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小说:轩城绝恋作者:柒钥更新时间:2019-01-18 01:31字数:2945411

柳巷之所以称为柳巷,是因为巷子的两头种满了随风拂面的柳树,地方不大,却十分热闹,各种店铺密集,琳琅珠玉目不暇接苍穹北游记。小二哥所说的小筑坐落在巷子的最里头,其实不用去打听,因为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口中谈论的都是那小筑里发生的事情,只要看到有人戴着面具入了这里,大家就会自然而然的指向他们要去的方向。

无瑕小筑!

居然连名字都未曾改动,看来这人真如无瑕所言,摆明了是要引他过来的。也不知这人是敌是友,依照无瑕在客栈时的表现,显然他已经猜到了此人是谁,可是,却因某种原因而楞是不肯告诉自己。

唉!

白炎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无瑕时不时蹦出来的小性子感到无能为力。他知道无瑕本不答应来这里,却又因不来一趟自己的好-优-优-小-说-更-新-最-快-奇心是怎么都压不下去,是以让了步,如此一来,自己又怎么还敢缠着他问个中关系,当然只能硬着头皮去一探究竟了迷之神域。

无瑕没有与他同行,只说会到,却没说什么时候到,白炎自知棋艺不精,每每与无瑕对弈都是连哄带骗极尽无赖手段也未能占得便宜,而今无瑕没来,要他自己去应战,他还真是心中没底,更何况从这些天败阵的这些人来看,对方的棋艺显然十分过硬,这般想后,他便有些后悔当初没好好跟着无瑕学棋艺。

南宫热河与白泽跟在他的身边,看他站在门口半晌不动,知道他对此去挑战根本没底,禁不住暗自发笑,各自憋闷着低下了头去。

该,身边有那么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他却油盐不进,楞是胡搅蛮缠着天天变着法的瞎折腾,如今试炼真金的时候到了,才知道平时若是肯用一点点心,也不至于心虚到这种地步。

心中想着,鼻间便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待发觉前面那人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时,南宫热河忙收敛笑意一本正经的回视了过去:“怎么了?放心,钱褡子在这,就算输了,也不用怕付不出银两而落荒而去。”他说完与白泽一并笑了起来,白炎知道自己这回怎么着都斗不过他俩,于是冷哼一声抬步入了门去。

那院落十分敞亮,整个构局简单大方,毫无奢华繁琐的装饰,这点倒与无瑕的习性十分吻合,白炎边走边看,心中暗道,看来这人很了解无瑕,若非是十分强劲的对手,便一定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正猜想间,突然前面闪出一道绯红的身影,还未待细看,便听到一声脆生生的声音:“各位是来挑战棋局的吗?我家公子说了,多日以来见的蠢物太多,已无心再逗留,明天我们便要离开这里往东去了,各位若是想要挑战的话……”

那绯衣少女顿了一顿,显然在想该怎么表达自己的话,一会儿之后却又眉头一扬,带着不屑的意味,道:“还是不要了,反正你们也下不过我们家公子,便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你们走吧。”她说完下了逐客令,白炎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说话的模样,竟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南宫热河瞠目结舌的看着前方,一双眼因太过惊愕而瞪得老圆,显然他未曾料到对方仿真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连弦伊的角色也没放过,眼前那少女一身绯红衣裳,模样痴嗔古怪,竟像极了弦伊刁钻之态,令他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

“看什么看,再看抠了你的眼珠子去。”那少女先是被白炎笑得一愣,继而又发现他身后跟着的两人之中有一个瞪了老大的眼珠子瞧着自己,跟见了鬼似的,脸上登时更不高兴了,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后就要转身,南宫热河这时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竟如平日与弦伊打闹时那般伸出了手去。那少女见他动了手,顿时脸上一沉,错身之间居然从袖口滑下了一柄短匕来战贩:霸主先兆。

“南宫!”

白炎白泽二人显然都未料到这少女竟如此凶狠,正待拦截间,突听空中一声破响,紧接着一柄寒光熠熠的匕首从几人之间的缝隙插过,带着劲风扎入了少女身后的柱子里。

“谁?!”

那话却出自少女身后的房间,随着声音走出来的是一白衣素裹的人儿,脸上戴着一张金光闪闪的面具,做工之精细,远远望去竟与无瑕所戴无甚差别一般。

白炎见他所用所戴无一不仿照无瑕,说话声音气度更是相近,心头暗惊之间又多了几分恼怒,冷冷一笑后透出了一丝挑衅来:“听说这柳巷设的棋局无人能解,所以我们才来见识一番,还以为真如传闻所说,这小筑的主人心胸气度皆是不凡,谁知才遇到个丫头便如此蛮横刁钻,想来主人……也是一般。”

“我家丫头脾气不好,却也并非是故意刁难之人,各位既然来了,便不防进门一看,我这棋局每日归位,开头所设从未改变,你若能赢了我,滚下来的银两无瑕自当双手奉上,可若是输了……”那“无瑕”顿了片刻,面具之下的唇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来:“便要给我同等的银两,你可愿意?”

那话一完,南宫白泽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同等的银两?

听那些前来挑战过的人说,这棋局的赌注每日滚动,现在至少已有了几万两之多,莫说他们现在身上没带这么多,就算是带了,依小侯爷的棋艺恐怕也是白送的份。他俩心头暗忖,正想与白炎商议,岂料那厮竟已上前一步点头应道:“一言为定!”

“小——”南宫热河叫苦不迭的唤了一声,又生生给顿住了。他上下摸了摸衣兜,又与白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瞅准空隙去客栈去搬救兵,谁知白炎回身将他二人肩头一按,扬声道:“还不走?”

“可是——”

“走!”白炎不容分说将他二人一并拉入了屋内,随着三人脚步踏入,那房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了,而就在那一瞬间,白炎的唇角浮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左手无名指尖不知为何脱皮了,按在键盘上都痛,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今天是柒的生日,要跟皮蛋君去吃滋味蛋糕了,另外,再过两天就是轩城四周年,感谢一路有大家的陪伴,爱炎瑕,爱大家~r638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