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波(一)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6:41字数:151287

“君子动口不动手!”包子简一把抓住自己头上作祟的猪蹄狠狠道。

“这么严肃啊,要不然让你摸回来好了!”高挑的身形弯着腰指着自己的头说。

“温左使,你靠得太近了。”向明月适时阴测测地警告道。

“哈哈,明月公子,好久不见。”常温连忙直起腰将腰板儿挺得倍直,一改嘻嘻哈哈的样子委屈道:“上次你们走的挺快把戚扬那个大麻烦丢给了我,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过。”

“呃,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要多谢你的出手相救。”包子简回想了一下戚扬那难缠的样子顿时觉得常温万分可爱,想到这里不禁口吻温和起来:“要不我们请你吃饭吧,以报答救命之恩。”

向明月条件反射地想要反对,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并没有说出反对的话。

常温用余光瞥了一眼向明月,见对方并没有表示不快便愉快道:“那好,咱们去琼花楼吃吧!”

“不行!”包子简一听琼花楼菊花条件反射地抽搐了一下,面色有些奇怪起来。

“怎么了,不行啊?这琼花楼虽然是烟花……等等,你这反映,该不会是……”常温贼贼地笑了笑,“你们去过琼花楼了?怎么样,里面的小倌是不是很美啊?”

很美?用这种词来形容男人的人真的大丈夫吗?包子简无声地翻了一个白眼。

“不行。”向明月面无表情地淡淡道,不过眼睛瞥向包子简时嘴角却有些上扬。

“小气,真小气,你这些年,那个跑东跑西的存了不知道几万两银子,这点小钱都不愿意花。”常温撇撇嘴酸溜溜道。

几万两……这换成包子还不得把这条街给淹了啊。想到这里包子简看向向明月的眼神都不对了。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向明月揉揉包子简的头发,心道终于长长了一些,“你家有的何止几万两。”

“说的也对,这里最有钱的就数你小包子了,赶紧掏钱请客!”经向明月这么一提醒常温立即开了窍。

“嚷嚷什么,大家都看你呢,你这是扰民知不知道。”听到自己很有钱但是欣喜之情完全没有的包子简暗道,这些钱可不是我的,嘴上赶紧给常温转移话题。

三个大男人在街上为了一顿饭吵来吵去实在不像话,这是包子简的原话。向明月不禁腹诽,是两个人好不好。

最后由包子简拍案,遵循就近原则三人去了距离最近的一家饭馆。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很有钱?”坐在饭馆里包子简才迟钝的抓住了常温口中的重点。

“谁不知道天下第一堡啊。”常温沾沾自喜,“要不你雇我当你的保镖吧,收费绝对合理哟。”边说海边向包子简眨眨眼。

“不用,他有我。”向明月道。

“不好,这算不算是暴露了啊?”包子简忧心冲冲道。

听到这里向明月望向常温的眼神有些不大好,如果视线能化刀的话恐怕对方已经身中数刀血流不止了。

“不必担心,别人未必知道。”不过有些人即使知道也未必会说出来,常温默默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怎么可能不担心。”包子简心虚道。自己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之外只有在前一段时间遇到过和这具身体有直接关系的两个人,现在除了知道“自己”有一个父亲和后娘之外对家庭成员一无所知。跟着向明月在外面四处溜达还好一旦回到钱堡和别人相处下来不露馅才怪。包子简才不会认为“失忆”这种事能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

“这江湖上接悬赏吃赏金的虽然不少,但这里面的大头……向兄可排在前三。既然有向兄相助你就放心吧,保证能把你平平安安送回钱堡!”常温觉得包子简就是太怕死了,而且对于向明月的实力并不清楚,于是并未太在意他的担心。

“你放心。”向明月对常温的话很是受用,脸色也温和了不少。

“那两个是谁?”想到这里包子简不禁有些担心,自己不会已经被其他人盯上了吧?

“敢情听了这么久你只听到这一句啊?”常温话虽是对包子简说的这眼睛却瞟向一旁的向明月。

“风声已经瓦解,至于飞霜堂,已经许久不在中原活动了。”向明月没有理会常温。

包子简张了张口,刚想问“飞霜糖是什么糖”就被打断了。

“什么,风声瓦解了?”常温十分惊讶。

“你不知道?”向明月道。

前朝皇帝曾成立一个庞大的暗门组织,专门监视朝廷重臣暗中搜集大臣罪证,原名甚少有人知道,后来被野心勃勃的阉臣掌握用来排除异己,在朝廷甚至武林中掀起了血雨腥风,一时间人人自危,继而天下大乱人心惶惶,这便为本朝的开国皇帝创造了机会。本朝成立后开国皇帝铲除了这一臭名昭著的组织并缴获了此门的镇门秘籍,后将此秘籍交与了结拜兄弟,令其创立了只听在位皇帝命令人数不得过三的门派——凌霄门。

无机子和凌霄门掌门他对凌霄门的事情自然是知道一些这样一个门派的护法竟然不知道自己门主的动作?

“呃,有什么不对吗?”对于“风声”这个曾经对自己下追杀令的组织,包子简那是是十分耳熟,听到风声的瓦解自然是大快人心,但看到两人的表情也意识到这其中没那么简单。

“擒获王德铮,还是你出的主意。”向明月不动声色。

“王德铮是谁?”常温一脸茫然,“上次抓的不是西疆刺客吗?”没错,当时那人的情况就是服用了激发身体内力的西疆秘药啊。

向明月半天没接话。

听到这里包子简已经稀里糊涂了,再一抬头看到向明月的脸色十分不好,心中不免泛起了嘀咕难道自己漏听了什么?

“西疆刺客。”包子简打破沉静,“难不成这王德铮是西疆派来的奸细?”

“你可知道风声是谁掌权?”向明月话锋一转并未在王德铮一事上再过纠结转头看向常温。

“自然是他喽。”常温向上一指,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是了,先不管王德铮是生是死,这风声既然已经重新被皇帝所掌又怎会轻易瓦解?常温作为凌霄门左使对皇家的事情不能说了如指掌也知道个**不离十,自然对这风声的事情有所了解,皇帝创立风声的初衷是否真的是去大臣家听墙角八卦这种事情只有皇帝自己知道,但是它被用作杀戮却是事实,这王德铮再怎么老谋深算也不可能轻易将帝王创建的组织纳入麾下。如今再想想,这王德铮不是幌子就是替罪羔羊。

此时,向明月也想到了这里,只是……

“既然如此,风声瓦解一事岂不是欲盖弥彰?”包子简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这个皇帝……莫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面上呆萌,内里腹黑?

此时,向明月和常温都默默地端起茶杯。

饭馆毕竟人多嘴杂,不是畅谈的场合。经此一分析三人便随便吃了一些,随即转战到常温的落脚点继续详谈。

常温的落脚点是一个精致的小院。凌霄门虽然整个门派只有三人,但由于身负重任每年光是从皇帝手中拿到的拨款就十分可观,所以门内两位左右使是断断不会短了银子。

“你这小院不错啊!”包子简环顾四周,小院被照顾的很是精心,看来即使是无人居住也会常有人打扫。

“这是小白的院子,那个家伙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大少爷脾气。行走江湖谁不是方便第一,就数他最能磨磨唧唧,所以我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哈哈哈。”常温对同门师弟似乎颇有微词,但是用其他的东西来却是信手拈来。

没在院子内过多停留,三人很快在屋内坐定继续先前的话题。

“你先前是从何处来此地的?”面对包子简眼巴巴的求知眼神向明月示意他稍安勿躁,转头问常温。

“京城啊,有什么不对吗?”常温皱眉。

“这么说来你没有去孔府?”这个凌霄门左使一看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扎堆凑热闹的人,孔府老爷子大寿他不去露个脸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包子简暗自腹诽。

“是啊,都是小白没事找事害我没能赶过去。”谈及此事常温显然十分遗憾。

“那你一定不知道崆峒派掌门身中奇毒和龙血树被盗之事了?”包子简道。

“什么,龙血树被盗?”通过常温一把抓住包子简的急切可以看出,相比崆峒派掌门中毒之事,龙血树被盗之事对于他来说更为重要。

之前向明月说过,江湖传言《九重凌霄》配合龙血修炼可以长生不老,传言虽然不可信但是看常温的反应,这其中必有什么隐情。

“龙血树又不是你家的,你紧张个什么劲。”包子简道。

向明月十分同意包子简的看法,看向常温时也是一副“你皇帝不急急太监”的表情。

常温眉头紧皱在他们脸上来回扫视过后,沉吟道:“想必你们早已经听说过有关龙血树的江湖传言。龙血树和我凌霄门宝典《九重凌霄》的关系虽然没有传说般不可思议但也颇有渊源。《九重凌霄》早在十几年前的江湖大乱中遗失,期间就有不少江湖人士为追寻宝典造了许多杀孽。不久前《九重凌霄》现世,如今龙血树又失踪,看来江湖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

“龙血树失踪这件事虽**不离十,《九重凌霄》么……”包子简顿了顿,想想自己的信口开河再想到到有关《九重凌霄》的传言,不禁有些心虚。

向明月似乎意识到包子简的不安,连忙向他递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常温正为即将打乱的江湖忧心忡忡,并未看到两人的“眉目传情”。

“江湖乱不乱,你这个凌霄门左使都可以活的自在无比,你又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向明月淡淡道。

包子简皱皱眉急忙看向向明月,张了张口却又没有说出什么,随即兀自陷入了思考中。

“我凌霄门身肩保护天子的重任,江湖大乱必定会波及众多,更何况皇室……”常温顿了顿,接着道:“我凌霄门作为江湖众多门派中的一个,自然是不希望江湖混乱的。”

向明月微微笑,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满意,随即慢悠悠地开口:“龙血树失踪的隔天有人看到两个老头打斗,似乎是在争夺龙血树。”

常温挑挑眉毛,幽幽道:“不会是我认为的那两个老头吧?”

向明月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