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72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8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72进展

第二天一大早,利奥波德和斐迪南便再一次出发了,玛丽站在帕尔玛王宫的落地窗前,目送着她的哥哥们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忧心忡忡。

事实上,昨天晚上,王储就已经对整件事情,发起愁来——他们似乎离事实很接近了,却又无限之远,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帕尔玛公爵就在那里,但作为他表弟的法兰西王储,却不知如何去实现他“调解公爵和西班牙王储夫妇的矛盾”的许诺。

至于玛丽,除了建议王储去推心置腹的和帕尔玛公爵谈一谈以外,别无他法。 面对王储的犹豫,她也曾考虑自己替代王储去做这场谈话,但随即她就发现,自己的身份实在是太尴尬了,既不能代表奥地利,也没办法代表法国,而且她同这位公爵,也没有血缘关系,如此一来,她实在不好厚着脸皮硬要参与到这件事中去。

当玛丽告诉王储她如何不适合参与到他和帕尔玛公爵的谈话中去之后,王储便似乎打起了退堂鼓,第二天整个上午,王储都在房间里徘徊着,虽然嘴上不说,但玛丽也渐渐明白了,帕尔玛公爵的这些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就算是玛丽自己,现在要让她单独面对这位公爵,也要有点儿不知所措呢。

但玛丽要比王储多一样东西——勇气,或者说,玛丽更加清楚,他们必须做点儿什么,这就使得玛丽不会像王储那样仅仅龟缩在房间里。 而是带着几位夫人们,又在这座帕尔玛王宫里,慢慢的转了转,她期望着能遇上帕尔玛公爵,也许还能探探他地口气。

玛丽如愿以偿,但帕尔玛公爵显然不打算告诉她什么实质内容,他只是笑嘻嘻的行了个礼。 便问道,“王储妃殿下。 我那表弟呢?”

“王储殿下在房间里。 ”玛丽看着这位公爵,比起昨天来,他现在是焕然一新了,胡子刮了,精神也好了许多。

“这样不好,在这么好的天气里,他应该多出来走走。 就像您这样。 ”

玛丽看看天,天有点儿阴沉,风也不小,于是她回答道,“王储殿下从凡尔赛出发之后,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我想他大概是太累了。 ”

“哦?”帕尔玛公爵看起来还是将信将疑的,“那我应该去看看奥古斯特。 王储妃殿下,昨天他去见了我那姐姐之后,一定有很多话想和我说吧?”

玛丽看着帕尔玛公爵,“确实,殿下,王储对某些事情很担心……”

玛丽看到。 帕尔玛公爵的脸色,骤然间阴沉下来,但半分钟之后,他又恢复了正常,“好吧,王储妃夫人,我去看您的丈夫,至于您,我让这个仆人带您到厨房去,请您关照一下厨师们。 在午餐里加几个您丈夫爱吃的菜……请原谅。 这本来是我应该做地事情,但我想由您去做可能更好。 ”

玛丽顺从的答应了。 并且几乎在帕尔玛王宫地厨房里,消磨了整个上午,其实,她本来没打算呆那么长时间的,但一看到那些帕尔玛厨子们在那里七手八脚的摆弄一只“王储的火锅”,还差点儿烧糊了,她就忍不住上前指点一二了。

于是,直到吃完午餐,玛丽才有时间和王储坐下来好好聊聊,而王储,则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上午的谈话内容告诉她了。

“王储妃,我终于知道斐迪南表哥为什么这么做了,”王储是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

“殿下是将要告诉我么?”玛丽地好奇心,也被激发了起来。

“王储妃,”王储似乎还有点儿犹豫,“我其实答应了斐迪南表哥,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但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

“殿下,”玛丽笑了起来,“我想帕尔玛公爵在要求您答应他的时候,已经把我排除在外了,因为他知道,您一定会告诉我的。 ”

这下子,王储放心了,他安心的靠在沙发上,嘴唇一动一动的,弄得玛丽疑惑不已,“殿下?”

“哦,王储妃,”王储摸着自己的额头,“我还在组织语言呢,今天斐迪南表哥告诉我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惊奇了。 ”

玛丽只好等着,过了一会儿,王储突然问道,“王储妃,如果我答应了斐迪南表哥,等我当上国王之后,法兰西就不会再在政治上对帕尔玛有任何地干涉,你觉得怎么样?”

玛丽到是吃了一惊,这也太突兀了吧,于是她本能的追问,“殿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王储到显得轻松了起来,“斐迪南表哥说他干出这所有事情的原因,就是不满于西班牙和法国总是对帕尔玛的政治指手画脚……当然,西班牙要比我们的行为恶劣地多,他说他结婚以后,正好发现,你的姐姐,帕尔玛公爵夫人,不仅不愿意听从奥地利方面的任何指挥,而且与他在整个事情上,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

玛丽惊讶极了,这是多么戏剧化的情节啊,那看起来平庸如一般公子哥儿的帕尔玛公爵,居然有这么大的想法,真是人不可貌相。

王储的讲述还在继续,“所有我们看到的情况,都是斐迪南表哥同他妻子一起计划好的,帕尔玛公爵夫人自愿站在前台,事实上地幕后推手,却是她地丈夫……王储妃,斐迪南表哥说伊莎贝拉皇后的这一次三方兴师问罪地行动,实在是让他疲于应付,而且他的计划也被打乱了,所以他就直接要求我,答应他的要求。 ”

王储的声音,渐渐变小了。 “我本来就觉得干涉帕尔玛地政治没什么意思,据我所知,祖父也不怎么管斐迪南表哥的,所以我就答应他了……”

玛丽想了想,对于王储来说,这并不算是错误的决定,本来法国对帕尔玛的影响就是三个强国中最弱的。 到不如卖个人情给帕尔玛公爵好了,于是。 她轻轻的笑道,“殿下这决定不错,只是殿下要记住,在您登基之前,千万不要把这事再同别人说了。 ”

“那是当然,”王储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 “王储妃,斐迪南表哥还叫我不要插手他和西班牙王储妃之间的争执。 ”

“事实上,”想到那位西班牙王储妃,玛丽就不禁皱起了眉,“这确实只是他们姐弟之间地事情,但牵涉到西班牙那边,情况就很难说了……”

玛丽低头想了一会儿,才问道。 “殿下真的不打算再管他们的争执么?您觉得帕尔玛公爵自己,能平息他姐姐的怒气么?”

“不能,”王储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我也不知道如何帮他们,王储妃,你有办法么?”

“殿下。 ”玛丽已经基本想清楚了整个事情的脉络,于是讲给王储听,“现在的情况是,我地哥哥利奥波德和斐迪南去了米兰边境,现在那里全都是我的哥哥姐姐们,大家若是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估计三五天之内,他们就会回来,伊莎贝拉王后也一定会来的,因为我的两位哥哥肯定告诉她。 西班牙王储夫妇还被软禁着。 ”

王储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

“那么也就是说,帕尔玛公爵即便要继续软禁西班牙王储夫妇。 估计也就多关他们三五天,殿下,我觉得,帕尔玛公爵还不如早点儿把西班牙王储夫妇放出来,好做出一个和解的姿态。 ”

王储又摇了摇头,“可是,王储妃,斐迪南表哥说不让我管这件事的。 ”

那恐怕是帕尔玛公爵担心你的能力,怕你把事情搞砸吧……玛丽不禁小小地腹诽了一下,随即对王储说,“如果殿下想帮帮帕尔玛公爵,就去劝他把西班牙王储夫妇放出来,再去劝劝西班牙王储夫妇,把这件事大事化小,过去就算了……如果殿下不想管的话,我们就再等上三五天,看伊莎贝拉姐姐怎么处理这件事。 ”

王储很仔细的想了许久,才抬起头,“王储妃,谢谢你的分析,我刚才听斐迪南表哥说话的时候,简直是糊涂极了,不过,现在我已经完全想清楚了,我还是要去和斐迪南表兄说,让他尽快把西班牙王储夫妇放出来,这样对他比较有利。 ”

王储立刻便去找帕尔玛公爵了,玛丽叹了一口气,现在她所想的,只是怎么在这件事中给王储尽可能地谋点儿利益,这当然也是为了她自己——如果王储能成功说服西班牙王储夫妇不再为难帕尔玛公爵,显然能给各方都留下一个好印象,一改他一直以来的懦弱形象吧,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王储大概是出于本性上的善良,十分愿意帮助他的这位表哥,如此一来,到正好让他去试一试。

玛丽再次见到她的丈夫,是在午餐的餐桌上,王储小声的告诉她,帕尔玛公爵已经正式拜托他去同西班牙王储夫妇说和,如果他们不再要求他离婚,他愿意把他们放出来。

玛丽则提醒王储,西班牙王储妃大概还不知道她的弟媳已经怀孕的消息吧,既然帕尔玛公爵那么肯定,不妨也告诉她,也许她并不会喜欢这个消息,但或者她能明白,如果帕尔玛公爵夫人真地怀孕了,奥地利方面,甚至包括伊莎贝拉皇后,估计都会转而保全她地。

帕尔玛公爵并不在餐桌上,因此王储夫妇得以悄悄的交谈着,玛丽问王储帕尔玛公爵地去向,王储的回答,到又让她吃了一惊。

“王储妃,你还记得帕尔玛公爵夫人有个什么情人么?斐迪南表哥已经把那人抓了起来,他希望能在公爵夫人回来前把那个人处死,所以现在去催着他的那些大臣们赶快判决这个人了。 ”

玛丽摇摇头,她本已觉得事情差不多水落石出了,但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许多迷雾重重的地方呢,只能期望玛丽亚.阿玛丽亚和伊莎贝拉回来的时候,一切都能圆满解决。

吃完午餐,王储甚至没有休息一下,就去找西班牙王储夫妇了。 玛丽回到房间里,耐心的等着……耐心的等着……大概过了快三个小时,王储才满脸通红的回来了。

“路易斯表姐发了好大的火……我跟她说帕尔玛公爵夫人怀孕了,结果她把花瓶都摔了……还好,她丈夫西班牙王储劝了劝她……这位王储还算好说话,他说,只要斐迪南表哥向他赔礼道歉,他们就愿意息事宁人。 ”

这位西班牙王储哪里是好说话,玛丽摇摇头,帕尔玛公爵那个脾气,十有八九是不会道歉的,这位王储,显然正是吃准了这一点!

玛丽便问王储有没有同帕尔玛公爵说过,王储回答说他已经去看过了,公爵还没有返回宫殿。

---------------------

话说,大家没有发现昨天终于有了本书的第一次加更么?第一次啊……一次啊……次啊……啊……大家都没反应,怨念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