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1字数:151287

“砰、砰、砰。”不紧不慢。

“小师父、少侠,不要惊慌。在下不是恶人。”门外的声音有些耳熟。包子简纳闷了,自己刚穿来,在这里就认识向大侠啊。

“昨天在大厅,在下与两位有一面之缘。”门外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声音里带着些笑意。

向明月当然知道门外的是谁,那位蓝衣青年。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上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他自然不会轻易应门。

“我想起来了,昨天那个傻笑的家伙。刚才放暗器的是他?”包子简心想,果然,昨天就觉得这人不怀好意了。

“在下并非放飞镖之人,不过在下却与那人认识。询问之下,觉得其中颇有误会。希望大家能说清楚,解开这个结。”门外的青年很是有耐心。

“好。不过请让你的朋友管好自己的手。”向大侠冷冷道。

“这是自然。在下的朋友已经在大堂恭候两位。”青年道。

“吱呀。”门开了,包子简跟在向明月身后走了出来。向下望去,大堂空空荡荡,正中间的桌子旁坐了个人。

向明月瞥了一眼那青年,依旧是那身蓝衣,饶有兴趣地看着包子简。包子简回赠了一个白眼。

“在下青城孔之鹤。不知两位怎么称呼?”蓝衣青年彬彬有礼。

一听就是个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的名字。包子简腹诽。

“我姓明。”向大侠撒谎都不带眨眼的。

“呃,道期。”好险,差点就把“道济”说出来了,天知道这是哪朝哪代。包子简觉得自从到了古代,自己的应变能力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明兄、道期小师父,请。”孔之鹤道。

站在那人跟前,包子简嘴角抽搐了。

“就是你这个小秃驴胡乱散播谣言?”一拍桌子,着一身白衣的年轻人对包子简怒目而视。

“阿弥陀佛,贫僧初来贵地,不知何处冒犯到公子?”包子简表现的十分恳切。

“‘宋家小姐移情别恋,. . . . . . 不愿,嫁入林家。’不是你散播的还会是谁?”白衣小年轻咬牙切齿。

“罪过罪过,何人散播如此谣言,毁人清誉?阿弥陀佛,宋家小姐真是可怜。”双手合十,包子简一脸大慈大悲。

向大侠看着包子简的表演,有些无奈。孔之鹤看得津津有味,全然没有替朋友担心的样子。

“小秃驴,还在狡辩!我已查明,就是你昨日在城外茶寮散播的!”眼角有发红的趋势。

“移情别恋?莫非公子就是宋家小姐移情别恋. . . . . . 的人?”围着白衣青年转了一圈,包子简道。

“哈,你承认了!今天本小,公子非让你知道胡编乱造的后果不可!”挽袖子要抽人了。

“哎哎,小公子冷静。贫僧何曾承认过?”包子简微笑。

“事情不太好办呢。小公子不是林家三公子吧?却又跳出来四处查访,现在又抓住贫僧不放,你说这谣言不就更加坐实了么。看来小公子跟宋家小姐有仇呢。”包子简慢条斯理胡说八道中。

再看这位白衣青年已经处于进退两难的状态了。

向明月面部松动中。

孔之鹤一脸正经,不过嘴角快绷不住了。

“小. . . . . . 公子!”一个小丫鬟着急忙活地跑了进来。

“慌什么慌!发生什么事了?”白衣青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老爷发现您不在府里,十分生气。现在正在到处找您呢!”丫鬟看了一眼其余三个老神在在的人,说道。

“那还不快走!”白衣青年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忽然回过头来望了控制和一眼,又觉不妥对着包子简冷哼一声。

“小,公子慢走啊~”包子简挥手作告别状。

白衣青年带着丫鬟头也不回匆忙离去。

“刚才那位就是宋小姐。”孔之鹤顿了顿,“不过在下觉得两位已经猜到了。”

“嗯。”包子简用鼻子发出个单音节。

向明月点了点头。

包子简大刺刺地坐在凳子上,甩了一下袖子,高喊一声,“小二!”

向明月也坐下。

孔之鹤默默随之。

“来咧!”小二高声回答。

刚才宋小姐将大堂客人全部清空,连小二都被清到后出去了,掌柜的心痛病还没好又雪上加霜了。

“呃,请问三位想吃点什么?”小二对包子简昨天的战绩颇为顾忌,一看是包子简,心中不禁替掌柜的默哀。

“两碗粥,两个馒头,一碟咸菜。”包子简刚要开口就被向明月抢先了。看着向明月淡漠的脸,包子简叹了一口气。

孔之鹤看着两人,直觉十分有趣。

“好咧,您稍等。”小二记下菜单转身就想走,此地不宜久留。

“站住。”一声令下,小二僵住了。

小二转过身来,忙把笑容挂上,“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我还点呢。”孔之鹤摸摸鼻子。

原来不是小和尚叫的,幸好幸好。

“嗯,给我来一盘麻婆豆腐,一盘香菇,一盘酱牛肉,一碗粥。”孔之鹤一口气点完,似乎早就考虑好了。

“好咧。各位稍等。”小二迅速转身离去。

三人相顾无言。

包子简左扭右扭,被向明月在桌下踩了一脚,顿时老实了。

孔之鹤似乎看出了桌下的小动作,对包子简微微一笑。

“咳咳。孔施主,你的名字很特别啊。”包子简对着拳头咳了两声,解了自己的尴尬。

“哦,在下并未觉得啊。道期小师父此话怎讲?”孔之鹤来兴趣了。

“没有什么讲头。只是觉得孔施主姓名中的名,“之鹤”两字与我曾听过的故事有缘罢了。”包子简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有些奸诈。

“既然如此,道期小师父不妨说来听听。”孔之鹤心里毛了毛,抵不住好奇。

“嗯,只不过可惜了。孔施主竟和孔子同姓。”包子简一脸惋惜。

“这孔子是何人呢?”孔之鹤好奇道.

“孔子,你不知道?!”包子简睁大眼,大有你不知道你就该回炉重造的样子。

“呃,在下孤陋寡闻,确实不知。明兄是否知道?”摸摸鼻子,孔之鹤很不好意思。

“不知。”向大侠看向包子简,十分期待下文。

“难道你们都. . . . . .”不对这姓孔的咬文嚼字酸不溜秋的样子,不应该没读过书啊。

“那,这有史以来能称得上圣人的,是谁?”包子简惴惴不安了。

“这个当然是方子了。他创儒教,坐下弟子三千,七十二门人更是名传千古. . . . . . (以下省略五百字)后人称他为方圣人。”孔之鹤授学时间到。

=口=

卧槽,居然穿了个架空!

早知道这样,我就说我叫道济了!

整了“道期”这个名号,这不上赶着让自己“到期”么?

眼看这包子的脸色由青到红,转白再转青,向明月不淡定了。难道他真的有什么隐疾?而且是想事情入神了,“想着想着就犯”的一种怪病?

向大侠心说,不好,得找大夫。噌一下站起来,包子简就开口了。

“啊,不好意思刚才想到方圣人一时感慨,有些入神了。”抹了把脸,包子简迅速恢复正常。

向大侠一脸坦然的坐下,仿佛自己刚刚只是坐着不舒服,站起来整理一下下摆。

其余两人:“. . . . . .”

“看来道期小师父和在下很有共同话题,在下对儒家之道也颇有兴趣。不知道什么时间道期小师父能否和在下探讨一二。”孔之鹤道。

一口一个“到期小师傅”让包子简苦逼无比,干脆叫我“到期康师傅”得了!毒死你个没吃过防腐剂的货。

“呃,贫僧太忙。这切磋的事,我看就算了吧。”包子简皮笑肉不笑。

“你的姓呢就和故事里的圣人“孔子”同姓。”包子简赶紧扯开话题。

“呵呵,在下很荣幸。”孔之鹤笑得一脸荡漾。

包子翻白眼。

“故事里有个人叫林平之。他家有个写在袈裟上的传家剑谱叫“辟邪剑谱”,后来被武林中人知晓,引来灭门之灾。就在他走投无路时,林平之被华山派岳不群收为徒弟。谁知岳不群是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陷害大徒弟,将辟邪剑谱据为己有。殊不知这辟邪剑谱和武林第一大精妙邪功“葵花宝典”同源,前者由后者倒立而成。而练这葵花宝典的第一步,就要,咳咳,那个,自宫。后来经过一系列事情,林平之得到了辟邪剑谱,为了种种原因,他练了那个武功。于是他就. . . . . . 为掩饰自己的缺点,他就变态了。”包子简化繁为简,简述了这个“之”字的渊源。

“真有如此奇怪的武功?”孔之鹤好奇道。

“怎么,孔兄想练?”包子简笑问,眨眨眼遗憾道,“不过可惜了,这只是个故事。”

“呵呵,在下只是好奇罢了。没想到道期小师父竟然听过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孔之鹤似乎并没有听出包子简话中的揶揄之意。

“另外一个故事中,有个人叫江琴,是大侠江枫的书童。后来背叛江枫,改名为江别鹤,成为道貌岸然沽名钓誉人面兽心的江南大侠。”包子简一口气说完。

“这个故事似乎不如上个有趣。”被忽略的向大侠开口了。

“谁说的?里面的花无缺貌若天神、风采翩翩、气度超群,武功、学识、人品、胸怀、智慧让人惊为天人。还有,小鱼儿也很有料。”包子简反驳完陷入幻想中。

向大侠不说话了。

“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完美的人物存在。在下十分倾慕。”孔之鹤自动把有关“鹤”字的不好信息过滤。

“呃,这种事情想想就可以了。都说了这是个故事,故事而已。”包子简劝道。

“嗯,是在下听的太入神了。道期小师父果然与众不同,连讲的故事都一个比一个精彩,在下得以倾听一二,实属有幸。”孔之鹤道。

孔之鹤给人戴高帽果然很有一手,不愧是集变态与道貌岸然于一手啊。

俗话说,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

对抗孔禽兽,我的脸皮有待于进一步加厚,口才有待于进一步提升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