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秦猫·孟鱼篇(完)

小说:纯阳作者:SISIMO更新时间:2019-01-18 02:59字数:337281

“碧叶仙君又来找银雪仙君了?”

“是啊,听闻银雪仙君要纳小侍了呢!”

“咦,不过是个小侍罢了,怎会连碧叶仙君都亲自来了?”

“听说这位身份可是不寻常,原是碧叶仙君的师兄呢,自己本身修为也是极高的……”

“……”

“……”

孟锦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听着下方窃窃私语的八卦,不禁有些疑惑,这听上去怎么有些不对劲啊,叶妤还有第二个师兄?

沉思了一会儿,他身形一动,就在屋顶上彻底消失了。

叶妤到雪盏地盘上的消息是真的,与秦夙夷有关也是真的,秦夙夷的店终于开到天虹界了,这人不知为何,在这方面就是有独到的天赋,在人间之时被斯年搅得没时间发展,到了天界,总算是如愿以偿。

“孟锦!”叶妤笑眯眯地走过来,不顾孟锦的抗拒抱了他一把,“哎呀,小鲤鱼你又肥了!”

每次叶妤用这种几乎称得上不怀好意的口吻说话,孟锦都要寒一下,摸了摸腰上的肉,“……日子过得太舒坦,确实比以往要胖了一些。”

想当初他和秦夙夷在那些洞府里摸爬滚打,最瘦的时候几乎就剩下一把骨头,孟锦这人吧比较奇怪,瘦起来极快,胖起来也容易,稍稍吃些苦就容易显得憔悴,飞速得瘦下来,以致他和秦夙夷最苦的那几年,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瘦得可怜,如今安逸了,肉也便渐渐长了回来。

“胖一些好。”秦夙夷一身素色锦袍,黑发如墨眸若星辰,往门口一站不少来往的女仙眼睛即刻亮了。

明明不论是君清明还是斯年都是极好看的男子,哪怕是叶妤身边的叶小夏,都英俊雍容,却偏生通身透着一种不易接近的冷凝,是以反倒是秦夙夷这种风流俊俏桃花目最容易招惹情债,世人女子看皮相,少有不爱这种一笑乱人心的男人。

叶妤斜眼看过来,微笑着说,“师兄啊,听闻麓霞仙君之女乃是你红颜知己?”

咦?

孟锦睁大了眼睛。

“又有艳名传遍雾霭山的明玉仙子叹息道,心中惟有一人,愿能长相厮守,所形容男子可真是同你十分相似啊……”连雪盏都来插一脚,笑吟吟地开口。

咦咦?

“骊原门掌门之女洛仙子声称非夙夷金仙不嫁,师兄呐,这世上没有第二个夙夷金仙吧?”

咦咦咦?

“哦,对了,我绿碧的第一管事弥盈仙子也曾向我打探过秦老板你可有仙侣呢!”

咦咦咦咦?

……

……

叶妤与雪盏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端的是妙语连珠,语中带笑,一时引得周边诸人忍不住不时朝这边看来。

她二人皆不是容貌倾城的女子,这日到秦夙夷店中来,虽身为仙君却并未穿得隆重,甚至连修为都刻意掩下,瞧着便似是寻常女仙。叶妤一身翠绿鹅黄,容颜清秀,只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好看极了,雪盏仍是白衣白裙,衬得一张娃娃脸愈加雪白稚嫩,瞧着十二分的可人。

哪怕掩饰了修为,两人那种绝不寻常的气质却无法掩饰,即便穿着再简单,瞧着仍是卓尔不凡,一举一动都优美非常。

秦夙夷狠狠瞪了叶妤一眼,看看,连雪盏都被师妹带坏了!世上果然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好不容易过些安生日子,这俩惯会装的混蛋又来闹腾!

“这些女子生得是何模样我都记不清了!顶多也只见过两三面——”他指了指孟锦,没好气道:“几乎见她们的时候孟锦可都在场呢,真是不知所谓!”

叶妤笑得灿烂,她当然知道师兄是个怎样的人,旁观者清,若是她站在秦夙夷身边的位置,或许会被这些表象所欺,如今只不过旁观,才知道秦夙夷实在冤枉,莫说他从未与这些女子有什么私下的往来,多半只是多说了两句话,开门做生意,总是要笑脸迎人的,奈何秦夙夷这家伙,笑起来杀伤力太大,尤其是对那些本就怀春的女子。

可女子一旦相信了男人对自己有情,却容易陷入臆想之中,哪怕是这些女仙,怕是还没有她前世里那些现代独立自强的女子来得清醒成熟。

师兄并不是蠢人,于感情上却偏生口拙,他如今和小鲤鱼在一起,也不想想这些流言若是传到小鲤鱼的耳中可怎么办,若不逼一逼师兄,怕是他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解释这回事。

认识小鲤鱼也不是一年两年,这呆头鱼许是比师兄还笨拙,若是生出不快,这俩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叶妤才想索性挑明了开口,也好让小鲤鱼放心,师兄这人稍稍指一下就能开窍,看这样子,已经有些了悟。

孟锦则是茫然地看过来,瞧了瞧秦夙夷,又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叶妤和雪盏,“是啊,我都在呢。”结果,就吐出这么几个字来,一双眼睛清凌凌的,半点没有阴霾,甚至连丁点儿怀疑都瞧不见。

秦夙夷顿时笑了,笑得眉眼弯弯说不出的欢畅。

叶妤一敲额头,真是白担心了!

她还真没想到小鲤鱼能呆到这种程度!

唔,倒也不是不好,师兄这副皮相是天生的,总不能让他划花了脸过日子,这容易招桃花也不是他愿意的,有些人天生就有桃花运和女人缘,如果碰上一个多疑的,师兄绝对没法过下去,还不得天天蒙着脸不见人才好。

反倒是小鲤鱼这样的,万事不过眼,心思通透单纯,从不纠结多想的与师兄才是绝配呢!

这边正说着话,那边一道骄纵的声音响起,“你们是什么人?!”

叶妤挑起眉,和雪盏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朝那边看去,来人是个容貌艳丽的女仙,身上那条红裙仿若烈火燃烧,一尾凤凰展翅于裙摆之上,栩栩如生翩然欲飞。

嗯,她立刻认出了这条裙子出自清欢的手笔,属性虽然算是不错却并不顶尖,价格却实在是高得骇人,也只有这等爱美的女仙会为了一条裙子砸下大笔财富。

“你又是谁?”雪盏敛了笑容,淡淡问道。多年身居高位,她几乎无需露出什么表情,就有了不威自怒的气场,那红衣女仙气息一窒,这火竟是发不出来。

于是,当她委屈地看向秦夙夷,一双妙目盈盈欲泪,“夙夷哥哥……”

那肉麻的口吻让在场的人齐齐打了个哆嗦。

叶妤扶额,这叫什么,说什么来什么……

秦夙夷皱眉,“仙子,您是哪位?”

……

……

……

孟锦看出来了,秦夙夷没开玩笑,他是真的没想起她是谁。他努力回想了一会儿,记得似乎在很久前见过她一面,不过那时这位看着好似没有这么成熟,还是个小姑娘模样,却不知是几年前了。

红裙女仙一噎,顿时表情就有些扭曲,即刻有些恼羞成怒道:“我是谁哪里是你们这些人配知道的!识相的还不快滚!”

这火却不是对秦夙夷发的,而是对叶妤和雪盏。

这回连叶妤脸上的笑容也敛去了。

雪盏轻轻一笑,“真是许多年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了。”口吻十分感叹,岁月如梭,竟是一晃就已过去那么多年。

红裙女仙却愈发嚣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银雪仙君知不知道……”

孟锦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瞥了一眼秦夙夷要笑不笑的神情,知道他大概憋笑憋得很辛苦。那什么,姑娘,要拿谁的名头撑腰的时候最好先确认一下这人在不在你的眼前啊……

“哦?”叶妤也来了兴致,“不知仙子是银雪仙君的哪一位?”

红裙女仙洋洋得意道:“我兄长正是银雪仙君的仙侣!现在可知道了?想在天虹界混下去,还不赶紧——”

“丹姬!”

叶妤抬头,看到从对街走来的高大男子,这仙界就没有多少难看的人,可即便是在这俊男美女满地跑的仙界,这位仍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一身气质说不出的风雅怡人,雍容飘渺。

单以容貌论,可以同清欢清明他们媲美,若论品行,哼,还是算了吧!哪怕看上去再如何仙骨不凡不食人间烟火,到底还是个不知所谓的蠢人。

“我道是谁,原来是银雪仙君的仙侣崇明啊。”叶妤的口吻说不出的讽刺。

那丹姬还待嚣张,却被崇明一个仙诀直接定在了原地,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崇明,还真是好久不见。”雪盏口吻淡漠。

崇明从来风光霁月的神情到底带上了几分尴尬,叹了口气道:“丹姬昔日被父亲宠坏,还望你不要责怪。”

雪盏浅笑不语。

丹姬这才猜到雪盏的身份,立即愣在原地,眼里的火气飞快褪去,只剩下一抹后怕的畏惧。

这便是仙界与人界的不同了,雪盏身为仙君,哪怕一挥手要了丹姬的性命,也是她挑衅在先,哪怕是她的兄长崇明都说不出什么,实力决定地位,丹姬是不够聪明,却还不是那么蠢。这四周看到这一幕的人着实不少,连恨都无从恨起。

崇明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权利说这句话,于是慢慢垂下头去,这些日子,到底和往日不同了,父亲的身体一日比一日更坏,他的眼中世界,终究不能永远是那不染尘埃的白雪,虽身居仙界,俗世之中的爱憎欲望却仍纠缠于人的心底。

他知道自己曾耻笑雪盏的俗,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才是最俗的那个,俗到做了那么多年的井底之蛙。

那些昔日的清高,最终不过是一场笑话,他这才知道,之所以自己能过得那么逍遥,竟很大部分都是仰仗了雪盏的势,这个他真心喜欢过后又与之决裂的女子,哪怕多年不见,却在他的生活之中无处不在。

到如今,他与她不过只剩下这样冰霜般的漠然。

崇明的唇齿间有些发苦,很多事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越是念着她,越是鄙夷自己怎么还牵挂那样一个满腹算计的女子,就越是——鄙薄她。

从开始到后来,加诸在她身上的种种非议耻笑,不过是他为了掩饰那种念念不忘的情感罢了,仿佛将她贬低得一文不值,便可彻底将她遗忘,否则以他的性子,何必这么刻薄地对待一个女子?哪怕她再如何阴险毒辣,又关他何事。

越是在乎,便越是无措,越是进退失据。

再后来,便是出于羞愧,再也无颜见她罢了。

崇明其实不是那么坏的男人,他几乎连弱小的飞虫都不忍伤害,这世上他唯一伤害过的,便是面前的女子。

“我原也要找你,刚好你来了。”雪盏忽然开口。

崇明眼眸一亮,微笑道:“不知所为何事?”

雪盏将一方绢帛递给崇明,“这是昔日你我的婚书。”

崇明浑身一僵,顿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如今我退还了婚书,你我的婚事便作罢吧,仙侣仙侣,既不成侣,何必互相耽误。”

崇明垂眸,竟然找不出一句反驳的借口。

“更何况,我如今已有相伴之人,若你有时间,不妨留下喝一杯喜酒。”

“……好……”

叶妤看着崇明神思恍惚的模样,不禁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待得崇明带着丹姬离开,孟锦才一拍手,“哎呀,差点忘了,之前听到雪盏要纳秦夙夷做小侍呀,我回来明明是因为这事来着!”

……

……

……

第一个恼羞成怒的是秦夙夷,“胡说八道些什么!”

孟锦瞪着眼睛,“又不是我说的,冲我发什么火!”

“那你也别听风就是雨!”

“哪里有听风就是雨,明明是我亲耳听到的!”

“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哦,是这样吗?”

“哦什么哦!雪盏不就在这里,你不会问啊!”

“雪盏,是真的吗?”

“……你个白痴,还真问!”

“不是你让我问的?”

“孟、锦!”

“……”

“……”

叶妤简直笑得打跌,看来她还是乐观得太早了一些,人家女人闹上门来都不信,反而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荒唐流言信以为真,孟锦你要不要这么蠢!

雪盏倒还是一派云淡风轻,脸上带笑道:“看,他来了。郑重说明,我可不是纳小侍,他是我的仙侣。”

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街道那头,孟锦瞪大眼,“咦,这——”这分明不是一个男仙,而是一名妖仙!而且是一名等阶不怎么高的妖仙……

咦,等一下,怎么这么眼熟!

来人十分英俊,面部轮廓极深,有着同人类不尽相同的悍勇桀骜,离得这么远都可感觉到此人身上的凶戾凛冽。

但靠近,见到雪盏之后,却笑得如此柔和。

“伏麟,好久不见。”秦夙夷笑了。

孟锦了悟。

啊,是当年那个在妖界总是跟在他们身边的狼妖伏麟啊。

叶妤也笑。

因为他们知道,狼对伴侣,从一而终,以忠诚闻名。

这才是雪盏的幸福。

孟锦抓住秦夙夷的手,见他朝自己看来,一双眼睛蕴着笑意。

顿时觉得自己的生活也是不赖,有人相伴,实际上也挺幸福。

“又来了?”秦夙夷悄声问。

孟锦恼羞成怒,原本并未情起,却因秦夙夷这一句暧昧的问话,顿时身体立刻有了反应。

他恨这该死的敏感!

做什么龙呀,明明身为鱼更幸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