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军姿:诺儿和贾科的故事(一)(2)

小说:女人闺中兵法:训夫手册作者:郭梅更新时间:2019-01-18 02:59字数:102642

在天天的心跳还没能恢复正常频率的时候,诺儿昭告天下,“我和贾科要结婚了,天天,你可得做我的伴娘啊!”这时候,诺儿毕业三个月,刚进入一家重点中学担任语文老师,按惯例还担任了一个班的班主任。 诺儿幸福地走进婚姻殿堂,在天主面前许下“我愿意”的诺言的时候,天天捏着伴娘捧花的手心就不住地渗着冷汗。不久的事实就表明,天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秋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的同时也吹皱了诺儿小小的心。国庆的悠长假期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悄悄地开溜了。睡了一周美容觉,长了一层小肚腩的天天背负着一种强烈地负罪感以及一种壮士一去兮的悲怆感火急火燎地冲进舞蹈团,才冲进排练房的大门就感到一阵悲凉之气迎面而来。 “诺儿?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还是这身打扮?”天天看着一袭白裙,长发飘飘如贞子般杵在把杆旁的诺儿,托着自己因为吃惊险些掉落的下巴大喊着。 “天天……”诺儿悠悠地转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水淋淋地看着天天,险些将天天醉倒在地。水汪汪,等等,怎么会有这么多水,难道……天天心里一个激灵:“诺儿,你怎么了?” “天天,我想我犯错误了……”诺儿的水晶豆子已经叮叮咚咚地跳出了眼眶,“我和我们家贾科长吵架了……” “什么?吵架?你们?”美女似乎总喜欢和人的下巴过不去,“就那老实巴交的榆木疙瘩也能,也会吵架啊,新闻爆炸性不低于人咬狗啊!哈哈哈……”天天很为自己的幽默感得意时,诺儿仍旧在不住地抽泣。那梨花带雨,泪流满面的样子委实令人心酸。天天见不得美女哭,尤其见不得诺儿这个大美女哭。还在学校的时候,但凡诺儿落泪,必摧得百物残。小到纸巾,大到枕巾,无不落得淋漓尽致的下场。天天赶忙递上纸巾:“诺儿乖,诺儿不哭,告诉天天姐姐,谁欺负你了,姐姐帮诺儿找他算账。整他个落花流水,打他个满地找牙……” “干什么呀,谁叫你整他了,谁让你打他了。他少一根汗毛我也不饶你啊!”诺儿抽噎着,“他不过呆头呆脑愚蠢点,没心没肝没趣味,又没杀人放火,又没打家劫舍,你起哪门子劲啊?” “看吧看吧,还是帮着他吧。得得得,我也是心肝情愿做那吕洞宾啦。说吧,究竟怎么啦?” “都怪他,全怪他。他朝五晚九早起早睡比闹钟还准;他朝食醋晚饮奶养生之道比猫还怪;他不下迪厅不进酒吧夜生活单纯的比猪还干净;他三天值班五天加班爱岗敬业比狗还忠诚……反正,反正他无聊无趣还大男子主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