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明月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2:34字数:151287

“来人,将这胆敢毒害明月格格的贱奴拖下去!”皇帝霸气侧漏,震慑一片,身边一干妃嫔宫女的大气不敢出。

“这药不是奴才下的,奴才怎么会害如此娇弱如此温油的明月格格呢?冤枉啊,奴才冤枉啊!”,身着太监服,自始至终连个正脸都没露的小太监刚想抬头就被侍卫拖了出去,声音渐行渐远。

“明月,你好点了没有?”语调温柔地询问,皇帝坐在床边含情脉脉地盯着床上的病美人。

病美人温婉一笑,“谢皇上关心,明月已无大碍。”门外太医跪了一片,都有劫后余生的样子。

“咔”。“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收工!”《迷宫》导演起身道。

收工了,揉揉双眼,一身太监服的包子简站起来伸懒腰ing。

“不对,这荒郊野外的. . . . . . 摄影棚呢,剧组呢!!??”包子简一个懒腰没伸完,卡机了。

“不会是有人趁我睡着故意恶搞吧,这哪个节目这么缺德?”,包子简愤怒了。

等等. . . . . . 不对!这一定是剧组为宣传《迷宫》特地策划的。这个策划人太有才了,竟然从龙套角度来宣传,目光很是独到嘛!

想我包子简跑龙套整两年,连个正脸都没露过,何其悲惨啊。哈哈!终于到了磨练我的演技的时刻了。我要怎么演呢?无动于衷淡定安坐呢,还是焦躁不安团团乱转呢?包子简兴奋不已。

再三考虑后包子简觉得还是后者要求动作、表情较多,比较考验人。

握拳。演出正式开始。

跑右跑,这边瞅瞅那边看看。一个破斗笠躺在不远处。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包子简确信没有可以做成竹片那么薄的摄像机。

“摄像机一定就藏在哪个枯草堆石头缝里,我要稳住,绝对不能让别人笑话了去。”包子简一边大声说着话,一边踢踢草堆,抠抠石缝。

就在他的表演中日落西山了,包子终于认命了。“好了,你们成功了,你们整到我了,赶紧出来吧!都没见过这么特别的节目。”包子简嘴里嘟囔着。

可喊了半天楞是没见着一个人影,包子简不淡定了, “该不会把我忘在这儿去吃饭了吧,也是饭点了啊”。

包子脸上有淡淡的忧桑。

作为投毒的小龙套,包子简在地上跪了一下午了。不是这个忘词了,就是那个表情不对,那个“明月格格”光是吐血就吐错了四五次。包子简的肚子早就饿了。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包子简决定自力更生,走回剧组。

傍晚有些闷热。幸亏里面没脱光,包子简决定脱掉身上的太监衣服。刚一摸扣子,包子简就觉得不太对了。这衣服不对,木有扣子,不是自己熟悉的太监服。这是长衫?还有腰带?

哗啦啦!

一阵东西划过树丛的声音。

一扭头,......这突然出现的一帮人都盯着自己是要干什么?这个节目组是怎么回事,经费太紧张吗?让一群穿着如此破落的人拿着柴刀木棒围攻自己。难道说这是设计的小剧情?

包子简紧张了,没有剧本啊,难道要临场发挥?让我想一下,是演路遇强盗的小太监呢,还是遭人绑架的小太监。啊呀,好有挑战性啊!

“各位壮士我身无分文,空拍要让你们失望了。”包子简淡淡道,这是一个淡定智慧型小太监路遇抢劫的情景。

“装模作样,你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吗?”领头高个说。

难道我演的不对?这是一个身怀主子临死前托付宝贝的忠心小太监?包子简顿悟了。

“你们别费心思了,东西不在我身上。我已经放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了。”包子简冷哼道。

“我们要的是你!”高个不耐烦了。

啊?难道这是一个被主人虐心虐身,千辛万苦逃出魔窟却被一直垂涎自己的丐帮长老们追捕的倔强小太监?可是魅力也不要这么大吧,迷倒了这么多人。

“你们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屈服的!”包子愤怒地叫道。

“这么倔啊,看来只好用药了。”高个喃喃道,神情有些悲痛。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小太监情根深种啊。竟然是药物系的,看来自己要上看家本领了,中药后的OOXX可不好演那,看样子还是N那什么的。包子简在心中握了握拳。

“用药我也不怕!我的心是不会屈服的!”包子简大声道。扑通!包子简还没把准备了一肚子的台词说完,就晕了。

一身灰扑扑的领头高个发话了,“兄弟们,这趟买卖成了!”其他人也欣喜异常,追踪了三个月,不敢跟其他硬茬发生冲突,猫在马厩,蹲在草丛都是轻的,必要时还得花银子,肉疼啊。

领头高个看向包子简时双眼已经冒金光了,吞吞口水说:“我们捡了大便宜,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撤。”一阵手忙脚乱,刚才放迷、药的小个将子包子简捆了个结实,一个壮汉一把扛起晕包子。

破空声从壮汉耳边划过,一个黑影迅速掠过众人。来不及反应,壮汉只觉耳边一热背上就轻了。领头高个被钉在眼前的利剑震慑住了,好一会儿冷汗才流下。

“此人我带走了。”平静的语调让人觉得仿佛他的做法理直气壮。

花了大把时间费了大把银子,到头来还是便宜了他人。高个子敢怒不敢言,手下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由着那人拔下剑,扛走人。

眼看着到手的金鸭子飞了,黄沙帮帮众不淡定了,“帮主,那人是谁啊,这么嚣张?”“帮主,刚才怎么不让我们一起上,我们一帮人还打不过他一个么?”“帮主. . . . . .”

一阵喧闹,让本来就苦逼的黄沙帮帮主更是上火。要知道为了这只金肥羊,一路上他们把仅有的家当也搭进去了,为了最后的胜利还向人赊了迷、药,那迷、药可贵了,要是债主算起账来这可让他怎么活!

没办法,黄沙帮不过是一个三流小帮派,平日里收收保护费,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武功根本没有办法和行走江湖的人比,贸然出手只会白白牺牲兄弟们们的性命罢了。

包子简是被饿醒的。醒来一张眼,还是荒郊野岭,不过那群人却不见了,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不远处有个火堆,火堆旁有个人。

呃,难道这就是我那暴虐无常邪魅狷狂的主人?可是,逮到逃跑的小奴隶,他不应该先J再J,虐完再虐吗?

包子简觉得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就在包子简考虑下一步剧情时,那人转过身来道,“你醒了。”冷清不失威严的语调。

啊,好一把嗓子,好一张脸啊。看来这是剧组为宣传《迷宫》下了大本了,不过怎么没让剧组演员来演呢?包子简盯着那人,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等包子简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流口水了。“好香啊。”吃货本质,雷达鼻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手中的肉,包子琢磨着怎么开场好呢?

不对. . . . . . 现在是晚上了,如果要拍摄的话必定会有灯光什么的。难道. . . . . . 他们拍完就把自个扔这儿了?不过,还好有一个同样倒霉的哥们,不然这荒郊野岭的怪吓人的。

“那个,你是也剧组人员吧?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话说那帮人太缺德了,竟然把我们仍在这么个荒郊野外。”包子边流口水边说。

“剧组是什么,帮派的名字?”看上这趟买卖的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帮派?向明月糊涂了,难道是自己的消息不够灵通?

“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包子迅速爬到火堆旁。为什么爬过去?包子又饿又中了迷、药手软脚软,试着站不起来只好爬了。

“你还是戴着那个斗笠比较好,虽然破旧了些。”向明月好心地指出来。

包子一愣,自觉摸向脑袋,光头。

“这是没办法的,不剃头怎么演清宫剧啊。”他的角色需要一直戴着帽子,假发就直接粘在帽子上,所以帽子一摘,只有个秃瓢了。

包子简接过递向自己的兔肉咬一口,恩不错,于是感慨道,“这野外就是不一样,还有野兔可以吃。哥们你手艺够可以啊,经常自助游吧?”

自助游,又是个什么东西。向明月又蒙了,这人怎么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词?身在江湖,餐风露宿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自己,动手烧个野兔实在不算什么。

“哥们,你是哪个武侠剧组来客串的吧?不过附近好像没有在拍摄的武侠剧组啊。”包子纳闷了,习惯性地要搔脑袋,不过看到自己一手油便硬生生忍住了。

向明月不再接话了,兀自思考中。

包子简也没在意,兔肉啃得差不多了,四下里看看,没有水可以洗手。本来想问这位哥们有没有纸巾,又觉得男的肯定不像女生一样随身带着纸,于是作罢。

找了几片落叶擦了擦油腻的手,有些热,包子简脱掉外衫。过了会又觉得坐在火堆旁太热了,干脆把里面的衣服也敞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