,一边喋喋不休。

“什么?仪容?”包子简眨眨眼继续看好看的人。

“钱公子不记得了么?我家公子一直和我在一起啊。”曲迎新状似惊讶道。

一头雾水的包子简迷茫地回望书生,脑海中搜索有关昨天的画面。书生和壮士一直在一起,没看到别的人啊。等会,那壮士的眼睛又细又长. . . . . .

=口=

莫非?天哪,美人是那个大胡子壮士?包子简震惊异常,嘴巴张得可以塞鸡蛋。

向明月实在看不下去,顺脚就对着包子简踩了下去。

“呵呵,你家公子的爱好还真奇怪。”包子简干笑,放着美人不当偏要扮一个络腮胡子大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