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擒故纵用错了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39字数:151287

包子简在外面溜了一圈才推开了客房的门。刚才吃的有点多了,后果就是边走路边打嗝,一路引来多人侧目,现在才觉得有些舒坦了。

包子简抬脚进了客房,后边的两个尾巴也跟着进来。

“我说你们,到底跟着我干什么?”包子简无奈地看着急不可耐的林望舒和一脸探究的皇帝。

“这位兄台,我和包兄有事相商,麻烦你先回避一下。”这个人吃完饭就盯着自己看,现在可好还跟着一路走来了,林望舒有些无奈。

“本公子也有事和包兄相商,不过你先,你先。”皇帝“啪”的一声打开扇子,示意林望舒优先。

包子简不理他们,先是跑到床边摸了摸被子,拍了拍褥子,在踱到桌子旁边查看果盘的内容。

“既然如此,还请公子先回避一下。”林望舒做出请的姿势。

“好说好说。”皇帝扇着扇子,笑咪咪地回答,步子却一点也没挪。

“. . . . . .”林望舒。

“他是来学习的,你就无视他好了。”包子简翘着二郎腿拿了一个脆桃,啃得嘎嘣作响。

林望舒一听,望向皇帝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脸上写满“原来如此,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皇帝摇扇子的手一顿,立即就明白了什么,双目愤怒地直视这吊儿郎当的包子简,就差扑上去咬他了。包子简耸耸肩,一副“不承认,就出去吧”的表情,一下子让皇帝蔫了。

“这位兄台,还没请教你的名字。”林望舒对皇帝一下子就热情起来,自来熟的模式全面开启。

“凤仁。”皇帝蔫蔫地坐下来,“你刚才不是撑得要死要活的么,怎么又吃起来了?”后面这句话是对着包子简说的。

包子简手一顿,这才发现自己随手拿了一个桃子在啃,这么一经提醒,肚子立马就又撑的慌了,“你少说一句话会死啊。”说罢不情不愿地放下啃了一半的桃子。

“我是为了你好不好?”面对狗咬吕洞宾的行为,皇帝翻了一个白眼。

林望舒眼看他们越扯越远,赶紧将话头调转回来,“包兄,你上次教我的方法果真有用。”

皇帝支起耳朵,不住地打量着这两个人。

“那是必须的。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包子简极力忍住扑上去求进展的欲望,镇定道。

“欲擒故纵。不过,效果不如之前了,包兄帮我分析一下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林望舒的脸上先是咧嘴后又变成皱眉了。

“你是不是纵的太过了?”包子简双眼发光,盯得林望舒有些不自然。

“前一段时间正好我大哥路过这里,我就趁此回家了一趟。”林望舒娓娓道来,眉毛忽然皱了起来,“难道是因为我离开的不够久?”

食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包子简大脑急速转动,“你先前受伤了?什么原因?”

林望舒有些讶异,“他告诉包兄的?”

“这,嗯,他不小心告诉我的。”包子简挠挠头,赶紧和转移话题,“先不说这个。你是因为孔之鹤受的伤?”

“嗯。那天他上山打猎,我不放心就跟去了。途中遇到了山洪,我被枯枝冲到受了伤。”林望舒说得轻描淡写,包子简却听的惊心动魄。

山体滑坡,泥石流什么的,包子简虽然没亲自经历过,但是在新闻上看过不少,其中的危险和毁灭性知道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山洪的威力我听说过,这种情况下救人可是拿命抵命的。”皇帝看向林望舒的眼神有些佩服。

“你放心,要是换做你,你弟弟也会毫不犹豫救你的。”包子简扔了一个白烟过去。

“嘿嘿,没办法,我们兄弟情深嘛。”皇帝得意的将扇子展得哗哗响。

“哦,是吗?”包子简意看着皇帝,笑的味深长。

“难道. . . . . . 他和他弟弟?”林望舒趁皇帝得意之际,忽然凑近包子简悄声问道。

“是啊是啊,这件事情你一定要保密。”包子简一本正经道。

林望舒张大嘴巴,呆滞地点着头,望向皇帝的眼中带了些同情和佩服。一脸得意的皇帝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扣了一顶“兄弟相X”的大帽子。

“孔小鸟是不是很感动啊?”包子简没心思进行画面想象,赶紧将话题拉回来。

“当时他受了风寒,我将他带回来,没有等他醒来便走了。”孔之鹤摸了摸耳朵。

包子简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让林望舒吓了一跳,赶忙问,“我走的时候不对吗?”

“岂止是不对,简直就是大错特错!”包子简情绪有些激动,“那种感情迅速升温的情况下,你就不应该把他救回来!”

林望舒张大了嘴巴,“你不让我救他?”

“当然不是,你赶紧把你那一脸震惊的表情收起来!”包子简愤愤道,“你不应该带他回孔府的。随便找个破庙茅屋什么的,随便抱随便摸啊!”

皇帝一脸鄙夷的看着包子简,“你好下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