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来之,则嫖之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25字数:151287

有向明月在自然不会让人伤到包子简,将身边人往怀中一带,伸手在来人手腕处轻点一下,伴随一声轻呼握着长剑的手顿了一下,马上因为受不住而将手指松开,长剑应声而落。

来人愣了一下,气势也随之弱了下去,就在红衣女子团扇一摇张口发出第一个音节时,一只手如鬼魅般向掉落在地的长剑伸去。

包子简的眼睛一直关注着对方的剑尖,所以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一脚将剑身踩住,端的是四平八稳屹立不倒。

这一下明显将所有人镇住了,那人弯着腰摆出伸手拿剑的姿势也忘了收回去。

包子简这才有时间去看来人,却也只能看到一个黝黑的脑勺,看发型似乎……发质不错。

向明月显然没有因为对方的美好发质而手下留情,一下子就将佩剑拔出架在还来不及起立站直抬头挺胸的刺客脖子上。

“这位客官稍安勿躁,这里头一定有什么误会。来人,将这个不知死活冒犯贵客的奴才给拖下去!”红衣女子率先将寂静打破。

“等一下,这位……”包子简斟酌了一下,“麻烦抬一下头。”

刺客慢慢抬起头来。

“这位公子,你认识我?”包子简道。

“废话,我当然……不认识你!但是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强抢民女无恶不作惹得他人不惜重金悬赏你的项上人头。我要替那些被你侮辱过的女子讨回公道!”刺客越说越激动,说罢好像很满意自己对其罪恶的陈述还点了点头。

“说我无恶不作可是要拿出证据来的,小心我告你恶意诽谤哦。”包子简道。

“你,小心你天打雷劈!”刺客愤怒道。

气氛一下子僵了下来。

两位护院模样的人在红衣女子的示意下走上前来,向明月依旧一动不动,刺客脖子上的剑也依旧一动不动,红衣女子明显感觉到了向明月不是很好说话,很有眼力的将一个风情万种的微笑赠予了包子简,“这位贵客,小茶壶这里不太好。”她指指自己的脑袋,“经常胡言乱语,听到什么都信以为真还经常找人比武拼命,平日里只会呆在后院劈柴烧水,今天楼里有些乱,顾不上来,不成想被他从后院跑了出来又在这里发疯。这位爷您大人有大量就先饶过他,红衣一定好好教训他给您一个交代。”

包子简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一声,“原来是个残疾人啊,无妨无妨,我也没有受伤,此事就揭过去吧。”说罢示意向明月放人。

向明月哼了一声,将对方脖子上的剑收了回去,只是用力有些不当将对方脖子划出一道血痕。

愤怒的“小茶壶”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包子简,如果眼神可以变成剑包子简早就本戳成蜂窝煤了。

红衣一挥手,两个护院摸样的人一左一右将“残疾人小茶壶”拖了下去,面对对方明显不甘和怨恨的视线,向明月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包子简伸手抚了抚胸口,江湖真不好混哪,动不动就被人追杀行刺什么的,关键是这根本不是自己惹下的,明显是替前身背了黑锅。

向明月望着被拖走的少年,若有所思。

“万分抱歉让两位贵客受了惊吓,今晚上两位所有的费用红衣全免,春宵苦短两位不妨好好放松一下。”红衣女子的团扇忽上忽下将两人的注意力而来,更把所有的不是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仿佛包子简向明月不是从自己屋顶上掉下来的而是八抬大轿特意请来的。

环顾四周明显是不和谐事件发生地,对此,包子简表示,反正不是自己的钱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不玩白不玩,不嫖……绝对不嫖。

向明月在包子简脸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情明显有些愉悦,所以对于红衣女子将他们安排在包厢中并且叫了一堆人上来任他们选也没表示什么不快。

“这位是柳青,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位是玉官,唱曲儿跳舞那是一绝。这位是……”红衣女子将两个风情各异的男子推到包子简面前,一一介绍。

“这……”包子简望向向明月,对方脸上山雨欲来,黑的可以和锅灰媲美了,于是话到嘴边转了个弯,“怎么都是男的?”

“哟,瞧您说的,我们这琼花楼就是做小倌生意的,不是男的怎么能行哟。”红衣掩嘴一笑,“您第一次来吧,不知道这**花的美妙,只要尝过一次包您再也看不上外面那些庸脂俗粉了。”

包子简在听到“**花”三个字时就已经被亮瞎狗眼了,到“尝过一次”时便已经彻底石化。

“那什么,我对这不感兴趣。”包子简抹了一把脸暗暗唾弃向明月幸灾乐祸,“但是,我的这位朋友似乎就好这一口,你不妨向他介绍一番。”轻轻一丢将烫手山芋丢给了向大侠。

红衣女子先前摄于向明月的威力并不敢和他说话,但是包子简都这么说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将两个不明真相的小倌推到向明月面前。

“琴棋书画,唱曲跳舞?”向明月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我来这里是附庸风雅还是听曲喝茶?”

红衣女子明显被向明月的直接给震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从一旁又推出两个来,“这两个是烟儿和水儿,功夫最是顶尖。保证让您****,尝遍人间极乐。”

这两个明显比刚才两个有风情,那一动一笑都散发着妩媚动人的气息,看着这堪比女子的样貌和身段,包子简表示自己长见识了。

“就这两个吧。”向明月貌似十分满意,挥手让红衣女子下去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向大侠熟门熟路啊。”包子简挑挑眉毛。

红衣女子一出门便变了脸色,招来两个有眼色的小厮盯住这两个不速之客,急匆匆向后院走去。

“你吃醋了?”向明月伸手抵住就要往自己腿上坐的小倌了然道。

“哼哼,色比花娇。”包子简用拇指挑起凑上来的小脸,“这位也不差,我为什么要吃醋啊?”

向明月没有再与他耍嘴皮子,伸手就点了被包子简调戏的小倌的穴道,随即另一个就要失声尖叫的时候出了第二次手。

“不玩了?”包子简面带可惜的捏了捏一脸恐惧的佳人,不过这句话明显是对向明月说的。

两个无辜的小倌哪见过这种架势,早就吓得花容失色了。

“怎么不玩?我不喜欢别人在我尽兴时出声,你们都要乖乖的,伺候好了,大爷有赏。” 向明月示意门外有人。

“……”进来后还没来得及出声的两位十分委屈。

“这样啊。”话音刚落,包子简立即凑近向明月,隐隐有些兴奋,“什么打算?”

“这**花之美妙,想必你定不知晓,不如先让这两位美人教教你怎么玩?”向明月瞥了一眼僵立在一旁的两个人,说罢便为他们解了穴道。

“什么!”包子简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仿佛向明月脸上长出了一朵菊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