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57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32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57 家事

事实上,在整个1771年的6月,玛丽都在忙着关注她在意大利的另一些亲属们。

我们的读者想必还记得嫁到帕尔玛的玛丽的姐姐玛丽亚.阿玛丽亚女大公,她现在是帕尔玛公爵夫人了,而她的丈夫,则是伊莎贝拉皇后的弟弟,帕尔玛的年青公爵斐迪南,这对夫妇自结婚以来闹出了一些新闻,而这些新闻,居然惊动了整个欧洲。

不记得相关情况的读者们,可以回顾一下本书第一卷的025章,那个时候伊莎贝拉所担心的问题终于成了现实——玛丽通过综合各方面得到的消息,得出了一个事件概况——她那强有力的姐姐玛丽亚.阿玛丽亚,在嫁去帕尔玛之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控制了她的丈夫,她积极参与政事,代替丈夫发号施令,而且,最要命的是,她总是把原本严格控制帕尔玛的法国和西班牙不放在眼里。

这些消息使玛丽对玛丽亚.阿玛丽亚佩服的五体投地,她记忆中的这位姐姐,未嫁之时不过是泼辣一点儿,八卦一点儿,怎么结了婚之后,变得如此强势呢?早知如此,她那时候应该与这位姐姐多多接触,好好向她学几招才是啊。

但玛丽也明白,玛丽亚.阿玛丽亚的这种行为,在国家政治的层面,并不算明智。 帕尔玛公爵斐迪南是西班牙国王的侄子,法王路易十五的外孙,就这两方面地亲属关系来说。 帕尔玛在政治上,一直是跟随着这两大强国的,但玛丽亚.阿玛丽亚这么一闹,却正是触动了这两大国的敏感神经——难道奥地利想通过这场婚姻控制帕尔玛,并且排挤西班牙和法国的势力么?

这绝对不是玛丽那稳重谨慎的女王母亲的想法,要知道,女王所期望的是。 通过与帕尔玛地联姻,来加强与西班牙和法国的友好关系。 因而当上述事情发生之后,玛丽听说,女王频繁地写信去帕尔玛,从告诫、到训诫、最后到警告,对帕尔玛公爵夫人进行着反反复复的“轰炸”。

玛丽亚.阿玛丽亚怎么会在意母亲的那些仅限于话语层面的警告呢?说实话,连玛丽对女王的来信也通常是阳奉阴违的呢,又何况是强势的几近嚣张地玛丽亚.阿玛丽亚?于是。 后来发生的情况可想而知,帕尔玛公爵夫人对母亲的任何警告都置若罔闻,不仅继续我行我素,而且,人们又听说了她与某某男士建立了一种异常亲密的关系,越发把自己丈夫当个孩子对待了。

维也纳的女王坐不住了,西班牙和法国方面的来信一封比一封措辞严厉,督促女王管好自己的女儿。 于是。 在1771年4月,女王向帕尔玛派出了一位特使,这位先生在帕尔玛受到了极端的冷遇,他在非正式场合见了公爵几次,但玛丽亚.阿玛丽亚公爵夫人甚至没有亲自召见他,晾了他快半个月。 就把他赶回维也纳了。

这件事迅速传遍了整个欧洲,包括玛丽和她地王储丈夫,都在谈论这对不相配的夫妻。 王储回忆着他小时候见到斐迪南的经过,“他比我们大几岁,个子高而纤细,他不喜欢看书,打猎的技术也一般……等伊丽莎白姑姑去世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了。 ”玛丽也见过斐迪南,那是斐迪南到维也纳订婚的时候,她只记得他是风度翩翩的年轻人。 长得很像伊莎贝拉。 但显得有些瘦弱,她甚至没有同这位姐夫好好认真交谈过。 因而也无法了解他地学识和修养。

事实上,作为男性,王储不可避免的对帕尔玛公爵夫人更感兴趣一些,他把阿特瓦伯爵拉过来聊天,然后,两人一起向玛丽提出了要求,让她介绍一下她那“强大”的姐姐。

玛丽记忆中的玛丽亚.阿玛丽亚,也许是高傲的、泼辣的、叛逆的,但表现在表面上的,她或者只是一个带着点儿八卦精神的热情女性而已。 当然,这些介绍满足不了那对好奇的兄弟,他们强烈要求玛丽好好想一想,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位女士不顾一切地与这些大国们对着干。

玛丽想不出来,她唯一敢基本肯定地,是她的这位姐姐,应该和家里地其他女孩一样,没什么政治野心,那么,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么?玛丽记起当时玛丽亚.阿玛丽亚婚事的一波三折,难道是因为她本来就对这婚事是不满的?算了,后面的这一条,还是不要告诉她的丈夫和小叔子了。

于是,王储和阿特瓦伯爵的好奇心还是没有丝毫的减少,还是玛丽告诉他们,家里的姐妹是分开教育的,才使他们放弃了从玛丽身上找到帕尔玛公爵夫人影子的想法。

“亲爱的嫂子,”阿特瓦伯爵笑嘻嘻的看着玛丽,“您要是像那样对待我哥哥的话,我一定会谋杀您的。 ”

王储的脸色变了变,有点不安的看着玛丽,玛丽知道阿特瓦伯爵是在开玩笑,所以她也笑着回答道,“放心吧,弟弟,我不会让您有这种机会的。 ”

新的消息很快陆续传来了,正当壮年的西班牙国王首先受不了,他叫嚣着要出兵帕尔玛——这其实很容易,帕尔玛紧邻着那不勒斯,而那不勒斯国王,玛丽的另一个姐夫斐迪南一世,正是西班牙国王的儿子。

西班牙国王的出兵计划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持,奥地利方面当然不同意,很快,与这对当事夫妇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个人——神圣罗马帝国皇后伊莎贝拉,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这整个事情,虽然涉及到各国的政治利益,但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帕尔玛公爵的家事,既然是家事,那还是由家里人来解决比较好,所以,不如由她、她妹妹路易斯和妹夫,一起前往帕尔玛好好开导和关照一下这对夫妇。

但这样地安排还是得体现国家政治,既然如此。 法国怎么办?就帕尔玛公爵来说,法国和西班牙在他身上的势力应该是相等的。 路易斯的丈夫是西班牙王子,因而,他们夫妻已能够代表西班牙,但谁来代表法国?

这件事确实是家事,幸好法国也有一对夫妻同样能够满足伊莎贝拉王后的要求,法兰西王储是帕尔玛公爵的表弟和连襟,而王储妃则是帕尔玛公爵夫人的亲妹妹。

玛丽在知道这一消息地前几天。 才得到了另一个给她带来不小打击的消息,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怀孕了,整个宫廷对这有关新生命地消息欣喜若狂,这使得玛丽疑惑不已,她确实记得,历史上的普罗旺斯伯爵也就是路易十八才是真正一辈子没有儿子的那一个,难道历史在这里,反而出现了什么变化不成?

这种时候还要靠几位夫人出马打听。 诺伊阿伯爵夫人领着克拉丽丝夫人、雅柴夫人和博纳瑟夫人出门转了一圈,就什么都打听清楚了。

那一天,王储和两个弟弟都陪着国王在接见大臣,似乎有人提出了普罗旺斯伯爵既然已经结婚,就应该搬出凡尔赛,住到巴黎去。 国王本来是表示同意的,但普罗旺斯伯爵看起来很不满,他突然向国王启奏,说他妻子怀孕了,因此,他们要继续留在凡尔赛宫居住。

国王很高兴,大概他也是被孙子们接连不断的夫妻问题弄得太过烦恼了,他立刻派出御医去给普罗旺斯伯爵夫人诊断……

“殿下,您猜猜御医诊断的结果是什么?”诺伊阿伯爵夫人笑着问玛丽。

“是什么?”玛丽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御医说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处于怀孕早期,暂时还诊断不出来。 ”女教管笑了起来。

几位夫人都摇起了头。 到把玛丽弄得很迷惑。 于是只好问道,“难道怀孕早期就能诊断出来了么?”

“殿下……”大家都笑了。 “您是不知道,怀孕这种事情,是发生在女人身体里的,因此,女人自己最清楚了,现在这位伯爵夫人什么都不说,显然就有些奇怪了。 ”

玛丽将信将疑地,不过她想得很开,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生不生孩子并不受她的控制,因而,她还不如继续把注意力放在自己丈夫身上呢。

又过了几天,玛丽收到了伊莎贝拉的信,信中提出,让玛丽尽力促成这次王储夫妇对意大利的反应,按照伊莎贝拉的设想,这一次不仅仅是要解决帕尔玛的问题,或者可以顺便让玛丽的哥哥们,以及帕尔玛公爵或者那不勒斯国王之类王储的远方兄弟们言传身教一下,从而解决王储不愿意接受手术地问题,为此,约瑟夫皇帝或者也会亲临帕尔玛。

这到是一件大好事,事实上,法兰西这对王储夫妇的问题,并不比帕尔玛那一对好多少,既然都属于家事的范畴,不如一起解决了为好。 玛丽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诺伊阿伯爵夫人,让她不要再管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了,现在要全力以赴,了解国王和大臣们对于出访帕尔玛的态度。

还没等玛丽打听出什么头绪,国王路易十五却召见她了,等她战战兢兢的到了国王那里,听他说了几句话,就禁不住要抱怨伊莎贝拉了。

这个伊莎贝拉,她一定同时给国王写信了,却也不告诉玛丽一声。

可是玛丽,你也是糊涂了吧,伊莎贝拉的办法虽好,光告诉你这个完全不能做主地人有什么用处?当然要向最终的决策者鼓吹了。

不过,幸亏玛丽已经想好了,当国王问她是否想去意大利的时候,她立刻表示,“我觉得这样一次旅行是对王储有利的,因此,希望陛下能够恩准。 ”

“王储妃,”国王显然不肯轻易放过玛丽,“您所说的有利,具体是指什么呢?”

玛丽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下去,“首先,按照伊莎贝拉姐姐的安排,这一次或者有可能帮助王储解决他对手术的恐惧;其次,我们这次要途经法国的很多地方,这会帮助王储认识和熟悉他将来统治的这个国家和子民,而且,王储也能借此建立威信;最后,我想我们也能向意大利人展示一下法国的力量。 ”

“你能有这样地见解,也算不错了,”国王对玛丽地回答,评价并不高,不过,他很快笑了起来,“王储妃,我知道你在巴黎表现的很好,所以,还请您在这一路上,多多帮助一下我那孙子。 ”

玛丽点头称是,她觉得,国王既然这么说,这一趟地出访,应该还是有希望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