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岛主

小说:孤鬼闹市行作者:依树听雨声更新时间:2019-01-22 07:08字数:259362

  “说!怎么回事?”一个身穿白袍足蹬蟒靴的中年男子怒声问道。

  他的身前站着一男两女,男的正是赵森,两女则是秦媚儿和祝青无的师姐林青羽。旁边的软榻上歪躺着一个面无血色的年轻男子,生死不知,看模样,正是祝青无。

  “是我的错!”赵森坦言,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个遍,“我这只大狗,根本不听我的使唤,弄成这样,我也不想。”

  中年男子面色见缓:“此事不怪你,贤侄,是我的义子无礼在先,让你见笑了。都怪我太庞他了,这个小子,该受点教训。”

  “祝师哥不会有事吧?”秦媚儿满脸的担心。

  “放心吧,死不了。”中年男子没好气地瞪了眼软榻上的祝青无,又是心疼又是恼恨,“就是受了点反噬。”

  赵森摇头,这样子气息若有若无,压根不是受点反噬那么简单,不过他在别人的地盘把人家义子打成这样,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毕竟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大狗会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更没有想到的是大狗如此威猛,而那卖相极佳的小蛇却如此不堪一击,比沈心怡都不如,后者好歹能在大狗嘴里仅失一臂便逃出生天。哎,怎么一点挑战性都没有。赵森心头暗想。

  正想着呢,中年男子派人把赵森二人送到待客室,自己则从怀里掏出一颗蓝色药丸,左手扶起祝青无,右手将药丸塞入他口中,然后从眉心处透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火焰,绕着祝青无的身体来回旋转数周,这才停下。再看那祝青无虽说依旧昏睡,但是面色已然有红润的迹象。

  中年男子一声轻叹,来到待客室。正端着一碗冒着仙气的归灵汤往里面吹泡泡吹得不亦乐乎的赵森连忙放下手中玉碗,堆起满脸的悲痛与愧疚:“前辈,公子好些了吗?”

  “无妨”中年男子本名池啸鸥,是玄冰岛的大长老,“此次请二位来敝岛,原是为了一件公案,不知王主簿对二位可有提及?”

  “前辈,主簿大人身有要事,不得脱身,指派我二人前来,至于案情却不曾说起过,还望前辈明示。”秦媚儿款款说道。

  池啸鸥微愕,继而点头,“既然你们都不知情,那就随我来吧。我带你们看一样东西。”

  池啸鸥领着二人出了房门,左转右转,经过一座又一座春意盎然的园林,终于来到一处破落的小院。

  “外面冰天雪地,这岛上却四季如春,贵岛主好大手笔。”赵森看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赞叹道。

  池啸鸥听到岛主二字,眉头微微皱起,一抬手:“二位请进。”

  二人对视一眼,抬脚进了敞开的大门。来到小院里,只见墙上的蛛网已然爬得到处都是,门前的两株不知名的异树也已枯干,院内一层层厚厚的落叶。向右转头,一间房门大开,地面上赫然躺着一具尸骨,上面蒙着一层薄薄的冰雪,肉身已经全部腐烂,只余根根白骨。

  “二位,这,就是我们岛主,祝一魔。”池啸鸥面露愁容,“他闭关十年,三日前发现被害,我们查不出真凶,只好求助刀马司的能人,捉住凶手,为岛主报仇。”

  赵森从怀中掏出那把刻着游龙的金色柳叶刀,走上前去,拨开尸体上的冰雪,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气透过金刀刺入他的身体。赵森一个冷颤,金刀之上现出一道暖意,瞬间将寒气抵消掉。虽然脱离了危险,但赵森身上的衣服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身体一抖动就往下掉着碎冰碴。

  看着赵森被寒气冻得狼狈不堪的样子,池啸鸥眉头又是一皱,显然对于这个粗手粗脚的年轻人的十分不满意。他心头暗忖:我玄冰岛与刀马司素来交好,今日如此大事,却派了个毛头小子来主事,这王觉,未免太不知事。

  “是谁发现的岛主尸体?”赵森往手上呵着热气,仔细观察着尸骨。

  “我发现的。”池啸鸥沉声说道:“三日前,并不是岛主出关之日,但我却发现灵院的冰魔树莫名其妙地全部死掉了,于是我赶来查看,发现院门大开,岛主正躺在地上,浑身冰雪,只是肉身尚未腐坏。”

  “尚未腐坏?”赵森看着已经一点肉丝都没剩下的惨白骨头,弱弱地反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就那样慢慢地化为了白骨......”池啸鸥缓缓回忆着,他的脸上现出挣扎之色:“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被人谋害的,因为能做到以这种形式化肉脱骨的,只有北邙派的鬼修!可我们与北邙素不来往,世代没有瓜葛,他们怎么会无故害死我们岛主!”

  “又是北邙派”赵森暗道。

  “我一路走来,看到好多院子,可里面好像都没有什么人的样子,你们岛上的人都哪里去了?平时也这么冷清吗?”秦媚儿突然问道。

  “三弟带着一多半弟子,跑北邙派算帐去了!”池啸鸥叹道,“他那个爆脾气,法力高强,在弟子中间很有威信,他说报仇,我也拦不住他。”

  “那北邙派怎么说?”赵森问道。

  “他们不承认,开了守山大阵缩在里面,正派人跟三弟交涉呢。”池啸鸥说道。

  “当然不能承认!”就在这时,一声阴冷的尖叫传到三人耳边,小院之中,落下一位老者,一头黑发垂在肩头,双眼如勾,面白如纸,手中拄着一根骨杖,对着三人一拱手:“北邙派青冥散人特来拜访,不请自来,多有打扰。”

  池啸鸥一声冷笑:“原来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青冥妖道,你来此何事?”

  青冥散人不以为忤:“何为正,何为邪?只不过所修法术不同,不入你眼就是魔,堂堂‘玄冰一池’,未免让人失望啊”

  “少废话,没请你来,为何在此?我大哥是不是你所害?”池啸鸥冷声说道,掌心青雾渐起,寒芒陡生,一道淡淡的凤鸣之音突然传出,直入青冥散人耳中。

  青冥散人手中骨杖左右连摆,一口鬼火从杖头喷出,将那金戈之音化解掉,口中赞道:“不错,这手凤鹤双鸣玩得不赖!”

  池啸鸥冷哼一声,不再理他,对于青冥散人能够如此轻易地化去自己的试探一击,池啸鸥心中也生出些许诧异,果然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鬼。他的眼中现出忌惮之色。

  赵森拱手问道:“二位前辈,见多识广,可否让我问一句。”

  “你说!”青冥散人冷冽的眼神看了过来。

  “以青冥前辈之意,死者,啊不,祝岛主,是死于何人之手?”赵森问道。

  池啸鸥微怔,看了眼赵森,然后紧紧盯住了青冥散人,只要他敢撒谎,就当场将之擒下。

  青冥散人看了看地上的尸骨,闭上眼睛使劲嗅了嗅空气之中的味道,然后铿锵有力地说道:“祝岛主,是死于练功走火入魔,跟我们北邙派没有丁点关系!”

  “胡说!你找死!”池啸鸥大怒,掌中怒焰大起,化为一只吞天巨鲸,直扑对方而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