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54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6:01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54 玛丽的发明创造

1770年对于凡尔赛宫廷的礼仪官员来说,绝对是非常辛苦的一年。

在前六个月,他们耗费了极大的精力去办好王储那空前盛大的婚礼,而到了后六个月,他们又要筹备普罗旺斯伯爵的另一场豪华婚事。 即便如此,例行的节日还是要保持那种太阳王时代延续下来的奢华,于是,当他们好不容易忙完了王储夫妇首访巴黎的相关事宜之后,紧接着,就要开始准备过圣诞节了。

相对来说,玛丽就清闲了许多,天气越来越冷,不仅仅是她,就连酷爱打猎的王储,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他的这一爱好,在这种天气里打猎,绝对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玛丽发现,王储开始频繁的往他那个铁匠铺跑,而且常常一呆就是一天,她起先有点儿疑惑不解,于是,当某天王储主动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她就欣然答应了。

一进铁匠铺,玛丽就明白王储这种行动的原因了,这个地方,相对于凡尔赛宫她或者王储的房间来说,实在是暖和太多了。

其实,进入冬天以来,玛丽一直抱怨这凡尔赛宫的设计者实在是够疯狂——营建这个宫殿的目的似乎只是为了作为奢侈的典范,而在生活设施上,则真正糟糕的难以恭维,不仅没有厕所,缺少盥洗室,而且,空旷而高大的房间以及密封效果极差的窗户使得壁炉形同虚设,以至于她在房间里。 也不得不在长裙外面罩上一件皮毛大氅,而且几乎整天都呆在壁炉旁边。

至少在这个方面,玛丽不得不承认,王储做得要比她好得多,王储不仅找到了暖和地地方,而且,还非常体谅的把玛丽也带到这个地方来了。

于是。 玛丽立刻真心诚意的向王储道谢,感谢他给她提供了这么暖和的一个地方。 但王储的回答,却让她哭笑不得。

“真的么?王储妃?其实我只是想让你来看看我的炼铁工作而已,早知道你觉得宫里面那么冷,我应该早一点儿带你来这里地。 ”

“这样已经很好了……”玛丽赶快解释,她能有什么话说,她不也从来没有和王储说过,凡尔赛要比霍夫堡宫冷上很多么。

“那么。 王储妃,”王储摸摸鼻子,“既然你觉得宫里很冷,不如中午在这里吃午餐吧,我有好几天中午都是在这里吃的,铁匠师傅地妻子做得食物虽然不如宫里面精致,但味道很不错。 ”

玛丽立刻答应了,话说穿越以来。 她确实天天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如今有机会体验一下平民的食物,这就如上辈子的都市白领去吃农家菜一样,就是尝鲜啊。

才过11点,玛丽就闻到了肉汤的香气,她便顺着香气找下去。 很快,就在铁匠作坊的后面不远处,搭了一个土灶,而铁匠太太正在那里快手快脚的忙着。

看到玛丽,这位妇女赶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油腻地双手,向她行了个很不周正的屈膝礼。 当然,玛丽并没有计较这些,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一大锅热气腾腾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肉汤吸引过去了。

“真香啊,”玛丽丝毫不吝惜她的赞扬之词。 “夫人。 要我说,您的厨艺比得上凡尔赛的那些大厨们。 我要说。 这汤的味道真是太诱人了。 ”

“殿下,看您说地,”铁匠太太那胖胖的红润脸庞上,绽放了一种很开心的笑容,“您能喜欢我做的肉汤,是对我的恩宠。 ”

正在这时,一阵北风吹来,玛丽就觉得鼻子痒痒的,赶忙转过身去,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上帝保佑您,殿下,”铁匠太太一边唠叨着,一边赶忙跑到灶台边上,在一个木柜子里翻了一会儿,找出一个小小地铁盒,“殿下,请您尝尝这个,这个吃下去身上就会暖和的。 ”

玛丽本以为是什么“秘药”,但看到盒子里装得东西之后,不禁大吃一惊,这红红的散发着辛辣的香气的粉末,怎么那么像辣椒面啊?

“这是什么?”玛丽赶忙问道。

“这是辣椒,”铁匠太太显得挺得意,“殿下在宫里面大概没吃过吧,那是因为当年蓬巴杜夫人很讨厌这东西,所以国王禁止它出现在宫里的餐桌上。 不过,我要告诉您,这东西吃下去会觉得火辣辣的,身上立刻就暖和了,而且,王储很喜欢吃这个呢。 ”

“是么,”最后一个消息最让玛丽高兴,这是王储和她之间难得的共同点呢。 但她关心的还远不止这些,要知道,她肚子里上辈子吃惯了辣椒的那条馋虫已经被彻底唤醒了,这小小一盒地辣椒面,可远远不够她过瘾地。

于是玛丽问道,“夫人,您从哪里得到这些辣椒的?”

“宫里地厨师给我家铁匠的,因为他去给人家修好了壁炉,”铁匠太太在提到自己的丈夫时,脸上有着淡淡的骄傲。

那就好办了,既然是从宫里来的,那么,应该有希望去弄来更多的辣椒。 玛丽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您说王储很喜欢吃这个,他怎么吃呢?”

“就这么吃啊,”铁匠太太似乎对玛丽的问题很奇怪,于是,一边回答,一边伸手捏了一小撮辣椒放进嘴里,然后,立刻夸张的开始对着自己的舌头扇风。

玛丽笑了起来,这可是浪费了好东西,辣椒的吃法多种多样,但是这样子生吃干辣椒面,绝对没什么诱人之处,她想了想,自己并不知道这时代有那些材料可以用来烹制辣椒,不过。眼下,做一个油泼辣子应该不成问题。

于是,玛丽就把制作方法告诉了铁匠太太,为了避免对方怀疑,她甚至还谎称是以前看书看到的,然而,这位贤惠地家庭主妇对于玛丽的这种谎话完全没有注意。 她已经急匆匆的去准备尝试一下了。

等到了午餐的餐桌上,“铁匠太太版”油泼辣子的香味。 甚至盖过了精心烹调的肉汤,王储对此大加赞赏,每吃一块肉,都要蘸一些辣椒油,而且,更令玛丽高兴的是,她那谎言在王储这里。 也轻松过关了。

然而,玛丽一边吃饭,慢慢有了一个疑问,她始终觉得,这油泼辣子有一种特殊地,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是火锅!

就是麻辣锅底地味道!玛丽激动极了。 忙问铁匠太太,“夫人,您用得是什么油?”

“是牛油,殿下,”铁匠太太恭恭敬敬的回答,“这块牛油挺好的。 本来是留着我家过圣诞节的时候吃的。 ”

原来如此,玛丽也同时想起来,上辈子吃过的麻辣火锅,都是号称用牛油来做锅底的,难怪有类似地味道呢。 随之她又产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既然有辣椒,有牛油,那么,能不能做出一份火锅来呢?

吃完午餐,王储回去继续打铁了。 而玛丽。 则尾随着铁匠太太,又去了她的厨房。

“殿下还有什么事?”铁匠太太显得十分惶恐。

“没什么。 夫人,”玛丽微笑着,“我只是还知道一种吃辣椒的方法,想请您做给王储吃。 ”

“那太好了,”铁匠太太也高兴起来,“殿下快说吧,我巴不得王储和您一直在我这里吃饭呢,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 ”

于是,玛丽把火锅的做法慢慢的,事无巨细的向铁匠太太描述了一遍,铁匠太太听得非常认真,而且,几乎是从一开始,脸上就挂着一种陶醉地微笑。

“殿下,您介绍的菜肴听起来真是美妙,我担心我做不出来呢。 ”

“夫人,没问题,我相信您一定行的!”玛丽一个劲儿的给铁匠太太打气,她已经知道,宫里面不准吃辣椒,那么,她要想做出火锅来,目前似乎只能靠这位“煮妇”。

玛丽很快就发现,这位铁匠太太,确实是称职的家庭煮妇,在她的厨房里,葱姜蒜应有尽有,当玛丽看到这些熟悉地东西时,简直要高兴坏了——有了葱姜蒜,火锅基本上没问题了。

而且,铁匠太太还有高汤,玛丽要求她把中午喝剩下的肉汤用作锅底的汤头,铁匠太太虽然看起来很心疼,但显然不会违背王储妃的命令,这浓浓的肉汤一加到牛油爆香了的葱姜蒜和辣椒中之后,立刻发出一阵令人愉悦的噼噼啪啪的响声,同时散发着一种辛辣而浓郁的味道。

成功了!闻着这熟悉的味道,玛丽欣喜若狂。 但铁匠太太却还有点儿犹豫,“殿下,您刚才说地是,这锅汤要一直热在火上,然后您亲自把生肉下进去么?”

显然,铁匠太太完全没有领会到火锅那个“涮”字地真谛,当然,也有可能是玛丽表述的本来就不好,至少玛丽现在觉得对方能理解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于是她点头答应了。

“可是殿下,您似乎不适合在火炉边亲手做食物啊。 ”铁匠太太迟疑着说出了她地担心。

说的也是,玛丽想到火锅就兴奋,差点儿就忘了此身在何处了,她现在是王储妃,她丈夫是王储,两个人再想吃什么,也不能在火炉旁亲自动手啊。

这新情况使得玛丽非常沮丧,因而严重的影响了她的思维,她只得关照铁匠太太好好去切肉和蔬菜,而自己,坐到一旁,一边闻着火锅的香味,一边想一想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一直等到铁匠太太把牛肉片、羊肉片和蔬菜都切好——这更加剧了玛丽的郁闷,因为她悲哀的发现,虽然自己弄出了火锅,但上辈子爱涮的许多东西,从茼蒿都豆腐皮,都不会出现了,这无疑中也减少了很多趣味。

玛丽最后决定,她还是暂时不要想亲手涮火锅了。 于是。 到了吃饭的时候,是把汤锅端到了铁匠作坊里炼铁地火炉上,由铁匠太太动手把肉下到锅里,再捞上来呈给王储和玛丽吃。

然而,王储对这顿美餐还是赞不绝口,其实玛丽自己也很满意,这一次的火锅。 至少在味道上,已然无限趋近她记忆中的那种味道了。 但她还是不满足。 要是能自己动手涮就好了。

玛丽突然想起了上辈子那种传统的铜锅火锅,是啊,如果用那种锅,不就不用在火炉边上,而可以堂而皇之的摆上餐桌了么?她立刻决定把自己的丈夫拉下水,单凭她的力量,大概很难弄出一个铜锅来。

于是。 玛丽对王储笑了笑,“殿下,您知道么,如果我们能够亲自动手涮肉吃,会觉得更好吃呢。 ”

王储嘴里嚼着大片地牛肉,歪着头想了想,才答道,“王储妃。 我想,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吧,可是总不能让我们亲自到火炉边去动手操作吧。 ”

“我看过地那本书上还介绍了一个办法,殿下……”玛丽笑嘻嘻的把铜锅火锅的原理讲给王储听,一边悄悄观察王储表情的变化——果然,王储显得越来越感兴趣了。

“王储妃。 你说这种锅是有图样的,那么,你还记得那个图样么?”

玛丽便用手指沾着杯子里的葡萄酒,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大概的铜锅样子,虽然很粗糙,但铜锅中央乘碳地锅膛部分却表示的很清楚。

王储点了点头,“这个锅是要用纯铜来做么?”

这个,玛丽还真是不知道了,于是她老实的承认,“我不知道。 殿下。 只是书上说这个锅叫铜锅。 ”

“那没什么,”王储的口气很轻松。 而且透着一种罕见的自信,“等我来试验一下,用什么材料做比较好,这很简单的。 ”

事实证明,王储的这种自信是理几乎是所当然的,只用了五天,当玛丽看到他地作品时,甚至有一瞬间误以为上辈子的铜火锅跟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当然,这只锅上自然不会有传统的中式花纹和装饰,取而代之的是,法兰西王家的百合花纹章。

玛丽非常认真的向王储表达了她地满意,并对这锅的精致大加赞扬,但她的丈夫显然对此不太习惯,因为他摸了摸鼻子,又摸了摸下巴,才支支吾吾的让玛丽和他一起试用一下这只锅。

事实上,王储肯定是试验过多次,从而对他的锅有了足够的信心,因为他直接让铁匠太太把再次烧好的锅底倒进了新锅中,加足了碳之后,火锅锅底立刻冒出了幸福的泡泡,王储用叉子叉住一片牛肉,兴致勃勃的放进了锅中。

“王储妃,你知道牛肉要煮多长时间么?”王储掏出了一只怀表,看了看,“我已经试过了,35秒之后拿出来味道最好。 ”

在随后而来的圣诞节中,几乎全凡尔赛地人都为“王储地火锅”——这是由玛丽确定的最终叫法——而着迷着。 国王不能吃辣地,于是玛丽又提出了清汤锅底供国王享用。 凡尔赛的厨师们知耻而后勇,设计出了各种各样的锅底,而且,最令玛丽惊奇的是,为了搭配那些清汤锅底,他们居然发明了好几种酱汁的小料蘸着吃。 玛丽本人从上辈子起就习惯于吃麻辣锅的时候不用小料,于是这一次,只能把这个发明留给更需要的人来做了。

凡尔赛的贵族们只是满足了口腹之欲,而最大的获利者,居然是王储作坊里的那些铁匠,王储当然不再亲自动手做锅,于是这些铁匠们成了唯一知道这锅的做法的一群人,贵族家为了自家也能吃上火锅,往往一掷重金请他们做一只锅,于是,在这个冬天里剩下的日子里,几乎所有的铁匠,都通过生产和出售“王储的火锅”而发了家。

最不好意思的是王储,因为他一直私底下跟玛丽说,这个锅其实应该叫做“王储妃的火锅”,因为锅的设计者实际上是她。 玛丽当然不会承认他的这种说法,她告诉他人人都知道这个锅是他做出来的,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王储也终于不再坚持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