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58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6:15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58 好事多磨

关于法兰西王储夫妇出访帕尔玛的议题,在凡尔赛宫的国务会议上掀起了轩然大*。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玛丽的预料,即便有国王的强力支持,各方面的反对王储出访的声浪,依然一浪大过一浪,而且,各种各样的观点应有尽有。

以奥尔良公爵为首的一批守旧者们,首先提出波旁家族的王储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外交出访,随即又有一大群抱定了礼仪高于一切的大臣们,声称根本无法为王储夫妇的出访安排合适的礼节,因而,出访是不可能实现的。

此外,永远不要忘了凡尔赛宫还有一批反对王储的人,首当其冲的就是普罗旺斯伯爵,他毫不客气的表示,由于王储严重不善社交,如果任由他出访,就会在外国人面前丢波旁家族乃至整个法国的脸面……

接连几天,这种争论丝毫没有得出结果的迹象,玛丽有些着急,她很担心国王会因此而产生厌烦情绪,从而放弃对他们的支持。 但王储呢?在玛丽同他介绍过他们共同的“伊莎贝拉姐姐”构划的这次访问之后,王储的反应确实是挺好,说起来,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正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憧憬和向往的时候呢。

但现在看来,仅在夫妻间达成共识是远远不够的,玛丽不能参加国务会议,不能去驳斥那些反对他们出访的大臣们,但是王储能啊。 法兰西王储在国务会议上发表自己地意见,简直是天经地义的。

于是,玛丽又去找她的丈夫,她先说了几句闲话,而当她想要把话题转到访问帕尔玛之上的时候,王储已经开口发问了。

“王储妃,你听说了么?大臣们还是不赞成我们去帕尔玛的访问。 ”

“殿下。 ”玛丽点了点头,“事实上。 我正是为这件事而来的。 ”

“那就好……”王储皱起了眉,“王储妃,我想我应该做点儿什么,毕竟要出访的是我们俩,而不是国王陛下。 ”

玛丽赞许地看了王储一眼,看起来,她的丈夫终归是王室子弟。 基本地政治常识,还是不缺的。 于是她决定继续给他机会,“那么,殿下,您打算做点儿什么呢?”

“这个……”王储摸起了脑袋,“我还没有想好……”

玛丽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丈夫的这种犹豫,因而,王储变得更加忐忑了。 他小心翼翼的补充问道,“王储妃,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殿下,”玛丽决定把丑话说在前面,“说起来,我并不了解国务会议上的事情。 ”

“王储妃。 你一定有什么办法吧,请告诉我,”王储看起来,有点儿急了。

“好吧,”玛丽觉得没必要在这上面再绕话,于是笑了笑,“毕竟,做决定的是殿下您自己……嗯……我的意思是,殿下如果亲自去说服那些大臣们,或者会有很好地效果呢。 ”

“不……”王储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嚷了出来。 玛丽看见。 他的脸,似乎瞬间就白了。 而王储本人,显然随后意识到了这种失态,但他还是使劲儿的摇了摇头,“不行,王储妃,我无法说服那些大臣们。 ”

“或者说服这个词并不是太适合……”玛丽也同时在思索着,她觉得还是换个说法,“殿下,事实上,我觉得是由于大臣们对您并不是很了解,又有一些人在说您的坏话……愿上帝保佑,如果您亲自出面,向所有人证明您的能力,应该就会有更多的人支持我们的这次出访了。 ”

“我地能力?”王储有些茫然的重复着,他显得很不自信,“王储妃,我能够证明么?”

“当然,”玛丽太了解王储的这种不自信了,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他确实对玛丽的建议动心了,因此,她要加强对王储的鼓励,“殿下,请相信我,您一定能做到的。 ”

“那么,王储妃,我应该怎样证明呢?”事实证明,玛丽地鼓励有了点效果,王储已经开始考虑方法了。

“殿下,”玛丽觉得还是让王储自己动动脑子比较好,于是她摇了摇头,“关于这一点,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如,我们一起想一想吧。 ”

“好的,”王储立刻顺从的答应了,他又想了一会儿,才补充道,“王储妃,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的想一想,所以就不和你一起吃晚餐了,不过,请您明天一早来找我。 ”

到了第二天,王储一见到玛丽,就递过来的一张写着密密的字迹的纸时,然后小声的补充着,“王储妃,请您看看这个,我想如果能做到这些,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能力吧?”

玛丽仔细读了纸上地文字,王储实际是在反复地关注一个问题——他的出访只是为了维护法国在帕尔玛地利益,同时宣扬法兰西的国威——说的多么好啊,现在,玛丽都不好意思说她曾经也是这么想的了。

“好极了,殿下,”玛丽非常真诚的称赞着,“我想,如果您能向大臣们说明这些,那么,他们一定会对我们满意的。 ”

王储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但他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阴云又重新浮现在他那胖胖的脸庞上,“可是……王储妃,我应该怎样去跟他们说呢?”

“这个……”玛丽犹豫了,她也知道,在公众场合高谈阔论的本事并不是人人都有的,而她的丈夫,似乎正是缺少这种技能,但问题是,她在这方面,也并不是很擅长。

王储耐心的等着,玛丽想来想去。 觉得还是从王储这方面入手比较好,于是她尝试性地问道,“殿下,您参加过这一类的会议么?您以前发过言么?”

“不,我只是旁听过几次,”王储显得很担心,又小声的补充道。 “国王陛下从来不让我发言的。 ”

“那么,殿下。 ”玛丽觉得只有对王储进行一下突击训练了,“您现在可否把我当成那些大臣们,向我述说一遍您的观点呢?”

王储显得惴惴不安,很犹豫的叫了一声,“王储妃……”

玛丽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自己地丈夫,“殿下。 请您试一试。 ”

等了一会儿,王储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玛丽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好几下,在磕磕巴巴地开口了。

说完第一遍,玛丽毫不客气的摇着头,“殿下,您刚才是在陈述观点么?您中间停顿的太多,我都没听明白。 ”

说完第二遍。 玛丽还是面无表情,“殿下,请您先弄明白您究竟想说些什么。 ”

……

说完第五遍,玛丽变得循循善诱,“殿下,请想一想国王陛下在国务会议之类的地方。 是如何说话的。 ”

……

说完第十遍,玛丽决定要让王储劳逸结合,“殿下,请先休息一下,喝点儿饮料,我们吃完午餐再继续练习吧。 ”

到了下午,王储大概又练了十遍以后——之所以说大概,主要是,玛丽也不记得王储到底练习了多少遍了,到了后来。 王储已经发现自己越说越好。 这给了他极大的自信,于是。 他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小心推敲,为了使自己地表现更加完美。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玛丽觉得,王储虽然还是声音不大,有点儿缺乏语气,并且有时还会结巴,但总的来说,已经有了很大进展了,于是,她笑道,“殿下,我想您有必要先去和国王陛下说说您的这些观点,我想,您要想在国务会议上发言,应该需要国王的恩准。 ”

说起国王,王储似乎又怯场了,他看了玛丽一眼,才勉强笑了笑,“那么,王储妃,让我再练习一会儿吧。 ”

王储又练习了一小时,玛丽忍不住再一次催促了他,王储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储妃,您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国王那里?”

“殿下,”玛丽立刻严肃的摇了摇头,“我这样帮助您,是因为我是您的妻子,而并不是因为我是王储妃,因此,就像您地所有祖先一样,您应该留给所有人这样的印象,法兰西王储,本身就是一个很强大的人物,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与任何女性都没有什么关系。 ”

“王储妃……”王储咕哝着,又很仔细的想了想,才点了点头,“那么,先让我送您回您地房间吧。 ”

王储的战果大概不错,因为到了晚上,有国王的仆人来通知玛丽,让她到国王那里,同王储一起陪国王用晚餐。 而等到了国王的房间,这位老君主的第一句话,就让玛丽大吃一惊。

“王储妃,您教我孙子的这些,至少现在看起来,很成功啊。 ”

玛丽本能的感觉国王并无恶意,但她还是要向国王表明一下她自己的态度,她又向国王行了一个屈膝礼,“尊敬的陛下,恕我直言,王储只是做他应该做并且能够做的事情而已,至于您所说地教导,我确实不敢当。 ”

“好……”国王直视着玛丽,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他地孙子,“奥古斯特,你妻子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我可不希望你最后告诉我,那些都只是你妻子地美好想象而已啊。 ”

王储默默的点了点头,国王又兴致勃勃的训诫了一会儿,才点头让这对小夫妻入席吃饭。

玛丽和王储并排坐在桌边,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玛丽悄悄抓住了王储的手,果然,手心里都是汗。

玛丽紧紧握了握王储的手,然后,她感到那只手似乎突然有了生机一般,反过来,使劲儿捏着自己细细的手指。

玛丽给捏痛了,差点儿叫出声来,她狠狠的看了王储一眼,却发现这肇事者却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弄得她毫无办法。 一直等到开胃汤端上来,王储才松开手,埋头到他喜爱的食物中去。

过了几天,凡尔赛果然对王储在国务会议上的表现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奥尔良公爵立刻转而支持王储的这趟出访,甚至亲口驳斥了礼仪官员们的近乎于荒谬的论调。 正因为如此,法兰西王储夫妇出访意大利帕尔玛的事情,终于敲定了。

而这件事情中的最大反对者普罗旺斯伯爵,现在也顾不上再有什么反对的动作了,因为,就在这几天,宫廷御医最终确诊,他的新婚妻子,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也就是说,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并没有怀孕。

人们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使得一向聪明果敢的普罗旺斯伯爵使出了那样的昏招,事实上,玛丽觉得原因还是挺简单的,谁叫普罗旺斯伯爵,娶了一个对他有害无益的妻子呢?

相对来说,法兰西王储,就要幸运的多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