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朝阳》大四篇(9)

小说:迷失的朝阳作者:展红云更新时间:2019-01-20 11:53字数:146259

    苏萌找工作还是很简单的,就他那成绩单,一拿出来,都是九十多分,很多招聘单位当场就拍板要他,一些单位为了能够留住他,甚至都答应帮他解决个人问题。苏萌拿了好几个offer了,但是他挑三拣四的,最终也没有决定去哪里。教主的工作还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有一次,教主和苏萌一起去了一家单位面试,他们两个对那家单位印象还都不错,都想去那家单位工作,而且他们两个一起还相互有个照应,结果苏萌顺利通过了面试,教主被刷了。苏萌一个人去那里工作的话,有点孤单,就不愿意去了,他跟单位说了一下,单位也不愿意放弃苏萌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最后单位同意接纳教主,就类似买一送一的活动一样,教主的工作问题就是这么解决的,他们的工资也不是很高,实习期大概一个月两千八,包住不包吃,这么算下来一个月剩下来也没有多少了,买房、买车、结婚那就只能是幻想了。况且现在房价高的异常离谱,动辄十万、一百多万的,在我们眼里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们就是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就是这么低的实习期工资,转正之后,工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我们还必须得勤勤恳恳的工作,一刻不得懈怠,这么努力的工作却得不到任何回报,我不禁想问,我们的劳动成果到底去哪里了?我们的工作到底有没有回报?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大学生活一点前途也没有。

  我们专业的工资算是最低的,据我所知,核专业的工资是最高的,其次就是电气、电信、软件、计算机等专业,他们的工资经常能够达到五六千,如果是研究生还能够达到八千。我们同一个学校,只是专业不同,工资就有这么大的差别,我就感觉有点不公平,他们也就是比我们多学了几门专业课而已,为什么就可以比我们多拿一倍的薪水?

  整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们也弄不懂,也没法改变,只能去适应它。都快毕业了,小强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学院里面的老师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就推荐小强去了XX水电站工作了,就跟胡core大学刚刚毕业的工作一个性质。

  大家的毕业设计都在紧张的进行当中,徐志军的毕设做的是一团糟,最后他的导师看不下去,亲自出手替他写的毕业设计。其余的同学都是自己踏踏实实的做毕设,我的毕业设计也做了很多东西。最后毕设答辩也很简单,那就是走走过场。毕设答辩结束,我们的大学生活就差不多结束了。

  接下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聚会,我们班的散伙饭是在苏福记进行的。班聚的时候,我们都喝了好多酒,很快我就感觉胃中翻腾,我去厕所中吐了一次,回来接着喝。教主也不行了,也打算去厕所,我好心提醒道:“你还是别去了吧,刚有人吐了,太恶心了。”不过教主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看他那个样子肯定是醉的不轻,如果他一个人去,我还真的有点不放心,我赶紧让包大勇过去扶他,以免他趁着喝醉酒神志不清去女厕所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班聚之后不久,我们学校进行了毕业典礼,我们排队到主席台上跟校长以及副校长合影留念,欢乐的气氛洋溢在整个大厅。徐志军还有好多课没有通过,他的学分不够,当然也不能正常毕业,他也没有资格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典礼结束之后,我们宿舍的哥们一起到校园里面拍照留念,我们穿着一袭黑色的学士服,带一顶正方形的学士帽,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独特的身影。

  之后就是准备回家了,我们把能卖的东西都给卖了,把舍不得卖的东西都打包邮寄回家。然后一张车票,依依不舍的离开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苏萌是全班第一个走的,他走的时候,我到他们寝室帮他整理东西,想起大学四年的生活,他情不自禁的哭了,还说了好多话,什么“舍不得同学”之类的,他还说他的考研太惨了。这也是我第二次见到苏萌哭,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发自内心的哭,你能想象的出来是什么样子吗?

  苏萌在宿舍偷偷哭了好长时间,离别的时间到了,他还是擦干了眼泪。我们去送他,他还是装着很高兴的样子,跟平常一样和同学相互开着玩笑,我们一路直接把他送到了火车上,然后他笑着和我们就这样分别了。但是我知道,他走了之后,肯定会哭的,他只是不想在我们面前哭而已。我想为了跟电影电视剧上面的情节保持一致,我们应该跟着火车跑起来,然后火车逐渐提速,我们渐渐分开,分开的时候,苏萌可以来一句“我会想念你们的”。可是西安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不允许我们那么干,我们一行人等只好在站台上,眼睁睁的看着列车远去。

  我是寝室里面最早一个走的,走的前一天,我跟姗姗最后一次逛了校园,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分离,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准备,对于将来的生活,我也没有打算,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只是想把这次约会当做和姗姗的一次普通的约会,可是我做不到。我很后悔我当初的考研选择,也许只有分离了,才知道拥有的价值。

  晚上我们寝室的哥们一起去南门吃烧烤,喝啤酒,我们四个人干掉了五匝啤酒。回来之后,我们几个神奇般的竟然还可以说话,晚上,我们趁着酒醉说了好多好多话。都快毕业了,他们几个人还没有忘记打击我。

  包大勇:“你说你整个大学期间都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还挂了两门课,大学各科成绩都很烂,基本上都是六七十分,八十分以上的就不多,你说就你这个挫样,怎么还能考浙江XX大学呢?这真是老天瞎了眼,才让你捡了一个大便宜去XX大学。”

  教主:“还有,我觉得吧小红长的也很挫,智商属于比弱智的稍微低那么一点点,素质相当低下,还特别喜欢骂人,还没钱,你说姗姗她怎么就会看上你了呢,我是怎么也想不通。”

  我:“你们这么说的我好像是一无是处。”

  小强:“也不是了,你还会打CS,想当年的水平还挺高的。”

  我:“哎,雪中风暴,已经成为了历史了。”

  教主:“我还记得,小红大一刚来学校就向我借201卡,当时我就想,这家伙也忒实在了吧。”

  我:“看你那小气劲,真是个奸商,过来这么多年还记得,不就是五毛钱事嘛。”

  包大勇:“别提钱,一提就俗了。”

  教主:“说说大学的收获吧。”

  我:“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你先说说你的收获吧。”

  教主:“我也说不上来。”

  包大勇:“我来替你说吧,我觉得教主做生意挺牛逼的,很有生意头脑。”

  我:“那我呢,你也实事求是的夸一下!”

  包大勇:“还夸一下,刚才不是说了嘛,什么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吃喝嫖赌、**嫖娼,反正是无恶不作。”

  我:“恶贼,你个死包黑子,我他妈的都快滚蛋的人了,你也不会说点好听的?”

  包大勇:“你可以叫我包黑子,但是不可以叫我死包黑子。”

  教主:“以后你想让人家那么叫你都没有机会了。”

  小强:“哎。”

  三人齐声:“读书人一声长叹啊!”

  我:“对了,以后也不知道我们四个人还能不能见面了。”

  小强:“说什么呢,搞得你马上就要挂了一样。”

  教主:“我们以后肯定会见面的。”

  包大勇:“我们两个见面还是比较方便的,你只要吱一声,我们都是潍坊的,想见个面还不容易?”

  小强:“对了,明天小红走的时候,可坚决不能哭的!”

  教主:“为什么不能哭啊?一定要哭,而且要哭的声音大一些,好歹配合一下气氛嘛!”

  小强:“说的也是,你说我们这么一大帮人去送你,你高兴的跟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就那样笑着走了,也不大像样。”

  我:“如果哭不出来怎么办?”

  包大勇:“还哭不出来,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完全是不把我们这些哥们当回事嘛,兄弟们,扁他!”

  第二天,我把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整理好,就准备和包大勇一起奔火车站。好多同学都过来送我了,古明也来了,罗胜还开玩笑:“我来是送小红的,不是送包黑子的,就是送也送不走,开学的时候,他还得屁颠屁颠的回来。”

  包大勇:“我有那么无耻吗?”

  我:“我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有。”

  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开开玩笑,一路到了火车站,我总感觉他们好像在演戏,我们同学分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总是捡那些最开心、最幽默的段子讲,没有人提“离别”这个词,大家都在刻意的回避。也许,事情应该有个完美的收场,作为同学,他们只是想看到我高高兴兴的离开学校,离开西安。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特别想哭,泪水猛然就涌到了眼角,我不想破坏现在这个平静的气氛,我背过身去,偷偷用袖子的衣角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再回过头来,我依然强颜欢笑。细心的姗姗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在火车站广场,我们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然后我们检票进站,在候车室度过了最后的时刻,然后检票上车。同学们直接把我送到了列车上,然后他们下车,隔着列车的窗子,他们说了一些祝福的话,我听着就感觉心里在滴血。列车缓缓开动,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这么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现在的同学、铁哥们,我感觉我就像是失去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再见了,同学们!再见了,美丽的XX大学!

  火车快速的前进着,我又回想起了难忘的大学生活,我努力的整理者我的记忆,漂亮的梧桐大道、肥肥可爱的猫咪、叽叽喳喳的麻雀和乌鸦、漂亮的东西花园、羽毛球场地、主楼的水、图书的四楼自习室和期刊阅览室、小豆花的早餐、自习室、可爱可敬的老师、同学,我还想起了大学干的那些光彩和不光彩的事情,勤奋的考前突击、一起去蓝精灵上网(现在网吧已经被封了)、去南门吃烧烤喝啤酒、醉酒之后的窘态……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