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不死之灯(周六章节)

小说:仙汲作者:淡月云天更新时间:2018-12-09 21:59字数:821891

各自选好对手,打斗就开始了。切磋的标准很简单,在树林选一处三百平方米的打斗场。谁先离开打斗场范围就是输家,要是两个小时无法决定胜负,就算平手。

第一局是安梦和雪兰。两人远远相对,手中握剑,眼神交织。方蓝天等人在场外望着。雪琮显得很专注,他目光始终定在安梦和雪兰身上。李冰雪就显得有些不淡定,她时不时的看一眼雪琮。毕竟选择了雪琮这样的高手。她有心理压力是正常的。在斗法大会冲进前五十,那可真不是一般人。

很快,安梦和雪兰冲出去,两人剑相碰,擦身而过。第一次试水般的交手算是完成。接下來,两人同时转身。一阵挥剑,刺斩砍削,每一次剑迅速的相撞,又迅速的分开。两人的身影也在地面上不断变换着位置。

安梦的剑法和雪兰有所不同,一人是快中带柔,一人是冷中带刚。两种剑法遇上竟然不分上下。看得出來短时间两人分不出胜负。

方蓝天暗自点头”看來这段时间安梦进步不小。”

……

楚河山,秦国,倪雪柔三人此时正在食堂吃饭。昨天期末考试结束。今天开始好一部分学生离校回家。楚河山他们还呆在学校主要是沒打算太急回去。他们都沒想好接下來去哪里。

拍电影《神址之血麒麟》的事情前两天就完成了,目前甄名正在安排后期制作中。这都不需要倪雪柔等人参与。

”女神,放假你打算去哪里玩儿,要不要我陪你,”楚河山道。

”不用了,你找个地方好好研究血脉吧。”倪雪柔微微一笑。

”血脉要研究,不过女神还是要陪的。”楚河山道,他之前已经问过家里人,他们楚家是饕餮部落后裔,拥有纯净的饕餮血脉。到了一定机缘,血脉就能苏醒。不过千年來,楚家人沒有几个血脉成功苏醒的。就算苏醒也不过百分之一二。按照传说,饕餮血脉全部苏醒,战斗力能够和天阶修者媲美。百分之一二苏醒。顶多能和玄阶媲美。楚河山现在血脉顶多有苏醒百分之一。

倪雪柔只是一笑,沒有回答楚河山,而是看向秦国”之前叶甜甜给我打电话了,说下午见一个面。”

”她有什么事吗,”

”沒说,不过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找我们,想必有什么要紧事。到时候去一趟吧。”

”那行,吃了饭就过去。”

一个小时后,a大操场上,叶甜甜楚河山倪雪柔秦国陈蒙坐在一处。看起來,叶甜甜脸上有些憔悴。主要是她最近始终联系不上赵龙天和叶湘倌,心头很担心。要说叶甜甜现在世上最亲的人,她觉得只有赵龙天和叶湘倌了。

”叶甜甜,你找我们來应该有什么事吧,”秦国问。

”是这样的,有消息说楼兰古城可能有死亡之灯,二叔让我们一起去找找。下午元素颜和叶天贞就会赶过來与我们会合。”

”元素颜和叶天贞回国了,”倪雪柔和秦国对视一眼,两人都比较惊喜。元素颜和叶天贞是他们最好的伙伴,曾经在一个佣兵团一起呆了三年。感情挺好的。

”对了,死亡之灯是什么东西,”倪雪柔道,她问话时,秦国等人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甜甜。

”传言死亡之灯是一种引导死亡的神器,拥有它我们就能快速提高,成为不死杀神。原本我修炼赵龙天给的润脉心经,几乎无法修炼十二喋血术。但是死亡之灯可以重新激化我的血脉,让我拥有十二喋血术。”叶甜甜道。

事实上,叶甜甜是比较排斥十二喋血术的。可是每当她想到自己帮不上赵龙天忙,这段时间又联系不上叶湘倌和赵龙天,她就想快速提高实力。而修炼十二喋血术这种逆天的功法,势必让她短时间提高修为。

”真的,”秦国倪雪柔陈蒙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只有楚河山比较淡定,他不明白不死杀神有多厉害。

”二叔是这样说的,究竟怎样我也不清楚。”叶甜甜道”都准备一下吧,下午我们就动身去古城。”

……

安梦和雪兰现在已经打了两个小时,两人还是不分上下,方蓝天等人终于判定他们平手。这样的切磋,沒必要进行几天几夜。在斗法大会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处理方法是两个人平手,就都淘汰。

第二局,便是方蓝天和雪梅之间的较量。不知道是不是方蓝天眼光好,他和雪梅足足打了半个小时,也是不分胜负的。方蓝天的战斗力比安梦略高,雪梅比雪兰战斗力略高。不知道两人打斗结果会是怎样。

……

火山内,火山灵果挂在藤蔓上,熠熠生辉。赵龙天保持着盘腿的姿势,仿佛一具雕像。叶湘倌等人坐在不远处望着他。之前那邪后此时不知道躲在哪里。只有叶湘倌魂魄受到的伤害证明她曾经出现过。

说起來,叶湘倌虽然只受到邪后轻描淡写的两次攻击,但是她魂魄受到的创伤是比较严重的。估计一两天好不过來。

”大小姐,你们饿了沒有,”老黑突然道。

”你一说倒是饿了…”祁霜看一眼叶湘倌,道”叶湘倌,把你储蓄戒指中的冰熊肉拿点出來吧。”

”好。”叶湘倌点头,将储蓄戒指中的一只冰熊尸体放出來。

接着,一群人忙活起來,二十分钟后,祁霜一行人围在一起吃着新鲜出炉的冰熊肉串。不知道是不是冰熊肉味道太好,孟娜吃得格外卖力,几乎是叶湘倌等人吃一串,她就能吃三串。

张树东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孟娜,他们都觉得今天的孟娜有点不一样。之所以有这种心理,主要是之前的邪后莫名出现。

”怎么了,”孟娜道。

”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以前你吃东西沒见这样

馋嘴。”张树东狐疑道。

”是吗,”孟娜停下來。

”对,我认识你以來就沒见你这样。”林晓晓点头。

”我是真饿了,你们不会以为我被什么邪后附体了吧,”孟娜淡淡一笑。

”有这可能。”林晓晓等人同时起身,后退,拿出飞剑…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