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07字数:151287

“道期小师父,在下没有食言吧?”孔之鹤摇着扇子跟了进来。

“言之过早,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谁知道这宋老爷会不会恼羞成怒,迁怒于我呢?”包子简边说边四下望去,这房间布置的真不错。

“放心,在下一定会全力以赴,护你周全。不打扰两位了。”孔之鹤发现自己仍然处于劣势,果断告辞了。

柳州城宋府兰苑西厢

“这个宋老头太吝啬了,让咱两个人住一间房。”包子简坐在床上摸了摸丝绸面的被子,说道。

“住两间,你不拍他暗算你?”向大侠坐在对面床上,看看枕头,按按褥子十分满意。

“有道理。你说那只鸟让我们住进来,不会是因为护我周全这么简单吧?”包子简觉得向大侠的话可以一听。

“原因么?就请本人说明吧。”向大侠左手一挥,一物穿透窗纸射了出去。

包子简一头雾水。

“明兄好耳力,出手凌厉之极。在下佩服。”孔之鹤笑盈盈地站在门口,完全没有偷听被捉的尴尬。

等了半天没人接话。

包子简正拿了点心观察上面的花纹。

向明月正在擦拭他那把毫无特色的剑。

“呃。在下请两位住下,确有其他原因。”孔之鹤试探着说。

. . . . . .

“在下有事相求,还请道期小师父成全。”一咬牙,孔之鹤抱拳施了一礼。

“孔施主面色红润,眉眼含春,近日桃花灿烂啊。”包子简将手中的点心塞进嘴里。

“江北宋家的桃花,不好看么?”向大侠忽然开口。

“在下近期并无赏花之心。”孔之鹤已经自顾自地坐下了。

“走出这柳州城,你还怕这桃花跟出来不成?”包子简道。

“跟出来是不可能,就怕移栽到青城。”孔之鹤皱着眉头,扇子也不扇了。

“呵呵。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贫僧又岂会做这等被驴踢的事。”包子简不怀好意的笑,手里就差把扇子了。

“庙被拆了,道期师父不会受牵连?”孔之鹤道。

“咳咳,你先等等。”包子简向向大侠招招手,趴在他耳边“难道孔之鹤要拆穿我的身份?”

“不会。不过. . . . . . 他这次出门很可能与你有关,你还是帮他一帮比较好。”向大侠悄声道。

“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贫僧答应就是。”包子简轻咳一声道。

“多谢道期小师父。”孔之鹤大喜过望。

“宋小姐拒婚的原因是什么?”向明月道。

果然,大侠就是大侠,出口就直击重大八卦!

“道人是非,非君子所为。”孔之鹤道。

“这个对我接下来要制定的作案方针十分重要。”包子简慢悠悠接口。

“其实宋小姐对林三少并非一见钟情。只是林三少对宋小姐颇有好感。”孔之鹤道。

包子简和向明月各自拿了点心边听边吃。就差一盘瓜子了。

“定亲之事,林三公子无异议,宋小姐也无不愿。可是就在前几天,在下路过柳州城来宋府借宿,这件事才变成这样。”孔之鹤说起这事来后悔不迭。

“所以说,你就是这第三者了?”包子简笑道。

“此事我也是得知不久。”孔之鹤一脸颓败。

“今早在客栈知道的么?”向大侠问道。

孔之鹤默默点头。

“看来是宋老头想钓金龟胥,没经过女儿同意。刚要劝好女儿的时候,你蹦出来,搅乱了一池春水。这宋小姐果断拒婚,要与你这第三者缠缠绵绵到天涯?”包子简问道。

孔之鹤不语。细节他未必熟知,但恐怕是大体如此。

“这林三公子没找你决斗?”包子简道。

“林三公子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孔之鹤道。

“几日可达?”包子简突然来了兴趣。

“明后两天的事。”孔之鹤道。

“不忙,你还有一天可以准备后事。”包子简老神在在。

孔之鹤一脸郁卒。

“林三公子会武功吗?”包子简转身问向明月。

“会些,不过应该只是防身之术。”向大侠道。

“呵呵,这就好办了。”包子简道。

“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吗?”孔之鹤一脸真诚。

“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 . . . . . 别反驳我。”包子简拈糕一笑。

孔之鹤再三道谢,然后真正告辞,还贴心地带过了门。

“你笑的很是. . . . . . 意味深长啊。”向大侠斟酌半天说道。

“再好的鸟,也斗不过好猎手。啊哈哈哈哈!”包子简一通反派式大笑,让向大侠擦剑的手抖了一抖,差点就割到手了。

咚咚咚。敲门声。“道期师父,明大侠。请到客厅用饭。”门外侍女道。

柳州城宋府客厅

包子简和向明月过去的时候,宋业泉和宋紫盈并不在,就连孔之鹤也没出现。

“阿弥陀佛,宋施主父女不用饭吗?”包子简问领路的侍女。

“老爷和小姐有事,请两位自便。”侍女道。

商量着怎么写告示呢吧?那只鸟也被拉去了么?实在是太好了。

“善哉善哉,你们先下去吧。明施主用餐不习惯有人站在旁边。”包子简道。

向大侠:“. . . . . .”

侍女退下,大厅中只留包子简和向明月。

包子简迅速窜到饭桌前,饭桌上一半素菜一半荤菜,泾渭分明,果断坐在荤菜一边。

哈哈,小爷我要大开荤戒了,再来点小酒,美哉美哉。

一手抓住鸡腿,一手夹起红烧肉,包子简扯开了肚皮吃起来。

向大侠很是无奈,但是想到此处没有其他人,也就不再约束包子简了。

中饭就在包子简台风过境的扫荡中度过了,向大侠就吃了点鱼肉和一肚子米饭青菜。

侍女进来收拾时看到,荤菜盘子里只有葱姜蒜和香菜,素菜倒是剩了不少。

于是府里下人都传,那位模样俊美,不爱说话的少侠饭量很大。这样就造成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宋府饭桌上的菜多了一半。只是有其他人在场,包子简有的看没得吃,只能含泪啃青菜。

包子简挺着个三四个月的肚子跟在向大侠屁股后面回了兰苑。

“哎哟,撑死我了。”包子简试探了半天才相信一屁股坐下去自己不会死,于是躺在床上不住揉肚子。

“食不可贪多。”向大侠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好久没见过这么多肉了。谢谢啊。”上一回还是中秋节吃团圆饭。

作为一个有戏拍戏,没戏宅在家的现代人,包子简也是靠泡面和外卖对付过来的。想起来包子简就有些唏嘘,泡面、外卖,别了,我的伙伴们。

“这个宋业泉什么底细,给我讲讲。”包子简忽然打起精神,严肃的问向明月。

“祖上就是江北富贾,传到他手里只增不减,经商很有一套。人脉广,江湖人称“及时雨”。”向大侠道。

及时雨?那不是宋江么?这种称号,说明有一定号召力啊。我得好好想想了。包子简暗自思忖。

“不过商人总是重利。不然他也不会纵容女儿拒婚了。”向大侠道。

“这么说来,江南林家不怎么有钱?”包子简也不揉肚子了,一门心思听故事。

“只是不如青城富有罢了。”向大侠道。

“有道理。那鸟可是一城之主,虽然是少的。”包子简支着下巴。

“林宋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贸然拒婚,这么说,就看宋家怎么解释了。”包子简自言自语。

“不说了。午休午休。”包子简结束浪费脑细胞的活动,决定休息一下。

向大侠也躺在床上,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接下来恐怕有的忙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晚饭时候。

包子简和向明月自觉来到客厅,这次已经有人在那里了。

“阿弥陀佛,宋老施主、宋小姐贫僧有礼了。”包子简双手合十。

宋紫盈柳眉一挑,刚想开口就被她老爹瞪回去了。

“小师父来的正好,听仆人说中午小师父并未用多少饭菜,老夫特意命厨房多做了几样素斋。来来,小师父喜欢什么,吃罢告诉下人,好让厨师做准备。”宋业泉道。

呵呵呵,小爷最喜欢鸡鸭鱼肉、鲍参翅肚!什么青菜萝卜,那才是用来看的。

“多劳宋施主费心了。不知孔施主为何不在?”包子简道。

“孔贤侄说是有事要办,让我们不必等他。”宋业泉道。

恐怕是躲烂桃花去了吧。孔小鸟,你活该呀~

两人坐下,用餐。

包子简这次很是安分,向大侠很满意。

有家丁进来,对宋业泉耳语一番。包子简和向明月装作不在意,耳朵却支楞着。

宋业泉挥退来者,望向包子简和向明月,“两位,明日敝府有事,老夫恐有招呼不周,不如请二位去城外绿柳庄园游玩。”

“绿柳庄园是敝府产业,内有配备齐全的小别院。园内景色优美,两位一定会流连忘返。”宋业泉再接再厉。

“啊,好. . . . . . 呃,不必了。”包子简一听“配备齐全的小别院”就想到了大鱼大肉,无人拆穿,刚想答应,脚上就传来熟悉的痛感,于是赶紧改口。

“有些传言与贫僧到底是有关的,贫僧有义务留在这儿随时帮助宋施主。”包子简一脸深明大义。

“在下也会在必要时出手相助。”向明月道。

宋业泉权衡再三,觉得林三公子的到来瞒不住他们,与其担心关键时刻被他们搅局,不如看好他们随机应变。

此事不了了之,饭后众人各自散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