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花楼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17字数:151287

“所以说,崆峒派的女弟子受了情伤,万年俱灭之下投了河?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如果没有后续的话。”包子间简短评价。

“哦?有了后续呢?”向明月好奇道。

“有了后续……就是残忍的故事了。”包子简意味深长道。

“哦,怎么说?”向明月向远处瞥了一眼,崆峒派的人已经不在了。

“这明显是一个背叛与复仇的故事啊!”包子简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身受情伤的少女被一个神秘组织救下后习得诡异武功,然后改头换面重出江湖将曾伤害她的人一个一个报复,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什么的。”

包子简兴致勃勃越说越顺,俨然将武侠电视中的常见桥段带入了这个事件。

“呵,这不会又是你听说书的讲的吧?”向明月扶额叹息,“这个说书的,呃,很是特别。”

“这是我自己想的,我自己!”见对方的反应,包子简恼怒不已将桌子拍得震天响。

“好了好了。其实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向明月一顿,忽然觉得包子简的想法也不尽然都是子虚乌有,沉思了一番道,“至少,表面上没有那么复杂。”

“啊哈,你也说是表面上了吧?”包子简抓住了对方的话尾,不禁有些得意洋洋。

“想不想知道此事的真相?”向明月眨眨眼。

包子简明显被这卖萌的动作闪到了眼,愣了半天才配合地四处环视一番低头小声道:“你是说,我们今天晚上,去看看?”

对方端起茶杯了慢慢喝着,直到包子简快要青筋暴起时才老神在在地点点头。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熄灯已久的客栈客房忽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窗户,紧接着一团黑影从窗口掠出,轻点瓦片翻身上了房顶。

“你知道那个什么楼在哪儿吗?”包子简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连忙掐了掐将自己背负在身上的向明月。

“琼花楼。”向明月提醒道,然后拍拍身上人的屁股,“莫出声,自然有人带我们去。”

包子简的身体一僵,脸上有些发烫,伸手在对方胳膊上掐起一点肉皮反复扭扯直到觉得解了恨才罢休。 谁知整个过程向明月动也不动任其蹂躏,只是有隐约笑声从唇间溢出才证明他没有被人点了穴道。

就在二人打情骂俏之际,不远处传来瓦片轻轻翻动之声。

向明月迅速侧身,将自己和包子简藏在隐蔽处,紧紧盯住在房顶上疾驰的黑衣人。

眼见黑衣人越来越远包子简有些焦急的推了推向明月,却被对方示意稍安勿躁。

果然,不消片刻功夫就陆续有三个黑衣人施展轻功寻着方才那人离去的方向赶去。

这样看来第一个黑衣人应该是白天暴脾气要点火的家伙,至于后面几个中有没有那个“师兄”,包子简就有些好奇了。不过反正是去看热闹的,人多了才热闹。

两人相视一笑,向明月抓紧了身上的人揉身追了上去,不远不近的悄悄跟在后面。

一行人来到一个灯火通明颇为巍峨的木楼附近停下来,暴脾气没有停留太久就靠近了木楼,包子简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看着楼的规格里面一定不容小觑,绝逼有高手魔头什么的坐镇。

包子简的担心有些多余,暴脾气很快被人拦了下来,两人迅速交了几手后便相认。几句不和,两人就争执起来,看 情况暴脾气是铁了心要夜袭琼花楼,那人说了许久只得来一个倔强的后脑勺。

那人见劝不住暴脾气便向来路奔来,包子简心中不禁打鼓,手紧紧握着向明月的肩膀,“他看到我们了?”

“没有,放心。他应该是向其他人求助来了。”向明月回握住他的手道。

不错,那人很快便找出了跟来的人。

此时他们距离包子简向明月两人并不远,他们的谈话自然就落入两人耳中,“师兄,赶紧与我一起劝住三师兄!”

被发现的那人嗤笑一声,事不关己道:“目无尊长,行事毛躁,让他吃点苦不正好?”

“可是里面的人武功路数实在诡异,我怕三师兄一人会吃大亏。二师兄你就别生气了,救人要紧啊。”那人很是焦急,说话间不停转头望向琼花楼方向。

“五师弟,你倒是十分关心他。有人帮你将小师妹救出来,不好吗?”说话间二师兄歪歪头打量起自己面前这位五师弟来。

“我虽想救出小师妹,但前提是我们都平安无事。”他沉声道。

二师兄沉默的看了他片刻,试探道:“你当真这么想?”

“绝无虚假。”说罢还挺直腰背直视对方。

包子简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两个不去救人反而打起哑谜的家伙,再转头看向向明月,却见到对方一脸了然的样子。喂,他到底漏听了什么啊。

师兄弟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片刻不耽误地潜向木楼。

“我们怎么办?”跟来的三个黑衣人过去了两个,还余一个不知躲在哪儿,包子简虽跃跃欲试却又怕耽误了向明月下棋。

“那人似乎只是观望。无妨,我们靠近一些。”向明月朝某处看了看道。

就在这时,原是燕语嘤嘤琴瑟不断地木楼忽然喧哗起来。

向明月不敢久留赶紧携了包子简朝楼边隐蔽处掠去。包子简瞪大眼睛,直觉耳边风声呼呼两人很快就到了楼顶屋脊上。

楼内摔杯劈木金石相碰声不绝于耳,不断有慌张的人跌跌撞撞从楼内奔出,打眼一看大多都衣衫不整。

“这是个青楼?”包子简这才有心思去注意,这么一看木楼的造型和楼外的红灯果然不是正经酒楼的样式。关键是,谁家酒楼这么晚还生意兴隆啊。

“呃。”向明月顿了一下,又似笑非笑道:“这么说也可以。”

包子简斜了他一眼,觉得里面似乎有古怪但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只好专心致志地看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