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八卦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8字数:151287

“啊,这个饭前故事就到此结束。赶紧吃饭。”包子简看着小二手中的食物目不转睛。

“道期小师父、明兄,不如和在下一起用餐?”孔之鹤指着自己点的三盘菜。

“好呀,好呀。我就不客气了。”包子简笑逐颜开,一扫刚才的揶揄。拿起筷子直奔酱牛肉,被眼疾手快的向明月狠踩了一脚,瞬间一张包子脸扭曲成花卷,筷子硬生生转了个弯。

夹起一块麻婆豆腐,包子简泪流满面。

孔之鹤眼中光芒一闪。

向明月瞥了一眼孔之鹤,若无其事地喝着粥。

“明兄为何不吃菜?”孔之鹤微笑。

“早饭喝粥比较好。”向大侠说话时却对着包子简。

包子简装作没听见。开玩笑,牛肉不能吃就算了,豆腐都不让吃吗?我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个子长不高,耽误了我的人生大事,你负责啊!?

一顿早饭在包子简的腹诽中结束。

柳州城大街上。

“孔施主,你到底要跟着我们到什么时候?”包子简停下脚步。

“在下无处可去,能否和两位结伴同游?”孔之鹤道。

“我们有私事要办。”向大侠开口。

向大侠威武,包子简肃然起敬。

“是在下唐突了。”孔之鹤道歉。

“再见,不送。”不等他酸完,包子简立即抢白。

孔之鹤摸摸鼻子,恋恋不舍地走了。

“那只鸟什么来路?”包子简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道。

“青城少城主。”大侠淡定道。

卧槽!

怪不得连习惯性动作都那么人生赢家。

“什么少城主,说话整个酸秀才样。”少城主什么的最要不得了,容易变态。

“他祖上是开国将军,告老还乡后被赐地青城。祖父是当今丞相。”向大侠扫盲简洁有力。

“怪不得开口闭口酸溜溜,看小时候一定被逼着读过很多书。没有美好童年的人容易变态啊。”酸溜溜的包子简。

“听闻他不喜读书,崇尚习武。”向大侠道。

“哟,还挺叛逆的。”包子简玩味道。

“他一定和自己老爹不合吧?说不定他老子正在四处抓他回去念书呢。”包子简继续落井下石。

“青城和钱堡素来交好。他这次出来怕是为寻你。”向明月抛下一枚炸弹。

重磅炸弹!

包子简被炸晕了。

尼玛。

我竟然在一个认识“我”的人面前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 . . . . .

来个九天玄雷劈死我吧!

“那他. . . . . . .岂不是认出我来了?”颤颤巍巍。

“应该。”

“应什么该,尼. . . . . . 你为什么不早说?”向大侠啊,向大侠,你的正直可靠呢,不会是掉了吧?

“一开始他未必认出。青城与钱堡相隔较远,你与他见面的次数应该十分有限。”大侠淡淡的说,“你是离家出走,现在又隐藏身份。不与他相认很正常。”

那里正常了?那里正常了?我快要疯了!

“钱堡少主性格古怪,不按常理出牌。当然正常。”向明月似是看出了包子简的纠结。

所以说,我现在是本色演出?话说这“钱包少主”是怎么回事?

“抱歉,我忘记你失忆了。钱堡少主就是你。”

向大侠我看你才是失忆了吧!?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有提前告诉我!

你、这、是、要、闹、哪、样?

早知道,早知道刚才就顶住压力吃那盘酱牛肉了。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一并说了吧!”包子简眼睛一闭,说道。

“没了。目前就这些。”大侠一脸正直。

目前. . . . . .话说,以后还指不定会有多少?包子简忍住一口凌霄血。

“那,你就说说我为什么会落到如此田地吧。”知己知“己”,百战不殆。

“你爹要娶小妾。”

所以说这是儿子向好色老爹发出的不满?

“小妾是你最喜欢的丫鬟。”

-_-|||所以这是父子争女人的家庭伦理剧?

“你娘亲早丧,是那个丫鬟从小照顾你起居。”

我TMD还恋母?

“你父亲对她喜爱之余充满感激,决定以娶正室的礼仪娶她。所以邀请了许多人。”

看来我这便宜爹不像我想的这么不堪啊。

“你听说后十分高兴。”

没想到“我”这么伟大,忍痛割爱,成全了他们。

“于是就趁着婚礼的混乱跑了出来。”

哎,眼不见,心为净。

“却没想到有人悬赏你的性命。你爹怕你出意外也发了悬赏。”

=口=

“流传出来的说法是这样。”

“......”

一穿来就让我被人追杀,看来大家对雷剧果然积怨已深。

不对,现在最重要的是. . . . . .包子简退后几步。

“那个,你是接得哪个悬赏?”包子简吞吞口水。

“你说呢?”向大侠微微一笑。

口胡,这就是传说中的邪魅一笑吧?是吧,是吧?

“我,我,怎么会知道。但是,向大侠威武雄壮,为人正直可靠,一看就知道是当今武林正道中的一代典范,肯定不屑于做那些杀人捞钱的事。”包子简狗腿中。

“确实算是一代典范。”向大侠自言自语,不过是不是正道他就不知道了。还有,那“威武雄壮”是怎么一回事?向大侠看了看自己高挑瘦削的身体。

. . . . . .

“不过,我确实接了你爹的悬赏。”

包子简一听就放心了。

“大侠就是大侠。”包子简决定从此对向大侠像春天般温暖。

“因为你爹开出的价格是它的十倍。”

我要收回前面的话。

你这个爱财如命的伪君子!

包子简瞪了向明月一眼,愤愤地向前走去。

向大侠摇摇头,赶紧跟上。

快步走了十几分钟,包子简决定停下来喝口水,于是站在茶馆前不动了。

“不如去茶馆休息一下。”向大侠看出了包子简的需要。

切,不要以为一壶茶就把我收买了。我现在是你的金主,我的需要就是你的目标。

包子简没有接话直接进了茶馆。

向大侠摸摸鼻子(大侠,你被被孔之鹤影响了),也随他进去。

没上二楼,包子简挑了一个人多的地方坐下。看着坐在对面的向大侠包子简向柜台处怒了努嘴。

向大侠认命地叫来小二,要了一壶茶,看着摸摸肚子的小和尚,又要了一碟点心。

刚落座包子简就支着耳朵偷听了。其实也算不上偷听,众人说话的声音都不算小。

“不对不对。不是宋小姐不能生孩子,是林三公子要娶她做小。”甲说。

“什么呀。明明是林三公子不举。”乙笃定。

小二将茶水和点心送了上来。

包子简吃着点心,看着向大侠为自己倒水,听着隔壁桌的八卦,很是自在。

“最可靠的消息是第三者插足。不过没传出来第三者是男是女。”又一个说。

“我听说了。是林三公子看上了宋家的丫鬟,谁知送老爷会错了意。宋小姐听说后觉得十分屈辱。”不知道哪里又蹦出来的人说。

“胡说,明明是林三公子看上了宋家的一个家丁,想借娶宋小姐之名让家丁陪嫁过去。宋小姐知道了才悔婚的。”丙说。

点心和着水一起喷了出来,包子简要捶桌了。

向大侠眼疾手快,身形一闪,点心茶水贡献给了地砖。

“话说这柳州城的百姓还真开放。”包子简忍不住道。那位丙兄说的“家丁论”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鄙夷。

向明月不置可否。

“你们说的都不对,是宋小姐答应了婚事后才发现自己爱的是牵线的丫鬟,于是毅然决然地悔了婚。”丁说。

我靠。

古代民风这么彪悍,这让我这个现代人情何以堪那!

这边包子简听的一脸狗血,那边八卦已经飙到了另一个高、潮。

“最新的说法是,林三公子看上的不是丫鬟也不是家丁。是宋家的管家。”戊说。

“不会吧?宋家管家我知道啊,我邻居的三伯的朋友是他的好兄弟。他已经六十多了好不好?”不知道哪一个的说。

“最新的,不是看上的宋老爷吗?”弱弱的插嘴,不知道是谁。

“胡说,岳父又不能陪嫁。”

所以说,你们是以“能陪嫁”的标准来八林三公子的绯闻对象的么?我该为宋家出嫁队伍里的. . . . . .马,感到庆幸么?

好一个. . . . . .的,柳州城啊!

“这才是爱情啊。不分年龄性别!”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说,口气充满向往。

“就是就是,多么令人感慨啊。不行,我得告诉我媳妇去,她在家坐月子不能出来。今天早上就差点和我翻脸,说再也不给我生孩子了,让她错过了这么大的事。”一个人说。

爱情在哪里呀,爱情在哪里,爱情在柳州城人们的八卦里。这里有断袖呀,这里有百合,还有那会唱歌地小黄鹂。包子简的脑海里忽然回响起这么一首歌。

尼玛,我的童年被毁的还不够多吗!?

=口=

包子简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就要被狗血淹死了,三两口塞完点心,灌完茶水,果断拉着向明月就走。

刚出茶馆,两人就被一队家丁模样的人拦住了。领头的人说,宋老爷请他们两位喝茶。

包子简刚想开口,向明月就答应下来。

包子简压低声音,“为什么跟他们去?”

“你去请罪。”向大侠道,“莫不是忘了自己做过的事了?”

“我只是随口解释了一下词语,普及了一下知识。他们说的比我有杀伤力多了去了!”包子简辩解,“话说,向大侠你的正直又捡回来了?”。

“你若不说,哪有这么多发展?迟早要面对的。”向大侠果然明察秋毫。

包子简无语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