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80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80 多事之冬

1771年的圣诞节,整个凡尔赛宫过得颇为不平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连最最好事的贵族和最最八卦的贵妇们,也不会觉得缺乏谈资。

首当其冲的,就是王储在拖延了一年多之后,终于答应接受手术的“重大新闻”,人们只要把这懦弱而缺乏男子气的年轻王储,同他那同样出身显赫而且一年比一年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的妻子联系到一起,就会从中寻找出无数可以谈论的话题。 然而遗憾的是,王储的妻子似乎很不喜欢被人谈论,而且,如果有人不小心说出了某些大众喜欢的八卦而又传到了这位王储妃的耳朵里,王储妃甚至不惮于在公开场合让人下不来台面。

好在临近圣诞节的时候,人们又发现了新的谈话内容,一向不讨人喜欢,却能在生儿育女的问题上暂时领先于王储妃的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开始频频出现在公开场合,并展示她那明显变形的身体了,“有经验的”贵妇人们谈论着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大起来的肚子,甚至有人明确表示,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位伯爵夫人一定会生出一个男孩。

玛丽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事实上,当她听说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怀孕,在最初的郁闷之后,立刻想起来,自己所知道的历史上,路易十八是一辈子都没有继承人的,不然,他之后的国王也不会是查理十世,联想到自己穿越以来所经历的种种。 玛丽不相信,她面前地现实会在这件事情上与历史产生什么背离。

果然,才过了圣诞节,新的情况就发生了。 整个圣诞节期间,巴黎的歌剧院新上演了来自维也纳的音乐大师格鲁克的作品《伊菲姬尼》,这本来与并不喜欢音乐的玛丽,没什么太大关系。 但这位音乐大师与她的其他娘家亲属们,从女王到约瑟夫皇帝。 以及以考尼茨为首地一大批官员们的关系却密切,于是,他地这次巴黎巡演的成功与否,转而变成了与奥地利宫廷荣誉攸关的一件事情。 因此,玛丽得到了来自娘家的这方面的请求与命令,于是她便出面,邀请整个宫廷去巴黎看一次歌剧了。

收到王储妃的亲自邀请。 对于绝大多数的凡尔赛贵族们来说,还算得上是一种荣宠,哪怕这位王储妃并没有多少地权利,于是,几乎所有人都去了。 当然,玛丽也不会忘了邀请她的妯娌,毕竟在理论上,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也算得上宫廷里身份仅次于她的贵妇了。

事实上。 玛丽为了体谅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特殊情况”,特别让诺伊阿伯爵夫人专门去向这位妯娌说明,如果她觉得不方便的话,完全可以不用去。 女教管对玛丽的这种好心表示了极大的鄙视,而且事实证明,伯爵夫人也不需要这种优待。 因为她几乎立刻就表示,她一定会去看这场歌剧的。

到了看歌剧地当天,玛丽才大概明白了普罗旺斯伯爵夫人要去看歌剧的真正意味,她一出场,就仿佛投入铁砂中的一块吸铁石,迅速把相当数量的贵夫人们,都吸引到她身边去了。 而这似乎更显示着这位伯爵夫人在宫廷中炙手可热的地位,特别是当她的比照对象,是未来地王后当今的王储妃的情况下。

歌剧很长,玛丽看得不胜其烦。 她的丈夫。 则早已在包厢的角落里打起了瞌睡,但另一边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包厢里。 却是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玛丽甚至不止一次听到了在歌唱间隙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大笑声。

“殿下真不应该邀请普罗旺斯伯爵夫人,”说这话的是诺伊阿伯爵夫人,“您其实只要借口她有孕在身,直接就不要邀请她了。 ”

玛丽没说什么,她正看着自己的小叔子钻进自己妯娌的包厢里,看来,这孩子也是懂得趋利避害地啊,当撒丁王国地大使在圣诞节前向国王提出了我们读者都已知的那两项求婚建议之后,这孩子立刻与他地二嫂更加亲近了起来。

歌剧在当晚9点钟左右才结束,王储夫妇,自然当晚便要回凡尔赛去。 当玛丽正要离开歌剧院的时候,她突然看到有几个贵妇围在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身边,正在说着什么,而路易斯夫人,则站在不远处,显得有些焦急。

玛丽对她的这位姑姑,还是要关心一下的,于是她走上前去,“路易斯姑姑,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还是赶快回凡尔赛去吧。 ”

路易斯夫人叹了口气,“斯坦尼斯拉夫本来是邀请我今天晚上同他妻子一起住在卢森堡宫的,但现在他妻子一定要回凡尔赛去,我正在等她做出决定,必要的话,我就陪她一起回凡尔赛去。 ”

(注:卢森堡宫是普罗旺斯伯爵结婚以后再巴黎的住所。 )

玛丽看了她的妯娌一眼,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涨红了脸,正跟她周围的贵妇们争论着什么,她便对路易斯夫人笑了笑,“姑姑,晚上天气冷,如果普罗旺斯伯爵夫人迟迟无法做出决定,您还是催催她吧。 ”

王储的男仆总管德.莱歇先生已经来催玛丽赶快上车了,她便向路易斯夫人道了别,赶到马车上去和她丈夫会合,天很冷,路上结了冰,他们在快到12点的时候才回来到宫里,玛丽连澡都没有洗,直接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玛丽才听说,她的妯娌果然出事了,玛丽还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呢,诺伊阿伯爵夫人就已经来向她汇报“新闻”了。 玛丽发现,她的女教管并没有刻意掩饰,言语之间,多少还有些幸灾乐祸。

“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流产了,折腾了一夜。 伯爵夫人今天早上生下了一个未长全地死婴,不过据说是个男孩。 ”

“据说伯爵夫人昨天晚上是和路易斯夫人一起回来的,听说一路上都还好,只是快到凡尔赛的时候马车车门不知怎么的被颠开了,伯爵夫人起身去关车门,结果用力过猛,身子便受不了的。 ”

“但是我觉得。 殿下,”诺伊阿伯爵夫人开始诉说自己的观点。 “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一定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太累了,没见过怀着孩子的人,像她那样到处乱跑地。 ”

玛丽突然想起来,她上辈子的时候曾经听单位里地八卦女说过,如果男方提供的**质量不高的话,也会导致流产,既然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已然流产了。 那么,她也就稍微恶意的推测一下,普罗旺斯伯爵,在某些方面,可能还比不上自己的丈夫呢。

“普罗旺斯伯爵据说非常生气,国王也已经介入这件事情了,他已经把路易斯夫人叫去问话。 ”女教管最后补充着。

等到玛丽穿好衣服开始吃早餐,新的新闻又传了来。 而这一次,急急忙忙跑来报信的,居然是一向严肃谨慎地雅柴夫人。

“殿下,普罗旺斯伯爵居然声称是您和路易斯夫人,联合陷害导致他妻子流产的……”雅柴夫人气喘吁吁的,“国王已经派人去请王储了。 ”

玛丽身边的几位夫人立刻炸了。 以女教管为首,她们声讨着普罗旺斯伯爵这种无中生有的嫁祸行为,玛丽虽然也很郁闷,但并不算太意外,她现在已经认识到,普罗旺斯伯爵要是不抓紧一切机会陷害她和王储,大概自己都要于心不安呢。

玛丽赶忙吃完了早餐,收拾好了等着被国王叫去问话,然而,大概只过了半个小时。 王储居然来了。

“普罗旺斯的妻子流产了。 王储妃你已经知道了么?”王储一进门,就急匆匆的问道。

玛丽点头说她已经知道了。 王储这才坐下,抱怨起来,“普罗旺斯这个家伙一定是疯了,王储妃,你能想到么?他竟然说你是故意想让他妻子太劳累,才邀请她去看歌剧的。 ”

玛丽还没来得及说点儿,诺伊阿伯爵夫人腾地站了起来,“王储殿下,这太过分了,王储妃殿下是让我去邀请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殿下还说伯爵夫人完全可以不用去,是伯爵夫人自己说要去的。 ”

“两位殿下,恕我失礼,”女教管这才行了一个屈膝礼,“我这就去求见国王,同陛下说清楚这件事情。 ”

“你不用去了,伯爵夫人,”王储客客气气的笑了笑,“我想,陛下应该能辨清这件事情究竟是谁的错的。 ”

诺伊阿伯爵夫人只是一时有点儿着急,等她反应过来,立刻又向王储行了个礼,“殿下,谢谢您地提醒,是我刚才太着急了一点儿。 ”

“没事的,”王储转向玛丽,“王储妃,我就是来同你说一下,不要搭理普罗旺斯和他的那一伙人,有时间,你就去看看路易斯姑姑,我刚才在国王那里见到了她,她的精神似乎并不是太好。 ”

玛丽明白,王储既然专门来同她说这件事,那么,路易斯夫人可能是出了什么状况,当天下午她就去探望了她,然而,路易斯夫人除了表示了对于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流产事件的担忧以外,什么也没说。

“当时被颠开的那扇车门是在斯坦尼斯拉夫的妻子座位那边的,我说我来关的,她就已经站了起来,还用了那么大的力气,结果她一坐下,就开始叫肚子痛了,玛丽,我怎么可能想害斯坦尼斯拉夫地孩子呢?我是多么希望看到他地孩子能平安降生啊……”路易斯夫人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玛丽劝了路易斯姑姑很长时间,路易斯夫人依旧愁容满面,反到把玛丽也弄得郁闷起来,她甚至在想,真要是她本人被普罗旺斯伯爵嫁祸了,也还算情有可原,但对于善良的路易斯夫人,这样说她就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事实证明,老国王路易十五在这件事上还算明辨是非地,普罗旺斯伯爵除了给凡尔赛宫的圣诞节增加一些新的调味料之外,并没有给他想要构陷的那些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伯爵夫人流产这件事情,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大概真正的苦果,还是要由他们夫妻自己来吞咽的。

转而进入1772年,正当玛丽放下心来准备迎接她丈夫的那个重要的手术的时候,又有新的事情了。

路易斯夫人,竟然去求见国王,要求遁入教门成为一名修女!

玛丽惊讶的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立刻便要冲出门去劝说路易斯夫人收回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但女教管眼明手快的把她拉住了。

“殿下,路易斯夫人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建议您先同维尔蒙神甫谈一谈,据我所知,在她已经做出决定的情况下,您不能再去劝说她放弃这个想法了。 ”

玛丽只得耐心的等来了维尔蒙神甫,果然,到了这个地步上,确实已经没有任何路易斯夫人反悔的余地了,这使她懊悔的一塌糊涂。

“殿下,请您设身处地的为路易斯夫人想一想,”维尔蒙神甫劝说道,“殿下您大概不知道,路易斯夫人在二十多年前她与英国的婚事落空了之后,就有过做修女的念头的,因此我觉得,她这次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殿下您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

玛丽无可奈何,但还是尽快去看了路易斯夫人,这位夫人已然脱下了华丽的长裙,换上了见习修女那黑白相间的装束,玛丽一看她这幅打扮,眼泪就夺眶而出了。

于是,反到是路易斯夫人开始劝说她了,“玛丽,奥古斯特能接受手术我很高兴,你和他一定要好好生活,等你生了孩子,我会回来看你的。 ”

“至于我,玛丽,你不用太难过,去年我生病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了上帝的感召,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换一种生活的方式了,我并不喜欢现在在凡尔赛的这种生活,或者修道院更加适合我。 ”

“你和奥古斯特都要小心斯坦尼斯拉夫……虽然我并不愿意说,但是……愿上帝保佑,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斯坦尼斯拉夫一定会想着奥古斯特的那顶王冠的。 ”

“玛丽,你是很好的姑娘,所以,请一定看在奥古斯特死去的父母的份儿上,多多帮助他吧。 ”

对于路易斯夫人的这些要求,玛丽当然是全盘答应,然而,她很快发现,整个宫廷似乎只有她对于路易斯夫人出家之事难以释怀,其他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储,却都是一种乐见其成的样子。

“王储妃,”王储又一次对玛丽说,“路易斯夫人对我说,她觉得我们家族的一些人,特别是祖父,在上帝面前真是罪孽深重,她希望能用自己的虔诚,为国王陛下向上帝赎罪。 这真是伟大的举动,不是么?”

玛丽无言以对,但到这时候,她终于想明白了一点,为什么她上辈子看过的历史书上,总是说王储的三个老处女姑姑,这第四位姑姑,原来是当修女去了。

PS:早起,阴天,不要说看到日食了,太阳我都没见着。 枉我还提前几天到达合肥,整个上午老公都在哼哼着一句歌词儿——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所以早早就写完了,大家看吧,第二卷就此就结束了,明天欢迎大家和作者一起进入第三卷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