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沧海变迁,唯情能困

小说:我的王爷宝贝作者:小红伞更新时间:2019-01-21 19:21字数:225884

  杨柳飘花,两岸间清幽淡雅。丝丝的冷梅熏香混着周边的淡淡花香,趁着薄雾如梦如幻如烟。。。

  起了薄薄淡雾的河面,一张带着白纱挽着珠帘的画舫缓缓行出。

  随着景致所感,一双纤白细腻的手指轻扶琴弦之上。

  白纱飘渺,一时迎风吹拂,玉白的桌子之上隐隐现出彩纹斑斓的酒壶和两只同一花色的酒杯。

  随着冷梅的熏香袅袅而起,十指终是起了动静。

  琴声缓缓幽幽,道出数不尽的欢愉与自在。

  一时如小儿戏水顽皮灵动,一时又似杨柳飘絮芊然柔溺。琴音悦耳,丝丝撩拨尽于心中境况。

  幽缓间透着强势,平静中带着激情。好似云雾中的星辰,闪烁不定却又耀眼至极。

  白玉桌上的两只酒杯,不知何时已到了两只修长而坚韧的手中。

  薄唇一压,香醇的美酒就这般进了口中。

  “桃花酒来桃花香,烟柳横波柳叶长。。。。。。好景美酒佳人赏。。。神仙莫不过如此而已”调笑的轻快嗓音让那波动琴弦的纤纤玉手戛然而止。

  而拿着另一只酒杯的黑衣男子也随声符合道“江湖快意恩仇,那能抵得。。。温柔”说罢豪气的一杯饮尽。

  这话一完,只见眼前多出一双雪白的玉足,往上看便看到一身短袖宽衣的雪绸白衣。

  一身纤腰被这宽大的雪衣遮拦得有些飘渺和。。。可爱。

  再往上看便是一双拿着两把短剑的白皙小手。剑身设计得很精巧也很华美,在这淡淡雾中隐隐透着尖利和寒气。修长的十指饱/满而柔嫩的握着剑柄,而剑尾还系着三个蓝、白、黑相交的蝴蝶梅花吊坠,看上去谐和而雅致却也不失灵气。

  两人看到这里,一个两眼微眯。一个皱起眉头。

  再再往上看时,只见那张粉红娇嫩的唇微噘,看上去显然有生气的征兆。再者便是那已经皱成一起的鼻子,小小的却又让人觉得无端生出可爱来。只是这一吸一吸的像是哭鼻子的前奏。

  轻风一起,如墨般的长发飘洒而开,弯长的睫毛下一双如星辰般的美目,此刻竟全是不满和逼迫。

  如此美的组合,如此美的容颜尽让看了多年的两人生生忘记动作,直到一声委屈的叫骂这才清醒。

  “说好了的,等宝宝们五岁,你们就带我闯荡江湖的,怎的现在又哄我,哼!两个没有良心的狐狸”

  蓝衣一扬,一双强劲的手就如灵蛇一般将说话的人带到怀中,抱在腿上。

  “可这五年期限到了么?”说着带着惩罚狠狠的咬了一口那噘起的红唇。

  本还一脸委屈的小脸被这一说有些微窘的红了脸,但还是理直气壮的回道

  “五年不到又怎么了,反正在谷里宝宝们也轮不到我碰,我一天就像小猪一样被你们养着顾着,哪都不能去,连下地也要你们抱着,我又不是宝宝,我不是孩子,我长大了,看看这手都胖成什么样了”说完孩子气的将多了些肉的手腕放到两人面前捏捏。

  两人一听,嘴角皆是带着柔和的上扬。

  “尘儿,外公和岳父他们只不过喜欢宝宝,再者因为你的身体所以才不让你碰宝宝,你这又何必,不气了,乖”

  “不行,你们得补偿我,得带我一起闯荡江湖,我现在宝宝被人霸占了,身体也全好了,还学了几样**夫,哼!不教训几个恶人,难消心头怒火。”小人说完气狠狠的站起用剑指着两人。

  一直未说话的黑衣男子,见爱人气得脸都红成一片,心中不忍,伸出长臂将人揽进怀里抱住。

  “不可任性,五年一过我们答应你的绝不食言”温柔宠溺的话语哪里还有以往平时的半点寒冷之意。

  “那我不要回百花谷,我们去炎国找白大哥他们好么?!”可怜的请求让两人心头一振。

  蓝衣男子一双桃花眼中全是怜惜,起身走到两人身边坐下,拉起一只手。

  “我知道你看着吃不着,可是你的身体不益出谷,乖,再忍忍”

  小人一听大大的瞪了一眼蓝衣男子哽咽道“四年多了,我连宝宝的身体都没碰到一下,只能看着,我才不要那些老头在我眼前显耀,哼!哼!你不去我和列去,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坏蛋,我今天就休了你”又狠狠的瞪了一眼男子后,眼中带着水气看着怀里的黑衣男子撒娇道

  “列~~~咱们去玩一下好不,只是几天而已”

  若是几年前,这一可怜模样早就让人心疼的立刻答应了,可偏偏撒娇的时间是现在。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怀中人儿的头发,脸色坚定道“不行”

  说完两手指立刻将那握着的两把剑夺过,刚要毁去就听怀中人威胁道

  “欧阳,你若毁了我这两宝贝,我立刻休了你”

  无法,看出爱人眼中的怒火,轻合双目,两手一扬,两柄短剑就这么刺进船舫顶端。

  白衣少年仰头看着两柄爱剑,心知自己是够不到拿不着了,心中一难受,立刻红了眼圈,哇的一声坐到船板上大哭了起来。

  两人见了,也只是摇头。

  “船板上有毛毯,应该不会着凉”蓝衣男子轻声说完复又躺回软椅继续为自己倒酒。

  “铃儿。。。哭多了,当心平姑姑不让你见光”黑衣男子说完继续闭目养神,而嘴边也没有停过的品尝着美酒。

  哭了半天的小人见两人无动于衷,心里那个委屈,那个愤怒。

  当下站起,将桌上的酒壶抢在手里,拔下酒壶盖,将壶嘴对着自己的唇,正准备喝光它们,可谁知壶内早就没有一滴酒了。

  水中“咣当”一声,接着船舫内一声怒吼传来。

  “你们这两个狐狸,我要休了你们~~~~~~~~~~~~~~~~~”

  怒吼声未停,便传来两声爽朗的大笑声。

  “要休也是五年期限满后,现在不可以”异口同声的说出,再次引来委屈的大哭声。

  凡尘三千惹人恼,沧海一粟唯情困。此生此世,只愿有你,只愿被你所困。

  ——————————

  一篇番外奉上,下午正文继续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