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76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4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76 玛丽的决心

玛丽嘴上说她想好了办法,事实上,在同斐迪南说的时候,她并没有完全想好。

或者说,玛丽确实有些什么想法,却并没有与之相配合的决心,以供给她足够勇气去实践自己的想法。

好在所谓决心和勇气,都是可以培养的,有时候,即便不去刻意想,某些想法就仿佛种在脑海里一般,自然而然的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在离开帕尔玛之后一个多月的时光里,可怜的玛丽一直在压抑着,斐迪南去和王储谈了好几次,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利奥波德也一样。 她的这两个哥哥使玛丽想到了一个很不合适的词,黔驴技穷……是的,斐迪南和利奥波德说他们把自己觉得能说的、应该说的都告诉这个妹夫了,王储似乎对夫妻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对手术也并不那么恐惧了,但直到他们离开托斯卡纳,前往“教皇国”的时候,王储还是没有给出任何一个肯定的答案。

玛丽甚至懒得开口再关心这件事了,这似乎也是王储所期望的,于是,夫妻二人反倒得以在一种平和的气氛中以各自不同的心态去欣赏永恒之城的美景,这也是他们此次意大利之行的最后一站。

就像两千年来许许多多参观这座城市的人一样,玛丽,也同样被罗马所深深的震撼了。 但罗马的各种让人耳熟能详的古迹所给予她地这种震撼,却正和她内心深处压抑的某些想法形成了共鸣。 这后果就是,她,终于积累了足够的勇气。

是的,玛丽一直在渴望在历史的范畴下解决她丈夫那让人厌恶的生理问题,但她似乎忽视了一个问题,自己已经穿越了,而这段历史。 也已经被自己改过了——如果当年不让伊莎贝拉活下来,那么大概就不会有这趟意大利的旅行。 但正因为有了这趟旅行,她才开始希望按照历史上那样,由男性亲属来劝说自己地丈夫,可是,历史上那个成功说服了王储的约瑟夫皇帝,却最终连自己妹夫地面都没见到,而其他的男性亲属们。 则显然没有得到历史的照顾了。

罗马城在玛丽眼里,不是历史,是现实,这座城市正向她诉说着永恒、伟大、功过、战争之类一切的一切,这正是玛丽所处的现实,她是穿越者,但她现在是法兰西的王储妃玛丽.安托瓦内特,正因为如此。 或者她真的应该做得更好一些,勇敢一些,果断一些,而不是在各种各样地问题前畏手畏脚,裹足不前。

是的,玛丽面对的是个棘手的问题。 但假以时日,或者真的有解决的契机。 玛丽完全可以重复历史上那个守了七年活寡的小姑娘的老路,耐心地等着,只要她既不出轨,也不挥霍,也未必就一定会上断头台。 但问题就是,作为穿越者的玛丽,从一开始,就拒绝了这条路,她期望有所改变——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对她自己来说。 更重要的。 还有那个现在是她的丈夫的法兰西王储,其实。 在历史上,七年的无性婚姻给他带来地打击也是足够致命的。

所以,在罗马的历史与现实之间,玛丽总算又恢复了勇气,这种勇气,就仿佛是炸药包里的火药一般,慢慢积聚,等待着引线被点燃的那一刻。

然而,最后点燃这个炸药包的,不是火,而是水,海水,当法兰西王储的出访队伍从台伯河口乘上远洋帆船,返回法兰西的领土时,面对第勒尼安海的烟波浩渺,玛丽终于下定了决心。

那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许多人在面对浩瀚地大海时,都会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地想法,玛丽则想得更为极端一些,她在想,假如现在,自己掉进了海中,死了……那么,会后悔么?

是的,是会后悔,她被命运安排穿越,被命运安排嫁了人,被命运安排在凡尔赛地夹缝中过了一年的无性婚姻,到今天,难道还要继续忍受什么新的安排么?

即使要忍受的话,在命运有什么新的安排之前,也要把想做的事情做完,否则,或者真的死了都不甘心呢。

玛丽看看周围,甲板上阳光很好,她的女教管诺伊阿伯爵夫人站在不远处,正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着她,“殿下,甲板上面风很大,您还是进船舱里去吧。 ”

初冬的风肯定会对王储妃娇嫩的皮肤带来伤害,但她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伯爵夫人是知道的,事实上,好心的女教管曾经多次劝说过玛丽,不如找点儿什么别的事来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要总为这个她完全没办法的事情而担忧了。

但是玛丽现在有办法了,她走进船舱,女教管跟着她,玛丽笑了笑,“伯爵夫人,您不用跟着我,我要去王储那里。 ”

女教管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行了屈膝礼退下了,玛丽知道,她是对王储冷淡了一段时间,但就在今天,她要去找他说清楚。

王储的房间在船的中部,玛丽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果然是德.莱歇先生,他看到玛丽,也是愣了一下,“殿下,王储殿下正在看书。 ”

这房间并不算大,一目了然,王储正趴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上,继续攻读他这一路上弄来的历史书,玛丽转向他丈夫的男仆总管,“先生,我刚才过来的时候,诺伊阿伯爵夫人托我告诉您,她有点儿事情想和您说。 ”

男仆总管知趣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二人,王储突然伸了个懒腰,“王储妃,我刚才还在同德.莱歇先生说,这趟旅行什么都好。 就是忘记带一些锁和工具了。 ”

玛丽并没有回答王储,她只是走过去,在她丈夫的对面坐下,“殿下,我想同您说一件事。 ”

“什么事?”王储晃晃脖子,似乎又打算把头埋回书本上去。

“殿下,”玛丽赶忙说道。 “是关于您地那个外科手术的。 ”

王储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不耐烦的神色,他没有回答。 只是平静的看着玛丽。

玛丽鼓足了勇气,“殿下,其实我一直想对您说,我非常希望您能接受那个外科手术。 ”

王储的表情波澜不惊,而他的回答更是让玛丽惊出一身冷汗,“我知道你是这样希望地,王储妃。 不然的话,你地哥哥们也不会那么多次的向我提起这件事了。 ”

玛丽不由皱起了眉,“殿下,那我可不可以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您究竟是如何打算的呢?”

“唔……王储妃,”王储居然笑了笑,“我记得我说过很多次了。 我希望有比外科手术更好的解决办法……”

玛丽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大声打断了王储的话,“不!殿下,我认为不会有那种办法的。 ”

王储似乎吃了一惊,一言不发地看着玛丽。

玛丽也盯着王储,她需要把话说完。 “殿下,请明白我像您一样关心的您的痛苦,我也曾请维尔蒙神甫向著名的医生们请教过,对于您的疾病,应该不会再有比外科手术更好的办法的。 ”

王储似乎想了很久,才小声回答道,“王储妃,我们可以等上几年的,假如一直不会有更好地办法出现,我们再考虑外科手术吧。 ”

王储似乎想蒙混过关。 但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的玛丽。 又怎么能放过他。

“殿下,我们结婚已经一年多了。 能不能请您告诉我,您究竟打算再等上几年?”

“五年……”王储几乎是脱口而出,当他的视线迎上玛丽那散发着无法克制的怒火的眼睛的时候,才很慌乱地改口,“要不然……三年?”

“殿下,”玛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希望您在做决定的时候,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而我要明确告诉您的是,我并不希望再等下去了。 ”

“但是……王储妃……”王储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来。

玛丽却还没有说完,“殿下,我想要告诉您的是,我曾经对我们的婚姻充满了希望,希望能同您和睦相处,尽快的给法兰西王室生出继承人来,但过去的一年真的很让我失望,您知道么?在去帕尔玛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地姐姐,帕尔玛公爵夫人地婚姻是多么的不如意,但当我见到她地时候,我确实在羡慕她,因为她怀孕了,她能够有自己的孩子了……”

玛丽的话是说给王储听的,但有一点她很肯定,自己确实希望能够有一个孩子,作为穿越者,她觉得不论是她的丈夫,或是娘家的亲戚们,都比不上一个自己的孩子能够给她带来属于这个世界的归属感,而所有她曾经想过或者将来也许想做的事情,前提条件都是她必须成为一个有子嗣的王后,她的丈夫显然不能依靠终身,但一个孩子,也许能带给她的要比丈夫多的多。

在说这番话的过程中,玛丽似乎看到王储的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但最终,她的丈夫还是什么都没说,玛丽有些累了,她叹了一口气,“殿下,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没有!完全没有!”王储似乎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赶忙辩解着。

“那么,殿下,请您不要再折磨我了,”玛丽的声音低了下来,“殿下也许是充满希望的等待着您所谓的‘更好的办法’出现,但请您相信,您的这种等待,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折磨。 ”

“王储妃,”王储也变了脸色,有些慌张的摆着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殿下,”玛丽静静的看着王储,“我只是告诉您我的感受,由于您拒绝接受手术,使我觉得我们的婚姻是一场噩梦,凡尔赛的人大概并不会给您什么压力,但他们对我,一个外来的王储妃,却丝毫不会手下留情……我需要忍受的,已经远远超过我所能忍受的极限了,这使我非常痛苦。 ”

说到这里,玛丽不禁开始羡慕历史上那位断头艳后了,大概只有那样天真到无知的姑娘,才能在那种状况下忍受七年吧。 但玛丽所不知道的是,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她的表情,居然也呈现出一种痛苦的神色来,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她所报有希望的劝说计划失败了之后,她开始真正体会到这种失败的婚姻所带来的痛苦了。

大概王储是看到了这种痛苦的表情了吧,他终于对玛丽的所有话有了真正的动容了,嘟嘟囔囔着,“王储妃,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痛苦……”

PS:很郁闷……临时定下了避暑出游的日子,但是买不到票,然后今天一直用来写文的小本坏掉了,三个USB口坏掉了两个,鼠标、U盘都不认了,白天拿去修了,结果未能确诊,也许是主板坏了,据说换主板要三个星期,今年新买的啊!烦啊……最近这几天大概只能保证最低限度的更新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