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70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2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70 帕尔玛公爵

帕尔玛公国很小,从玛丽他们所处的边境地区到公国首都帕尔玛城,快马加鞭的话,不到一天就能到达。

但玛丽的两位哥哥出于谨慎的考虑,都认为整个队伍不仅不要在当晚进入帕尔玛城,甚至都不要靠近这座城市。 而且,在附近没有可投宿的贵族的庄园或是驿站的情况下,他们决定露营。

两位大公各带了几十个人的马队,都是些素质精良的军人,露营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但法国人却不干了,这些在凡尔赛宫养尊处优惯了的大老爷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被软禁一周的经历,纷纷指责两位奥地利大公谨小慎微的有些过分了。

玛丽被夹在双方之间,虽然她很想帮自己的两位哥哥说上几句话,但看起来,似乎不太现实。 事实上,一直等到那些个礼仪官员们宣泄完他们的抱怨之后,反到是王储,站在那里慢悠悠的开了口,“先生们,如果没有两位大公的帮助,我们现在大概还在丁香花庄园里被软禁着呢,所以,我认为听从两位大公的安排,没什么不好的。 ”

王储说完了,便招呼德.莱歇先生给他准备个睡觉的地方,事实上,王储的卫队里有充分的露营装备,甚至当玛丽发现她的哥哥们反而住在简陋的单人帐篷里并把这一情况告诉王储之后,又是由王储做主,给两位大公送去了两顶质量精良的法兰西军用帐篷。

这露营地一夜比玛丽想象的要容易过的多,行军床并不算太难受。 但相信男士们睡得比她还要轻松,因为她还不得不穿着紧身胸衣睡了一晚上,这种感觉可不舒服。

于是,第二天坐在马车上,玛丽又开始迷迷糊糊的,可惜,还没等到她睡踏实了。 诺伊阿伯爵夫人已经过来把她摇醒了。

“殿下,我们已经到帕尔玛的布尼尔宫了。 两位大公和王储叫您呢。 ”

玛丽下了马车,就看到她的两位哥哥,当然还有她的丈夫,正在宫殿地门口,同一个穿着华贵的老者说着什么呢。

玛丽走过去,那老者看见她,立刻把脸笑成了一朵菊花状。 “这位,一定是美丽地法兰西王储妃吧。 ”

玛丽离这老者还有五步远,已经能闻到他铺在假发上的香粉的那种甜腻的味道了,而且,他还正抖动着他那假发,向玛丽行了一个很标准的礼。

“殿下,很荣幸见到您,我是帕尔玛公国的首相兰蒂斯。 ”

玛丽勉强挤出一点儿笑容。 还了礼,但王储已经质问起来,“先生,您说帕尔玛公爵不在宫殿里,那么,他在哪里?”

“几位殿下。 ”兰蒂斯首相却不慌不忙的笑着,“请先进宫殿里去吧,虽然公爵和公爵夫人都不在,但让我负责招待你们吧。 ”

王储很罕见地急了,几乎就要冲上去抓住这老首相,玛丽赶忙拦住他,“殿下,别着急,帕尔玛公爵一定不会有事的,等我们慢慢盘问这个首相。 ”

但玛丽要盘问兰蒂斯首相的计划却落空了。 因为首相甚至只是派了几个仆人把他们领导客房里。 而当他们再想找他问问情况的时候,这老头子。 已然躲得无影无踪了。

好在布尼尔宫并不大,斐迪南曾经是这里的常客,而利奥波德在参加玛丽亚.阿玛丽亚的婚礼时,也曾在这里留宿过。 在他们两人的引领之下,一行人很快就把这座宫殿逛了个遍。

这小宫殿里也并没有凡尔赛或是霍夫堡宫的人来人往,能看到地都是穿着号衣的仆人们,至于贵族,则一个也没有。

玛丽对这种种的奇怪现象有些不放心,在她的要求下,跟随她的四位夫人,王储的男仆总管,以及科尔夫上校等几个人,始终都陪伴在她和王储身边。

至于她和她丈夫,则寸步不离地跟着两位大公。

当转了一圈的访客们回到宫殿大厅的时候,他们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传言中软禁在宫里面的西班牙王储和他的妻子,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人们都皱起了眉,最后,还是斐迪南开了口,“既然这座宫殿里只有仆人,那么,仆人们就应该知道一切。 ”

他笑嘻嘻的对着所有人,“我最近正在看一本介绍如何使犯人们乖乖的回答问题的书,我想,帕尔玛公爵夫妇应该不会介意我用他们的仆人们练习练习的。 ”

斐迪南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正在这时,一直跟着王储地科尔夫上校,突然开口了,“大公殿下,我也恰好对审问犯人很有了解,如果您需要地话,我可以为您打打下手。 ”

斐迪南欣然答应,于是,剩余的人只能呆在大厅里,等着从仆人口中得到什么消息。 玛丽被墙上地一张家庭画像吸引住了,便拉王储过去看。

“这是伊丽莎白姑姑全家的画像啊,”王储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姑姑,这是她的丈夫,帕尔玛姑父,后面的是伊莎贝拉表姐,这边的是路易斯表姐和斐迪南表兄。 ”

玛丽盯着画像上仿佛在谈论着什么的那一对少年姐弟,直觉告诉她,现在帕尔玛宫殿里一切的情况,大概都与他们两人脱不了干系,但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那一边的问讯似乎进行的并不太顺利,因为没过多久,科尔夫上校就跑着回来了,“殿下……大公殿下……帕尔玛公爵回来了,请你们赶快过去。 ”

一行人赶过去的时候,那两个斐迪南正处于一种剑拔弩张地状态中。 老远就能听到帕尔玛公爵那意大利口音浓重的法语,“尊敬的大公,您不能因为这座宫殿暂时没有主人,就这样对待这里的仆人。 ”

这还是玛丽记忆中的那个纤细的帕尔玛公爵,但当年那种公子哥儿般的优雅,已经荡然无存,他甚至有好几天没有刮胡子了。 眼睛里,也布满了红血丝。

斐迪南张口结舌。 但玛丽却有些生气了,就是这家伙地行踪不明,搞得大家为他担心,结果他又回来强词夺理,但她的哥哥们和丈夫,却还都不好反驳这位公爵,那么。 这正是用到女性地时候了。

于是玛丽毫不犹豫的开口,“帕尔玛公爵殿下,就连您的首相也不知道您的行踪,我们作为您的亲属,有必要为您的安全负责。 ”

帕尔玛公爵似乎这才看到她,“好啊,亲爱的法兰西王储妃,哦。 还有我亲爱地表弟,我听说你们也是被我那皇后姐姐邀请来的?”

王储只答应了一个“是”字,但玛丽发现,帕尔玛公爵在提及伊莎贝拉的时候,流露出一种厌恶的神色,难道他并不满意这个旨在帮助他重振夫纲的计划?于是她很快接了上去。 “殿下,我丈夫一直很想念您和他的两位表姐,所以,我们主要是来探望你们的。 ”

“探望?”帕尔玛公爵似笑非笑的重复了一遍,“那么……欢迎,”然后他转过去看着他妻子地兄弟们,“这么说,两位大公也一定是来探望我的咯?”

利奥波德和斐迪南重新向这位公爵问了好,帕尔玛公爵这才笑了起来,“我才从外面回来。 我想。 我亲爱的首相一定给你们安排了房间吧,就请你们几位先回房间去休息。 中午请你们和我一起吃午餐。 ”

所有的访客都没有理由拒绝主人这样的安排,但回房间的路上,玛丽却被她地两位哥哥叫住了,“安东妮德,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

除了王储之外,三个人都发现了帕尔玛公爵对于他姐姐的不满,事实上,公爵表现得确实很明显,这使得两位大公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王储却还想着他的亲戚们,“刚才太匆忙了,没有问问斐迪南表哥,路易斯表姐到哪里去了。 ”

这句话到提醒了大家,利奥波德立刻要求王储,等会儿再见到公爵的时候,一定要尽快问他这个问题——如果帕尔玛公爵真要不喜欢皇后的这个计划的话,他一定也会对他的另一个姐姐同样不满的。

“如果斐迪南表哥真是不喜欢这个计划的话……那该怎么办呢?”王储犹豫着问道。

利奥波德和斐迪南两个人四只眼睛,立刻齐刷刷的看向玛丽,玛丽只能苦笑,这是她地任务了,出于奥地利地利益,他们两人当然是要努力保证帕尔玛公爵夫妇好好过日子,但王储以及他的那些法国随员们想要做些什么,显然不是他们所能控制地。

于是玛丽对王储笑了笑,“殿下不是早说了要尊重帕尔玛公爵自己的意见么,到时候问问公爵好了。 ”

王储答应了,玛丽又转向她的两位哥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弄清楚帕尔玛公爵他究竟想做些什么,再做打算吧。 ”

就这样,双方四个人算是暂时达成了共识,但等到午餐的时候王储迫不及待的向帕尔玛公爵问起他的西班牙王储妃姐姐时,得到的回答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路易斯姐姐和她的丈夫就在宫里啊,之前你们没有见到她的原因,我想是因为他们也是被软禁的吧。 ”

不得不说,之前的软禁看来是给王储留下了不少阴影,因为他几乎立刻换上了质问的口气,“斐迪南表哥,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放出来呢?”

“哦,我亲爱的表弟,”帕尔玛公爵笑了起来,“我想你弄错了,我之所以不把他们放出来的原因是,下令软禁他们的不是我妻子,而是我。 ”

“磅”的一声,王储手中的餐叉掉到了地上,他的脸上,有无法掩饰的惊讶,“斐迪南表哥……你怎么能这么做。 ”

所有人其实都很惊讶,帕尔玛公爵似乎很满意他这番话的效果,很有些兴致勃勃的看了看众人,才回答他的表弟,“哦,亲爱的奥古斯特,我忘记了你也是来探望他们的,放心吧,午餐之后我会安排你和你妻子去见见他们的。 ”

“至于两位大公么,”公爵冲他的妻舅们笑了笑,“如果你们不觉得旅途劳顿的话,不如我们下午一起去打猎吧。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