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纵马扬鞭(三)

小说:上学记作者:窗下读书人更新时间:2019-01-20 11:04字数:117462

刘志看了看小文的脸,虽然在生气,但是其娇俏的玉容却还是流露出动人的姿色,其微红的面颊还是显露着佳人的秀色,禁不住上去亲了一口。小文的脸顿时由白转红由从冷变热,倒害羞地笑着伸手去打了刘志一拳,又止不住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宛如受了爸爸夸奖的小女孩一般激动又兴奋,倒拉扯了刘志的衣服半天仿佛要脱掉似的用力地拽。 刘志又想了想道:“好奇怪,这几天穿的都是你们这里的衣服,怎么感觉有点?”刘志故意不将话说完,以此勾起小文刚刚探头刚刚出头刚刚伸头刚刚露头的好奇心。

“有点什么?”小文星星一般的眼睛盯着刘志月亮一般弯曲的嘴。

“有点不太适应。”

小文听完刘志说罢,不禁又笑,对着刘志的嘴靠近的自己的小嘴在半中间迟疑了半晌,二人都如失忆一般呆住了。

刘志就对小文道:“你知道我是谁吗?”神情俨如不明飞行物所带来的外星人一般。

小文道:“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说嘛,我会认真听的。”说完,小文显出准备听一个发生在天边的一个古老的故事或者起源于海边一个遥远的传说一般静静地看着刘志。

刘志道:“我有时怀疑现在的生活是我以前生活所做的一个梦,我有时又怀疑以前的生活是我现在生活所做的一个梦,总之已经全部乱了,就仿佛掉进水里面却不晓得究竟是井底还是云边。”

小文却道:“不必去想太多的,即使你真的回到你以前的生活,你就一定会快乐吗?你怎么知道其实你的假设一定就不是你为了逃避现实的自欺?我去帮你找那个小静吧,不过找到她以后怎么说呢,你有什么话要我转交给她?”小文的神情却令刘志很不放心,刘志总感觉小文似乎从偷偷摸摸的抢劫犯改行成为了正大光明的小偷。

刘志看着暂时被锅盖盖住的翻腾的热水一边就说道:“这个,那个……”

小文就笑了:“你数星星呢?”笑时却心想刘志定是在思考当着自己的面怎么样巧妙或高妙地让自己蒙在鼓里盖在被里地避开自己。

刘志只好看着手中得如老教师一本正经板着的脸或小学生假装正经瞒着的脸一般方正的玉玺一边笑道:“你就告诉她我已经找到回家的办法了,让她等我。”

“真的找到了?”小文紧张的脸如同绷紧的弦或张开的箭。

“是。”刘志坚定的语气仿佛一面昂头挺胸摆手抬脚的雕像。

小文听完,又苦口婆心费尽唇舌地叮嘱刘志把玉玺藏好,这才放心安心。

刘志等小文走后,又如同数学家研究怎么样才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是有头有尾而不是太监或文学家研究红楼梦是如何变成有上没下的太监一般呆看了那个玉玺半天,突然觉得这个玉玺似乎过于弱小了,在自己记不太清想不太全的印象中,玉玺应该是雄鹰一般挺立公鸡一般威武的,这块玉玺却怎么看都像个女子,一点没有帝王气概。

刘志不想回去,倒看准这草场的僻静之处躲到那里,冷静沉静地看着已放到口袋中的玉玺,路人远远的看着他,用着怜悯的目光如看着一个无家可归却遮遮掩掩的乞丐。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一个细如丝甜如蜜的声音似乎从梦中的天边传了过来。

刘志一不留神被人踹了一脚或眼中抖然之间吹进了沙子似的瞬间不知所措,汗也如同已经烧开的水突然被掀了盖一般冒了出来,抬头看了那人,却是萧雨。

萧雨笑道:“看你吓成什么样子了。”刘志从萧雨眼中只看到自己仿佛被吓跑到空中的飞机一般渺小,然后随着萧雨的一眨眼却又没了。萧雨却满脸笑容,发现了传说中的宝藏或创作中的灵感一般兴奋。刘志装作寒冷的模样裹紧了衣服,趁机将玉玺往里面藏,一边傻笑着对萧雨道:“是挺吓人的,不过没有吓我一跳,倒吓我一抖。”可惜那刘志毕竟心虚,倒宛如影牒中的演员先“呵呵”后“嘿嘿”地笑正为自己的演技洋洋得意却被外边手拿遥控器的观众突然暂停了一般定了住的尴尬。

萧雨就笑问:“你想什么呢?在我面前还要藏东西?你可知道我和小文一样都是小偷呢?”坦诚得像老实交待的罪犯或目击现场的证人。

刘志听说,就不好再瞒,笑着要将玉玺拿出,萧雨反而却抓住了刘志的胳膊笑道:“跟你说着玩呢,既是你和小文的秘密,何必让我这个外人掺和?”刘志只好作罢,却总觉得萧雨抓住自己的手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以及说不出道不得的亲密。

刘志为了转移玉玺的话题,却转过脸对着萧雨笑道:“萧衍是你哥哥是吗?”

萧雨如在半途中突遭磅礴大雨袭击的旅客或夜里不小心一脚踩进了河里的行者一般惊道:“你怎么知道?”

刘志见萧雨上当,忙摸扫把一般摸了摸自己下巴下面刚刚露头的胡须:“你们的姓都是萧,这还不简单?”

萧雨却摇了摇头道:“你哄我是吧?”一边又葡萄藤一般往上更加缠住了刘志的胳膊,要刘志说实话。

刘志却笑道:“不说这个吧。说到姓,我又想起另外一个事情,我怎么总觉得你们的名字和姓都比较奇怪,比如小林和小周明明他们是姓林和周为什么不直呼其姓名而非要在名字前面加个‘小’字呢?也许你说他们的身份高贵吧,那么小文什么身份也没有为什么名字前也有个‘小’字呢?但是我们把‘萧’和‘小’放在一起我们就会发现了,原来这两个字的音是相似的,这就说明,你们的名字都是被一个人故意起出来的,方便记忆,就仿佛我们那里古代师傅收徒弟都会让他们名字中重合一个带有辈份的字一样。是不是?”

萧雨点了头,却显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见刘志又望自己,忙天真地笑了,把刘志当作岸边一般如一朵花映在水中,显出早已忘记了前生的事情的样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