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后算账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22字数:151287

宋府大门果然气派,不愧是江北富贾。

林府聘礼果然繁多,不愧是江南望族。

聘礼在门前摆了一片,周围有人把守。门口处站了几个家丁,看到包子简和向明月赶紧进府通报。

远远地有些人对宋府门前,探头探脑。

从礼品夹道中进了宋府大门,包子简还没来得急看清府内布局,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道期小师父、明兄。我们又见面了。”孔之鹤手里扇着一把折扇。

向大侠象征似的点了点头。

包子简在第一时间里想到了灰太狼。

看到折扇又想到了古今中外(?)各大装13人物,当然古代外国是拿着拐杖(?)。

不过现在是夏季,手拿折扇并不能说就是装X,可是想到这人是孔之鹤,包子简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啊,孔施主真是阴魂不散啊。”包子简一脸真诚,仿佛是真的不知道这词用在这里不妥。

“哪里哪里,道期小师父才是无孔不入。”孔之鹤一脸正直地回敬。

...... 你赢了。

是没有“围包不散”这种词。

“两位,宋世伯早已在大厅恭候。”孔之鹤做出“请”的姿势。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这动作也很让人咬牙。”包子简回过头来问一旁装木头的向大侠。

“今天早上他也是这么说的,后来你就被人骂了。”向大侠一脸你问我就答,此答案非我个人观点的样子。

走在前面的孔之鹤僵了一下。

“这就是传说中,走哪招麻烦到哪儿的活例子吗?待会,我不会被人砍了吧?”包子简忧心忡忡。

听到这话的孔之鹤迅速回过身来,“道期小师父放心,即使我粉身碎骨,也不会让宋伯父伤你分毫。”

“那宋小姐伤我怎么办?”

“在下也会如此。”

“那宋家家丁、丫鬟、管家伤我怎么办?”

“无论任何人,在宋家伤你,我都会如此。”

“如果他们没有成功,却在宋家之外伤我怎么办?”

“我保证,你如果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伤害时,我都会舍身相救。行不行?”孔之鹤快要咬牙了。

“那就这么着吧。哎,又要阴魂不散了。”包子简摇摇头从僵硬的孔之鹤身边走过,心情十分愉快。

“哎,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带路啊!”包子简回头催促。

孔之鹤一声不吭地走得飞快。

进了大厅,包子简就看到另一张熟悉的面孔——女装的宋家小姐。

包子简作吃惊状,不过显然装的不像。

“两位就是道期师父和明少侠吧?冒昧邀请,给两位带来诸多不便,还请海涵。”上位的一个老头对包子简和向明月道,这便是富贾宋业泉。

向明月抱拳。

包子简双手合十道一声,“阿弥陀佛”。

不愧是成功人士,见到传谣言毁女儿名誉的人,还能如此淡定。

“老施主多虑了,在何处喝茶都无妨。贫僧听闻施主的东床快婿是江南林家三公子,聘礼中必定少不了今年的新茶。老施主莫不是请贫僧和明兄来品尝这份喜悦的?”包子简道。

“臭和尚,装模作样!”宋小姐小声咒骂。

“咳咳。”宋业泉用眼神制止女儿,“小师父有所不知。老朽怕是没福分有林家这样的亲家了,所以这聘礼的新茶不能与小师父共品了。不过老朽私藏的茶叶也别有一番风味。来人!快去泡茶,取今年的雨前龙井。”

包子简心说,用喝茶的名头请我们来,却不泡茶,非等到我说出来才动一动。这宋家真小气。

“爹,茶水让这种人喝,简直是浪费!什么雨前龙井,他也就配喝烂树叶子!”宋小姐沉不住气了。

“紫盈休要胡言!”宋业泉对女儿喝道,“看来小女和小师父有些过节,不如就此机会说开了罢。”

岂止是过节,您还真是大人有大量。包子简心里嘀咕。

侍女将茶一一奉上。

包子简端起茶盏,清香怡人,果然是好货。

“宋小姐说,贫僧散播谣言,毁她清誉。”喝了一口茶,包子简慢悠悠地说。

“看小师父的样子,是小女误会了?”宋老爷挑眉。

“不不,宋小姐所言非虚。不过,这其中却有误会。”包子简连连摆手,心里却思索着这谎要怎么个圆法。

“其实道期小师父此番做法并无恶意。”孔之鹤突然开口。

宋紫盈一脸不可置信,手中的丝帕快要绞烂了。

宋业泉似乎并没有料到孔之鹤会插手此事。孔之鹤一开口,他明显愣了一下,不过转瞬间恢复平静。

包子简眉毛一挑,对孔之鹤接下来的话充满了好奇。

向大侠环顾一周,将他们各自的表情收入眼底,继续淡定品茶。

“宋伯父,您解除婚约的原因全柳州城都知道,是您女儿不愿下嫁。”孔之鹤右手拿扇轻敲了左手虎口一下,“但是又有谁知道,宋小姐不愿下嫁的原因呢?”

大家都知道啊,有好多版本呢。包子简暗暗接道,一想到那诸多“真相”就忍不住要抽动嘴角,不知道“丫鬟、家丁、管家、宋老爷”那几个版本传到宋家父女耳中没有,他真想看看他们的反应啊。

宋家父女脸上颇为微妙。

向大侠的嘴角有忍不住上扬的趋向,被包子简逮了个正着。

“所谓三人成虎,如若不加以解释,恐怕后果会十分严重。”孔之鹤望向包子简。

后果已经很严重了,流言化成的老虎已经快冲出柳州冲向世界了。包子简暗笑。

“如今流言四起,传播之人又都是寻常百姓,悠悠众口实在难堵,而杀鸡儆猴之事实非正派所谓。如今道期小师父道出大家心中所惑,宋伯父不如趁此向柳州百姓说明解约之事,让流言止于智者。”孔之鹤语毕环顾四周目光停在宋业泉身上。

“这,如此也好。孔世侄所言有理,明天老夫会派人贴出告示澄清此事。”宋老头点点头。

宋紫盈望向孔之鹤,一脸委屈不满。

哦,原来在这之前柳州城就已经流言蜚语飞满天了。

卧槽。

这么说。

这宋老头还真想拿我杀鸡儆猴?

不行,小爷我岂是吃亏之人,我要报复!

“宋施主的茶叶果然非同一般。”包子简一句话就把众人注意转移到自己身上。

这句话显然把宋业泉惊了一下,因为包子简的声音太大了,怕是连门外走廊上的家丁也听得一清二楚。

“咳咳,小师父谬赞了。”宋业泉道。

“哪里哪里。宋施主不仅茶叶好,连女儿也十分美貌可人。若非贫僧是出家人,肯定第一个提亲。”包子简一口将茶水饮尽。

这句话完全不合逻辑,什么叫“不仅茶叶好,连女儿也美貌可人”,后面的话更像是敷衍之词。

“小师父说笑了。”宋业泉脸上挤出笑容。

“没有没有。出家人不打诳语。”顿了顿,“贫僧很是好奇,宋小姐与林三公子一见钟情,为何会拒绝下嫁?”包子简赌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处,现下宋老头肯定编不出一个好理由,否则听了那么猛的谣言,一般人早就写告示张贴去了。

果然,宋业泉道,“此事乃宋家私事,小师父还是不要过问,如有疑惑明天告示上自有答案。”

“宋施主言重了。既然要贴出告示,何不现在就澄清呢?贫僧被牵扯进来,还想讨个说法。”包子简道。

宋业泉的脸色十分难看,包子简如此之厚的脸皮显然不适合他的一贯做法。

“贫僧听闻拒绝之事乃宋小姐提出,不如,宋小姐来解答贫僧的疑问吧?”包子简转头对向一旁的宋紫盈,将不在状态的宋小姐吓了一跳。

“本小姐想拒绝就拒绝,你个臭和尚管不着!”宋紫盈迅速拿出骄横无礼的架子反击。

“阿弥陀佛,宋小姐的修辞有所变化,恐怕今早一别又读了不少书吧?”包子简挤眉弄眼。

向大侠正在品茶,支愣着耳朵,面色十分淡定。

其余三人则满头问号,看样子就知道。

“今早还是小秃驴,现在就变臭和尚了,宋小姐果然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啊。”包子简作佩服状。

宋紫盈的脸迅速从好奇状转入紫黑,手里的丝帕也被绞破了。

宋业泉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孔之鹤用扇子遮住嘴巴,偷偷笑。

向明月已经喝完茶,在品尝小几上的点心了,但是嘴角的上扬出卖了他。

包子简见状迅速反应过来。

伸手将另一边小几上的点心挪到手边,一口吃了一个。

“咳,宋世伯。现在满城风雨,在澄清之前不如先让道期小师父和明兄住下。”孔之鹤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宋业泉刚想拒绝,但是又见识到包子简的口无遮拦,怕他出去又造出其他事端,“还请两位在敝府小住几日。”

“阿弥陀佛,恭敬不如从命,贫僧叨扰了。”包子简双手合十,吃白食,谁不愿意?

向明月抱拳。

“不如让道期小师父与明兄住在兰苑,也好跟小侄作伴。小侄和道期小师父颇有共同话题。”孔之鹤道。

“来人,带两位去兰苑西厢房。”宋业泉道。

侍女将包子简和宋明月带到兰苑西厢就退下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