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琼花楼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58字数:151287

向明月放下手中的画册,慢悠悠地开门不慌不忙地追出去,“不要乱跑,小心被人抓了去!”

“客官,瞧您这话说得。我们这可是纳税大户官府有备案的地方,安全得很。”红衣从对面走廊过来朗声道。

“是吗?”向明月挑挑眉毛,“那这又是怎么回事?”话音刚落一声“救命”就响起,仿佛在验证他的说法。

一楼楼梯口两个护院模样的人架着一个不停挣扎高喊救命的家伙,那人正是向明月担心被人绑走的包子简。

“这,一定有什么误会。”红衣显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红衣姑娘,这个小子鬼鬼祟祟到处乱走不知道有何居心。”护院甲大声道。

“你胡说!我刚才尿急想去茅厕,谁知道你们后院这么大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好不容易见着一间屋子亮着灯,我就想上前问一问,还没等我敲门就被你们给拖到这里了!”包子简愤怒地扯开扣在自己胳膊上的大手,怒吼道。

“一切都是误会,还不赶紧放开这位客官。”红衣面色有些不善。

包子简拿开扣在自己胳膊上的大手,慢慢地看了一眼护院甲乙,抬腿就上了楼,速度快的好像背后有猛兽追赶。

“客官,如果想要上茅厕屋内即可,后院又乱又脏还是不要随便乱走的好。”红衣微笑道。

“莫非,你们后院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包子简试探道。

“不可告人的东西?当然没有,但是有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吓到您就不好了。”

“比如?”

“比如先前来我们琼花楼挑事的人,当时两位也在场不是吗?”

听到这里包子简和向明月倒是怔了一下,没想到她倒是坦坦荡荡毫不隐瞒。

“滥用私刑,不好吧?”包子简道。

“要是有不长眼的在您家里打打杀杀扰您清净,还把客人全部吓跑了,您能咽下这口气吗?”

“呃,不能。”包子简诚实道。

“那就是了,我们是琼花楼又不是慈善堂,有人来挑衅必定要他付出代价!”红衣仿佛想起了之前挑事的几人表情和语气里尽是怒火,不过怒火仿佛只是一瞬,“若是他们也像两位客官一样守规矩,又怎么会被捉起来呢。”

“那几人,你将如何处置?”向明月道。

“自然是出口气,然后交给官府了。”红衣微笑。

包子简不禁打了一个哆嗦,赶忙紧紧贴住向明月。

“两位,好好玩。红衣就不打扰了。”说罢便一摇一摆地走了。

“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包子简觉得此地真的不宜久留。

“好,等我先拿了东西。”向明月倒是没什么异议,反正该到手的都已经到手了。

回到客栈。

“这就是你要拿的东西?”包子简咬牙切齿道。

“是啊。不拿白不拿。”向明月坦荡道。

“连这些瓶瓶罐罐都带来了?!”包子简觉得自己菊花隐隐作痛,“你,你,在我答应之前不准对我动手动脚,更不准把这些龌龊的东西用在我身上!”

“有备无患。倒是你,考虑了有半个月了。”向明月凑近他嘴角上扬道。

“才,才半个月而已,事关重大必须仔细考虑才行!”包子简色厉内荏道。

“是吗,那你赶紧考虑。”向明月悄悄将画册与瓶子收起来,心事重重的包子简很快便忘了此事。

“他们走了?”被称为主上的人道。

“是。还要派人继续跟着他们吗?”黑衣人提议。

“那人的武功深不可测,改派轻功最好的去,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发现了。”主上想了想道。既然已经找到了人为什么不去交任务,反而带着人到处闲逛,实在可疑。

昨日一役好似并未给琼花楼带来任何不利的影响,楼前照样门庭若市不断有人进出。

“这位大爷请留步。”包子简对着琼花楼的大门瞪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拦下一位沿街叫卖的小贩。

“我才二十三,谁是你大爷!”肩扛一个扎满糖葫芦草把的男子悲愤道。

“哦,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洗脸的时候没洗眼睛,多有冒犯请原谅。”包子简愣了一愣盯着小贩那张未老先衰的菊花脸好半天才道,“这位大哥,这琼花楼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不知道!”小贩没好气道。

“再仔细想想。”向明月上前一步从草把上拔下一串糖葫芦,边将几枚铜钱塞在小贩手里。

掂掂手里的分量,小贩脸色稍有缓和,“没发生什么大事。”

包子简皱了皱眉好像对答案有所不满,小贩将目光在两人脸上来来回回过了几遍,本着童叟不欺的原则再次开口道:“我在这条街上卖糖葫芦卖了二十年,这琼花楼的事我再清楚不过了。这琼花楼三年前在祁山落了户,自建楼以来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许多外乡人都慕名而来,听说这里面的小倌比那京城里的花魁娘子还美。我邻居王二狗为了里面的一个小倌把半辈子的积蓄都掏空了,这王二狗的媳妇可是这几条街口有名的母老虎……”

眼看这小贩越说越远越说越兴奋,包子简忍了忍终于道:“你不是说你才二十三岁吗?”

小贩一下子闭了嘴,讪讪道:“是十来年,四舍五入嘛。不过这消息我可知道的很多!”

这也不知道入了多少,按他的说法恐怕这十来年也是入出来的。

“那你说说这琼花楼的老板是什么来路?”向明月将融化的糖浆擦了擦递给了包子简。

“这……”小贩有些猝不及防,“听说是京城来的富……”

“哈,小包子!”一个熟悉的男声将小贩的话打断随之而来的是落在包子简头上的一只毛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