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之过五关斩六将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36字数:151287

夏末的夜晚风有些凉,月明星稀,空气能见度很大,显然很不适合作案,所以即使是向明月这样的高手也还是被人发现了。

“来人呐,有刺客!”平王府的庭院内巡逻的侍卫开始叫援手。无奈黑影的身法实在高明,窜上房顶后很快在众多屋檐之间消失了踪影。

黑影自然就是向明月,刚洗完澡还来不及舒一口气包子简就被人掳走了,作案人员好死不死便是向大侠那个变态的师傅,摊上这种事情也只能按要求办。

老头子,这是对向明月所谓的师傅的称呼,没人知道这个老头子到底姓甚名谁,师承何处。人们猜测怕是就连信栈也没有相关资料,不然老头子得罪了那么多人怎么还没见他被人抛尸荒野。

老头子的徒弟没有几个,却都是让人不敢轻视的人物,上次的黑衣姑娘兰静便是其中之一。

又是清风崖,与上次不同,这次的向明月少了一份自信多了一些焦急,不过面上并未露出什么不妥。

“人呢?”向明月对着背对自己站在悬崖边上的人道。

“新桥。”一个冷清平静的男声回答。

这是温故,向明月的同门,按排行应该算是二师兄。

在这里见到他,向明月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师兄,在这里吹风?”。

温故转过身来,月光下一张脸英俊冷漠,比之之前的向明月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上的杀气也是让人忌惮的原因。

“你从不叫我师兄。”声音无波无浪,灵魂好似脱离身体。

“那是因为师兄从来没和我谈过心。”向明月对这位师兄的的说话方式似乎习以为常。

“谈心?”迎风而立的男人将这个词念叨了一遍,似乎觉得十分有意思,“师弟可曾与别人谈过心?”

“以前不曾,但是以后会的。”向明月迎上对方探究的目光,淡淡地回答。

“是那个人?”高大的男人眯起了双眼。

“师兄请保重,告辞。”向明月不打算再和他继续下去,下一个地方应该有人在等自己了。

“你这么肯定我不拦你?”温故站立不动,对着抬腿欲走的向明月道。

“如此无聊,师兄不如到处走走。”向明月保持离开的姿势并未回头防御。

“戚扬在新桥。”

“希望师兄也找人谈谈心。”向明月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奔向下一目的地——新桥。

京城有很多名胜,新桥便是其中之一,相传本朝开国皇帝在新桥邂逅了他一生钟爱的女人,自此新桥也成了爱情的代名词,每年七夕灯节,新桥上总会挤满青年男女。

向明月到达新桥的时候月已中天,京城的宵禁之下街上并无夜游之人,新桥上的身影就额外的引人注目。

“明月,既然来了为何避而不见?”戚扬的声音不似温故、向明月般冷清,他的声音常常带有一丝戏谑,让人心生不快。

“大师兄,不在山上研究毒药蛊虫,怎么跑来这里来了?”向明月大大方方地站在桥上。

“老头子吩咐的呗!本来想请师弟帮我试一下研制的新药,谁知. . . . . .”戚扬歪着头,眼睛微眯嘴角上扬。

向明月握紧了拳头,面上却依旧尽力保持平静,他不能在这个以他人痛苦为乐的变态面前失了态。

“可惜师父派我来阻止你,而且不让我用药。”戚扬仿佛十分苦恼,嘴巴撅的老高。

在这几个徒弟中愿意称老头子为师父的恐怕只有戚扬了,原因很是简单,同样的爱好促进了两人的关系。

“可是师父并没有不让我用蛊啊。”戚扬眨眨眼,嘴角绽开灿烂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恐怕只能用来骗不知道他真面目的人。

“明月好久没见识过师兄的逍遥游了,还请师兄不吝赐教。”向明月并不理会对方口头上的威胁。

“小师弟真是了解我,不过我就是愿意让别人心服口服!”语毕戚扬闪身就缠了上来。

逍遥游是一套掌法,因为招式太过阴柔,除了戚扬只有兰静学了一招半式,不过后者不敌前者的百分之一。此掌法练就之后,身体会愈发柔软,招式也更加难防,不过此掌法也有一个不足之处——只有在近身攻击时才最有效。

向明月对付这套掌法还是很有心得的,自小他就很是提防这位擅用毒物整人的大师兄,就连对方的拿手武功他也曾专门研究过压制功法,很幸运他略有所成。

新桥上,一人如同藤蔓般在另一人身上缠绕紧压,手上招式招招紧逼,另一人恰似一株青松,挺直站立招招化险为夷,却不见身形有太大动作。

近百招下来两人在招式上不分伯仲,但是体力上却胜负已分。戚扬的招式一出,必须不停动作缠绕对方,伺机在各处攻击。向明月却正好相反,他以不变应万变,身体并未有太多动作,体力上他胜出太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