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从口出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0字数:151287

“看来是政治婚姻啊。包办婚姻没有幸福,还是悔婚的好。”包子简感慨道。

“这你就错了,小师父是外地人吧?”旁边正八的起劲的大叔说道。

“嗯,阿弥陀佛,贫僧下山游历路过此地。这位大叔你知道更多内幕,说来听听呗!”包子简欣喜道,后半句都来不及装模作样了。龙套的专业素养让他第一时间进入角色,恩,跑了这么多龙套,还没演过和尚呢。八卦的和尚,看来他挺上手的。

“这两家祖辈上就有交情,之前两家关系也不错。话说林家三公子上京赶考,路过柳州自然是借住在宋府了。期间与宋家小姐一见钟情,宋老爷也对此事乐见其成,就与林家合了生辰八字,定下大婚日期。如今林三公子高中,回家任了官职。谁知前几天传出宋小姐死活不肯嫁,宋老爷百般无奈只好解除婚约。可是江南林家早已做好迎亲准备,聘礼都在路上了。林家当然不同意,于是僵持下来,现在聘礼还排在宋府门前呢!”大叔一口气说完,喝水。

“那就是第三者插足了?嗯,八、九不离十。”包子简下结论,锃光瓦亮的脑袋一晃一晃的。

“小师父啊,这个‘第三者插足’是怎么一回事啊?”大叔好奇道。

“是啊,是啊。”旁边人也随声附和。

“这个第三者么,就是原本一对的两人,其中一人被第三个人吸引,导致原本两人感情破裂。”包子简斟酌着词汇。

“小师父这么一说,确实有道理啊。”大叔一脸深思。

“茶要凉了,喝了赶紧上路。”向明月道。

“切,刚才你还不是听的一脸认真。”包子简不敢指出,只能腹诽。

“好好,这位施主稍安勿躁。”包子简敷衍道。

“哎,贫僧这就喝。”包子简赶紧投降,大爷起身要走了。

茶寮中的众人看着小和尚牛饮似地灌了两杯水,追上和他一桌的黑衣青年。过了好一会儿大家才反应过来,他们还有一肚子八卦没和小和尚八完呢。

进了柳州城大门,包子简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怪不得出了江北富贾啊,这儿的繁华可不是一句两句能形容清的。

“哎,明月。我们去哪儿啊?”包子简抓住向明月的衣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道。

“叫我向明月。”-_-#向大侠语气不善。

“不要这样嘛,我们都那么熟了。”包子简委屈道。

“. . . . . .”

“我现在谁也不认识,你是我唯一认识的人了。我的命好苦啊。”为什么“明月”总伤我,包子受伤了。

“随你。”大爷完败。

“那边的酒楼不错,咱去哪儿吃吧!”包子简瞬间满血复活,指着不远处的高楼。

“你要去酒楼吃素馅包子还是馒头就咸菜?”向大爷冷冷道。

“呃,去吃豆腐!”好歹有点蛋白质不是?包子简安慰自己。

“不行。”向大爷一锤定音。

柳州城包子铺。

“包子,皮薄馅大刚出锅的包子!”雾气腾腾的蒸笼后,小贩高声吆喝。

“给我来六个,不,十二个肉馅的包子。”小和尚眼瞅着白生生、热乎乎的大包子边吸气。

“呃,这位小师父,你说的是素馅的吧?”-_-||| 小贩嘀咕,莫不是个酒肉和尚?

“十二个肉的,四个素的。”旁边黑衣青年道。

小贩赶紧打包,利落的包好,“三十五个铜板,您拿好。”

小和尚、黑衣青年自然是包子简和向明月。

“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向明月冷清的嗓音从前面传来。

“是是是,我现在是一个和尚,不沾荤腥,不碰酒肉,不近女色的和尚。”包子简郁闷了。

柳州城内鸿翔客栈中。

“这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掌柜的笑脸相迎。

这位蓝衣青年虽无繁复的衣饰,但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让他这个资深掌柜一眼就看出是个肥羊。发带上绣的金线、衣裳滚边的乌蚕丝,就凭这种格调就让人无法不侧目啊。

“一间上房。”青年开口,放在柜台上一锭银子。

“好咧。小二,带这位客官去天字一号。”掌柜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明月。干嘛挑了这么个小店住啊?”包子简不情不愿地嘟着嘴随黑衣青年跨进门槛。路过那么多的客栈都不住,偏偏左拐右拐地挑了这么个小破店。

“这位小师父,我们这可是百年老店,童叟无欺,信誉有保证。”掌柜的不大高兴了,这个小和尚太不会说话了。

“百年老店是危房啊,该拆了。”包子简道。

蓝衣青年停下脚步,看向包子简。

“两间普通客房。”向大侠不理会他们的争执。

“小二,带客官去人字一二号客房。”掌柜的说道。

“连个天字客房都没有的客栈,还好意思说信誉。”包子简嘟囔。

“言行举止。”向大侠低声警告。

“咳咳,贫僧腹中饥饿,还望施主给个方便。阿弥陀佛。”包子简装模作样。

“这,好吧。小二去厨房端两个馒头给这位小师父。”掌柜的肉疼中。

包子简接过馒头递到向明月手中,示意他放进纸包里。

“施主如此善良,想必肯定有向佛之心,贫僧定会在佛像面前替施主祈福。阿弥陀佛,施主,能否再化一间客房?”包子简蹬鼻子上脸。

“. . . . . .”掌柜的。

“百年老店,童叟无欺,信誉有保证。阿弥陀佛,施主好人一生平安。”包子简双手合十。

大堂中已有好几个人在看热闹了。

“这,这,这。”掌柜的额头上布满薄汗,已经开始浑身疼了。

“贫僧错了,掌柜的宅心仁厚,怎会忍心贫僧与明兄挤一间客房呢。”包子简双手再合十,面相庄严。

“. . . . . .”掌柜的已经后悔了。

“呵,咳咳。”蓝衣青年忍不住笑出声。

“阿弥陀佛,是贫僧贪心了。出门在外本来就不应该对住处太过挑剔,一间客房足矣。”包子简白了一眼那青年。

“小二,快快,快!带这位小师父和这位侠士去客房!”掌柜的赶紧发话,怕再迟上一会儿客栈就被化走了。

包子简满意了,随小二向楼上走去。向明月跟在后面,余光看向刚才发笑的黑衣青年,若有所思。

柳州城鸿翔客栈客房中。

“嘿嘿,怎么样我包子简出马,马到成功,攻无不克。”包子简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嗯?包子简?”向明月皱眉头。

“呃,这是我失忆后随便取的名字,行走江湖,没个名号怎么行。”吞吞口水,包子简赶紧补充道。

“也好。包、子、简。你很喜欢吃包子吗?”向大侠似乎对他的名字很感兴趣。

“呃,可以这么说吧?”包子简已经逮到什么台阶就下什么台阶了。

“赶紧吃吧。”向大侠打开纸包将包子递给包子简。

“谢,谢。”包子简赶紧塞了一个进嘴中,少说话多吃包子。

看来真的是很喜欢吃包子啊,吃的这么快,也不怕噎着,向大侠心里默默想。

“咳咳. . . . . . 唔,水.水.”包子简被噎着了。

关键时刻向大侠一掌救了包子简,包子简险些内伤。

“只有一张床啊。”掌也受了,水也喝了,包子简又活蹦乱跳了。

“不用担心,你睡地上。”向大侠你怎么能这样~

“夜间地湿露重,贫僧没有头发护体,恐怕会受风寒那。”包子简一脸可怜。

“我说要两间客房。”向大爷淡淡道。

“我这不是为你省钱吗。”包子简十分委屈。

“哎,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包子简摇头晃脑地走出客房。

“掌柜的,可否给贫僧添一床被褥?阿弥陀佛。”包子简高声道。

“客官,稍等。我这就送上去。”小二忙接话,掌柜的已经去后面歇着了,好像是心痛症犯了。

小二铺完地铺赶紧走了。

“你去睡床上。”包子简刚挪到地铺旁,向大爷就发话了。

“那个,多谢了。”~\(≧▽≦)/~包子简不动声色,心中比着耶。

是夜,包子简睡得四仰八叉不知今夕何夕时,向明月却还未睡。躺在地铺上,回想了一下今天在大堂中见到的蓝衣青年,确定自己不认识他。那人似乎对包子简很感兴趣。认识包子简的,或者跟自己抢生意的?怕是有些麻烦。

一个睡得像死猪,一个想得太入神。

他们不知道,就在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里,有个谣言迅速传遍了柳州城。

包子简是被拍醒的。

“日上三竿了,还不快起床。”向大侠一边拍一边说。

“唔,再让我睡会。”包子简迷迷糊糊又想睡。

“再不起床就没饭吃了。”向大侠使出杀手锏。

“啊,不要啊!我这就起床。”包子简一个鲤鱼打挺。果然,在吃货的眼中吃的最重要。

“早晨还吃包子吗?”包子简揉着眼问道。

“如果你想吃,可以去买。”向明月一边擦着手中的剑一边说道。

“不用了,老是吃包子不好的,偶尔也要换种口味。”昨天中午没吃饭,晚上为了少说话,就一个劲塞包子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吃了七个。呜呜,现在一打嗝还一股包子味。

向明月擦完剑,收入剑鞘。

包子简装作漫不经心地瞥了几眼,不知道向大爷的武功怎么样,什么时候见识一下啊。很快,包子简的愿望就实现了。

刚打开们向明月就觉得不对劲。火光电石间向明月一把将包子简推倒,手中的剑就出鞘了。

“叮!”一声清脆的金属声从剑上传来,一把飞刀应声落地。

向明月不敢大意,退入房中,看到一张脸震惊的包子脸,紧绷的脸上有些松动。

“怎么回事?”包子简压低了声音问。

“等会我会冲出去,跟紧我。”向大侠没有回答包子的问题,只是这样说。

看来真的有人追来了。哼,宵小之辈只会躲在暗处。

包子简一听,迅速爬起来,一个猛扑,八爪鱼似地缠在了向明月的背上。

“大侠,我的性命就托付于你了。”包子严肃道。

向大侠无奈,只好任其趴在自己背上。

“抓紧了。”向大侠说完,绷紧神经准备冲出去,门就响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