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数:鲤鱼旗的爱情(二)(1)

小说:女人闺中兵法:训夫手册作者:郭梅更新时间:2019-01-21 18:22字数:102642

“布布,你见过这样的学生吗?老师都上门了,做学生的居然还没起床。小鬼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一次衣衣还是和前N次一样颇为光火。 “布布,这回我饶不了他,要他道歉,用一千朵玫瑰花才能表示歉意,哦不,不要玫瑰,要百合!”衣衣一边大口大口喝着泡泡果冻,一边盘算着要如何对付K小邪。 如果不出我所料,不出一个小时,男主角K小邪一定会火急火燎地冲进布衣小舍,点头哈腰,绕着衣衣忙不迭赔着不是。进门的时候那串粉紫的风铃又得糟一次罪,松一次骨了。 其实,从衣衣走马上任正式成为Kent的中文老师的时候,这样的场面就接二连三地在布衣小舍上演着。每一次衣衣都大动肝火,Kent都得低声下气,末了衣衣就能心想物得,趾高气扬,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第一次的时候,我还挺为衣衣打抱不平的,K小邪来的时候我很是端出北国悍妇的态势,动用“降龙十八骂”,几乎将他淹没在口水阵里,做成口水鸡。不过,K小邪到底是K小邪,小小年纪就能只身闯荡江湖那必然是身怀绝技的。他倒是十分坦然,深谙擒贼先擒王之道,直奔主要矛盾——衣衣而去。 三两招“黯然**掌”下来,衣衣就很不仗义地把我这个豪胆女侠变成了孤单女侠,青蛙一样蹦跳着和K小邪扬长而去。 女人的友谊有时候就这么寒碜,这么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轰炸。别看平日里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只要有一个帅哥进来那么一捣腾,多肽键立马断裂,总有一方会成为有异性、没人性,有爱情、没亲情的主。 虽然那个时候,衣衣还是十分坚贞地表示,她和Kent之间是十分十分单纯的师徒关系,以革命的名义保证他们没有超越阶级的感情,可是,一大票一大票朋友包括我都坚信这小丫头正撒着革命的弥天大谎。 但是,不可否认,衣衣还是非常懂得为人师道的。 用她的话说:“这个小鬼子,可不是一般的学生,可不能用一般的方法,咱得给他来‘军国主义’那一套,咱就是红军高级女政委,给他好好操练操练,打磨打磨,改造改造!” 所以,衣衣的战略第一步就是消灭K小邪的语言障碍。 所以,衣衣给K小邪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自我介绍。 “小鬼子,你那天说你叫什么来着?”衣衣一向喜欢单刀直入。 “Kent。” “K你个头啊,你一个日本人叫什么英国名字啊?你的日本名字呢?” “高远卜次。” “混账,你说日文我怎听得懂啊!用中文说。” “高—远卜—次。”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