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56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20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56 普罗旺斯的婚姻

过完新年之后,春天就来得特别快。

当然,这里所说的春天是特指季节上的,对于我们的玛丽和她的王储丈夫来说,他们在凡尔赛宫里的处境,似乎依然停留在上一个季节里。

这是因为,普罗旺斯伯爵要结婚了。

人们当然记得,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翘首期盼从奥地利来的王储妃,但随后发生的某些事情,使得基本上所有人的对于波旁王家下一代的向往遭到了极大打击,幸好王储还有两个弟弟,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被重置到即将结婚的普罗旺斯伯爵身上了。

那么,玛丽呢?是的,在结婚快满一年的时候,她依然过着无性的婚姻生活。 事实上,玛丽现在觉得,只要王储不间或在她身上来一次无意义的尝试——上帝保佑,在*药事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这种行为了,那么,其实这种生活也还不错。

春天一到,王储便整顿行头开始出去打猎了,玛丽只陪他去了一次,就实在忍受不了了。 初春可供猎杀的动物不是很多,个头也都不大,而王储这个家伙,他居然打燕子!

上辈子的时候,玛丽在城市里长大,因而从小虽然对这种有着可爱的剪刀尾巴的益鸟耳熟能详,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一只。 等穿越过来,她才第一次见到燕子,这种小生灵那比麻雀大不了多少的小身体所能展现地优雅身姿深深吸引了她。 因而,当王储兴致勃勃的用火枪瞄准那些燕子的时候。 玛丽觉得她真的很难再看下去。

玛丽希望能向王储表示她的这种不满,但很难启齿。这是个没有环保,没有保护动物的时代,贵族们以猎杀动物为荣,互相攀比猎物的多少……最后,玛丽总算想起一个还算是办法地办法。

当天晚上玛丽同王储一起吃晚餐的时候,除了一杯甜酒之外。 什么都没吃。 于是,当王储终于吃完他地晚餐后。 他想起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妻子,“王储妃,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像什么都没吃。 ”

“哦,殿下,谢谢您的关心,”玛丽摇着头,“我今天跟您出去打猎的时候。 看到那些被打死的燕子,那么小的东西身上被火枪打烂的血淋淋地情景看起来太让人难过了,这严重影响了我的食欲……”

“这样啊,”王储想了想,“打猎燕子也确实没什么乐趣,那么,王储妃,等下次我们一起去打猎的时候。 请你提醒我,我不会再打燕子了。 ”

玛丽向王储道了谢,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各自回房就寝,这是他们最近形成的一种特殊的默契,谁都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进入4月。 所有的官员们都忙得人仰马翻的。 普罗旺斯伯爵路易.斯坦尼斯拉夫仅仅是一位法国王子,因而,按照一般王室子女们结婚的礼仪,他要先前往撒丁王国地首都都灵去迎娶新娘,再返回凡尔赛举行一场同样盛大的婚礼。

撒丁王国的公主玛丽.约瑟芬.路易斯是玛丽标准的步后尘者,她的这场婚礼法兰西这一方的程序,基本是按照去年玛丽地婚礼步骤来安排的。 但玛丽觉得,她的这位新来的妯娌要幸福的多,至少她在家中就见到了自己的丈夫,然后。 有丈夫能陪伴她穿过整个法国来到凡尔赛。

正是因为这样的婚礼安排。 某些极度期盼王室下一代的人,比如阿德莱德夫人。 就极力要求普罗旺斯伯爵要尽早同妻子行夫妻之礼,他们期望着,等新婚夫妇在凡尔赛举行完婚礼之后,就会有新娘怀孕的消息传出来。

玛丽显然不会有上述这种期待,但她也并不能狠下心去诅咒这对新婚夫妻怎么怎么样,对普罗旺斯伯爵的整个婚礼,玛丽都抱定了一种与己无关地态度,就差不闻不问了。

但总有人会关心这些情况地,朗巴尔夫人这一次也赶往都灵去参加她所促成的这一场婚礼了,但这位夫人地安排与新婚夫妇的不一样,她早于新娘几天到达凡尔赛,以便帮助自己的这位侄女安排好在凡尔赛的一切。

听到朗巴尔夫人回到凡尔赛的消息之后,玛丽的女教管诺伊阿伯爵夫人立刻准备去拜访她,虽然玛丽一再向女教管声明,她并不对这位弟媳有多少的好奇,但伯爵夫人的回答显然要义正词严的多。

“殿下,按照礼节,您应该为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准备一样小礼物,而我,正是带着这个问题去拜访朗巴尔夫人的,您很期望新娘子能喜欢您的礼物,这是人之常情。 ”

玛丽为之气结,给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礼物早就准备好了,一套王家瓷器厂出产的,饰有百合花纹章的骨瓷茶具。 玛丽还觉得这礼物送轻了,但诺伊阿伯爵夫人说,作为王储妃送给伯爵夫人的礼物,一套茶具正合适。

诺伊阿伯爵夫人去了一下午连带大半个晚上,等玛丽在王储那里吃完晚餐回到自己的房间,才见到她。 玛丽立刻发现,女教管的脸上有奇怪的笑容,她笑嘻嘻的看着她,弄得她心里怪发毛的。

“好吧,”玛丽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亲爱的伯爵夫人,我无法猜出您将要告诉我什么样的消息,所以,请您大发慈悲的快点儿告诉我吧。 ”

“殿下,”女教管依然笑着,“我的消息您一定不爱听,因为您是多么盼望普罗旺斯伯爵夫妻和睦啊。 ”

“那么现在呢?”玛丽不由自主的追问道。

“虽然朗巴尔夫人表达的很隐晦,而且。 她似乎不怎么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我还是弄清楚了,您丈夫地大弟弟似乎很不喜欢他的这个妻子。 ”女教管的语气里充满了得意,玛丽也不明白,这是对于消息本身的呢,还是对于她得到这个消息的过程的呢。

玛丽陷入了沉思,女教管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可是她偏偏不那么开心。 是的,她对普罗旺斯伯爵不满。 但她确实并不希望他婚姻不幸福,说白了,普罗旺斯伯爵也不过是个十五岁地少年,可婚姻,对于这时代的人来说,就是一辈子地事情啊。

于是,在真正见到新婚的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之前。 玛丽还是抱有正面的期望的,毕竟新娘的姑姑朗巴尔夫人,是位很优秀的贵族女性,而玛丽曾经看过的那张画像,展示地也是一位明眸善睐的少女啊。

等到新娘子到达凡尔赛的那一天,玛丽说她想先远远的看看新娘,而王储,大概也是出于小孩子心性。 便把她带到了国王寝宫——我们前面说过,路易十五并不住在这里,而寝宫一面的窗户,正对着武器广场。

于是,玛丽和王储都看到了新娘下车的全过程,她对这位妯娌的第一感觉其实还不错。 因为离得太远,新娘又戴着帽子,她其实没有太看清她的脸,但她纤细而优雅地身段还是给玛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但王储似乎是看清了,因为他只看了几眼,就嘟囔着转过脸来,“玛丽,她长得比你差太多了。 ”

玛丽一直把这当作了她丈夫十分罕见的恭维话,而当她真正面对面见到新娘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是王储的眼力好。

确实。 这位新娘是典型的南欧女性。 但玛丽看过地那张画像显然经过了刻意的修饰,是的。 她有着大大的褐色眼睛,但遗憾的是,她并没有与之相适应的五官,因而,整体上的感觉并不好。

等到行礼的时候,玛丽还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着,“欢迎您来到凡尔赛,我亲爱的妹妹。 ”

而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地反应却很出乎玛丽地意料,她看了玛丽一眼,又转过脸与跟在她身后的朗巴尔夫人小声说了一两句,才转回来答应了一生,“原来您就是王储妃啊,您好。 ”

等玛丽参加完盛大地午宴,回到自己的房间,诺伊阿伯爵夫人就开始抱怨了,而且,克拉丽丝夫人也同她一唱一和的,她们齐声指责,说这位新娘子对玛丽的表现太过失礼,事实上,玛丽不得不承认,这位萨伏依王室的小姐,确实有点儿……不好说。

然而,关于这位新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恶评还不仅仅如此,接踵而来的消息还包括,她不太注意个人卫生,很少刷牙,并且几乎从不使用香水——关于这一点,玛丽已经深有体会,在她和这位年轻的妯娌的几次比较亲密的接触中,某些味道已经让她几乎难以忍受了。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几乎在普罗旺斯伯爵夫妇的婚礼举行的同时,关于伯爵夫妇在夫妻生活上的各种问题就已经成了凡尔赛宫的最流行话题。 普罗旺斯伯爵不喜欢他的这个妻子,他最初排斥与她同房,在勉强同房之后,传出来的消息并不比玛丽的丈夫更加乐观,甚至有人直言不讳的说,这位目前承担着法兰西王室生育下一代的重任的伯爵,也存在和他哥哥类似的生理问题。

玛丽始终保持着对这些事情的冷漠和不关心,但这并不妨碍王储和她谈论这一类的消息。 有一次,当王储在和她以及阿特瓦伯爵闲聊时,就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我真为普罗旺斯赶到遗憾,我想象不出他要如何忍受她妻子的味道——相对来说,”他看了玛丽一眼,“王储妃,你身上的味道要好闻的多了。 ”

玛丽被闹了个大红脸,也不知王储是在夸她呢,还是有什么其他意思,而阿特瓦伯爵则怪模怪样的望天长叹,“愿上帝保佑,千万不要也给我一个那样的妻子。 ”

然而,所有有关普罗旺斯伯爵夫妇的传闻到6月底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发生了一件在很多人看来非常怪异的事情——普罗旺斯伯爵在公开场合宣布,他的妻子,怀孕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