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62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33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62 里昂

王储夫妇如期到达了里昂城,迎接他们的,又是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与巴黎或者奥尔良不同,里昂这座历史名城,被波旁王室已经冷落的很久了,如今在世的市民们,说到国王,只能讲述他们祖先一代代传下来的关于伟大的亨利大王和玛丽.德.美第奇的婚礼这一类的旧事,至于当今的王室成员,很遗憾,他们似乎一直对这座城市不怎么感兴趣。

现在,法兰西的王储和王储妃来到这座城市了,在市民们的眼里,眼前的这一对年轻夫妇,似乎要比传说中那位生活放荡的老国王来得更有意义一些,现在,他们可以对乡下的亲戚们吹嘘他们见过王储夫妇,大概用不了几年,他们就能堂而皇之的宣称,他们早就见过国王和王后了。

似乎正是怀着这种心里,里昂的市民们,几乎是万人空巷的来欢迎王储和王储妃。 然而遗憾的是,这样的欢迎,王储和玛丽都见得多了,又加上旅途的疲惫,都不怎么能打起兴趣来。

玛丽终于深刻的体会到,历史上的那个她,是如何慢慢淡漠的直到彻底忽视这来自平民的热情的,适当的统治者教育有可能指明要尊重民众的力量,同样,如果是一个善于思考的统治者,或者也能意识到民众在投放他们的热情时,也是需要回报的,然而,对于可怜的断头艳后来说,这两点。 她都不具备,而且,最致命的是,她地丈夫也同样不具备。

于是,当王储对马车窗外的欢呼表现的无精打采的时候,玛丽立刻严肃的告诉王储,“殿下。 这些平民是来看我们的,所以。 请您好歹看他们一眼,向他们挥挥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

王储照着玛丽说地做了,本来他还是有点儿不情愿,但玛丽发现,当人们对他的些许表示报以更加热烈地欢呼之后,他也提起了兴致。 当然。 这种兴致,或者仅仅是与人们在动物园里逗弄猴子有着相同的心理,但大概这时代的平民们,也并没有对此有更高的要求了。

事实上,在欢迎仪式方面,里昂也并没有什么更有新意的创意,等王储一行都进入市长的府邸之后,平民们自然是在皇家广场上威武的太阳王骑马雕像之下。 享受一次属于他们地狂欢。

而王储和玛丽,很快就受到了整个城市以及周边地区所有的贵族们的热烈欢迎,随即而来的就是漫长的接见,所幸相对于凡尔赛宫来说,王储和王储妃,在这里已经是绝对的高位者。 他们可以坐在高台的宝座上,等着贵族们排着队,带着他们的妻子或女伴,走上前来拜见他们。

即便是这样,在正襟危坐并连续两个小时说着同样地话,“很高兴见到您”,“谢谢您的礼物”,或者是“某某先生/夫人,欢迎您到凡尔赛做客”之类,玛丽和王储也还是累坏了。 这直接导致玛丽在晚餐时的严重食欲不振。 和王储在晚餐时的严重大吃大喝。

然而。 当她看着几十捧各种各样的花束,以及若干精心准备的礼物。 玛丽不知她是该感谢里昂贵族们地热情,还是感叹这个城市的商品之丰富,因为在这些东西中,玛丽看到了让她非常想笑又非常想哭的东西,一个宛如上辈子家里腌菜的小坛子那种尺寸的瓷罐子,上面画的是写意的山水,写着两句估计这里不会有人认识的句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种东西,是在中国没人要了,才卖到欧洲来蒙事儿的吧。

第二天又是去教堂,玛丽虽然对教堂已经十分的不感兴趣,但还是得乖乖地去,并且,还得装出异常庄重异常虔诚地样子来,因为这座教堂,在法国甚至整个欧洲,都是相当有名气的。

这座圣让首席大教堂,事实上也属于王储所憧憬地名胜古迹的一部分,这座教堂与玛丽穿越以来所见过的大部分教堂都不相同,它在建筑上,并没有受到任何近代建筑风格的影响,除了一般教堂的哥特式风格之外,这里还包含有更早远的建筑风格——罗曼式,这就是王储所感兴趣的部分了。

玛丽看不出罗曼式和哥特式的差别,在她眼里的一切都是昏暗的、古旧的,但她也注意到,这教堂里的雕塑、家族群像、石棺、画像等等各个伟大家族的纪念物特别的多,这大概是其历史和崇高地位的最好见证吧。

其实,玛丽重点关注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亨利四世和玛丽.德.美第奇曾经举行婚礼的地方,这位王太子的曾曾曾祖母当年的休息室已被改为纪念室,玛丽怀着一种瞻仰的心情,认真看了墙壁上巨大的画像,以及所有的纪念品。

年纪轻轻的姑娘,被家族嫁给一个快五十岁老男人,同时还担负着为这个老男人生下王位继承人的重任,这姑娘不但很好的完成了,甚至还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摄政王太后,美第奇家族的女儿,果真都不是凡品。

那么,哈布斯堡家族的女儿呢?

到下午,参观转移到了里昂城的罗马遗迹上,这是王储最向往的地方,而玛丽也终于明白了,这里确实有值得一看的东西。

1528年发现的克劳狄青铜板,上面铭刻着罗马皇帝克劳狄一世公元48年在元老院的演说,玛丽听负责解说的人说了三遍,才总算明白了这文物的价值,而这一次,王储表现的要比她好得多,他甚至担当起了解说员的工作,缓慢而细致的,给玛丽讲述着罗马和高卢的故事,这里曾是凯撒征服整个高卢地基地。 罗马人营建的一大一小两座圆形剧场,现在还屹立在不远处的山丘上。

站在凯撒屯兵的山岗上,玛丽突然想起了当年中学历史课本中描写的凯撒大帝骑马立于山崖之上,口述《高卢战记》的情景,她心目中的那种野心又被激发了起来,禁不住心潮澎湃起来。 但王储却显得分外平静,他地兴致。 似乎完全在那些历史遗迹上,即便看完了。 嘴里还是念念叨叨着抒发着他能见到那些文物的感想。

这就是玛丽地丈夫了,命运带给他法兰西的王冠,却没有带给他国王应有的各种素质,他喜爱凯撒制造的历史和他所留下的一切,但却从未想过,要成为同凯撒一样伟大的君主。

不过,如果路易十六是像凯撒一般的人物。 玛丽有些肆无忌惮地想着,那还要她穿越来有什么用呢?

到了第二天,参观完他认为重要的名胜之后的王储,宣布要休息一天,他告诉玛丽她可以单独行动,但玛丽也不知去干什么好。

几位夫人想去购买丝绸,顺便再逛逛里昂著名的集市。 但这显然不是王储妃应该做的,于是早上。 当夫人们出门了之后,她仍然躺在床上想着到哪里去才好,而当中午前夫人们回来后向她展示她们采购的美丽的丝绸之时,玛丽才突然想到,她应该去参观一下这个欧洲丝绸之都真正生产那些美丽东西的地方。

玛丽很快找到了一个好借口,她立刻派人找来里昂地市长。 告诉他自己想要去参观丝绸工厂,请市长代为安排,最好能在下午就成行。

“殿下,”市长显得很尴尬,“恕我直言,那种地方并不是您这样身份的人应该去的。 ”

“先生,”玛丽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那些人辛辛苦苦终日劳作,为王室提供丝绸,我想。 仅凭这一点。 他们也值得让我当面表示感谢。 ”

“殿下……”市长犹豫了一下,“我会向他们传递您的仁慈。 但在这之前,请您改变一下您的计划,我想,选一些工人代表来拜见您,似乎更加适合。 ”

客随主便,玛丽也并没有坚持。 这一天的晚些时候,她见到了丝绸工厂地极少数工人们,他们都穿着崭新的工装,明显是好好收拾了一番的。

玛丽尽可能亲切的对待这些下层劳动者们,但他们仍显得局促不安,这使得接见的气氛一时变得很压抑。 正在玛丽想着如何改变这种气氛的时候,突然,来访者中有个矮矮胖胖的人突然往地上一跪,开口了。

“殿下,请宽恕我的冒犯,”那个人仍显得有些战战兢兢的,“我是一家小丝绸厂的所有人,我雇佣了一个很有才华地人,叫贾卡,他说他能设计和制作出自动织丝绸地机械,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麻烦,所以想请求您的帮助。 ”

“先说说您地麻烦吧,先生,”玛丽虽然有点好奇,但并不会表现出来。

“殿下,有很多工人,他们认为自动织机会导致他们失业,因而,他们对贾卡先生的发明很抵制,甚至威胁到他的人生安全。 ”

这到是个棘手的麻烦,一时间,玛丽真的被难住了,她的脑海里瞬间充满了工人、失业、生产工具、工厂主之类的敏感词汇,却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大概是玛丽沉默的足够久了,终于,她的女教管要出面来救驾了,这位伯爵夫人,以一种悲天悯人的神情看着可怜的工厂主,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这位先生,管理您的工人是您自己的责任,我认为,您不应该拿这种问题来给王储妃殿下添麻烦。 ”

工厂主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但玛丽这一次,却真的被女教管的话教育了,这时代,资产阶级还没有完全形成,原始积累还没有完成,担心工人们失业与否,是不是太早了呢?

于是玛丽叮嘱了那工厂主,“先生,您能得到这位贾卡先生,是您的福分,想必您也知道,他的发明,如果真的成功的话,将给您带来什么样的收益,所以,请您保护好这位发明家先生吧,至于怎样保护他,那就是您自己的事情了。 ”

工厂主的脸上,流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欣喜,而玛丽又补充道,“先生,如果那位先生真的设计出了自动织丝的机器,那么,麻烦您和他都到凡尔赛宫来向我报告,我将会给你们一些奖赏,因为你们完成了一个伟大的发明。 ”

这一回,工厂主显得受宠若惊了,他频繁的鞠着躬,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语,但玛丽却觉得需要好好想点儿事情了,她很快便结束了这次接见,回房休息了。

事实上,玛丽很感慨,她上中学的时候学什么生产力生产关系,总觉得枯燥乏味,而有了网络之后,却又开始随大流的质疑这种理论,现在,玛丽却发现,那位伟大的马克思曾经用来做研究的案例,可能正活生生的摆在她眼前。

可惜,这时代的人,谁都没有学过这样的理论,不然,他们中应该有人会发现,生产力都开始变化了,生产关系的变化,又还会远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