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有事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20字数:151287

“孔老先生寿辰,在下代表林家前来贺寿。”林望舒语气平静,回答的温和有礼。

哪知孔之鹤听了这话却没了先前的平静,语气也变得僵硬起来,“是吗,那就请林公子自重些,不要再犯先前的错误。”

偷听四人组支着耳朵,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可就是看不到一点。

“多谢提醒,在下一定谨记,绝对不会再对孔公子造成任何不便。”

随后一阵安静,外面的两个人似乎走了。

包子简蹲着等了一会儿,忍不住了,“进度够慢的啊,这就完了?”,随后扫了一眼,旁边的三个人好像也不太满意。

向明月挑挑眉,指指门板。

就在包子简慢慢起身摸上门的一瞬间,外面又传来了声音。

“那天. . . . . . 你伤得重不重?”孔之鹤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屋内,好像挣扎了半天。

“多谢孔公子关心,已经好了。”林望舒客气地回答,随后不再言语。

包子简的双手成爪状,扣在门板上来回地抓着道道。

半天没有动静,包子简打算挪回桌子旁边歇息的时候,外面又有了进展。

“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林望舒的声音。

“你要回家了?”孔之鹤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急切。

“他们什么关系?”皇帝凑在包子简眼前,压低嗓子问。

“男男关系。”包子简全神贯注地竖着耳朵听八卦。

“. . . . . .”皇帝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

“回家,不过应该是孔老爷子大寿之后。现在,回客房。”林望舒的声音里带了一些笑意。

“哦。”一阵尴尬,孔之鹤有些懊恼自己。

随后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结束了这场对话。

“吱呀”一声,承受了四个人推力的门板终于受不了,打开了。

“呵呵呵,好巧啊。”包子简搓搓手,对上孔之鹤讶异的双眼。

“你们一直在偷听?”孔之鹤面皮上有些发红,硬着头皮问。

“我们在屋里商量事情,在听到有人说话时,没好意思打扰。”包子简摆手道。

“你们是男男关系?”皇帝在旁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看向孔之鹤的眼神有些不自然。

“什么啊,没有这种事情。”孔之鹤连忙摆手,脸上的红云已经扩展到脖子上了,真是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我兄长没有其他意思。”狄奉谦连忙上前解围,说起来是皇兄有些唐突了。

“平王?”不料孔之鹤却一眼就认出了狄奉谦,脸上的惊讶没有掩饰。

说起来年少读书时林望舒对狄奉谦的印象就不错,冷静沉稳,温文有礼,和同样身为皇子的大皇子一点也不像兄弟,所以当他听到大皇子登基称帝时还颇为意外。

现在这个沉稳冷静的平王躲在门后偷听别人说话. . . . . .

“咳咳,你们. . . . . . 发生了什么事?”包子简指指孔之鹤再指指远处。

“时间不早了,请各位去客厅用膳。”说完,孔之鹤便率先朝前院走去。

包子简摸摸下巴,“他该不会以为就这么混过去了吧?”

“这种情况,应该循序渐进,我相信你的。”皇帝拍拍包子简的肩膀,以示加油鼓励。

“. . . . . .”他们当我是死的吗,孔之鹤深深滴感到了危机。

一行人来到客厅,林望舒已经坐在餐桌旁边了,好像还颇受孔家人的欢迎。

“之鹤你来得正好,望舒来了你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寿星爷发话了。

“您不是说他随时都可以来孔家么,我还用特意向您报备吗?”孔之鹤嘀嘀咕咕地回答着,余光却不住地瞥向一脸含笑的林望舒。

“呵呵,之鹤说的对。望舒啊,这次就不要急着走了,留下来陪老头子几天。”寿星发话了,林望舒只好微笑着点点头。

“老师,您近来可好?”皇帝抢先上前几步,平王将脚步放慢了些。

“你是?”老头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不凡的青年。

“. . . . . .”皇帝颇受打击,脸上表现得太过明显,老先生不由的有些尴尬起来。

“老师,这是学生的兄长。”狄奉谦适时向前解围。

“你是. . . . . .”老头再看向皇帝时脸色一正,起身就要行礼。

皇帝赶忙扶起他来,凑在老头耳边,“此次来访,并无他人知晓,还请老师帮朕隐瞒一二。” 说罢,皇帝退后几步,眨眨眼委屈道,“老师,您可是教过我们兄弟俩的,您不记得了吗?”

老头很快反应过来,忙道,“原来是仁小子啊,真是男大十八变,老师都认不出你了。”,说完之后还爽朗地笑起来。

这个老头和孔之鹤一点也不像啊,不过挺逗的。包子简暗暗评价道。

“包兄你也来了?”林望舒看到包子简的时候双眼一亮。

这一亮让一直关注着林望舒的孔之鹤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餐桌上,孔老先生忙着和他的两个学生叙旧,包子简和林望舒在角落里神神秘秘的不知在聊些什么,向明月坐在包子简旁边宠溺的看着对方,孔之鹤这个孤家寡人被彻彻底底冷落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