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雨夜寒烟陌,狼舞

小说:穿越完美世界作者:秋夜听雨更新时间:2018-12-09 22:02字数:367773

我抱着铁剑,因为不习惯俯视别人,便蹲在狼妖面前,问他:“你……有多的衣服吗?用这几个朱果跟你换……”虽然很唐突,但我还是扯扯自己快变成布条衣服,有些期待的看着狼妖。妖怪的衣服虽然多数是自己皮毛变的,但也有例外的吧。特别是眼前的这位,修为都快渡劫了,肯定有收藏! 狼妖的耳朵晃了晃,毛茸茸的,让我有想捏的冲动。强制自己把眼神转悠到狼妖脸上,见他的眼珠往边上瞟。

顺着他眼神看过去,角落里堆着些箱子。

果然有!我起身走到角落,打开一个木箱。

……00

亮闪闪的珠宝,真刺眼。不过不是衣服,拿了没用,搬开。打开第二个,乱七八糟的练器材料,还有些是仙品,竟然还有大块凤凰木?对修真者来说,很贵重的材料了。瞟了眼狼妖,见他闭目打坐,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偷拿一般。

抿抿嘴,轻手轻脚关掉箱子,把它搬一边。没乾坤袋等装东西的法宝,我拿了也带不出去,反正他的老家在这里,等到时候了再来拿。

再打开最大的一个,这次对了,全部是衣服。以深色系居多,而且都很华丽,布料的质量也很好。挑挑拣拣拿了三套黑色的,摸到地下还有一块天蚕布,毫不客气拿它当包裹,把衣服包起来绑背上。

在胸口打个结实的结,解决了衣服问题,不用当野人了!看了眼被自己翻得乱糟糟衣箱,扬剑一磕把它关上。不想打搅到他疗伤,我踮着脚尖来到门边,回头望望自己将来的仓库,转身的刹那似乎从猛地睁开的狼眼里看到了笑意。出了石门,找到机关将门关上。

“再见。”我的藏宝室,我会回来的。

握着铁剑往通道口窜去,最难的一关已经过了,接下来,冲!

才到洞口就听到成群的狼嚎,冲出来看到越来越多的狼群,咬牙往林子里跑。好在‘凌波微步’有用,我从狼群的头顶踏过,渐渐离远。这种速度狼应该跟不上来吧?使劲跳跃了一气,我在树梢顿住回头望……

“嗷……”

凄厉的狼嚎在耳边响起,我借着树枝弹力向前一跃,往远处的树上跳去。该死!竟然还有快成妖的狼头领!心里一阵发苦,笨!当初怎么没跟狼妖要个信物。

内力运转到极致,脚下生风的在树梢飞跃。本来还以为进了森林往树上一跳狼群就没办法,没想到还有会爬树会在树顶跳跃的狼。

肩膀上一痛。就是此时,回首铁剑斜斜一削,剑划到肉的声响响过,然后巨大的一声‘砰’响。看着失去前爪掉落下去的灰狼,我咬牙,解决一只。

深呼吸,提剑至胸前,面对后面追来的两只狼头领,踏着松涛迎上去。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吟着剑歌上前,朝扑过来的狼刺去。劈、撩、刺……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解决你们。”

“砰!砰!”

两具狼尸掉下树,我满意的拍拍手,然后手搭凉棚往前看。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连忙火烧屁股向林子跑。

“妈妈咪啊!我不陪你们玩了……”

身后怕不只有百来头灰色、白色狼头领,踏着树梢往这边赶。这次真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耍帅,早知道一股脑向前跑,说不定已经摆脱它们这些野兽……

天空开始淅淅沥沥下雨,淋在受伤的肩膀上又是阵痛。身后隐约可以听见狼嚎,追上来了。我咬紧牙关潜入树下,在枝叶间窜行,让人想到以前某个岛国的动画片,什么忍者之类。

在这个关头还能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很佩服自己。

身后传来沙沙的声响,然后是狼嚎。接着腰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不敢停,一旦停下就会被围住,那样连一丝希望也没有了。催动内力,只顾向前奔。

XX的,阿贡你给我记着,说什么狼山上只有一只狼妖。这些快成妖能对我构成威胁的家伙那么多,你怎么不知道提醒。要是能回去,第一个那你开刀。竟敢对我语焉不详,含糊其辞……

跑!雨越下越大,很快变成了倾盆大雨,淋在身上阵阵刺痛。可我还希望它下的再大点,把自己的痕迹全部洗刷掉,让它们嗅不到自己血液的气味。

雨水流进眼睛里,看周围的迹象一片模糊。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只知道内力已经枯竭,朱果也吃完。身后再也听不见狼嚎,我确认自己不用担心葬身狼腹。

天色逐渐变黑,雨还在下,环境已经看不清,我趴在大树干上,告诉自己要处理伤口,不然会感染。可是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闭上眼睛想恢复一点体力,却再也睁不开。

不行,树上不安全,有蛇……伤口好痛,似乎还在流血……要包扎……

我觉得四肢冰冷,体内却一股股燥热往上涌。头很重,眼皮也很重……口渴……不行,不能这样就放弃,努力提气力气,想支撑起身子。身下却是一空,然后耳边是哗啦啦的声音,栽下树了……

落地前,脑中转念:真惨,第一次死亡交代在这里……

等啊等,剧痛却没有来临,浑身飘忽忽的,好似来到天堂。这就是游戏里死亡的感觉吗?如果是这样,那也还算解脱。

没有,不是死亡,因为伤口还在痛。恍惚间,我似乎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中,雨水再也淋不进来。

“……小笨蛋,吃到亏了吧……”

我似乎在发烧,产生了幻觉,不然怎么会听到有人与我说话呢……身子被放在软绵绵的地方,好冷,牙齿忍不住打颤。身体里却好热,难受,又冷又热,好难受。

狼爪上有毒……

我呢喃着,然后脸上一阵清凉,好舒服。嘴唇上有水滴落,我不自禁的张开嘴,真的有水,好甜的水,努力的吞咽,滋润冒火的喉咙。不够,我还要,舌头钩住想退出的湿润物体,努力的想吸出水来,对方却不依不饶的退出。

————————我可怜的娃娃,娘亲对不起你,你马上就要被吃了啊!天扬,你小子给我悠着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