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77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10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77 归途

玛丽看着她的丈夫,能让这个生下来就是公爵,后来又成为法兰西王储的家伙对自己的妻子说句对不起,大概也算得上某种成功了吧。

但玛丽还是有些犹豫,根据她对于王储的了解,这个家伙最擅长的,除了修锁之外,大概就是“拖”字诀了——这似乎是他优柔寡断性格的必然结果,而且,越是重要的事情,他往往越会拖出更长的时间。

但是,这件事,决不能让他继续拖下去了,玛丽站起身,向她的丈夫行了一个屈膝礼,“殿下,请原谅我让您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但如果不这么做,我恐怕实在无法继续这样的生活了。 ”

“哦,玛丽,我知道,”王储低声回答,“事实上,我也很痛苦的……自从御医说我需要接受手术开始,我很害怕手术……但是,请你相信,我是知道的,知道我必须治好这个毛病的……”

玛丽真的有些同情这个可怜的少年了,但他现在已经是她的丈夫了,所以,必须承担起他的责任来。 于是,玛丽仍然保持着最初的那种严肃的表情,对王储说道,“殿下,既然您已经明白了使您和我同样痛苦的问题来源,那么,请您好好考虑一下,是继续这样痛苦下去呢?还是鼓起勇气来,在最短的时间里,结束这场痛苦呢?”

“可是,玛丽……”王储的脸上,闪现出了恐惧地神色。 “我真的很害怕那种手术……”

女性的恐惧或者是值得安慰的,但对于男性来说,则决不能姑息任何的恐惧。 玛丽静静的看着王储,用一种平淡无波的声调,“殿下,据我所知,那个外科手术给人带来地痛苦。 甚至要小于一次放血治疗呢。 ”

王储不说话了,无疑。 他想起自己那次吃了*药被放血的事情,当然,玛丽也想起来了,如果劝说是没有用地,那么,玛丽希望王储身上保留的那一点与他贵族出身相符合的耻辱感,能让他变得稍微坚强一些。

玛丽重新坐在王储的对面。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在她似乎都觉得有了明显的疲惫感的时候,王储终于开口了。

“王储妃……玛丽……你能不能再让我好好想一想……”

唉,手术对于这可怜的人来说,毕竟是一件大事,看在这个份儿上,玛丽觉得,似乎逼这样一个历来优柔寡断地人立刻做出决定。 是不太可能的了。

于是,她站起身,笑了笑,“殿下,从现在到我们回到凡尔赛,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呢。 我希望等我们回到凡尔赛的时候,您能做出一个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决定。 ”

王储几乎是机械的点了点头,玛丽没有向他道别,直接便退了出去,她正在想,如果王储最终的决定是再次拒绝手术,她该怎么办呢?

那么,就像最传统的玛丽苏穿越女那样,闹一个天翻地覆吧……于是,玛丽望着窗外碧蓝地海水。 开始思考。 她是不是具有在名字后面加上一个苏字的潜质呢?如果她把自己改造成小白女主,会不会也遇上几个狗血情节呢?

想到狗血情节。 她几乎是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贝特尼少校,这算得上她穿越以来最为狗血的情节了。 而且,更让玛丽发愁的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少校对她,似乎还是一如既往,似乎并没有因为她曾经拒绝了他而有任何的改变。

如果他再向玛丽表白,她会再一次拒绝他么?玛丽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真正爱她地人,大概也应该明白,在王储妃给法兰西王室生下继承人之前,最好不要碰她。

法兰西王储夫妇的船队离开罗马之后,先直向正西,在靠近科西嘉岛之后,才转向北方。 玛丽觉得,对于法兰西国土上最年轻的岛屿科西嘉来说,多多沐浴在王权的阳光下,是绝对有益的。 但国王路易十五似乎并不在乎这个向科西嘉人民宣扬王权威严的机会,而玛丽的丈夫,大概也并不对他祖父统治期间唯一得到的领土有太大的兴趣,于是,所有人在安排法兰西王储夫妇的这场出访时,都选择忽视这个在他们路线上地岛屿。

天气很好,但是风很大,玛丽穿了一件厚厚地斗篷站在甲板上,用丝巾把整个脸都包起来,只露出两个眼睛,王储夫妇的帆船正在穿过科西嘉海峡,擦着科西嘉岛地东北角驶过,距离近到,玛丽甚至可以看到岛上山脉模模糊糊的影子,她也看到大概是来自科西嘉的渔船,船上的人,远远看着自己船头飘扬的百合花旗指指点点,她不禁有些好笑,有谁会想到,再过二三十年,现在这岛上的某个小男孩,会把法兰西改为帝国,而他自己,则成为了帝国的皇帝。

玛丽看着渐渐远去的科西嘉岛,幻想着自己早晚要把这个军事天才找出来,让他为自己去打打仗,不禁微微翘起了嘴角,那么,如果这个叫波拿巴的小子表现的足够好的话,也许她可以考虑,让这小小的岛屿,成为一个自治区吧。

经过科西嘉岛之后,又过了三天,法兰西王储的船队到达马赛,队伍里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在经过有惊无险的意大利旅行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自己国家的领土上,终于又可以享受地方官员隆重的欢迎仪式,以及各种各样的阿谀奉承了。

玛丽兴致很高,事实上,自从她在船上和王储进行了那次认真而严肃的谈话之后,一直困扰着她的担忧、压抑等等的负面情绪,似乎一股脑儿的都转移给了她的丈夫——勇气和自信重新回到了她身上,她或者并不很快乐,但是,终于恢复乐观了。

这种乐观很快弥漫到跟着玛丽的几位夫人们身上,女士们出门旅行,乐趣之一就是一路上不断的购物,虽然她们曾经在里昂买了不少东西,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意大利,因为种种的事情,又加上王储妃情绪不佳,使得她们都没有放开了购物,现在,回到法兰西的国土上,王储妃情绪已经恢复,马赛也是不逊于里昂的繁华地方——这正是购物的好时节啊。

王储同一群随员们出去打猎了,玛丽则在四位夫人的簇拥下去购物,她很快就发现,无论是在什么时代,集体购物永远是拉近女人之间感情的最好机会,诺伊阿伯爵夫人对着琳琅满目的香水侃侃而谈,给每个人都挑选了她认为合适的香水,而给玛丽管理衣服的博纳瑟夫人,则似乎特别有形象思维的天赋,每一件衣服,她只用看一眼,就知道玛丽穿上好不好看,而试穿的结果,每次都跟她说的一样。

玛丽甚至还乘机体验了一下街边的小甜品店,当然,是由随从们去打前站,将店里的其余客人全部赶出,她们一行五人,再进去坐下,品尝店主人送上来的美味蛋糕、自制奶酪和现磨的浓咖啡。

虽然克拉丽丝夫人认为匿名比较妥当,但玛丽还是兴致勃勃的召见了店主夫妇,称赞了他家中的美味,并建议他做一块牌子挂在店里,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法兰西王储妃曾在本店品尝甜点云云,店主夫妇受宠若惊的答应了。

玛丽还没有忘记,给她的这四位女随从们,都选择了礼物,她在马赛城里最好的一家瓷器店里挑中了一种缀满了瓷花的首饰盒,向店家定做了四个,上面都要写上“王储妃感谢您陪伴她度过漫长的旅程”,并添上王室的百合花纹章。 四位夫人都很感激,但她们要回到凡尔赛去等上一个月,才能收到店家专程送去的首饰盒——这笔送货费用,当然也是玛丽支付的。

等到王储一行人离开马赛,沿着罗讷河前往王储一直想参观的普罗旺斯地区各个充满了罗马遗迹的城市之时,王储的无精打采,已经无法掩饰的挂到了脸上。 这其实也好理解,还在凡尔赛的时候,从未出过远门的王储当然对这些个罗马遗迹都充满了兴趣,但当他去过一趟意大利,亲眼看过了永恒之城之后,自然对法国领土上这些明显规模上要小许多的仿制品,再没有太多的兴趣了。 更何况,王储还有那么一桩烦心事呢。

阿尔勒城的古罗马建筑群和阿维尼翁古城,王储都是草草看过,他甚至想取消参观奥朗日的古罗马剧场和凯旋门的计划,但玛丽明白,计划早已通报给地方官员,即使他们不参观,也不能让盼着看到王储夫妇的当地平民失望,于是,她去劝说了王储一番,最终,他们还是按计划,在奥朗日的街上乘坐敞篷马车转了一圈。

王储夫妇的参观计划,到奥朗日就算结束了,余下的行程都是赶路,天气越来越冷,所有人,也就理所当然的归心似箭起来。 他们的路线直向正北方,逆着罗讷河而上,花了不到五天时间,就赶到了里昂城。

这一次当然不会再有欢迎仪式之类,但玛丽没有想到,他们收到的从凡尔赛传来的消息中,居然有一条特别震撼的。

宫廷正式宣布,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经过宫廷御医的确认,已经怀孕了。

玛丽郁闷的够呛,现在看来,普罗旺斯伯爵欺负他哥哥是有理由,至少在这个方面,他比王储,是强上不只一点半点了。

而那些之前的关于普罗旺斯伯爵也同样有性功能障碍的传言,大概也是他放出来的烟雾弹吧,恐怕为的就是,给王储一个足够力度的打击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