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解救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44字数:151287

鸿门客栈,四个大字悬挂在门上,两旁各挂一盏惨白的灯笼,说实话包子简被抓进来的时候就因为这两样事物而惊吓良久。

客栈的大堂内灯火通明,却不见任何人,处处透着杀机,向明月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太亮了。

这样一来,向明月完全不占优势。

不紧不慢地穿过大堂,向明月没有上楼却是拐了一个弯,去了后厨。

厨房内只亮着一盏油灯,火苗摇曳不定,仿佛一呼一吸就能将其吹灭。油灯很普通,里面的灯油和灯芯也是一般物品。

扫过柴火堆,向明月并未发现什么蛇虫鼠蚁,摸摸灶台,有些温热。

退后一步,向明月猛然弹出一颗石子将锅盖弹开,锅内水气袅袅一股淡淡的味道扑面而来。似臭非臭,似腥非腥,这是一种蛊虫散发的味道,作用不大,主要可以使人的关节痛痒肿胀不止,不取人性命却能消磨人的意志击垮人的精神。

向明月闻到这个味道却是有些放心。

“师弟果然聪明。”一个慵懒却不失明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事实上他只是想确定一下包子简没有被绑在柴火堆里,向明月当然没有说出真相,转过身来,抱了一下拳,“他在哪里?”

倚在门框上的艳装女子凤眼微翘,嘴角处挂着促狭的笑意,“那个爱扮女子的小子对你这么重要?”

“不知道。”向明月眼也不眨。

“不知道的事情怎么会让小师弟你不惜冒着与老头子交手的危险来救人呢?”女子稍稍低了头玩弄着掌中的物什。

“老头子找我,不来,他总会有办法让我不得安宁。”向明月瞥了一眼女子手中蠢蠢欲动的虫子,手上丝毫没有放松。

“老头子就在楼上,师弟可以再得安宁了。”女子笑嘻嘻地抬起头。

“多谢师姐。”向明月径直跨过厨房门槛。

“哎呀,师弟还是这么无情,竟然看也不看我一眼。”女子抱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二师兄在附近。”向明月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返回大堂。

“哎呀,你不早说!”女子惊叫一声,忙不迭地掏出一面小镜子借着厨房微弱的亮光整理起面容来。

停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心里将对付老头子的办法想了十几遍,却一无所获,向明月有些恼怒,自己从不打没准备的仗,可是因为包子简他已经破了多次例,看来那只包子不想以身相许都不行了。

站在这里总不会将老头子等死,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向明月脚步坚定地迈上最后一级楼梯。

楼梯口在二楼中间,从这边望去两边走廊都有客房,客房内灯火通明却听不见人声,看不见人影,先从哪边找起好呢?

现实并未留给向明月太多时间。

“啊!嗷嗷嗷!”熟悉的声音从右手边尽头传来。

向明月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运足力气,飞至门口一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

房内景象严重超出了做好搏斗的向明月的想象。

两个满脸白花花的人坐在房间内的圆桌旁,直愣愣地一动不动,仔细一看原来是糊了一脸的白纸条。

“呼,我还以为是谁呢。”一个白脸怪说话了,脸上的白色纸条随着呼吸一飘一荡。

“别想赖,我们继续,你还欠我一个脑瓜崩,赶紧让我弹回来!”灵一个白脸怪也说话了,作势就要往第一个脑袋上弹。

向明月的大脑终于转动开了,刚才第一个的声音好像是包子简,第二个么,应该是皇宫中遇到的蹲在房顶上说话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向明月坐在桌旁,一脸严肃地看着脸上纸条未扯尽的两人。

包子简被这么一瞪,原本还想暴起的愤怒立即就被压到最底下,“还不是你师父弄的。”

向明月不耐烦地扯过嘀嘀咕咕抱怨不停的包子简,将对方脸上的纸条仔细揭下来,“你说。”,眼睛望着一旁看好戏的白衣青年。

“咳咳,是这样的。”被点到的常温连忙收起幸灾乐祸的表情,严肃地将过程叙述开来。

原来,老头子将包子简掳来之后便遇上了常温的师傅,两个老头一见面就比试去了,留下包子简和常温在客栈里百无聊赖,只能玩摇色子贴纸条的游戏,后来两人的脸上是在是无处可贴,就换成弹脑瓜崩。

“我刚弹了他一下,你就踹门进来了。”常温努努嘴。

“你叫的太惨了。”向明月拎起包子简的后领。

“是他弹得太重了嘛!”包子简一脸委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