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王爷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14字数:151287

“为了掩人耳目罢了。”青衣美男狄获淡淡接道。

包子简对美人的答话有些受宠若惊,忙瞪着大眼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狄获似乎很享受包子简的关注,不过旁边的向明月和曲迎新就有些受不了了,忙各自喝茶。

休息完毕,四人继续启程。旅途就在包子简看美人发花痴,美人狄获沐浴爱慕之光,向明月眼不见心不烦闭塞耳目,曲迎新视而不见车内互动的状态下度过了。

马车速度比骑马慢了不止一倍,十几天后四人来到京城。

向明月对此行的目的似乎早就了解,丝毫没有惊讶。倒是包子简这个现代宅男古代土包子见到城门后大大惊讶了一番。

这就是传说中的京城,古代政治经济中心?其热闹繁华程度根本不是现代的影视城可以表现出来的。街道井井有条,路人如织,商铺鳞次栉比。再看路人的穿着打扮,自然和柳州城、延州城百姓不同,看来,京城还是时尚之都呢。

包子简意犹未尽地放下窗帘,继续日常的养眼节目。美人就是美人,赶了一天路脸上一点油光、疲惫之色都没有。再嫌弃的看看旁边的人,呃,好吧他的脸上也没有。

向明月似乎觉察到了包子简的目光,随即睁开眼睛。心中道,迷途知返,为时未晚。

包子简一扭头继续将目光投注于狄获脸上。

向明月见他这般便闭上双眼,沉默不语。

哎,美人似乎不喜欢说话啊,搞得我一路都不敢怎么和他说话。不过这样也是一种魅力,冰山孤傲美人,很有看头。包子简心中暗暗道。

“公子,到了。”车外,曲迎新的声音传进来。

三人先后下车。

包子简站定后发现马车停在一座宅院前,抬眼就看见写着“平王府”三个大字的匾额。这么说,美人是个王爷?果然,只有皇家才能出产如此气质的人了,不知道美人有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他们的长相如何?

迎接主子的众仆人见到包子简时感慨万千。主子终于开窍了,可是为什么找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姑娘啊?主子品味就是不一般,不愧是平王!呜呜,我家妹妹比这个村姑好看多了,主子你怎么就不看一眼呢?看来王府不就要办喜事了。

众人怀了各种心思,不过由于平日里训练有素,脸上并无特别表情。

包子简没有注意到众人望向他的目光,眼神依旧飘忽不定,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向明月揪起陷入自己臆想的包子简抬脚进了王府大门。果然,广袖青龙衫,平王狄奉谦。

平王府并无太过奢华,和柳州宋府比起,来除了面积较大外就是守卫森严了些,摆设大气了些。

客厅中,四人坐定,狄获挥退了下人。

“先前出门在外,对二位有所隐瞒,还请原谅。”恢复身份的平王道。

“好说好说。”包子简笑的那叫一个傻了吧唧。

向明月一挑眉,仿佛习惯了包子简的做派,跟着道了句“无妨”,心中却没有表面那么和气。

“不知王爷目的何在?”向明月双目盯住平王,嘴角上翘。

“本王奉圣上之命请二位前来,具体何事,本王尚不得知。”狄奉谦面色不变答道。

“天色不早了,不如请二位稍作休息,稍后用膳。”曲迎新起身微笑道。

侍女带路,包子简和向明月来到了客房中。侍女似乎早就被吩咐,将两人安排在一个屋内。

屋内十分宽敞,分东西两间,中间有一屏风,两边各有一张床。屋内摆设不必说,自然十分讲究。

侍女退下后,向明月将屏风除去,搁在门外。

包子简躺在床上,神情飘渺完全不似平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个,狄获很厉害么?”包子简幽幽开口,眼神飘忽不定。美人不在眼前,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狄获,字奉谦。当今皇帝五弟,辅佐皇帝登基有功,封平王。”向明月放下屏风拍拍手走进来。

“原来是夺嫡功臣啊. . . . . .”双手托脸,包子简喃喃道。

“此人不简单,你最好小心些。”向明月看着心不在焉的包子简,劝道。

“不简单,又美又神秘,果然是个妙人啊. . . . . .”

". . . . . . .”

“喏。你塞给我的东西。”手伸进怀里,包子简掏出一样东西。

接过东西向明月皱了皱眉头,连续赶路几日,自己竟然将这么重大的事给忘了。

“美女给你的信么?”包子简贼兮兮地笑了笑。

“是啊。在你怀里揣了好几日呢。”向明月淡然一笑。

包子简瞬间觉得自己脖子里掉了一条蛇进去,鸡皮疙瘩呼啸着从手臂蔓延到脸皮。手忙脚乱地将上衣脱下丢在地上,包子简对着胸口一阵摸索,还好,完好无损。长舒一口气,抬眼看到但笑不语的向明月,包子简一股屈辱感油然而生,又被骗了!

“今晚,我有事要办。”向明月不等包子简发作便缓缓说道。

“麻利地滚着!”包子简一摆手不耐烦道,心里盘算着晚上能不能和美人赏个月饮个酒什么的。

平王府的晚上挺美的。灯笼摇曳,树影轻晃,晚风送香,有酒有菜,在这样的美景下停留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包子简唉声叹气,心情十分低落,连最爱吃的菜放进嘴里都索然无味。奉谦美人进宫去了,自己一个人吃饭好没意思啊。

一顿饭吃的失落不已,心情低落之下包子简选择去梦中疗伤。还安慰自己说,兴许可以在梦中见到美人,实在不济,大不了明天再见嘛。

包子简的计划搁浅了,原因无他,只是在回房的路上遇到了一个问路的人。

自诩乐于助人不求回报的包子简有些气愤,因为问路的人十分不客气,上去一句话也不说,一把掐住他脖子,把人拖到了假山后。

“有话,咳咳,. . . . . . 好好说。”包子简断断续续道,并没有大力挣扎。

“不许声张,狄奉谦带来的人住在哪里?说,不然我杀了你!”蒙面黑衣问路人将手虚扣在包子简脖子上沉声问道。

此时包子简无比庆幸,幸亏他不知道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看来可以拖延一阵了。。

“好好,大侠,我说我说。请您不要杀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六个弟妹需要养啊!”包子简吓得面容失色,嘴唇抖抖索索。

“谅你也不敢有小动作,东西是东家的,命可是自己的!”问路人讲起道理来还颇有道理。

“是,是。请大侠跟我来。”包子简不住称是。

平王府花园不小,白日里想逛完它也需要一些时间,晚上么,所需时间更长,包子简心里盘盘算算。两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

王府守卫必然森严,此人能堂而皇之地溜进来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有内应,第二,他的功夫极高。对于这两种可能包子简觉得第一种比较好,但是如果有内应自己又怎么会被要挟带路呢?所以说,他很可能是一个高手!

包子简有信心此人武功不会高过向明月,但是,很不幸,向大侠外出办事去了。

啊!神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开挂?

“不知大侠的名讳是?”包子简尽量将圈绕的大一点。

“少废话,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又不傻!”问路的黑衣人利落地将昏过去的家丁衣服剥下来。

“哎呀!你怎么能在人家女孩子面前剥男人的衣服!”包子简怪叫一声,捂住眼睛倒退几步。

黑衣人不理他,剥起自己的衣服来,动作一气呵成,看来这业务很熟悉。

“啊!”包子简又趁机怪叫一声,悄悄向远处退了几步。

“啪!”穿好家丁衣服的问路人手指一弹,一粒石子打在身上,包子简僵住了。

浑身僵硬,无法动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可是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看眼长见识啊!

穿戴好的问路人站在包子简面前,蒙面黑布被摘了下来。嗯,长的不是一张作奸犯科罪大恶极奸诈狡猾的脸啊,怎么做这一行了呢?

“为了防止你耍花招,还是点了你的哑穴吧。”问路人在包子简身上不同地方点了两下。包子简发现自己能动了,却发不出声音来。

你这是侵犯人权!包子简一脸气愤地指手画脚,却换来问路人的一个脑崩。捂住长包的额头,包子简决定保存实力,寻找机会绝地大反攻。

就在两人继续走动时,前面来了两个人。包子简心道不妙,这两个就是刚才在饭桌旁一直观察自己的人,他们肯定认识自己。佛祖保佑,千万不要和我说话啊。

“包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花园里逛啊?”一个年纪大一点的问道。

包子简心中着急,怎么办,发不出声音来,难道要我用手语求救么?那我也得学过才行啊!不知道我向他们使眼色他们看不看得懂。就在纠结的时候,身体一震,包子简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