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65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55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65 软禁

玛丽发现,这位皮亚琴察伯爵先生并非很富有,因为他那小小的丁香花庄园,并不能容纳王储夫妇的整个出访队伍。

最后安排下来,只有王储夫妇,他们的随行贵族们和仆人们,以及随行的各位官员以及卫队中的高级军官住了进来,剩下的四百人左右的卫队士兵和一些地位较低的仆人们,都只能在离庄园不远的河边草坡上安营扎寨。

这种安排固然无可厚非,但玛丽还是觉得多少有些不安,为此,她让诺伊阿伯爵夫人和王储的男仆总管安排,把卫队军官们的房间,都安排到与他们夫妻同一层的邻近房间里。

事实证明,玛丽的这种谨小慎微是有效果的,但遗憾的是,这效果远远低于她的想象,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其实还不算谨慎。

当天晚上,王储品尝到了地道的意大利牛肉馅饼,还有奶酪和熏肉香肠,以及西西里岛炎热的阳光下发酵出的味道浓烈的葡萄酒。 这顿乡村风格的晚餐很令他满意,而作为主人的皮亚琴察伯爵,是个健谈的中年男子,玛丽也不得不承认,他在王储面前所表现出的殷勤和恭谨,甚至比大多数凡尔赛贵族们表现得要好的多。

于是整个晚餐中宾主尽欢,随后玛丽发现了让她喜欢的地方,这位伯爵在庄园里为王储夫妇准备的套间里,居然有一个小小的热水浴室。 没有什么比这再好地了,泡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玛丽才觉得她一直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

但这种放松也仅仅保证玛丽睡了大半个安稳觉,当她从梦乡中被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时,还是“腾”的一下就坐起身来,自己动手掀开床的帷幔。 迅速跳下床,大声的问道。 “怎么回事?”

天似乎已经亮了,就着从窗帘缝隙中透出地淡淡微光,玛丽看到,诺伊阿伯爵夫人和德.莱歇先生已经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后者直接走向王储,而前者看到她之后,还是行了一个十分认真的屈膝礼。

“早上好。 殿下,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

“怎么回事?”玛丽又问了一遍,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殿下,”女教管显得有些迟疑,“不过,今天早上大概五点钟地时候。 有一些帕尔玛士兵出现围住了我们住的这个庄园。 ”

“现在几点了?”玛丽也有点发懵,脱口就问。

“不到六点,殿下,”女教管回答,“礼仪和外交官员们刚才去和那些士兵们交涉了,但他们被赶了回来。 所以我们只能惊动殿下您和王储了。 ”

王储这时候大概才醒了,因为玛丽听到了他惊恐的声音,“什么?”

然后似乎是德.莱歇先生低声的说了些什么,就听到王储用依然颤抖的声音问道,“这可怎么办?”

玛丽实在是对王储这种举动太厌烦了,于是她回到床边,隔着床对王储说道,“殿下,请放心,我想事情大概没有那么糟。 ”

王储稍微平静了一下。 倒在枕头上。 不再说话,玛丽这才转向诺伊阿伯爵夫人。 “夫人,那些士兵们做了什么?”

“他们只是拒绝和官员们交涉,”女教管小心翼翼的看了玛丽一眼,“他们说,他们带了一封帕尔玛公爵夫人给您的信,要当面交给您。 ”

玛丽还没说什么,王储已经大声嚷了起来,“王储妃,请您快去看看,看看帕尔玛公爵夫人都说了些什么。 ”

玛丽不再理睬王储,她看着女教管,“夫人,请叫克拉丽丝夫人带着侍女们过来,帮我穿衣打扮。 ”

虽然克拉丽丝夫人和侍女们已经动作很快了,但等到她们彻底把玛丽打扮好,时间也到了七点。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玛丽也没闲着,诺伊阿伯爵夫人一次又一次地来向她汇报各种情况,并且,她还见到了被赶回来的那几位外交和礼仪官员。

几个人看起来都还算正常,但他们一开口,几乎立刻就把玛丽激怒了。

“殿下,我们认为那些人是帕尔玛公爵夫人派来找您的,所以,请您尽快出去和他们交涉,毕竟,这种围困法兰西王储的行为是让人难以容忍的。 ”

“那么,先生们,”玛丽强压着怒火,冷冰冰的盯着他们,“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是帕尔玛公爵夫人派来找我的呢?”

玛丽狠狠地加重了“找我”两个字的发音,但作为听众地几个人显然没有发觉。

“殿下,”其中一个人挺着胸向前一步,很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玛丽一眼,“因为有一个看起来是军官的人,说他带来了帕尔玛公爵夫人给您的信。 ”

“您就这么相信了?”玛丽怒极反笑,冷笑了几声,才缓缓扫视了一下所有人,“先生们,据我所知,国王派你们跟着队伍,是为了保卫王储和我的,但现在你们居然就因为一个什么军官的一句话,就要把我推出去和这些不知什么来意地士兵交涉么?”

“殿下……”几个人似乎都噎住了,面面相觑,但很快就有另一个人站了出来,“殿下,其实我们认为那些士兵没什么恶意,他们只是来送信的,所以,请您快点儿去收了信吧。 ”

玛丽不再说话了,跟这些人僵持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她转向女教管,让她叫这些人离开,但女教管立刻又把另一些人带到她的面前。

“殿下,”玛丽抬头的时候。 那军官向她敬了个礼,“请让我和我地同僚们陪您去见那些意大利人,我们不能让您一个人去。 ”

玛丽认识这个军官,他是这支王储卫队中的统领者,是一个上校,但玛丽已经不记得他的姓名,于是她笑道。 “谢谢您,上校。 我认为,这种时候您应该守在王储身边。 ”

“那么,殿下,”上校并没有坚持,“请至少带一些士兵保护您,因为我刚才看过那些围住我们的意大利士兵,他们可能会是信使。 但不能忘记的是,他们也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 ”

玛丽再一次感谢了上校地好意,并请他安排一下整个庄园地防卫,当然也包括派一支小队来保护她本人,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那位皮亚琴察伯爵呢?有人看到他么?”

“殿下,”回答玛丽的还是那位上校。 “早上我发现我们被围了以后,就派人在整个庄园里寻早那位伯爵先生,现在,我只能向您确认,那位先生并不在庄园里。 ”

玛丽点点头,第三次感谢了上校地工作。 这时候,她已经梳好头发了,便对房间里的所有人笑了笑,“现在,我们就去见见那些意大利人吧。 ”

等玛丽走到房间门口,她看见了王储的男仆总管德.莱歇先生,后者向她鞠了一躬,用有些愧疚的口吻低声禀报,“殿下,王储殿下又睡着了。 ”

玛丽并不意外。 她笑了笑。 “先生,麻烦您照顾我的丈夫。 ”

随即。 玛丽从德.莱歇先生身边走过,朝着庄园的大门而去,她决定不回头去看,究竟有没有人跟着她,但听听后面的脚步声,情况还比较乐观。

等玛丽一出现在庄园主要建筑地门口时,她已经能看见庄园铁质栏杆外面全面武装的士兵,但就在同时,好几个大概一直跟着她的军官,走上来围住了她。

诺伊阿伯爵夫人也跟了上来,站在玛丽的面前,对她屈了屈膝,笑道,“殿下,您就不要过去了,让我去从那些意大利人手里,把那封信拿回来吧。 ”

女教管甚至没等玛丽回答,就转过身走了,玛丽只能看着她,本能的叫了一声,“请小心,夫人。 ”

诺伊阿伯爵夫人迈着平稳的步子走到庄园的铁栏杆大门前,隔着门对外面说了什么。

玛丽什么也听不见,她只能看着女教管的背影,看到有几个貌似军官地人出现在门外,似乎在和女教管争执着什么。

玛丽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突然,她看到那几个意大利军官向她这边的方向看了几眼,终于,其中一个人从身上拿出了一封信,交给诺伊阿伯爵夫人。

女教管转过身,向玛丽走过来,带着一点开心的表情迅速的回到玛丽的身边,事实上,玛丽并没有看这位夫人,她地注意力,被那几个帕尔玛军官吸引去了,他们正在向她,敬了一个很不规整的礼。

玛丽先向诺伊阿伯爵夫人道了谢,才从她手里接过那封信,对她笑了笑,“夫人,让我们到房间里去看这封信吧。 ”

在军官们的簇拥下,玛丽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房间,坐下来,才打开信封上的火漆,拿出那封重要的信。

打开信,玛丽亚.阿玛丽亚那跳跃的字迹跃入眼帘,这封信并不长,内容是这样的。

“我亲爱的妹妹安东妮德,对于你的不请自来,我非常惊奇,但请相信,我并没有在自己地王宫里接待你地打算,要知道,我非常忙,因此,我把这件事交给了我最信任的皮亚琴察伯爵,他和他地皮亚琴察士兵们来招待你和你的丈夫,我想,他们一定会遵照我的命令,让你们在丁香花庄园里,好好住上一段时间,等我赶走了我不喜欢的两个大姑子,一定会去看你的。 ”

署名是“你的姐姐,帕尔玛公爵夫人。 ”

玛丽看完信,随手把信递给了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女教管,玛丽亚.阿玛丽亚的信里并没有她最想知道的伊莎贝拉的消息,但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对自己和王储,还算是客气的。

女教管已经看完信了,她把信重新折好,放回信封里,才对其他官员吩咐道,“王储妃殿下让我告诉你们,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帕尔玛夫人软禁了。 ”

屋子里那些外交和礼仪官员们,立刻交头接耳起来,但玛丽已经来不及管他们了,因为她突然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玛丽猛地转向诺伊阿伯爵夫人,她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了,声音颤抖着,“夫人,我们住在外面的那些卫队士兵,他们怎么样了?”

女教管的脸,也刷的一下变了颜色,她躲开玛丽的目光,“殿下,我这就去问问。 ”

屋子里这时候静了下来,大概所有人都开始担心失去那些士兵的保护了吧,正在这时,一位一直跟着玛丽的军官突然开口了。

“殿下,今天早上少校已经问过那些帕尔玛人了,对方的回答是,他们受到的待遇和我们一样。 ”

那也是被软禁了吧,玛丽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