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骑+兽王+流浪:只为了你!

小说:虚空假面传说作者:玻璃的死更新时间:2019-01-20 11:03字数:1136507

龙骑+兽王+流浪:只为了你! “大哥,准备好了吗?”

身穿金色铠甲的健壮战士看着身边看起来有些老态龙钟的半兽人,说。

“恩,我们上吧。”

模样古怪的半兽人提着一对板斧,回答说。

两个人身后,千军万马。

两个人面前,一个洞穴。

……

二十年前。

“快看啊!怪物!怪物!”

“哈哈!长着一身毛的怪物!”

“长得真像一条狗!哈哈!”

“错!比狗还难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类小孩大笑着。

“小淘气们!快回来吃饭了!”

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讨厌!”

“好了,吉姆,还是都回家吃饭吧。要不然要被骂了。”

“好吧,大家都回自己家吃饭吧。让这个家伙继续在这里干活吧。”

被称作吉姆的孩子王吩咐说,又意犹未尽地回头看了看。

“长这么丑!活该累死你!”

最小的家伙又突然扭回头来嘲笑了一句。

哄笑着,一群小孩子远去了。

还什么都不懂得的年龄。

天真的残忍。

笑声离去,空地上剩下一大堆需要劈的木柴,和一个拿着板斧的佝偻兽人。

一个年幼的混血兽人。

等到小孩子走远了,小兽人抬起头,掀开眼皮上长长的兽毛,静静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虽然年幼,但是嘴角长长的兽须却已经耷拉到了胸口。一幅老态龙钟的样子。

手心里也已经布满一块块丑陋的老茧。

一直望着,直到小孩们消失。

小兽人才低下头,弓下佝偻的后背,继续劈柴。

“嗨!怎么这么慢?”

啪地一声鞭响!一声粗鲁的怒喝。

皮靴沉重地踩着地面而来。

小兽人的眼睛胆怯地躲在绒毛后面,根本不敢看来人的眼睛。

“喂!小子!喂喂!我说,你知道我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对于这些你都一清二楚,对吧?雷克萨,我想说的是既然你知道我不会难为你,你肯定也明白我安排给你的活也不会太难为你。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稍微努力点呢?!恩?你为什么不稍微体谅我一下,即使是当做回报我一下?!我将你从树林里救出来可不是来让你来享福的!”

一脸酒红的粗汉气愤地将皮靴跺得嘡嘡响。

雷克萨惭愧地低着头,一声不吭。

“来来!过来!亲爱的,你知道,我从来都是把你当做亲生孩子一样看待,我爱你胜过一切。我难道不想让你的日子过得舒服点吗?我当然想!可是我没有钱,如你所见,我是一个穷得快吃不上饭的家伙。我想让你过舒服日子,可是我没有钱。你看,只要有一块面包我就会给你一半,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说着,红脸大汉将手中脏兮兮的面包掰成一大一小两半,把大的塞进雷克萨手中。

雷克萨受宠若惊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面包,完全不敢相信。虽然还是不足够满足自己惊人的食量,但自己还从来没有从这个男人这里得到过这么大的面包。

“可是你块头这么小,肯定吃不完的,而我又是个讨厌浪费的人。为什么要浪费呢?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钱。”

说着,他又将雷克萨手中的面包夺了回来。

雷克萨怅然若失地望着得而复失的面包,喉结动了动。

“对于你自己的状况,你非常清楚,不是吗?那些低贱的兽人不要你,而那些食人魔同样是把你当做怪胎将你赶了出来。你根本无处可去,照理说你早就应该饿死在丛林里了,对不对?相信这些你都再明白不过。也只有我,只有我这个并不富有的伐木工愿意收留你。我不想说自己有多么伟大,多么好心,可事实就是如此,在所有人都抛弃你的时候,是我收留了你,并且给了你食物和一个家。没错,一个家!是我……”

红脸汉子边说边往嘴里灌酒。

雷克萨的脑中浮现出一幕幕心碎的画面。

“快滚开!你这个小杂种!为什么不去食人魔应该呆的地方?!我们兽人的食物可不是为了你这个异种准备的!”

“听着!小怪物!如果你再敢踏入领地半步,我保证你会成为我家餐桌上的烤肉!回你的兽族领地去吧!”

从没有人要我。

因为我是食人魔和兽人的混血儿。

我既是兽人,也是食人魔。

但却又不是兽人,又不是食人魔。

什么都不是。

雷克萨悲伤地垂下脑袋。

“所以,如果说这个狗娘养的世界上真有那么一个人是你应该报答的,那么就是在说我。你都明白吗?”

红脸汉子打了个酒嗝。

雷克萨默默点头。

“既然明白了,那么,我亲爱的雷克萨,你为什么不马上拿起手中的斧子去将那几块木柴给劈了呢?”

红脸汉子口中的“那几块木柴”简直都快足够整座城用一整天了。

雷克萨点点头,转身默默走去。

“你知道我并不是不愿帮你,可是我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我干活了,所有好心的人都是这么劝我的。你一定也不忍心让我积劳成疾吧?如果我倒下了谁来照顾你呢?所以,加油吧小伙子,日落之前一定要全都劈好!”

红脸汉子摇摇已经空了的酒瓶,又伸手去摸自己腰间的钱袋。

走到柴堆前,雷克萨回头看了看又朝酒馆而去的红脸汉子。

他没有什么可说的,他明白自己不应该说什么。

自己什么都不应该,也没资格说。

※※※

“今天天气好好啊。”

脸色苍白的金发男童开心地说。

透过幽蓝色的琉璃窗,他痴痴地望着窗外。

抬起脸,阳光照在脸上暖暖的,即使被琉璃窗过滤成了淡蓝色,也还是暖暖的。

这感觉真好。

很努力想要快乐起来,脸上也在笑,可是却很难真的快乐起来。

窗外,总是只能望着窗外。

小男孩虚弱地将额头抵在琉璃窗上,伸出手用指甲轻轻刮着窗子下厚重的石墙。

“达维安,你在干什么?”

轻柔的呼唤声,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从背后走过来。

达维安也不回头,只是侧耳听着。

声音又小了。

妈妈走路的声音越来越轻了。

突然很想哭,可是达维安忍住了。

“妈妈。”

等到女人走到身后的时候,达维安转过身对着女人张开一张甜甜的微笑。

“不要趴在墙上,会着凉的。”

女人伸手抱住达维安的脑袋,轻轻地搂入怀中。

“没事的,妈妈,我不会生病的。我答应过你,不会生病的。”

趴在女人肩上,达维安乖乖地说。

“还是注意点好,毕竟你的体质……咳咳咳……”

女人轻声细语地说着,就开始咳嗽起来。

达维安乖巧地用小手帮妈妈轻拍后背。原本还想要向妈妈哀求一下能不能出去,可是现在已经说不出口。

女人一咳起来就不停。

妈妈瘦弱的身子迟早都要被咳坏吧。他们都这么说。

达维安清澈的眼睛里盛满悲哀。

暴雨般的咳嗽终于平静下来之后,达维安将妈妈扶上了床。

趴在床边,达维安轻轻握住妈妈的手。

“达维安,记住,即使妈妈不在身边,也要听话。”

女人爱怜地抚摸着达维安金灿灿的头发,低低地说。

“恩,恩。”

达维安不停点头。

不行,不能哭。

等到守着妈妈入睡之后,达维安又悄声走到琉璃窗前。

窗下,两个仆人在说着什么。

达维安将耳朵贴在石墙上。

“……迟早都会是这样……”

“没错,她这样的女人……竟然做出那种……丑闻……注定会是……”

“……依我看越是这样的高贵小姐就越是不知廉耻……都这么多年了……伯爵老爷也帮不了她……”

“……别说了……算了,她都这样了……没多久了……”

“……是这么说的?哦……也不难猜出来……就她那身子骨……”

“熬不下来的……”

“要是小姐没了,那孩子的处境就更加惨了。”

“可不是,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他和小姐一样,身子骨差得很。或许比小姐还差,毕竟是人龙混血,谁知道会不会是个病儿。身体里有龙族的血,按理说他应该壮得像头牛才对,可是却像个女孩子一样虚弱。更何况他从生下来就和小姐一起被锁在高塔里面,从来没出来晒过太阳吹过风,柔弱得跟玻璃似的,碰一下都要碎,很难养大的。”

“这也不能怪伯爵老爷,换做谁家出了这样的事都会挂不住脸的。更别说是伯爵家的小姐了。”

“没错,要是伯爵家尚未出嫁的小姐怀上龙族人孩子的丑闻传了出去,伯爵都没脸再活了。”

“唉,有些出身高贵的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非要搞出一些古怪名堂来才开心。我要是出身在伯爵家,老实巴交听话就是了,以后嫁个年轻公爵什么的,一辈子舒舒服服风风光光多好。真是想不通,终究还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别说了,不是什么好话。万一露出风去,没好。”

“唉,还是去拿药了。其实依我看,以小姐的身子,不吃药还好,越吃药就毁得越快。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女仆。老爷和医生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两个女仆离去了。

达维安无力地倚着石墙滑坐在地上。

握紧小小的拳头,泪珠滚落下来,落在石板地上砸得粉碎。

※※※

“抓住他!小偷!给我抓住这个小偷!”

大街上一阵哄乱。

一个手握钱袋的黑发男孩在街边的摊铺中灵巧地奔逃。

“啊!该死!竟然让他跑掉了!该死!如果让我抓住你非活活打死你!”

衣着体面的男人气喘吁吁地对着男孩远去的方向不停咒骂,骂完又掏出一条丝质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自己溅上泥点子的马靴。

城门角落。

“拿去。”

黑发男孩将偷来的钱袋放在地上。

“哇!好多钱!斯文哥哥太棒了!”

五六个衣衫褴褛的孩童们一拥而上,将斯文团团抱住。

“我这就去买面包!马上就回来!”

一个年级略大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将钱袋收好,朝城内奔去。

很疲惫似的,斯文倚着城墙一屁股坐下,将脚上掉了半边鞋底的鞋子脱下来,皱起眉头。

“斯文哥哥,你没有被打吧?”

年级最小的孩子亲昵地凑到斯文身边,问。

“没。”

斯文摇摇头,伸出手去抚摸小孩子的脑袋。

“那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小孩子伸出手指碰碰斯文紧绷着的嘴角。

“鞋子坏了。”

斯文说。

“斯文哥哥,你偷来那么多钱,买一双不就好了?给自己买一双城里最好的鞋子!”

小孩子美美地说。

“又忘了?不许你这么说。”

斯文非但没有因为小孩子的关怀而开心,反倒是非常严肃地板起了脸。

“……哦,我知道了啦。我再也不说偷了。”

小孩子听话地低头说。

“我现在偷那些根本不缺钱的阔老爷的钱,也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办法。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偷都是非常不好的事。”

斯文摆起一幅老气横秋的模样,对着小孩子训导说。

“哦哦。”

小孩子似懂非懂地点头。懂不懂都没有关系,只要是斯文哥哥说的话,他都会绝对服从。

“你们长大了,绝对不能做我现在做的这种不好的事。”

斯文咬住自己的袖子撕下来一根布条,三下两下直接将掉落的鞋底绑住。

再说了,钱并不是经常都能偷得到,这些钱还是要谨小慎微地用才行。

“斯文哥哥,既然这是不好的事,你也不要再做了。”

小孩子天真地看着斯文说。

“那我应该干什么?”

斯文好笑地看着小孩子,问。

“练剑!你应该去和那个剑师学练剑!”

小孩子脱口而出。

斯文的心轻轻搏动了一下。

练剑,这或许是自己唯一真正想要去做的事。

可是,如果放任这些孤儿不管,他们是根本无法活下去的。

虽然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斯文认定了当初自己既然管了他们,就要负责到底。

人们抛弃了的,都是我要去保护的。

不想,再看到和自己一样被抛弃的孩子。

想要保卫,想要维护,就必须拥有力量。

现在还没有力量的自己,也只能够靠着不算笨拙的身手去偷东西救济孤儿,而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保护。

想要保护更多受苦的人,这样不够。而仅仅满足他们对食物的需求,也根本算不上什么。

帮得了身边的人,而那些无法遇到的人,却帮不了。这个世界太大了,而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太冷漠了。想要更好地保护,真正的保护,就必须拥有能够改变世界规则的力量。

最强大的力量。

斯文幼小的胸膛中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一颗正气之心。

“既然你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跟我走,那就算了。不过,这把剑,还是送给你。这把在混乱时空中找到的剑里面有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力量,它横冲直撞,我总是无法驾驭。而你的身上,我发现了类似的东西,或许,有一天,你会是它最好的主人。”

就在昨天,一个云游剑师这样对斯文说。

斯文懵懂地明白剑师口中说的,自己身上的那“类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自己是人类和暗夜精灵的混血儿。

暗夜精灵嘴里的不纯,人类口中的杂种。

降生到这个世上的自己是不被祝福的。

或许,也正因为这,自己是特别的,是要去做些什么的。

所以,那把剑,斯文好好藏了起来。

总有一天,自己会捡起这把同样一身刺的剑。

而现在,还不是时候。

看看身边的孤儿们,斯文放不开。不忍放开。

他们还需要自己。

而什么时候能够放得开,真正去做,斯文完全不知道。

或许就在明天?干嘛着急呢,总会去做。

斯文不知道,所有人都是这样而一停到底,沦落平庸的。

明天,甚至下一秒,所有的等待,只要是等待,都和永远只有一墙之隔。

※※※

“喂,雷克萨,把斧子放下吧,今天不用劈柴了。”

红脸汉子走到场地上,对雷克萨说。

雷克萨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一反常态的红脸汉子。

在笑,他今天特别兴奋。

“没听到吗?快把斧子放下,跟我去一个地方。”

红脸汉子看着还摸不着头脑的雷克萨,重复说。

“可……”

雷克萨小心翼翼地看着红脸汉子。

红脸汉子今天的心情是真的特别好,换做往常,如果自己没听懂他的话,他早就勃然大怒了。

“今天撞大运,接到一个好差事。走吧。”

红脸汉子简直喜上眉梢。

于是,跟着红脸汉子,雷克萨第一次进了城。

很多人,很多新鲜的东西,更多的是鄙夷的目光。所有人都停下脚步,对着一身兽毛的雷克萨指指点点。而带头的红脸汉子却根本没有想过找一块头巾让雷克萨遮住头脸,他对此完全不以为然。甚至,能够引来别人——即使这种异样——的关注,也都让他有些得意。

雷克萨缩着头,躲在兽毛下的眼睛却好奇地左顾右盼,一不留神,一头趴倒在地上。

“怪物!”

“真是吓人!”

“好丑!”

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唏嘘。

“吉姆!快看!是小怪物进城来了!”

一个小孩子突然认了出来,大声指给自己的小伙伴们。

“哈哈!果然是它!你这个丑八怪,怎么敢进城里来?!”

孩子头吉姆推开人群,领着一帮小孩子冲了上去。

“丑八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来到我的地盘,给我打!”

吉姆一声令下!一帮兴奋的小孩子一拥而上,对着趴在地上的雷克萨一阵拳打脚踢!

“少爷们,别玩了,我们还有事要做。”

红脸汉子事不关己地对着小孩子们说。完全没有请求的语气。

小孩子们当然不管,仍旧是大笑着对着打不还手的雷克萨胖揍不停。

围观的人群也只是看着,根本没有人同情这个丑陋的小兽人。怎么同情?如果他是个人类小孩子,或许还会有人同情,如果他是个非常漂亮的人类小孩子,那绝对会有很多人同情。可他既不漂亮,又不是人类。所有人都不觉得自己是没有同情心的人。

但他是头怪物……怎么同情?

“吉姆,你又想挨打了吗。”

正打在兴头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

吉姆回头一看,一双骄傲的眼睛里立刻灌满胆怯。

一个黑发的男孩。

斯文。

“我……”

吉姆看着斯文,吓得都说不出话来。

别的小孩子更加是吓得不停往后退。

这个斯文经常在他们做坏事的时候突然出现,每次都是以一己之力打得他们落荒而逃。

其实斯文也没有比他们大多少,按理说,比斯文高出一头,年纪也绝对比斯文大的吉姆一个人就可以把斯文撂倒。

可事实是,他们一群小孩子加起来都不是斯文的对手。

斯文每次都像是要杀了他们一样冲过来,只是这样的气势,就已经足够把他们所有人吓哭了。

虽然是小孩子之间的战斗,可是因为有斯文,所以战斗已经不是单纯的力量相加。

“快给我滚。”

斯文阴沉地说道。

吉姆等小屁孩马上没命地跑走了。

雷克萨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到了一张坚毅的稚嫩脸庞。

“你没事吧。”

斯文看着趴在地上的兽人,问。

雷克萨点点头。

斯文也点点头,转身走开了。

雷克萨望着黑发孩童的背影,虽然也还只是小孩子,可这个黑发孩童却像个成年人一样,拥有力量。

“爬起来,我亲爱的雷克萨,我们还有事情要办。”

一直在旁看戏的红脸汉子好整以暇地卷好一支烟放进嘴里,说。

雷克萨收回目光,爬起来。

跟着红脸汉子,雷克萨来到了一座大庄园前。

报上来意之后,一个文质彬彬的黑衣仆人领着二人走进了庄园。

“看见没,雷克萨?这就是世界上最高贵的人住的地方!”

红脸汉子贪婪地品味着庄园中每一样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事物。

终于,仆人带着两人来到了后院的高塔前。

黑衣仆人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一个女仆领着一个金发孩童走了出来。

那金发孩童低垂着眼,一幅虚弱不堪的模样。

“就是他吗?”

红脸汉子大大咧咧地看着没精打采的金发孩童,问。

黑衣仆人表情沉重地点了点头,将一袋金币递给红脸汉子。

“我们需要一个麻袋,如果伯爵老爷真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话。”

红脸汉子接过钱袋闻了闻,马上揣进了怀里。

黑衣仆人点头,转身的时候又有些不忍地看看了一声不吭的金发孩童。

“来,雷克萨,和你的小少爷问个好吧。”

红脸汉子摸着衣服里的钱袋,喜不自胜。

“雷……雷克萨……”

雷克萨看着干净得像是洋娃娃一样的金发孩童,拘谨地说。

“达维安。”

原本不想回答,可是看了看雷克萨可怜的模样,金发孩童还是尊重性地做出了回应。

终于出来了,可是妈妈已经不在了。

达维安抬起头,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太阳,这陌生的金色阳光却刺得他睁不开眼。

不一会,黑衣仆人回来了。

并没拿着什么麻袋,他拿来的,是一件黑色连帽斗篷。

这样的斗篷已经足够将达维安遮盖起来了。

这个家伙竟然提议说要麻袋……这句话让黑衣仆人的心酸酸地揪了起来。是啊,事到如今,不管是麻袋还是体面点的斗篷,都帮不了达维安少爷了。

“快些走吧。”

说完这句,黑衣仆人自己首先转身了。

“雷克萨,带上我们的小宝贝,走。”

红脸汉子看着披上斗篷的达维安,说。

达维安的也不问去哪里,干什么,乖乖跟着走。

走出城门,来到荒野。

“好了,这里应该差不多了。”

红脸汉子一把将斗篷从达维安头上扯下来,说。

雷克萨被红脸汉子毫无征兆的举动吓得一愣。

而达维安却仍旧是半合着眼睛,好像早已心中有数一样。

“杀了他。”

红脸汉子看着雷克萨,说。

雷克萨愣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愣着干什么?快杀了他。”

红脸汉子不耐烦地说。

“可是……”

雷克萨看着粉雕玉琢的达维安,始终听不懂红脸汉子的话。

“就像你从前在丛林里捕杀野兔那样,把他撕碎。”

红脸汉子凶光毕露!

什么?!原来他们是付钱让红脸杀掉他们的小少爷?!

雷克萨一瞬间明白了此次进城的目的。

为什么?!雷克萨只想明白为什么?这个少爷可是一个长相精致的人类孩子啊!那样的贵族家庭为什么竟然想要杀死他们出身高贵的少爷?!

原本以为只有自己这样不伦不类,又丑陋的怪物才会被抛弃的雷克萨,完全懵了。

“蠢货,为什么还不动手?”

红脸汉子开始有些着急。

雷克萨不动,他还是想不通。

“给我让开!”

红脸汉子真的开始发怒,一把将雷克萨推开,伸出手朝达维安扑上去。

“住手!”

一声炸雷般的吼叫!

背后来的一股巨力直接将红脸汉子推了出去!

“雷克萨……你这个狗杂种!你想干什么!你……”

看到对自己的动手人竟然就是雷克萨,红脸汉子立刻火冒三丈!

想要冲上去将雷克萨狠狠教训一顿,可是两条腿却像是面条一样,根本直不起来了。

刚刚的那愤怒一推,竟然直接粉碎了红脸汉子的一双粗壮的大腿!

“嗷——!”

因为暴怒而兴奋,身体上的兽毛全都炸立起来!原本佝偻矮小的雷克萨瞬间高大得像是一头狮子!

“啊!别杀我!啊——救命啊!不,不要——饶命——”

红脸汉子一下子蔫了,用还能发力的双臂拼命往后爬。

出生开始就一直沉寂着的兽血第一次勇敢地沸腾起来,雷克萨的整个身体全都被无可抑制的兴奋充斥,一时半会根本冷静不下来。

“够了,够了。”

一只凉凉的小手温柔地落在脸上。

双目血红的雷克萨回头。

炫目的金色阳光照在达维安纸一样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纤细脆弱的花朵。

眼睛褪去血色,兽毛落下,雷克萨拘谨地看着达维安,以及自己做的一切。

“你还有地方去吗?”

达维安友好地看着雷克萨,问。

看看已经爬出去好远的红脸汉子,雷克萨摇摇头。

“谢谢你救了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做我第一个朋友。”

达维安对缩头缩脑的雷克萨伸出手。

雷克萨看着达维安干净得有些遥不可及的脸,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自己,拥有了,这辈子第一个朋友。

※※※

“斯文哥哥!斯文哥哥!”

几个小孩子一阵慌乱呼喊。

“怎么了?”

正忙着用枯藤把剑师留下来的大剑包裹住的斯文,将大剑放下。

“路边有一个爬着的人,好恐怖啊!”

一看到斯文,几个小孩子全都抢着缩到斯文身后。

“爬着的人?在哪里?”

斯文问。

“就在那边!”

一个小孩子伸出手一指。

斯文点点头,走上前去。

果然,在大路边,一个红脸的中年人在奋力用双手往前爬。

一双手已经磨得鲜血淋淋。

“你怎么了。”

斯文走上前去,问。

“……快!快去找亨特大人……快!快去……”

终于看到了一个人,红脸汉子急不可耐地说道。

“亨特?”

斯文额头上两条眉毛挤在了一起。

不是就是那个自己经常“光顾”的老顾客?那贵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人要找他,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看到红脸汉子凄惨的模样,斯文犹豫了。

“亨特大人——亨特大人啊——”

红脸嚎啕大哭。

最终,斯文还是心软了。

“就是这个小鬼!给我逮住他!”

一见面,亨特就将斯文给来了个五花大绑。

“我能说话了吗?”

挨了一通打之后,斯文硬气地瞪着亨特,说。

“哈哈!说吧。”

亨特心满意足地看着斯文。

“你的一个朋友遇到了麻烦,现在正在城外努力往城里爬,看样子双腿都被别人打断了。”

斯文说。

“我的一个朋友?他长什么样?”

想要骗我放你走?亨特大笑,根本不相信。

“脸红红的,一身酒气。”

斯文。

“……难道是……”

亨特不笑了。

难道是自己手下的伐木工?可是怎么会被别人打断双腿?他不是去替伯爵老爷……难道出事了?!

这下可不得了!万一真的坏了事,伯爵老爷那边完全无法交代!

不行!

一想到这里,亨特也慌了。

“喂,放了我。”

斯文看着亨特,说。

“如果你也想去,那我就带你去!”

亨特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很快,亨特就带着几个随从,当然还有被擒的斯文一起来到了城外。

“斯文哥哥!斯文哥哥!”

“你们这些坏人,快放了斯文哥哥!”

一看到斯文被五花大绑,几个小孩子全都围了上来。

“别吵了小鬼!你们是和他一伙的?给我把他们全都绑起来带走!”

亨特不耐烦地吩咐说。

“你们敢……可是我帮你叫来人的!喂!喂……”

一看到他们竟然对那些小孩子们动手,斯文愤怒地大喊。

可是红脸汉子只顾着呻吟了,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而亨特,更加只是觉得吵而已。

“竟然是那个小怪物坏的事,不过也好。这样来说,小少爷不是被别人劫走的。”

听完红脸的叙述之后,亨特自言自语。

一个是走到哪里都绝对会引起所有人注意的兽人,一个是从来没有出过门的小少爷,谅他们也跑不了多远。

亨特立刻带着几个随从朝着事发的方向追击而去。

不到半天功夫,他们就在丛林边上堵截到了没走出多远的雷克萨和达维安。

“所有的麻烦事都出在你们这些可恶的小鬼身上,现在,我要怎么处置你们?”

亨特心满意足地看着面前一地的小孩子,说。

“哼!”

斯文不屑地看着亨特。

雷克萨扭头,认出了斯文。

竟然是他?他怎么也会被他们抓了起来?

“把我留下来就好了,放走他们吧。”

达维安虚弱地看着亨特,说。

“这可不行,我的小少爷。”

亨特嬉笑着看着达维安。

“杀了那个杂种!”

红脸汉子杀气腾腾地看着雷克萨。

“你要找的是我,和这些小家伙有什么关系?”

挣扎了一会,终于认清无能为力的现状之后,斯文的态度也软弱下来。

“哈哈!不不不!你从我那里偷的钱应该都进了他们肚子里吧?”

亨特大笑。

“那你打算怎么样!”

斯文。

“让你们这些讨人厌的小鬼统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亨特目露凶光。

“你不能这么做!他们是无辜的!”

斯文的那张似乎从来都不会畏惧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放心,没有人会关心你们这些没人要的野孩子什么下场,这些都完全影响不到我。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为了保护你们而存在的。”

亨特的心情真是好到了极点。

“不!你们不能!他们……他们还那么小……不!你不能!不……不能……”

看到他们即将对自己一直以来照顾着的小孩子们动手,无能为力的斯文一下子哭了。

雷克萨看着嚎啕大哭的斯文,竟然也有种心酸的感觉。

这个黑发的男孩子一直都逼着自己武装成一个成年人,可是他终究还是一个小孩子。

雷克萨想要做些什么,想要变成救达维安的时候那样充满力量的样子,可是身体里的力量却不听话。不管怎么努力,都根本无法挣脱身上粗大的麻绳。

“杀了我,放了其他所有人,求你了。”

达维安垂下头,痛苦地哀求道。

“少爷,请放心,这个是我必须做的。而你说的,那是额外交易,得额外加报酬才行。”

亨特哈哈大笑。

“不……都是因为我才会……还是杀了我这个怪物……”

看到雷克萨也开始加入求死的行列。

“别争,别争,都有,都有。”

亨特大方地说。

“你们一个都跑不了!一个都跑不了!统统杀掉!统统杀掉!”

趴在地上的红脸汉子杀气腾腾。

“斯文哥哥……我怕……呜呜呜呜呜……斯文哥哥……”

最小的小孩子被凶神恶煞的红脸吓哭了。

“混蛋!放了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斯文心疼得哭成了泪人。

“啊——!”

雷克萨放声大嚎,也开始泪湿。

无奈始终无法挣脱身上的麻绳。

“快!它要发疯了!快杀了他们!”

一看到雷克萨的样子,红脸汉子连忙胆怯地说。

“动手!杀了他们!”

亨特也一下子慌了,忙吩咐道。

如果这个兽人真的又发了疯,就不好办了。

五六个随从连忙慌乱地拿起器具,朝着一堆小孩子冲上来!

“不,杀了我就好了,我本来就是要被杀死的,为什么又要连累这么多无辜的孩子,为什么……”

瘦弱的达维安低声啜泣。

“嗷——”

雷克萨拼尽全身力气呼唤自己身体里的兽性。

“不要……不要……不……”

原本最为刚强的斯文却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哭得像个女孩子。

为什么,在自己还没有拥有力量的时候就要面对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

斯文哭。

为什么?!为什么我丑陋身体里唯一有用的血性怎么都不听使唤?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不快点出来!出来!出来啊!

雷克萨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这些可怜的孩子因为我而失去继续生活下去的权利,为什么不让我早点死去,如果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无可争议的错误,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连累其他人,为什么……

达维安咬牙。

火焰。

庞大的,被团团火焰包裹着的身躯。

顶端。

所有人的面前,呈现出,站在这混乱世间食物链最顶端的高贵生物。

龙!

……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睁开眼,就看到了雷克萨忠厚的笑脸。

“……我,我怎么了?”

达维安摸摸隐隐作痛的脑门,从地上坐起来。

“啊!这是!这……这是怎么回事?!”

环顾四周,一片焦黑。

躺在地上保持着痛苦的姿势,亨特以及红脸一干人几乎全都化作焦炭!

太恐怖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我杀了他们。”

斯文擦擦脸上的黑灰,冲达维安和雷克萨爽朗地一笑。

达维安看着身边的雷克萨,根本无法明白过来。

雷克萨看着达维安苍白的脸,欲言又止。

“这火……不是你。”

看看自己身上碎裂的衣物,达维安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开……开什么玩笑!就是我做的,除了我还有谁……”

斯文略显尴尬地一笑。

“不,不是你。”

斯文脸上来不及掩饰的表情更加坚定了达维安心中的想法。

“除了我没有另一个人能做到这种事。坦白说吧,其实,我是暗夜精灵混血儿。这么说你能理解了吧?我的身体里一定装着我自己都不了解的怪物,当时就是这样,我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口吐火焰的怪物。再说了,除了我,像这种事,这里谁能做得出来?”

斯文争辩道。

“我……我是食人魔混血半兽人,是我……”

看到斯文竟然为了达维安而这样奋不顾身,雷克萨也按耐不住。

“得了吧,就算是,你也只会把人撕碎而已。”

不等雷克萨说完,斯文就反驳道。

“……”

雷克萨无言。

“你们都别说了,我知道是我。”

达维安抬起苍白的脸,对着两个萍水相逢,却一再以命相救的善良孩子张开一张纯真的笑脸。

原来龙族血液一直都蜷伏在自己的柔弱外表下面。

“你……你在说什么……明明是我好不好,这种事还有人争?”

斯文不安地看着达维安,还想要解释。

“我是人龙混血。”

达维安看着雷克萨和斯文两个人,说。

一瞬间,三个孩子都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友好的孩子,是和自己一样的。

他帮过我,虽然他同样是个脆弱无力的小孩子,可是他却坚强勇敢地去对抗不友好的势力,他甚至还用并不强壮的臂膀去帮助别人,而他,竟然和自己一样,是混血儿。

雷克萨看着斯文。

他救过我,他表面上的性格怯懦或许只是因为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温暖,从来都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不配拥有尊严。所以才从来都不反抗,对一切都逆来顺受。而当看到我即将遇害的时候,他却比谁都勇敢起来。为了自己他从来不做什么,可他却为了我而勇敢了。他是如此善良。而他,竟然和自己一样,是混血儿。

达维安看着雷克萨。

他救了我,还有那些无辜的孩子。他看起来似乎比任何人都弱不禁风。对自己的死,他没有意见,可当看到别人也因为他而受到牵连,他却觉醒了。他唤醒了身体里不能示人的一面,化身成为了最强大的英雄。而他,竟然和自己一样,是混血儿。

斯文看着达维安。

三个人不由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他看看你,又,你看看他,他看看我,我看看你……(呃。。。)

真好,我遇到同样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同伴,而且,还是两个!

“知道了我是这样的怪物,你还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达维安看着老实的雷克萨,问。

“我就是怪物。”

雷克萨,点头。

“那么,你呢?”

达维安又将脸转向斯文。

“我……我11岁,你多大?”

斯文装作大人模样,说。算是同意了。

“我12。”

达维安开心地一笑。

自己有了一个弟弟。

“……那……那你呢?”

斯文有些尴尬,又看着雷克萨问。

“我……是14还是多少……我记不得了。”

雷克萨挠着头,有些受宠若惊,斯文竟然连自己也一块算了上去。

“呵呵,那么你就是大哥,你就是我们三弟了。”

达维安暖暖地一笑。

“等等……”

都比我大?怎么会!斯文还有些不服气。

可达维安已经伸出手一把将两个人抱进怀里。

雷克萨僵直着身子,强忍着被温暖烫得想哭的眼睛。

感受到两个人的体温,斯文也慢慢将心里为了自我保护而树立起的冰墙融化。

在同一天,收获了两个患难与共的兄弟,三个人的幸福涨满了整个天地。

“如果不能掌控就太可怕了,我可不想一觉醒来就发现你们已经被我烤熟了。”

“恩,我也不想失控之后把你们两个撕碎。”

“我还不知道自己身体里到底藏着什么,不过,有人送给我一把剑,或许,那把剑能帮我打开力量的大门。”

“总之,以后我们一定要不断修行,直到能够完全驯服自己身体里的力量。”

“恩,我也想。”

“不,那样还不够,要能够运用那力量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成为世间少有的强者!”

“呵呵,三弟,你一定行的。”

遇到同伴,并且都想要彼此保护之后,三个人开始觉得自己身体里被人们嫌弃的那一半,或许才是真正被祝福的部分。

可是,清醒的斯文还是明白,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他们彼此相遇。

当天夜里,斯文悄悄从三个人露宿的山洞里走了出去。

他知道,亨特是掌管这座城的那位官员的亲属,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们真的追击的话,三个小孩子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幸好,一早就已经将自己救济的那些小孩子们疏散走了,就算是以后没有了自己照顾,至少现在他们不会被此事牵连。

回头望望山洞,这里面躺着两个将自己冰冷的人生彻底温热的兄弟。

如果能够永远并肩,当然是巨大的幸福。可即使只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别了。”

斯文对着山洞流下两行泪水。

转身,朝着城中走去。

※※※

二十年后。

“就是这里吗?”

一近卫军士兵走上来,看着整个身体都被金色铠甲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将领,问。

“你们在这里等着。”

将领点头,挥了挥手中的长剑,对身后一众士兵吩咐说。

一个人,走进了茂密的丛林。

脚刚一踏进丛林,就立刻感觉到了一股不同一般的气息。

抬头,一只猎鹰划过树林上空。

嗖地一声!一只豪猪灵敏地从脚边窜出去。

他在这里。

长剑开路,金甲将领欣喜地往树林深处走去。

还没走出去多远,就有破空之声从身侧传来!

周身的树木一颗颗倒塌下来,两把飞斧擦身而过!

金甲将领侧身躲开。

两把飞斧盘旋着,又原路飞旋而回。

一个高大粗壮的兽人出现在眼前。

一看到兽人的身影,金甲将领就情不自禁地踏前一步。

兽人却警惕地将两把飞斧端在了胸前!

感受到敌意,身体里血液也本能地锋利起来,金色铠甲下面,将领的皮肤上满满地竖起一片片蓄势待发的坚硬鳞片!

对视。

“你或许,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大的对手。”兽人看着金甲将领,说,“达维安,好久不见。”

“大哥!”

金甲将领一下子笑了。

面对面,兽人也笑。

军营里。

“大哥,如果当年你和我一起加入近卫军,或许……”

达维安看着雷克萨。

可是早就变得沉稳冷厉的雷克萨抬起手,打断了达维安。

是了。

达维安点头。

当年,近卫军魔法师发现了躲在丛林中的两个人,那位魔法师发现两个人身上都有着强大的力量,便邀请他们加入近卫军。

为了雷克萨,达维安同意了。

因为有好几次,在尝试变龙的时候达维安都差点把雷克萨杀掉,凭着两个小孩子,根本无法驾驭达维安身体里的龙族血统。

而雷克萨拒绝了。

为了寻找另一个兄弟,三个人之中最小的斯文。

当年,斯文不告而别,决定替两个哥哥背负杀人的罪名而回到城中自首。

两个人也曾经尝试去营救斯文。可是等到了城中,却发现斯文已经不在城中。

天灾的战火来了。

匆忙之中,已经没有闲情逸致处理案件的官府直接将各类犯人统统押上了前线。

去做炮灰。

从此,斯文彻底音讯全无。

雷克萨和达维安开始在战火边缘各处流浪。

遇到近卫军之后,两个人也终于分道扬镳。

跟随近卫军修行的达维安偶然路过家乡,遇到了忠心耿耿的黑衣仆人,看到达维安还活着,黑衣仆人老泪纵横,并将达维安带回了伯爵府。在看到达维安驯服体内龙族血统,并成为一名出色战士的时候,老伯爵也喜极而泣。在这样的战乱之中,达维安身上的龙族血统不仅不再是污点,而且更是变成了对抗天灾邪恶势力的宝贵力量。身为伯父的老伯爵对所有人宣布,承认达维安的身份,并赐予了达维安本就应该有的公爵头衔。

而雷克萨则开始了在战火和丛林之间的修行。

一晃就是二十年。

“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线索。”

雷克萨叹气说。即使后来练成了驯服猎鹰的能力,也还是没有结果。

始终不愿放弃,为了或许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的斯文而日夜牵挂,如今的雷克萨,是真的老态龙钟了。

“大哥,你难道不问问我这次从前线回来专程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达维安却突然看着雷克萨说。

“为了什么?”

看着达维安微笑着的眼波,雷克萨的心紧紧收了起来。

黑暗,光明,相生相克,无限循环,不分高低……冥想,冥想,冥想,冥想不出个绝对。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绝对。

可是,即使是这样,我还存在着。

如果说之前的世界是黑白平衡的话,那么,我站在了天地间,我就是打破这个平衡的力量。

我是绝对的。

正义,正义是我存在着的唯一意义。

有些空,有些玄?

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本来就是不需要色彩的抽象存在。

“你说呢,正义?”

低头,一身厚重盔甲的男子对着横放在身前的大剑说。

外面,很多人。

很多充满敌意的人。

可是无所谓,他们都不算什么。

对于在混沌时空里飘荡了那么久的自己来说,他们根本不算什么。

他们伤害不了自己。

飘荡了那么久,早已经明白敌意也是邪恶的一种。

对于带着敌意的人,不需要去弄清楚他们带着敌意的缘由。

正义是粗大的,就像手中名叫正义的大剑一样。如果想要发挥它的真正威力,就不能畏首畏尾,不能犹豫。

为了大的正义,就要不拘小节。

自己早已经突破了这个窠臼。

不过,想来也能明白,他们是因为我杀了那个人而来的吧。

那个借着近卫军的名义而随意烧杀抢夺的近卫军将领。

因为我杀了他们的将领而来讨伐我。

要为了一个该杀的人而送死吗?

我可不会为了自己做的正确的事而有半点妥协。

来就来吧。

可是,外面有两个人,是不容轻视的。

两个并没有敌意的人。

站起来,铠甲男子捧着大剑走出洞穴。

迎接他的,是两张久违了的脸庞。

在看清洞穴中走出来的铠甲男子模样的一瞬间,雷克萨和达维安翩然转身!

两个人身后,一个人。

两个人面前,千军万马。

只要有我们在,你永远也不需要去学会坚强那种蛋疼的东西。

如果全世界都误解了你,那么,我们会站在你面前,对抗全世界。

只为了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