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步走:爱情蛋白质(七)(1)

小说:女人闺中兵法:训夫手册作者:郭梅更新时间:2019-01-21 18:18字数:102642

朵朵终于开口了。 这是朵朵教官和学员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不比以前的调侃和挑逗。如果不严肃认真地对待,看来我就得被迫退伍了。 她说要跟我打赌,赌注是三个问题,一定要老实回答。 我知道,朵朵一直是不做亏本生意的。我这个愚笨的学员意识到了,她所说的打赌,其实说白了就是真心话大冒险。所不同的是,平常玩,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询问的无非是个人**。而如今,我和朵朵之间,经常的**相见,除了内心深处的私隐之外,关于长短大小,应该早已没了什么新鲜感了。 所以,这种状态下的真心话,对我这个自认为是“八面玲珑”的人来说,具有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撒谎显然是不行的,绝对触犯军纪,实话实说也不行,也许就会遭来体罚。 不过能和朵朵教官进行久违的“正式谈判”,我也只好做好屈打成招的准备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朵朵决定,从最次要的问题问起,以体现出她问题的层次感。 “第一个问题,你到底爱不爱我?” …… 这第一个被她认为是最次要的问题,当然也是夫妻间最直接的问题,却让我觉得语塞了。我突然意识到,从我们结婚的一开始,朵朵那些无休止的问题,想她吗?想和她在一起吗?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却惟独没有问我爱她吗?甚至于连“喜欢”这个字眼都不曾提及。突然我觉得,在这个女人的心中,原来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 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朵朵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我,然后装作意味深长地告诉我,米兰·昆德拉说,和一个女人睡觉和同一个女人**是不一样的。因为前者出于爱,而后者出于性。 我说过,和朵朵的感情从一开始,我就是处于被动的。 记得第一夜我软玉温香抱在怀,几欲上下其手,心里却还在作着极为强烈的心理斗争:想我玉树临风的纯情少男,是否就要这样被此丫头糟蹋了去,心里不免还是有些犹豫。当我吻到她脖子几欲往下的时候,立刻有种顿悟的感觉,便君子一样地亲亲她的额头,温柔无限的说:“乖,睡吧!” 现在想来,其实那个时候,并不是我想做一个新时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并非真的要保留一份纯情少男的姿态,而是我知道,摆在我面前的不仅仅是一叠钞票那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女人,这是一段感情,一段混沌尚未清晰的情感。 但是如果那个时候,我真的保留着那段感情的话,可能现在对于朵朵的问题就不会那么犹豫。 可是,男人是老虎,而朵朵显然也不是一只乖顺的羊。送羊入虎口的道理谁都懂得。我甚至认为,朵朵那无休止的调侃与挑逗,是对我男性的一种惨绝人寰的挑衅。所以,老实说,那一刻,我和朵朵之间的突破性进展,并非因为我对她的爱,而是——基于一个男人征服一个女人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