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走吧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38字数:151287

望向一旁静默的人,包子好心道,“你怎么还戴着头套啊,摘下来吧,听说戴时间长了对皮肤不好。”不过,这哥们的皮肤也太好了吧,还有那把嗓子那张脸,估计是哪个公司的新人。

“头套是什么?”向明月终于忍不住了,这货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难道是试探我?哼,试探又如何。

“行了,行了,新人就是新人。我来帮你摘吧。”包子说着就伸手,却被向明月躲了去。看着空空的手边,包子郁闷了,躲那么快干嘛?自己不过是想帮帮他,感谢他的兔肉,怎么搞的好像要非礼他似的。

看着委屈的包子脸,向大侠有些不忍了,“我不是和尚,我的头发是真的。”说实话向明月对包子简的造型真的很好奇,难道为了躲避那些人,他曾经扮过和尚?怪不得自己的线索曾经断了三四天,这次能找到他应该多谢黄沙帮的人。看来自己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我靠。我也不是和尚好吧,我们到底在不在一个次元啊!包子愤怒了。囧,不对,怎么会是真头发?等会,让我想一下,包子思考中。

先是一觉醒来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再是一堆人盯着自己,一开始以为是剧组宣,后来自己好像是晕过去了,毫无征兆啊。醒来后有一陌生人在一旁烤肉,以为是别的剧组的人,可是他的头发是真的。

最关键的是,TMD明明应该是穿着戏服刚好的秋天,怎么变成夏天了?这绿树,这青草,这流的汗,这该死的蚊子。o(>﹏<)o

“哥,咳咳,那个兄弟。你带手机了么?”老天保佑,千万要带!阿弥陀佛,上帝,阿门。包子简默默祈祷。

“你所说的‘手机’我闻所未闻,如果你说这么多废话是来试探我的话,大可不必费心。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向明月淡淡道。

哦漏,尼玛,我真穿越了?包子简狂躁了。我就说吧,清装宫廷穿越剧是大雷。一定是我手太贱了才会在大雷剧中跑龙套啊。想我龙套年龄整两年,兢兢业业,默默无闻,从没跑过雷剧,就这么一次还遭天谴,老天待我不公啊。

呜呜,我追的动漫,我新买的电脑,我还没拆封的新专辑啊。包子简泪目中。

背过身来掀开裤子、裤腿一看。我的四角小猪内内啊,你怎么和我那可爱的小胎记私奔了呢?

尼玛。

我这是魂穿了么?

所以说我的尸体留在了现代. . . . . .

卧槽!包子简都可以想到一下画面了:

社会版上就要出,“年轻小龙套猝死片场,是意外,还是人为?”

某网猎奇版上要出,“天雷剧组被诅咒,无辜小龙套死于非命。”

亲朋好友,大闹剧组。

向明月眼看着包子简又扒裤子又脱鞋子,包子脸上从红到青,从青到白,又转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看来自己刚才的话对他打击很大,不过还是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比较好。

“你不必费尽心思逃跑了,这一路虽说不上天罗地网但牵扯的帮派众多。与其在其他凶恶之人手中受苦,不如跟着我。”向大侠边说边观察包子的脸色,还好没有再泛青。

话说这个钱堡大少爷不会有什么病吧,费了那么多事,他可不想做赔本买卖。

尼玛为了演个大雷剧我穿越了。

我穿越了。

苍. . . . . . 啊,我该怎么办那?

包子简说,我再也不相信老天了。

包子简六神无主中听到一句“不如跟着我”,犹如沙漠中的人看到绿洲黑暗中的人看到光明孙悟空见了观音菩萨,瞬间得到救赎。

包子一把抓住向明月,感激涕零中,一时间嘴唇颤抖,无语凝噎。

向明月好心拍拍他的背,到底是个没吃过苦的,从与世无争到如今卷入凶险复杂的江湖斗争,他需要慢慢适应。

“那什么,刚才你说这一路上路途凶恶是怎么回事?”包子简纳闷道。难道是古代的道路比较难走?

“护送你的人没跟你说么?”向明月皱眉。这是保护的太好了还是怎么,难道这个钱堡少主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额,那什么。”包子狠掐了一把大腿,茫然道,“我之前从山坡上滚下来过,醒来之后以前的事很多不记得了。”失忆是最好的借口,就让他也烂俗一把吧。

向明月思忖一番,怪不得之前说那么多废话,原来是什么都不记得。

因为跑大雷清装宫斗穿越剧龙套而倒霉穿越,人生地不熟,在适应之前得扒住一个当地人的包子暗暗决定,赖定这个人了。话说,身世成谜(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吧)失去忆的少侠或少主或少爷,演起来很有挑战性啊,尤其是“镜头”处处在。呵呵,嘿嘿,嘻嘻,我也是主角了~

失忆也好,这样他就不敢轻举妄动逃跑了。回到有钱有势的钱堡,让我赚一笔可观的银子才是你钱堡少主的眼前事。向明月微微一笑。

“我先睡了。”包子在经历了一番心情起伏情绪万千之后感觉身心疲惫,不一会儿就枕着上衣睡着了。

火光中,向明月对着包子锃光瓦亮的脑袋发了一会呆,也打坐调息去了。

“来人上烙铁,我就不信他还不招!”包子做梦梦见自己演一个被俘的龙套。可是上刑的人并不是做做样子,那烧红的烙铁眼看就要戳到自己脑门上去了,包子大叫一声,醒了。

“你没事吧?”向明月望向猛地坐起来的包子。

“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此时天已大亮。发现是梦,包子舒了一口气,忽然想起自己穿越了的现实,瞬间感觉自己万分苦逼,可是苦逼之中又透着甜蜜(?)。

“认识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包子镇定了一会,望向烤肉中的向明月。

“向明月。”认识的久吗?向明月笑笑,为了这次买卖自己是花了些时日。

“明月格格”?想起那个“集皇帝与众王爷爱慕于一身”,喷了四五次血的便宜格格,包子大囧。

“好了,吃了这些我们赶紧上路。”向明月道。昨天因为包子简的原因,匆忙之下没有仔细寻找歇息的地方,现在看来此处不宜久留。

“偶的喵纸肿么办?”包子撕扯着食物一边含糊的问道。

“继续扮作和尚。”向大侠下令。黄沙帮是第一个找到装扮后的包子简的,如此看来他们是误打误撞,继续扮作和尚应该没问题。

“我说,不能戴个帽子吗?”苦逼的包子脸有越来越皱的趋势。

“帽子也遮掩不了你没头发的事实。”向大侠一针见血。

“可是去哪儿找僧袍啊?”包子简苦着脸,为了配合自己的光头还得扮和尚这是什么事儿。要是搁现代,带个帽子就完事了。

位于柳州城外小荒山上的华空寺中。

“阿弥陀佛,贫僧包子大师,请问施主是解签呢,还是解梦呢?”包子简向向明月施了一个礼。

“. . . . . .”

“这样真没问题吗?我觉得不太妥当吧?”包子望着被剥光衣服的和尚,目露同情,幸好他晕了,不然得多丢人啊!

“他们不是老念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向明月无辜道。

“助人为乐这种事也要看人乐不乐意好吗,哪有逼人家行善的。”包子腹诽中。

柳州城外羊肠小道上。

“我们为什么不走大路。这种路上不是容易出打劫的吗?”包子迈着小短腿,幸好自己爱运动,大学时还得过长跑第二(第一的是体育学院的),要不然真跟不上。

“谁告诉你羊肠小路上出劫匪的?”向明月翻白眼,距离这儿最近的就是小荒山了,就那点小山头根本藏不住山贼好不好。

“嘿嘿,听说书的说的。”包子简讪笑道。

“再走半个时辰就到柳州城了,我们在那儿过夜。”看看太阳,午时早就过了。看着早上就吃过一点东西的包子,向明月好心说道。

“午饭是没指望了。晚饭应该吃的好点。”想象自己坐在城里最大的酒楼上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不用担心地沟油等一切大杀物,包子简就快美翻天了。

昨天的苦逼早已烟消云散,吃货的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

“吃点好的。肉馅的包子怎么样?”向明月好心建议。

“不能坐在酒楼里喝点酒,吃点菜吗?”包子商量道,当地人是大爷。

“银子你出。”淡然的向明月。

“出钱的是大爷,大爷说了算。”包子败阵。

柳州城外小茶寮中。

“来一壶茶。”向明月高声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茶水铺?江湖传闻武林辛秘最佳传播地点之一?”包子兴奋了。穿越嘛,一是宫斗,二就是江湖了。

“这也是说书的说的?”向明月又要翻白眼了。

“听说了没,宋家和江南林家翻脸了。”邻桌两人窃窃私语,可惜声音放得不够低。

“翻脸是小事,宋家悔婚让林家颜面无存哪!没打起来就不错了。”另一人接话。然后巴拉巴拉巴拉。

“他们说的宋家和林家是怎么回事?”听八卦听的津津有味的包子简问道。

“这两家一是江南望族,一是江北富贾,交情一向很好。两家有婚约,就这些。”向明月简洁指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