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水火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43字数:151287

第二天一大早。

向明月在院内练功,包子简在梦中被美食包围。

“明兄!道期师父!十万火急!”孔之鹤一改潇洒做派,先是火速冲进兰苑,在看到向明月后又冲进西厢。

包子简吸了吸口水,露出满足的笑容。

“道期小师父!快起来,快快快!林家三少来了~”孔之鹤趴在包子简床边一阵猛摇。

“呃,偶的北京烤鸭!嗷嗷嗷,是谁抢走的!”包子简从梦中惊醒看到残酷的现实,接受不了,发狂了。

“烤鸭会有的,烧鸡也会有的。现在救人最要紧!”孔之鹤继续摇。

“说,说好的!算你欠我的。”包子简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认真地看着孔之鹤。

孔之鹤急忙点头,别说烤鸭,烤猪我都会买给你,只要帮我渡过难关。

不紧不慢地洗刷完,包子简对上在一旁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的孔之鹤。

“林家三少又不是有三头六臂,有必要怕成这样吗?”包子简鄙视道。

“我不是怕他。”孔之鹤已经恢复了一些。

“喔~你是怕你第三者的身份暴露?”包子简边说边斜眼。

“有一部分原因,但是不是重点。我的后院还不需要任何花木。”孔之鹤急道。

这时向明月已经收好剑在一旁洗手了。

“你们一贯的礼仪哪去了?”向大侠道。

. . . . . .

三人来到客厅,距早饭还有一段时间。

“宋施主早。今天府上有贵客临门?”包子简望着宋老头眼下的阴影,问。

“道期小师父早。林家三公子今天要来敝府。”宋业泉道,口气不掩疲惫。

“哦。”包子简道。

. . . . . .

宋业泉看着赖在这儿不走的三人,沉不住气了。

“早饭时间未到,三位不妨先回房休息。老夫会让下人将早餐送到各位房间。”宋业泉下逐客令。

“啊,既然如此贫僧就先告退了。”包子简说完示意其他两个。

三人退下。

“回去干什么?不在那儿监视着,万一出点什么事. . . . . .”孔之鹤急躁了。

“淡定,先吃早饭。”包子简白他一眼,颇有运筹帷幄的架势。

向大侠跟在后面揉了揉太阳穴。

“你确定这么办真的行?”孔之鹤嘴角抽搐着,再次问道。

包子简一脸不愿意就算了的表情。

向明月则是一脸同情。

孔之鹤忽然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好好在家读书的。

“咳咳。孔施主你说什么,你曾娶过妻?”包子简语气惊奇。

“确实如此。”孔之鹤语气悲哀。

“阿弥陀佛。此事贫僧从未听闻啊。”包子简道。

“此事说来话长。”孔之鹤道。

“那你就长话短说吧。”包子简眼角抽搐。

“此事非常私密,在下难以启齿啊。”孔之鹤又羞又怕。

“孔施主,经过几天相处,贫僧发现你有事郁结于胸,难道就因为此事?不妨说开,也许贫僧可以帮你一帮。放心,明兄被贫僧打发出去逛街了,但说无妨。”包子简道。

“此事郁结已久,希望道期小师父可以帮主在下。”孔之鹤道。

“自然自然。”包子简不停挤眉弄眼。

“其实,在下有不育之症。”孔之鹤咬牙念出台词。

“这这这。咳,孔施主不妨一次说完,贫僧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包子简道。

“先前,家父不信,为了抱上孙子又不损青城颜面,逼在下偷偷纳过妾,可是几房均无所处。在下就是怕家父再相逼迫,才从家中出走。”孔之鹤悲愤的声音完全不是装的。

“家父对家族颜面向来看重,在下无法延续香火,现在已经没有了继承的资格。再回青城,恐怕连弟弟都有了。”孔之鹤抽涕。

“阿弥陀佛,没想到孔施主竟有如此凄惨的遭遇。”包子简的同情也不假。

“如果只有这样在下也不会郁结至此。如若不用药物,在下连人道都不能. . . . . .”孔之鹤连哭腔都带出来了。

“阿弥陀佛,孔施主节哀顺变。”包子简极力忍住就要爆出的笑声。

此事,两人偷偷望向门口,窗扇的人影已经不在了。

吁了一口气,包子简将手中的剧本放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孔之鹤一脸便秘的表情。经过此事,真正要郁结于胸了。

前厅的状况已经达到白热化阶段。

林家三少林望舒终于妥协,不忍曾经倾慕的紫盈嫁与不爱之人,也就是自己。林望舒愿意解除婚约。

宋紫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林望舒看后心中不免又难过几分。

宋业泉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有一侍女上前禀告事务。附耳听后,宋业泉的脸色阴晴不定,挥退了侍女,示意女儿留住就要告辞的林望舒。

林望舒神色恍惚,一张俊脸苍白无色。听闻宋紫盈请自己多留一天,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此时逛街回来的向明月“正好”路过客厅,寒暄一句,将在座的脸色收入眼底,抱拳退下了。

兰苑西厢内

包子简一边剥着葡萄一边听向大侠提供的报道,笑弯了腰。

孔之鹤的便秘脸也好看了几分。

“我逛街的时候买了几个包子。”向大侠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递给包子简。

“包子?肉馅的吗?”包子简急不可耐的拆开。

向大侠点点头。

包子简一阵欢呼,抓起一个就啃。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孔之鹤提醒道。

“切,别苏里不知道偶不是和桑。”包子简口齿不清。

“好吧。我知道。”孔之鹤摸摸鼻子,自己还想和他多玩几天“和尚和施主”的游戏呢。

还想玩?自己刚被玩的连人道都不能了,还敢和包子简玩?

中饭时间

客厅里多了一位客人,少了一位主人。

包子简瞥了林望舒一眼,那食不知味的样子让包子简眼前一亮。

“咳咳,林公子的状态不太好啊。阿弥陀佛,看来林施主需要好好放松一下,换一种心情。”包子简放下筷子,看向宋业泉。

“道期小师父所言极是,换一种心情,也许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可能会有转机。”宋业泉试探道。

这老头,先是为财失信,现在又恬不知耻了?包子简愤愤。

“昨日听说,宋施主的绿柳庄园景色十分优美。今日大家都无事,不如一游?”包子简见时机成熟,抛出诱饵。

“好主意,不如让侄儿、道期师父和明兄一同陪林兄散心,伯父意下如何?”孔之鹤接口。

宋业泉环视一周,看到林望舒点头、向明月抱拳,想了想便答应了。

四人由下人带领,乘马车来到绿柳庄园。

绿柳庄园,名副其实。

望着园内随风飘动的绿色丝绦,林望舒的脸色稍有好转,眼中也不禁露出享受之色。

其他三人也纷纷陶醉于绿色中。

包子简表现的最为直接,大吼一声,投入自然怀抱。只是他那一身僧袍与他的行为格格不入,不过谁在乎。

园内遍植垂柳,更有其他不下百种花草树木点缀其中。正值初夏,园内牡丹盛开,国色天香,让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包子简吃惊了好久。作为一个现代人,包子简自然听过洛阳牡丹、菏泽牡丹,但是看过牡丹节宣传是一回事,看过牡丹盛开又是另一回事。

逛遍庄园,宅男兼土包子包子简大饱眼福,他觉得此次穿越,不仅磨练了他的演技更是开阔了他的眼界。

一上午的游园让林望舒的心情开朗了许多。

孔之鹤更是从烂桃花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向明月一边欣赏景色,一边看包子简的表演,心情也十分愉快。

午饭时分,包子简挥退了下人,左手一只鸡(翅),右手一只鸭(腿),左右开弓,不亦乐乎。

向明月十分无奈。

林望舒目瞪口呆,孔之鹤迅速编出一个故事,让林三公子安静下来。

餐桌上,大家尽欢。

下午包子简提议去上午经过的水中小亭喝下午茶,被全票通过。

四人围在亭中石桌上,感受着微风拂过时带来的水中水草的甜香气,不禁飘飘然。

侍女上前,布上茶水点心和水果。

四人下午茶时间正式开始。

“为什么叫做下午茶呢?”林望舒问道。

包子简剥开个香蕉,“我们家乡的叫法,下午时间喝茶就叫下午茶,以此类推,上午就叫上午茶. . . . . .”

“晚上就叫晚上茶?”孔之鹤接道。

“错。那叫宵夜~”包子简一口将剩余的香蕉吞下。

“如此美景,何不作诗留念?”林望舒陶醉的说,看起来不像失恋之人。

哈哈!

难道到了我霸气侧漏,镇翻全场的时候了吗?

一阵激动,包子简清清嗓子道,“我先来!”

这个有水,有亭,有美食。

包子简搜索了一下,发现内存有限,里面并没有几首诗,更没有什么小亭流水,哎等一下. . . . . .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包子简豪气十足地背出来。

“呃,这首诗让人身临其境,不免感慨万千,不愧是一代女诗人女豪侠杨冰冰的佳作。可是这首诗和现在四周景色不太符合呀?”孔之鹤纸扇轻摇。

向大侠也一同点头。

卧槽!

凉冰冰,这货是谁?

我只听过范冰冰、李冰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