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承何处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50字数:151287

黑衣姑娘眼角欲眦,原本苍白的脸已经变得黑如锅底,怒极反笑,“好啊,真是妙啊,小师弟,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们了。你们也不用得意,且等着整个武林和老头子的招呼吧!”

说完这些,黑衣姑娘便. . . . . . 溜了,徒留包子简揣着一肚子教训人的话在寒风中手掐向明月,脑顶一队乌鸦,一口气憋在心里那是吐也吐不出,咽更咽不进,最后化作一句,“你妹的!”

向明月看着逃走的黑衣女并没有追究的打算,现在当务之急是. . . . . . 将包子的狗爪子从自己大腿上拿下来,用这么大的力,腿肯定青了。默默将狗爪子从自己大腿上拿掉,抓起狗爪子左右检查了一下,“可曾受伤?”

“伤大发了!你赔吧!”包子简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可惜风太大向大侠没看见。

两人回到青楼已是寅时,楼里的灯火正旺,看来这里的夜生活略有些长啊,这些人熬夜程度堪比现代人啊。

躲过明骚和明贱,向大侠终于将口中对自己碎碎念临了还来一句“公子你弄痛奴家了啦”的包子拎回了厢房。

楼里的姑娘倒是对这见怪不怪,有八卦之心的某些恩客们就纳闷了,你说这小子也太猎奇了吧,带一小倌住青楼,还是姿色这么一般的,现在的年轻人啊要不要这么口味独特啊。

“都是伤在哪儿了?”向大侠一关门,回过头来就要扒包子简的衣服。

包子简捋起袖子蹬掉靴子,哭诉开来,“你看看,手腕、脚腕还有脖子,都是你那个亲亲师姐蹂躏的!”

向大侠默默不得语,掏出药瓶抹上药,将各处的淤青给揉开了,末了来一句“她已不是我师姐”。

过程是痛苦的,结局是舒坦的,包子简干嚎完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抹了一下脸严肃道:“你到底什么来路,真的不能跟我说吗?”

向明月苦笑,“不是不能,只是觉得那些事,不说也罢。”他顿了顿又道,“若你真想听,说说也无妨。”

包子简一副“我真的很想听,你说吧,你说吧”的表情,让一旁的向大侠很难忽略,只得慢慢道出。

“兰静所说的老头子,便是我所谓的师傅,千机子。我自记事起便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同受教于他,练功、识药、修习各种暗器,到了一定年岁便被派下山去完成各种任务。”向明月淡淡道。

包子简面含希翼地望着向明月,向明月无辜地看着包子简。

. . . . . .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番,包子简率先忍不住了:“你倒是继续啊。”

向大侠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没了。”

包子简硬生生将一口血憋回胸腔,“简洁帝”啊,有木有,向大侠你奇葩了哟。

“没那么简单,吧?”包子简暗含一口老血,有气无力地撑起虚弱的娇躯,饱含深情地唱,啊不,说道。

“我脱离他们了。”向大侠语气平平。

擦,你不早说!不就是背叛师门,师姐弟反目成仇各走一边,师父亲自清理门户来了么?好一个师门恩怨相杀狗血剧啊,搞不好还是另一版本“令狐冲“,只不过温柔可爱的小师妹变成凶残狠辣的大师姐,调皮豪爽的大师兄变成闷骚腹黑的小师弟,不知道他的师父是翻版岳不群还是山寨左冷禅。

“赶紧收拾包袱!”包子简一个机灵,迅速起身,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铺开床单裹礼物。听黑衣兰静姑娘所说,向明月师父绝壁不是个省油的善茬,试想一个武功超绝属性黑暗的硬茬找上门来,别说是背叛师门的劣徒身边的人,恐怕连劣徒养的一只小强也要这样那样了吧。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不必如此惊慌。”向大侠看着像个陀螺一样四处乱转的包子简道。

“你有对策了?”两眼发光,双手交握的包子简满含期待的看着身形陡然高大的向大侠。

“跑也没用。”向明月一语将膨胀的小包子戳了个汁水四溅,瞬间高大的形象也立马萎了。

满脸是血的包子简犹如《咒怨》里的小黑人一样,盯着向明月,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明显被嫌弃了的向大侠和红果果地鄙视着向大侠的包子简,无语对坐到天明,任凭蜡烛烧西窗。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包子简一个鲤鱼打挺,连滚带爬地窜到床那头的向明月背后,业务熟练程度只看得向明月瞠目结舌。

“你你,你师父,来来来了么?”包子简紧紧地攥着向明月的衣服,狠狠咽了一口唾液,声音颤抖道。

“包公子、明公子,是否起身了?”门外的人说话了。

向明月安慰地握握包子简的狗爪,扬声道:“请进。”

门吱呀一声,开了。

来人逆光而站,一时看不清面貌,只觉得身形高大,暗含杀气,脚步声声仿佛催命。包子简在看清来人面貌后,“哇”的一声. . . . . . 哭了。

狄广面露尴尬之色,一时手足无措,心想:“莫非,包公子被王爷. . . . . . 蹂躏至此,看到府内之人都忍不住心生胆怯,吓得哭出来?”

向明月满脸黑线地看着这两个人,深深滴无奈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