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上加伤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1字数:151287

向明月在做梦,这点他在下一秒就已经意识到了。

梦里的景色很是旖旎,那只总惹他生气的包子将自己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还躺在床上羞涩地向他招手。肖想已久的景色就摆在眼前,向大侠可耻地性奋了,不管真实与否三两下脱光衣服,一个大侠扑食,准确滴扑在了那只白嫩的包子上,嗯,手感真好。

可是局势很快发生了变化,向大侠还来不及挣扎就被压在了下面。刚刚还羞涩招手的包子狠狠压在自己身上,脸上全然没有了适才的温顺,一张脸也迅速发生了变化,由白到红,由包子脸变成了大象脸。向大侠一阵冷汗顺流而下,刚想挣扎就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糊在了脸上。

向大侠终于放弃地,醒了。

“啊!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向大侠还没睁开眼睛,魔音就迅速地穿脑而过。向明月觉得自己的内伤又重了。

“闭嘴,不要乱叫。”向大侠艰难地睁开眼睛,努力将焦点聚集在发声物体上。很好,看来梦还没醒,不然自己怎么会看到梦里的粉红大象脸。想到这里向大侠又安心地闭上了双眼,或许闭上双眼就可以真正的醒了?

“喂喂,你别又死过去啊!向明月,赶紧活过来!”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向大侠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喂喂!你昏迷的时候是我衣不解带地照顾你好不好?”包子简严重抗议向大侠的爱答不理。

向大侠甩都不甩他,阴沉地坐在床上,表情有些僵硬。

“你还在生气啊?对不起,没等你就离开了皇宫。”扭扭捏捏地倒着歉。包子简以为他还在怪自己拖他后腿,而且自己没等他就离开了皇宫还是有些心虚的。

“出去。”向明月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你太小气了!”包子简瞬间将刚才的小媳妇姿态撇开。

“你先出去。”向大侠的语气和缓了一些,但是依旧没有看包子简一眼,脸色还是那么臭。

“哼!出去就出去,你不理我还有别人理我!”包子简怒气冲冲地抛下一句,噌一声站起来走掉了。

向大侠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时间似乎牵动了某处,身体又僵硬起来。将帷帐放下来,向大侠又躺回了床上,下了决心似地掀起被子,将一双手都伸进了被子里,很快被子诡异地鼓起来不停翻动着波纹。

“向明月!”紧闭的房门被人粗鲁地踢开,包子简像羚羊一样跳了进来。

兴奋的向大侠被这么一惊,生生地忍在了顶点上,一张俊脸憋得通红,额角似有青筋暴起,不过这些都隐藏在了帷帐中。

“哈哈,你猜谁来了?怎么还把蚊帐放下来了?”包子简三蹦两跳地来到了床前,然后一把掀起了“蚊帐”. . . . . .

“啊,你脸怎么这么红?难道是真气反噬?”包子简被向大侠的一张关公脸震惊到了。接下来包子简被生生地感动了,看来自己是错怪他了。原来向明月是为了不吓到自己才让自己出去的,明明这么辛苦却不说硬是自己偷偷地忍受着。

包子简将掉在地上的布巾捡起来,然后在盆里涮了涮,最后贴在了向明月的额头上。这么一冰,憋在顶点的向大侠彻底歇菜了。

“你干嘛一张大便脸啊?”包子简有些生气。狄美人带人来送礼了,向明月倒好,僵着一张脸一句话不说地坐在那里。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待送礼的人更应该秉承这一点才对,向明月仗着自己是病人坐在床上收礼也就算了,还臭着一张脸,实在是太过分了!

“包公子,明兄受了伤心情自然不会好,脸色自然也会差,你就不要为难他了。”狄美人适时地上前劝说。

“平王说的对,是我太强求了。”包子简迅速地坚定了自己的直男立场,说起话来也正直起来了。

向明月冷着一张脸,话也不说一句,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包子简。

“咳咳,明兄受了伤,我们不宜长时间叨扰,就先告辞了。”狄奉谦明显感觉到了向明月的不耐。

“哎哎,朕还没说话呢!”皇帝连忙放下手中观察良久的小瓶子。

包子简这才注意到了皇帝的存在。没办法自己注意力一直在叛逆期青年——向明月身上,其余注意力放在了递礼物的狄美人身上,根本没有富余时间去了解跟在狄美人身边的人是谁!等会,皇帝手中那个小瓶子怎么这么眼熟,那不是夏冬两位姑娘的药瓶吗?哎,他还把药瓶塞在了怀里!

“你这个不够义气的小人!把朕一人关在地窖中和一堆干货作伴,自己却在这里逍遥自在!”皇帝越说越生气,地板被他跺的震天响。

包子简转了转脑子,顺着脑回路想到了一些事,“皇上,常温和我只是为了确保陛下的安全才会出此下策。”

“对了,还有那个白衣男!他人呢!?”皇帝想起将自己关在地窖的罪魁祸首了。

“应该还在这间青楼里,只是不知在哪个房间。”包子简毫不犹豫地将常温给出卖了,还一边安慰自己,常温一定会顺利逃脱的。

包子简笑眯眯地送走了狄美人和暴躁的皇帝,躲在一堆礼物里傻笑。向大侠躺在床上冷冷地看他傻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