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67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02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67 宴请

事情的发展比玛丽想象的要好,从被软禁的第一天开始,每天庄园外那些帕尔玛士兵,都会给法国人们送来满满一车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当然还有肉类以及禽蛋。

那封以法国国王名义写出的抗议书当天便送了出去,士兵们客客气气的收下了,但软禁的还是被软禁,没有任何变化。

这正是水果成熟的季节,所有人,从王储到那些随员们,在享用甘甜的葡萄和肥嫩的野鸡以及新鲜的羊后腿的同时,似乎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再做出什么抗议,已经被软禁了,谁都不想再失去这些美味了。

至于玛丽,她是从来没对那种书面抗议产生过信心,不过,在软禁中仍能吃到她爱吃的蔬菜水果,而不是依靠面包香肠充饥,这也使她很满意。

在王储发现了庄园的图书室里收藏有大量介绍罗马历史的书籍之后,整个软禁生活,似乎完美无缺了。 王储没有怨言,王储妃保持沉默,所有的随员们,也渐渐就把这小小的丁香花庄园,当成是法兰西王室的又一处行宫了。

但玛丽的沉默事实上只是打算等几天再说。 面对被软禁这种事实,她确实无计可施,但她依然希望着,在这几天里,也许会出现什么转机也未必。

但到了第四天,玛丽觉得,既然等待并不能带来什么帮助,她应该做点儿什么来自救了。 利用过去的三天,她已经想到了一些看起来可行地办法。 而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同女教管诺伊阿伯爵夫人商量一下了。

就像以往很多次一样,女教管对玛丽新的设想表示了赞成,但这仍需要王储的同意,而对于她丈夫的态度,玛丽其实没什么把握。

于是玛丽就到图书室去,除了吃饭和睡觉。 王储几乎全天呆在那里。 玛丽进去的时候,王储正趴在大桌子上看一份羊皮纸手抄本。 德.莱歇先生站在他身边,给他举着蜡烛。

“殿下,我有些事情必须要请示您。 ”玛丽说完,等了一会儿,王储才不情愿的抬起头来。

玛丽便把她地计划简要和王储说了说,王储最初的反应还算平静,但等到玛丽说完了。 王储还是大摇其头。

“王储妃,这计划太危险了,我想,我们还是耐心等待外来地救援好了。 ”

“殿下,”玛丽又开始生气了,“恕我直言,现在外界说不定都不知道我们被软禁在这里呢。 而且,我们也需要外面的消息。 ”

“外界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王储显然对玛丽的话心存怀疑。

玛丽苦笑不已。 王储在这些事情上,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天真啊。

“殿下,这里是帕尔玛一个偏僻的乡下地方,而且,既然外面的军队是帕尔玛公爵夫人派来的,她一定会极力掩盖我们被软禁这个事实地。 ”

“说不定。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还是在路上的呢。 ”

“也许吧……”王储又想了一会儿,才做出了让步,但他似乎还是不放心,“王储妃,用你的这个办法,就一定能得到外面的消息么?”

“殿下,我不敢保证,”玛丽看着王储,“但我想,这是目前我们唯一的办法了。 ”

“好吧。 那就按你的计划去做吧。 ”王储一边说着。 一边把目光转回他的书本上去了。

玛丽站起身,准备离去。 但就在这时,却听到王储又嘟嘟囔囔的补充了一句,“王储妃,如果你需要钱地话,请跟我说。 ”

玛丽向王储道了谢,就离去了。 在整个计划开始之前,她还有最后一件事,就是召集所有的随员,向他们通告自己的计划。

果然,有几个礼仪官员,立刻便跳出来反对。 不过安德烈.德.科尔夫上校选择站在王储妃这一边。

这就足够了,玛丽平静的看着那几个官员,“先生们,我希望你们从现在起,直到今天晚上,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你们的午餐和晚餐,我想,”她转向科尔夫上校,“上校先生地军官们就要辛苦了,承担一下送餐的任务了。 ”

“遵命!”科尔夫上校答应着,一边走出去叫来了几个军官,那几个官员的脸色都变了,军官们先是好言相劝,却还有人死赖着不走,叫嚷着,“殿下,您不能做这种有损法兰西王室颜面的事情……”

玛丽在这一瞬间,甚至有杀掉这碍眼的家伙的冲动,但好在这冲动转瞬即逝,她也只是稍显不耐烦示意那些军官们,赶快把人带走。

军官们两人拽一人,甚至科尔夫上校也亲自动手,折腾了好一阵儿,这间小小的会客室里,才恢复了平静,玛丽轻轻的摇着扇子,目光缓缓扫过留下来的随员们,“先生们,现在,我需要你们中的一些人站出来,今天傍晚陪我去会会那些帕尔玛人。 ”

有个年轻地外交官立刻便站起身来,“殿下,我认为您地计划确实很绝妙,所以,今天晚上请让我随您一起去执行这个计划。 ”

这是赤luo裸的投靠和效忠么?玛丽在扇子后面轻轻地笑了,一直坐在她身边的诺伊阿伯爵夫人这时候凑了过来,“这人叫做亨利.德.利列,是个侯爵,他是亲王家的子弟,而且,是我的家族的一个远亲。 ”

玛丽对这年轻贵族的勇气表示了赞赏,随即,又有几个外交官站了出来,玛丽算了算,再加上科尔夫上校为首的几名军官,人数也就足够了。

剩余的几个礼仪官员也没有任何表示,玛丽明白。 看来,她地这种行为多少还是与礼不符的,但现在,确实管不了这么多了。 她随即任命利列侯爵做了这计划的执行总管,所有需要的准备工作,都由他和科尔夫上校商议决定。

玛丽又和利列侯爵商量了一会儿,随后回了自己房间。 一直休息到傍晚。 中间侯爵只来找过她一次,请她签署一些他们准备好的请柬。

而当玛丽装扮好了出现在花园里的时候。 她第一次发现,出身名门的世家子弟安排宴席地水平,与凡尔赛的贵妇们实在是不相伯仲。

宴席安排在花园里,庄园里最大地一张长桌被摆在草坪上,玛丽的位置被安排在长桌的一端,这使她远离了那些客人们,但又保证对方得到了与法兰西王储妃同桌用餐的“殊荣”。

客人们也已经请来了。 而且看起来,比预想的人数要多,按照利列的解释,当他去向军官们提出邀请的时候,几乎所有负责围困他们地主要帕尔玛军官都表示希望来参加这个宴会。

或者是因为他们也想品尝一下每天送进来的精美蔬果吧,玛丽这样自我安慰着,帕尔玛军官一共有六人,挤在桌子的那一端。 都正盯着她看呢。

等所有人都坐下,玛丽举起了酒杯,向着那些军官,“尊敬的先生们,在过去这几天里,我深深体会到你们工作的辛苦。 所以,我希望通过这简单的宴席,来表达我对你们的敬意。 ”

帕尔玛的军官看起来都不是贵族,或者至少他们并不太适应这种酒宴上地礼节,他们中有几个人,甚至没有在玛丽举杯的时候同时举起酒杯来,但等到利列把玛丽的话翻译成意大利语之后,他们所有人的脸上,也都洋溢出一种满意的神色,端着酒杯一饮而尽了。

冷盘上来了。 玛丽发现。 这里面甚至摆上了一小堆鹅肝酱,这大概不会是丁香花庄园的存货吧。

于是。 玛丽开始招呼军官们品尝这法兰西特有地美味,她立刻就注意到,好几个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等再次举杯的时候,有个帕尔玛军官终于忍不住了,他有些怯生生的看了玛丽一眼,这种眼神,玛丽已经多次在面对平民的时候发现过,然后,那军官开口了。

“殿下,是帕尔玛公爵夫人命令我们到这里来围住你们的。 ”

“这我知道,先生,”玛丽微笑了向这军官举了举杯,“请放心的喝酒吧,我知道你们军人们,是不能违抗命令的。 ”

“请放心,”在放下酒杯的时候,玛丽又补充道,“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

然后开始喝汤,有几个军官毫不意外地发出了“吱溜吱溜”地声音,玛丽听到了,她看了看周围的随员们,很好,所有人都没有因此产生什么不满地表情。

随即,玛丽就把话题转向了帕尔玛公爵夫人,她想知道,这些帕尔玛人究竟对她的姐姐,是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我有幸见过公爵夫人,她和殿下您……”为首的一个军官盯着玛丽看了几眼,“长得不太像。 不过,她对我们当兵的很好,发给我们很高的军饷。 ”

这大概是玛丽亚.阿玛丽亚能调动这些军队的主要原因吧,但玛丽同时也想到,情报上说帕尔玛公爵夫人以极罕见的速度把国库挥霍一空,大概也与此有关吧。

“那么,帕尔玛公爵呢?”玛丽虽然对斐迪南不感兴趣,但她想到,王储一定很关心他这个表兄。

“我听说公爵就喜欢打猎,也喜欢看歌剧和参加舞会,就是不喜欢政事,我没有见过公爵,但是据说他什么都听公爵夫人的。 ”

这个时候主菜上来了,意大利人们立刻被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法式牛扒所吸引,毫无礼节可言的埋头大吃起来,但玛丽又产生了疑问,这明显不是庄园里的意大利厨师能做出来的。

坐在她右手边的利列这时候笑着小声说道,“殿下,我要向您坦白,我带了一个十分善于烹饪的仆人,他带了一些他自己的收藏品。 ”

“好吧,先生,”玛丽忍住笑,装作严肃的小声回答道,“作为惩罚,我要让您的那个仆人为我准备三餐。 ”

“那是他的荣幸,”利列立刻回答道。

帕尔玛军官们几乎都是以极快的速度,消灭了属于他们的牛扒,下一盘是炖羊腿,分量看起来要比第一盘还要足一些。

但事实证明,准备三盘主菜是必要的,虽然第三盘的香肠和熏肉炖菜明显有凑数之嫌,但很多军官还是吃完了。

然后就该是甜品了,但玛丽所关注的,却是挤在甜品盘子里的一个沉甸甸的小布袋。 这小布袋只会出现在军官们的盘子里,里面装的都是双面金路易,这种特别铸造的钱币一个相当于两个单面的普通钱币。

小布袋里的双面金路易是按照军官的级别们安排的,按照几位外交官的判断,基本都相当于这些士兵两年的军饷了。 玛丽看到为首的那个军官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布袋,看了一眼之后立刻迅速的把布袋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时候,玛丽放心了,她这个计划的目的,看起来差不多达到了。

果然,等到宴会结束之后,为首那个帕尔玛军官向玛丽敬了个礼,“殿下,谢谢您的晚宴,为了答谢您这种厚爱,我想把昨天我们发现的一个迷了路的法国人,带来交给您。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