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这是见家长吗

小说:架向彼岸之桥作者:纯之幻梦更新时间:2019-01-20 03:47字数:208627

  第一天的比赛,渐渐接近了尾声,其实自从借物赛跑完了后,体育祭第一天的活动,差不多也是要结束了。

  家长们在操场边上三三两两地坐着,并把带来的饭盒都一一打开了,顿时香气就飘满了比古南学园的操场上空。

  第一天总的来说,过的还是蛮不错的,起码在借物赛跑之前凉介是这样想的。当然,小和也是过的很愉快的,因为在和小夏的比试中,她赢了大概零点几秒。不过,这个零点几秒的胜利,让她就像大热天灌进一杯冰可乐那样清爽。不过对于紬来说,体育祭就是一个悲剧满满的日子,今天她都不知道摔倒了多少回了~~~~

  而且伊织的问题,后来也清楚了,她所在的学校时北条中学的附属院校,所以凉介呆了四年,根本就不知道有她的存在。这样来说,原来的翠,应该也是在高中转过去的,不过因为他的缘故,留了下来。至于那位青丘里的光环携带者,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小夏那一堆姐妹和他比较熟悉,伊织居然和他还不认识……只能说,准一才是目前看起来,最幸福的家伙啊,起码他的朋友圈(??)还算比较完整!!!——凉介下意识地把他自己排除在外了。   只是现在,他正在为去哪里而烦恼。

  现在才下午三四点钟左右的样子,第一天的项目差不多结束了,同学就三三两两地去和家长们聚在一起了。

  只是他在这里,哪里有什么家长啊,而且,一马和那个万千歌还有初的父母在一起,总感觉他在中间就是个多余的,真心不想过去啊。   凉介转过头看着校外,几乎没有人现在走。

  算了,还是走吧,在山比古的街道上转转也好,还可以吃点东西,拉着翠和观月一起走吧,伊吹又忙着弓道去了。

  “小沐啊,和我一起去吃饭吧。”观月突然凑了上来,郑重地发出了邀请。   “你。。。?”凉介怀疑地望着观月。

  观月在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家人的吧,她的爸爸妈妈,应该是远在那个街道小镇吧,而且,似乎对于观月的家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印象啊。

  “啊,我。。我的妈妈过来了啊,看见小沐你没有地方吃饭,才邀请你的啊,感谢我的包容和大量吧,被小沐想要侵犯后还依然请他吃饭啊。”观月先是有些羞赧,不过说着说着,,就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了。

  你总算也会害羞啊,我还以为你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过羞愧这个词呢,在你的家长面前,你也会有……家…家长?

  他和观月,认识才勉强到一个月啊,这样你把他带过去,是什么意思啊…

  在你的妈妈面前,你到底要怎么说啊,,朋友……你的妈妈会相信吗,而且,翠也在旁边啊,你这样说的话,他回去后,要是翠爆发了……

  “小沐!还这样看着人家,你要不要去啦!”说出那些话后,观月的脸色也有些发红,心也不由得微微跳动了起来,但看到凉介渐渐变得诡异的神色后,她不由得涌上了一抹羞怒,轻声嗔道。

  “哦,既然观月你这样说啦,那我就去吧……”凉介回过神来时,观月的周围,已经开始浮现出一丝丝危险的气息,眼看观月快要爆发了,凉介连忙答应着。

  观月的这个样子,真是少见啊,不过看上去,好可爱的啊,观月害羞的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呢,平时热爱捉弄和调戏别人的观月,露出害羞的样子时……

  只是,观月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大方,原来心理承受力是这么地小啊……那那些的话,她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啊。

  不过说起来,观月这么突兀的邀请,还真是没有准备啊……   “这是见家长吗……”凉介小声喃喃着。

  “去你的啊!”观月和翠同时重重地踢了他一脚,那一瞬间,凉介可以听到自己的小腿,都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只是说说而已啊…”这么小都能听得到,他明明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啊。   ……

  “你就是暮山凉介吗,看上去是个不错的小家伙啊。”观月的妈妈如是说着。

  观月的妈妈和观月一样,有着一头浅绿色的长发,即使是年过三十,也保养得非常不错,容颜中,依稀可以看到观月的影子,尤其是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和观月真是一脉相承啊。身着暗红色的羽绒服和长裤,看上去非常成熟稳重。

  不过能显得这么年轻,和家庭应该也是有关系的吧。观月的学校,可是贵族的大小姐的学校呢,观月的家里,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话说回来,除了小夏她们可能会穷一些,想初啦伊吹啦都是家境很不错的呢。

  还好她们的性格,很是不错呢,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

  “椎名阿姨好,我就是暮山凉介,请多多指教了。”凉介老老实实地说着。   “阿姨?!!!”椎名舞衣立刻就愤怒了。   凉介还没坐下去,就被她的反应就吓了一跳。

  难道说,刚来就把观月的妈妈给得罪了吗,他刚才没说什么得罪她的话吧。。

  “嗯嗯,没什么。”椎名舞衣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连忙匆匆掩饰着,然后才和蔼地对着凉介和翠说道:“我是椎名舞衣,不过你们叫我姐姐就好了啊,叫阿姨显得怪生分的。”

  虽然是用这么轻快的口气说出来,不过这才是你关注的重点吧。

  那种成熟的气质,根本就是伪装的吧,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观月是怎么样的,推导到她妈妈身上,应该也是适用的啊…

  可怜那些后援团,被观月成熟可靠的气质骗到了多少啊……

  “你是翠同学吧,就是观月所说的很聪明的女孩吧。”舞衣仔细打量着翠,眼里流露出赞赏之色。

  但是舞衣显然对于凉介更有兴趣,她简单和翠打了个招呼后,又重新仔细打量着凉介,然后显得还算满意地说着:“果然是比较出众呢,难怪观月自从前段时间开始,就们经常说起你呢。”

  “咳…咳…”观月一口喷出了刚刚喝进嘴中的牛奶,连连咳嗽。

  “舞衣啊,你在说什么啊,不要乱说话啊,我哪有总是说啊!”观月连连摆着手分辨着,并向着舞衣大叫。   观月对于她老妈,向来是直呼名字的吗,真是奇特啊…

  舞衣饶有兴致地看着羞红了脸的观月,笑的更加灿烂:“哎呀呀,都直呼我的名字了呢,让我想想,每次直呼我的名字的时候,都会有什么令人心跳的事情发生的呢……”

  “舞衣,不要说了啊,只是邀请他们来吃饭的啊,只是…只是他们前段时间还救过我的啊……就是这样而已啦。”看着舞衣越来越暧昧的目光,观月脸色变得通红,大声地辩驳着。

  “啊啦啦,那可不一样哦,这可是你第一次请男生和妈妈来吃饭呢,妈妈可不可以认为这是一个信号?”

  “舞衣,这哪是什么暗示啊,只是你的胡乱猜测而已啊,只不过是看小沐他们没地方吃饭,才邀请过来的啊。”

  “这个,我们是转过来的,这里家长不在,观月确实只是邀请我们来吃饭的呢,椎名姐—姐!”姐姐这两个字,是翠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

  “是啊,不过观月真的只是在前段时间成为朋友的,很感激她能邀请我们呢。”凉介轻声解释着。

  观月这才勉强松了一口气,但是脸色还有些发烫,不过看着翠,眼里又闪过一丝失落。

  舞衣看着眼里,并没有再次出言。她注视着翠,翠也淡淡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舞衣笑了起来:“翠同学…嗯,我家的观月和你是朋友,我真的很高兴呢。”

  “观月也是个很好的人啊,”翠伸过去拉起了观月的手,“我们会很久很久都在一起的,以后的事情,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啊,倒是自然面对就好的啊。”

  翠突然说出这么一番不对题的话,但是舞衣却微笑的听着,眼里的赞赏之色越发浓厚,她没有答话,转身拿出了饭盒。

  “这是我特意做的清爽蔬菜加生鱼片还有糕点呢,观月最喜欢吃的,就是我做的糕点了。”舞衣一边打开饭盒,一边介绍着。

  金灿灿的疏松糕点旁边,配着绿意盎然的白菜芹菜等绿叶蔬菜,生鱼片整整齐齐地排放在边缘,五颜六色。看上去就令人食欲大动,同时舞衣还放了一些特殊的香料,有着淡淡的的但是却十分清新的香气,十分诱人。

  连不对食物怎么感冒的翠的眼里,都显示出了意动的神色,开始动起了筷子。

  凉介也缓缓地开动了,然后观月也立刻抢了过来,刚才的有些凝固的气氛一下子就消散了,观月的精力一下子全部回来了。

  “不要抢我的糕点啊,小沐,请你过来不是抢东西的。”

  “没关系,是你请我的啊,请都清了,不在乎这么一点点吧。”   “观月,给你吧,这是从凉介那里拿来的。”   舞衣虽然还在笑着,但眼里却满是深邃。

  “暮山凉介,你可真是个幸福的小家伙啊,不过,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呢,以后的事情,先看看再说吧。”   舞衣轻轻看着观月,满是疼爱。

  只要观月高兴地话,那就好了啊,观月这些年,压抑的也过了呢,只是一直没有什么好办法啊,不过现在,似乎有转折了呢……

  山比古的操场上,回荡的笑声,只上湛蓝的天穹,将快乐带上天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嘛嘛,我觉得,这里好像透露了点东西。

  更新不定,再次抱歉了,过了这个期末,寒假的时候,就好了。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