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不成反悲剧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2:32字数:151287

“过来。”就在包子简处于放松状态时,恶魔般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你,要怎么样?”包子简又开始紧张了,现在的对方一丝不挂,显然很适合作案!

“过来给我擦擦背。”向明月坐在木桶里露出半个胸膛,热气将平日莹润的脸庞熏出一丝淡红,黑发粘在如玉般晶莹润洁的皮肤上显得分外诱人。

包子简按捺住不受控制的思绪,将舌头捋直,“我看到水就头晕,哎哟,现在一听到那个字就难受。”装模作样地捂住额头,包子简不住地哀嚎,还抽空透过指缝观察对方的脸色。

“过来,闭着眼睛擦。”向大侠的命令再一次下达,这一次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仪。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谅他也不敢食言,你有的我也有,小爷才不怕呢!包子简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赴死般走上前去。

“先把头发解开。”向明月满意地点点头,朝着双眼紧闭的包子道。

一双手摸索到向明月的头发上,四处找寻发带的绳结,可惜由于太过紧张手脚不利索半天都没解开。

向明月好心建议道:“可以睁开眼睛。”

“哦。”包子简听话地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可是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结啊,完全没见过!

索了半天,终于将那该死的发带解开了,包子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却又瞥见黑发倾泻,泛着柔亮的光彩滑入水汽氤氲的木桶内。

“哈,你的发质还挺不错的。”又黑又亮还不毛躁,直接可以拉去拍洗发水广告了,包子简装作不经意地撩起水中的长发。

“嗯。”向明月舒服地发出一个音节,好像并未将此事听进去。

“咳咳,你怎么养护的头发啊。咳,那个,我就是问问,看看你的方法对不对。”包子简捉起一缕不停的搔弄着对方裸露在外的脊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挑逗。

“清水洗洗,抹上皂角,再洗。”向明月的身形有些僵直,不过并未有什么动作。

难道这就是那坑爹的“天生丽质”么,不对一定是古代水好空气好!等着吧,小爷也会长出又黑又亮的头发的!包子简暗暗为自己打气,手中的动作仍旧无意识的继续着。

哗哗,一阵水声,原先背对包子简的向明月忽然转过身来,“你是不是想和我一起洗?”,湿润的水汽更加衬着他的眼睛乌黑深邃,嘴唇红润如花。

“啊,没有啊。”包子简望着对方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

“擦背。”危险物体转过身体。

包子简怀着一颗忐忑而又复杂的心,心不在焉地拿起丝瓜络,机械地在向明月背上抹来抹去。

向明月并不在意包子简的心不在焉,仿佛在享受什么高级待遇似地放松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向大侠终于又发话了,“擦前面。”

“哦。”神游虚幻的包子简转到另一边,继续他的工作。

粗错的丝瓜络划过锁骨,滑向胸前,然后就在胸前徘徊不走了。

“换个地方。”向明月的声音听在包子简的耳中犹如炸了雷,意识一下子就回归本体了。

白皙的胸膛上两朵小花可怜的站立着,用颜色和肿胀来哭诉它们刚刚受到的待遇,当真是惹人怜爱,不过这一切看在包子简眼中便不是如此了。只盼它们为何这么小?当然不是,而是——啊,我闯祸了!

“对不起啊,有没有弄破啊?”包子简丝瓜络一扔伸手就要摸上前去。

向明月连忙躲闪过去,开玩笑,再摸下去吃亏的就要是你,小包子了。不过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没事。”向明月将脸转向一旁,“你不必擦了,去睡觉吧。”

“哦。”包子简心存愧疚的向床上走去。

向明月心中哀叹了千万遍啊,本来还想让他给自己擦擦下面,顺便调戏一番,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肯定要把人吓跑了。

向大侠憋了半天平息了一下心情,终于将躁动压了下去,这才起身穿衣。

“那个,要不要抹上一些药?”包子简觉得这次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你有药?”向明月撩起头发顺便用内力烘干,动作流畅优雅丝毫没有女气。

“让人送来不就好了。”包子简忍不住伸手去抹垂在面前的头发。

“你来给我抹。”向明月抬腿上了床,盘腿坐在床上。

“好!”咬咬牙,包子简告诉自己现在是非常时期,是自己伤他在先。

“绿竹!”包子简扯高声音向外喊。

等了一会儿,外面却没有一丝动静。

“可能是站得远,我去看看。”包子简跳下床,趿拉着鞋就向外走。

“等会!”向明月忽然想起来什么,猛然叫住包子简。

可惜为时已晚,房门如同纸糊的一般顷刻散了架,一个人影一把抓住不知所措的包子简向外奔去,整个过程太过迅速让人无法看清。

不过向明月却已是心里有数。

“乖徒儿,想要他活命,就来找为师吧,记得要快哦。”一个声音捻声成线将话一字不落地传入向明月耳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