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74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74 公爵夫人

三日之后,在哈布斯堡-洛林王室的双头鹰旗的引领之下,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些人,除了约瑟夫皇帝,其他人都到达了帕尔玛城。

约瑟夫皇帝仍然留在米兰继续“巡视”这块大公领地,但所有人都明白,事情发展到目前的情况下,伊莎贝拉皇后当然还要来看看她的弟弟和妹妹,但皇帝却实在没必要,或者说是没有脸面,再亲赴帕尔玛城了,更何况,哈布斯堡-洛林王室还有两位大公在整个事情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也足以维护奥地利的利益了。

这一行人到达的非常低调,然而当天上午,帕尔玛公爵就拉着玛丽的丈夫出去打猎了,以至于玛丽只好一个人去欢迎她的这些亲属们。 利奥波德和斐迪南虽然显得挺憔悴,但仍然兴致勃勃的向玛丽打了招呼,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一次算是马到功成了,自然心情也不错。

但女眷们就没什么好脸色了,伊莎贝拉只是匆匆向玛丽点了点头,就转向她的妹妹了,而玛丽亚.阿玛丽亚,玛丽觉得她甚至都没有看自己,就转身走开了。

玛丽只好尾随着她的哥哥们,她必须弄清楚,在这段时间里,帕尔玛公爵夫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利奥波德也是一声叹息,“我本以为阿玛丽亚和她丈夫的感情有多么好呢,没想到。 帕尔玛公爵这边看着还行,阿玛丽亚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她丈夫身上。 “

“姐姐是怀孕了么?”这才是玛丽所关心地。

“那又怎么样,”斐迪南摇着头,“我始终都弄不清楚,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她亲自去阻挡约瑟夫和皇后。 只是为了告诉世人,她要和奥地利为敌么?”

“我也有这种感觉。 ”利奥波德接上了话,“我并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她已经和西班牙闹得水火不容了,难道还要拒绝来自奥地利的支持么?”

“她并没有拒绝啊,”斐迪南笑了起来,“我们一和他说了帕尔玛这边的情况,她不就答应回来了么。 ”

“总而言之。 ”利奥波德看向玛丽,“很奇怪,安东妮德,我们不在的时候,那位帕尔玛公爵又做了些什么?”

玛丽便同他们说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说到被处死的皮亚琴察伯爵,两个人都很惊讶。

“他居然被处死了,这个帕尔玛地斐迪南。 看不出,还真有些本事。 ”这感叹的是同样叫做斐迪南地那个家伙。

“那个人我曾经见过,他算得上的帕尔玛数一数二的大贵族了,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阿玛丽亚的情人,”利奥波德似乎还有点儿惋惜。

玛丽发现。 从两位大公的嘴里,大概也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于是,她退了出来,打算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去找帕尔玛公爵夫人。

但斐迪南叫住了她,“安东妮德,你少管这对夫妻地事情了,我和利奥波德已经商议了,等这件事差不多了。 你和你丈夫就去托斯卡纳住上几天吧。 你们应该还要去见见教皇的吧……反正不要再留在帕尔玛了,这对夫妻……实在不是你该管的。 ”

玛丽就有些犹豫。 她告诉两位哥哥曾经答应了帕尔玛公爵帮他劝说妻子,两位大公,立刻又皱起了眉。

“也罢,”好一会儿,利奥波德才算做出了决定,“安东妮德,你去看看阿玛丽亚吧,把这几天的事情都告诉她,让她自己想办法应对吧。 ”

事实上,从今天早上帕尔玛公爵邀请王储出去打猎开始,玛丽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帕尔玛公爵似乎要把她当枪使,来迎接妻子可能的怒火,但即便如此,他这种躲开妻子的做法,看起来并不是想要讨好妻子的样子啊。

玛丽还是要去见见玛丽亚.阿玛丽亚,在玛丽心目中,有很多原因促使她去见她,而那个对帕尔玛公爵的承诺,仅仅是排在最后地一个原因而已。

站在帕尔玛公爵夫人寝宫的门口,玛丽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套房,同公爵的那一个,正好是处于这座宫殿的两端,这样的安排,显然是别有用心,却也让玛丽,又在自己的心目中,增添了一点儿警惕。

但玛丽很快就发现,她地那些警惕,在面对自己的姐姐玛丽亚.阿玛丽亚的时候,似乎还不太够呢。 帕尔玛公爵夫人的套房的接见室里,居然设了高台上面安置了宝座,而公爵夫人本人,就坐在那宝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玛丽还是先向她的姐姐行了屈膝礼,然后就那么站着,看着她居高临下的姐姐。

“安东妮德,你是来看我的失败的么?”帕尔玛公爵夫人突然冷冰冰问道。

玛丽突然想起上辈子看过地武侠电影,高手过招,往往对面而立试试斗气,先动手地那个,怕就是要输了,想到此时,不禁一笑,“阿玛丽亚姐姐,您失败与否,与我没什么关系。 ”

公爵夫人也冷笑起来,“那你来干什么?”

“看看姐姐,毕竟好久不见了,”玛丽仍是笑。

“谁要你来的!?”公爵夫人终是忍不住爆发了,“我都把你关在丁香花庄园了,谁叫你逃出来地?”

“我可不是逃出来的……”玛丽笑着叹气,“姐姐,我真的佩服您,在这小小的帕尔玛,居然干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

“安东妮德,你比不上我的,还多着呢。 ”公爵夫人大概是怒极反笑,笑得还挺开心。

玛丽承认,她确实在很多方面比不上自己的这位姐姐,但嘴上,她却不能认输,“确实如此,姐姐。 您要是再能和帕尔玛公爵恩恩爱爱过上好日子,就更加完美了。 ”

一见到阿玛丽亚。 玛丽觉得自己地思路,突然清晰了起来,眼前这样的女子,在她的直觉里,是不该屈服于一场政治婚姻的,她突然想明白帕尔玛公爵那天那几句话的意思了,并且转手就把它变成了攻击的武器。

玛丽猜对了。 这正是帕尔玛公爵夫人的痛处,她地话音没落,公爵夫人的那张脸,已然扭曲了起来,“安东妮德!不要再跟我提这些!”

旁观者已清,但当局者,还迷在局中呢。 玛丽摇了摇头,“阿玛丽亚姐姐。 虽然您不希望我来看您地失败,但我认为,您自己还是要正视这样的失败的,帕尔玛公爵已经赢了。 ”

玛丽现在,再也不会纠结那个帕尔玛公爵夫人为什么会软禁她的问题了,整个帕尔玛政坛的闹剧都已经过去。 帕尔玛公爵正要成为最大的赢家,而她的姐姐,似乎只能乖乖地做回人家家里生孩子的主妇了。

回答玛丽的,是帕尔玛公爵夫人的尖叫,她拼命的摇着头,“安东妮德,你错了,我只要不答应他,他就没有赢。 ”

“是这样的,”玛丽觉得腿有点儿酸了。 便走到一边。 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可是。 您为什么不答应帕尔玛公爵呢?”

“我为什么要答应他?”公爵夫人大喊着,“我永远不会饶恕他的!”

“公爵用不着您饶恕他,姐姐,”玛丽叹了口气,看来,玛丽亚.阿玛丽亚对那个皮亚琴察伯爵还挺有感情,不过,这种感情现在已然没用了。

玛丽平静的看着公爵夫人,这个女子,显然不是别人说什么就能改变主意地,玛丽也只能做到,把该说的都说了而已。

于是她站起身来,走到高台前面,“姐姐,我到是觉得,您现在虽说是失败了,但只要您答应了您丈夫,您就同他一样,变成了胜者。 ”

公爵夫人没有回答,但是她盯着玛丽那眼神,告诉玛丽她听明白了她的话。

“姐姐,您还有孩子呢,”玛丽的脑子里,现在只想着劝劝自己的这个姐姐了,“来日方长,不是么?”

帕尔玛公爵夫人盯了玛丽许久,才微微点了点头。

玛丽这才稍微放心了,顺口补充道,“姐姐,我丈夫已经答应您丈夫了,在他登基之后,法兰西就不再干涉帕尔玛的政事,我想,这对您来说,也算个好消息吧。 ”

玛丽说完,转身就走,快到门口地时候,帕尔玛公爵夫人突然叫住了她。

“安东妮德,”玛丽回头,看到公爵夫人已经站起身来,“您的丈夫大概弄错了什么,要知道,我的丈夫他不可能凭着一己之力做出这么大的事情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玛丽就觉得脑子“嗡”的一下,血往上撞,那一个可能,只能是公爵借助了西班牙的力量,那么自始至终,她和王储,特别是王储,岂不是完全被公爵玩弄于股掌之上。

“安东妮德,别担心,这没什么的,”帕尔玛公爵夫人似笑非笑的话语又在玛丽耳边想起,“我的战场,只有这小小地帕尔玛而已,但你地战场,却是在那么广大的法国呢。 ”

玛丽不再说什么了,她只想快点儿回到房间里,不去想这些事情了。 但回到房间没多久,就有人来叫她,说伊莎贝拉皇后请她过去。

等玛丽见过伊莎贝拉,双方寒暄过开始正式谈话之后不久,玛丽就得出了结论,伊莎贝拉,显然早已了解了一切了。

因为伊莎贝拉同她,只是说些两人分别后地情况,女王怎么样了,伊莎贝拉新生的孩子怎么样了,凡尔赛的那些伊莎贝拉的亲戚们,又都怎么样了。

至于在帕尔玛发生的这件事,玛丽还记得这是伊莎贝拉把他们召到这里的原因,但现在,她居然只字不提。

玛丽当然也不会再提,她只是装作天真的问起另外一件事,伊莎贝拉不是说过,要大家一起劝劝她的丈夫去接受手术的么?

玛丽的心里,其实已经不指望伊莎贝拉再管这件事的,但出乎她的意料,伊莎贝拉立刻表示,“等奥古斯特回来,我会好好同他说说的。 ”

这样也好,但等玛丽从伊莎贝拉那里出来,她立刻折向她那两位哥哥的房间。

不管怎么样,她这两位亲哥哥,特别是斐迪南,总还是会帮她的吧。

注:帕尔玛的事情,到这里就大概差不多了,作者没有写得很清楚,是因为我觉得,从玛丽的角度,大概也就了解到这样的程度,有很多问题,比如帕尔玛公爵如何知道公爵夫人的孩子是他的之类,或者公爵究竟干了些什么之类,公爵夫人又干了些什么之类,玛丽也只能用猜的……对于玛丽来说,这只是又一次的磨砺而已。。.。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