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敲门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0字数:151287

于是包子简就愤怒了,好你个向明月,我就知道你没好事。在外面受气了,就回来在我身上找自信是吧?

包子简放开双臂,将仅剩的裤子也脱了个干净,梗着脖子,一脸怒气地回瞪着向大侠。殊不知,向大侠心中却在翻天覆地。

原以为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结构的男性躯体,心中却更加难以平静。看来我确实对他. . . . . . 向大侠深深滴思索着人生大事。

“让你看个够!”包子简怒气冲冲地吼道。

哎,这怎么就生气了?难道他知道我对他. . . . . . 他讨厌我?向明月脸上并无其他表情,心中却思绪万千,没了平日的淡然。

“包公子是否已睡下?”门外突兀地响起人声。

两人不仅向门口望去。窗纸上倒映着一个人影,应该是狄奉谦。

“已经睡下,王爷请便吧!”向明月抬手将衣衫披到包子简的身上。

“明公子也在,看来包公子并没睡下。不知两位在谈什么有趣的事情,可否加在下一个?”门外狄奉谦死皮赖脸。

“哦,王爷,你等会。我这就给你开门。”包子简慌慌张张地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向明月接住自己盖在包子简身上的衣衫,眼睛闪了闪,无奈地穿上衣服,望向门口的眼睛中又加了更大的怒气。

“吱呀。”门开了。

狄奉谦换上了一袭华丽的白衣,看上去更加的玉树临风,贵气逼人。包子简就看呆了。

向大侠心中冷哼一声,抱臂站在包子简旁边。

“两位不请我坐下?”狄奉谦礼貌地问道。

“哦,请坐,请坐。”包子简赶紧反应过来,急忙请人坐下。

向明月紧接着坐在狄奉谦对面,包子简眼看最佳位置被抢,只能干瞪眼。思索之下只好坐在向明月旁边,这个角度也行。

“两位正在洗澡?”狄奉谦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两人。

“没有,没有。”包子简摆摆手,赶紧说道。

“王爷是来看我们洗澡的?”向明月淡淡道。

“明兄说笑了。在下只是来问候一下两位罢了。”狄奉谦道。

. . . . . .

“咳咳。在下是想问包公子一件事。”狄奉谦清清嗓子打破屋内的寂静。

“王爷请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子简殷切道。

“说。”向大侠简练道。

“江湖盛传,包公子手中有一件写有天下第一武功秘籍《辟邪宝典》的袈裟,不知是否属实。”狄奉谦说的很是随意。

包子简刚想开口,就被向明月一脚踩了回去。

“所以王爷是打算杀人夺宝了?”向明月不理会他的试探。

“明兄说笑了。不瞒你说,此事事关重大,极有可能会造成朝廷的巨大动荡。”狄奉谦忽然严肃起来。

“只听过武林秘籍引发江湖争端,掀起血雨腥风,从没听过造成朝廷巨大动荡。王爷恐怕是杞人忧天了。”向明月反击。

包子简心中也在纳闷。“武林至尊,神功××,××一出,谁与争锋”,这些个传说不都是围绕着武林盛传的么,引发的都是些武林争端,关朝廷什么事啊?

“两位难道不知道?这江湖传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就是这么一句引发的事端啊。”狄奉谦叹口气,仿佛不堪其扰。

向明月不禁皱了皱眉,这个说辞未免太过牵强。难道朝廷中有许多大官都去自宫了么。

“我明白了,是不是有权倾朝野的宦官也在寻找这本秘籍?”包子简一拍桌子兴奋道。

又多了一拨追杀你的人,你就这么兴奋。我到底看上你什么地方了?向大侠陷入困扰中。

“包公子好聪明,的确如此。一旦这位宦官练成神功,必定会造成朝廷局势的倾斜,动荡就不可避免了。”狄奉谦感叹道。

向大侠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心中不免有些吃味。

“王爷还是要杀人夺宝?”向明月淡淡道。

“当然不是。在下只希望包公子可以交出秘籍,并当众焚毁,断了那人的阴谋诡计罢了。”狄奉谦礼貌地回答。

“可以。时间很晚了,王爷请回吧。”向明月一摆手,做出送客的姿势。

包子简一脸委屈,自己都还没跟美人王爷说上几句话呢,这就走了?

“那本王就告辞了。”狄奉谦微微一笑,起身朝门外走去,“包公子,如果有事可以大呼本王,本王就在隔壁。”

向明月望着那人的后背,不禁有些咬牙。

有事?难道王府经常有刺客潜入?不过自己有向明月在一旁保护,就不要劳烦美人了吧。看美人的样子,并不是武功高强的人。包子简暗暗道。

“王爷!”包子简忽然一拍脑袋,“刚才在大厅,跟在我后面的人就是个歹人,你们有没有抓住他?”

“包公子不必惊慌,那人,本王已经好好处理了。”狄奉谦一愣,随即安慰道。

关上门,向明月摸摸水桶里的水,夏天的话这么温却也刚好,然后站在包子简面前不说话。

“你干什么盯着我看?”包子简对后几步,后腰撞在木桶上。

“你被歹人挟持了?有没有受伤?在大厅时为何不向我求救?”向明月每问一句话,就向前逼近几分,直逼的包子简仰躺在桶沿上。

“我一求救不就会打草惊蛇么?你一回来我不是就赶紧诺到你身边去了么?”包子简保持着高难度的体形,艰难地回答。

“那有没有受伤?”向明月一听包子简首先想到了自己,心情就有些恢复,语调也放低了不少。

“没有,就是被那人戳了几下穴道,还有后腰。你先起来,我的腰压在桶上了。”包子简双手按住向明月的胸膛,向后推去。

向明月向后退了一步,紧接着拉起包子简,将他的身体转过来,撩起他的上衣。

一片淤青映入向大侠的眼中,伸手揉了揉,换来包子简一阵“嘶嘶”声。

“先洗澡,洗完之后上一些药。”向大侠下令道。

向大侠说完就抱臂站在一边,包子简撅着嘴巴磨磨蹭蹭地将刚穿好的衣服脱下来。

坐在桶中,看到向明月站在一边并无进来的意思不禁悄悄舒了口气。话说虽然都是男人,但是两个男人挤在一个桶里洗澡,这也太怪了吧。

随便搓了几下,然后洗了洗头,包子简迅速地出桶穿衣。其过程花费了不到五分钟,看得向明月很不尽兴。

头发长长了不少,现在也是个板寸的长度了,包子简摸摸半干的头发,心中有些得意。还是短头发好啊,洗了就干,谁像旁边那个,头发长到齐腰长,洗一次不知道浪费多少皂角,花多长时间弄干呢。

洗完澡包子简就赶紧上床了。躺在凉爽的竹席上,拉过旁边的薄丝被,舟车劳顿了好几天的包子简几乎是合上眼就想睡。一阵阵“哗哗哗”的水声传入耳朵,包子简梦到自己来到了大海边。蓝天白云和碧海,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海鸥在波浪中翱翔,海水冲刷着礁石、海滩和自己的双脚。远处有嬉闹声传来,定睛一看,一群泳装美女!

忽然一个大浪拍过来,海水溅在脸上,包子简就惊醒了。猛地睁开眼,一片青色映入眼中。定定神,包子简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才不过是一个梦。

“你做噩梦了?”向明月凑过来盯着包子简的脸。

包子简感觉脸上似乎有东西,伸手一摸,湿湿的。

尼玛

不擦干头发就上床,甩了小爷一脸水,害小爷美梦变恶梦!

“头发不干,禁止上床!”包子简双手交叉,做出禁止状。

向明月摸摸湿漉漉的头发,不禁笑了出来,摸摸鼻子站在一边闭上了双眼。

包子简以为他故意无视自己,刚爬起来要发威就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向明月的头上正在冒烟!张大了嘴巴,包子简的世界观再一次被刷新了。

这就是传说中居家旅行、杀人越货之必备良品的人体蒸干机吧?无论你是蒸衣服、鞋袜、包袱、床单,还是头发、纸张、身体、银票,人体蒸干机都是你最佳的选择!

看着向明月头上的蒸汽由多到少,再到没有,包子简的嘴巴终于恢复正常。

向明月睁开眼睛,看向呆立在一旁的包子简,顺手撩了撩干透的头发,微微一笑。

呃,包子简眼皮一跳。一身白色亵衣,披散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再加上邪魅一笑,向明月瞬间变得不像是向明月了。这让包子简心中不免有些嘀咕,这家伙到底怎么了,话说他的眼睛到底遭遇了什么?

“今天的事很棘手?”心知他一向自信,应该极少遇到对手,包子简小心试探道。

“棘手?倒是有些。”向明月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来。

“嗯,那个,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包子简绞尽脑汁,想到这么一句话。安慰人这种事,和他的专业不太对口。

“不如意者十之**?我却只会是那一二。”向明月望向他,眼中闪着不明的光芒,微笑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