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穿越之不幸与幸运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1291809

为庆祝又一位女大公的诞生,火炬游行、音乐表演和宗教活动从这一天的晚些时候便陆续开始。第二天,皇帝陛下在斯特凡大教堂为新生的女大公举行了洗礼,这个娇小而又健康的女婴被命名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约瑟芬·约翰娜,玛丽是以纪念圣母玛丽亚,安托瓦内特是纪念帕多瓦的圣安东尼,约瑟芬是纪念她的哥哥约瑟夫大公,而约翰娜则是为了纪念传教士圣约翰。 而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在这人生的第一个重大时刻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她小小的襁褓里,睁大眼睛、略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虽然任何一个初生婴儿除了啼哭和睡觉之外,都会有如此的表现,但亲爱的读者们想必早已清楚地知道,这个小家伙,她是穿越而来的。

此时蜷缩在幼小的玛丽·安托瓦内特身体的那个灵魂,在两天前,却还是二十一世纪中国一名小小的外企白领。在一夜又一夜貌似无休止的加班之后,她睡着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同时在梦中祈祷并憧憬着没有加班没有工作的幸福米虫生活。

大概有某位同样和她一样加夜班的神袛听到了她的祈祷吧,那神袛显然要比她敬业的多,一场旨在谋杀乘车人的车祸在悄无声息的第一时间降临到这个叫张惠惠的二十七岁女白领身上。

张惠惠已然不记得自己在车祸中受了什么苦,在她印象之中,只有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人问自己,“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的不是中文,仿佛是英语吧,张惠惠不懂其他外语,但是她听懂了,几乎是本能的,她用英语答道,“我叫玛丽张。”

接下来,便有欢喜的声音叫嚷,“就是她,就是她,果然按时赶到了。”

却又有另一个声音道出疑惑,“怎么是东方人的模样?”

没什么错误吧,六年前张惠惠大学毕业应聘到这家外企,就被告知要使用英文名,随便挑了个名字叫玛丽,从此在工作中,从电子邮箱到名片,从工资条到年度报告,她一概都叫做玛丽张,平日里同事们说话,也都是玛丽玛丽的叫着。

“她都说她叫玛丽了,东方人的名字不是这样。”

又听到那疑惑的声音问自己,“你真的是叫玛丽么?”

“是……”张惠惠仍就是云里雾里,反正对方说的是外语。

“那就……是她了,快点送她过去吧。”那声音终于迟疑着做了决定。

可怜的张惠惠,从此以后,她就是真正的玛丽了。然而,要适应这个玛丽的世界,她的道路还远着呢。

洗礼和庆典很快就结束了,我们的小玛丽·安托瓦内特只能从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中,猜测到她穿越成了一位欧洲的、公主级别的人物,于是她身边围满了侍女和保姆,却很少能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姐姐们。

她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什么时代,也不知道她自己穿越成了什么人,因为她那二十一世纪中国白领的灵魂,完全听不懂周围人说的话。

幸亏玛丽所经历的是公认的穿越中最安全的一种——“灵魂婴儿穿”,她有足够的时间从头学起。现在,还是婴儿的她只能把那些侍女和保姆们用来哄她的只言片语当作教材,从中慢慢而小心的汲取着有用的信息。

做一个小婴儿的辛苦远远超出了玛丽的想象。每天早上睡醒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是穿越的、是婴儿,绝对不能说话,至于其他的动作,现在还不是她那小小的四肢能够做出来的,暂时可以不用担心。

玛丽很快就认清了她的父母,虽然他们很少来看望自己,可那君主的做派迅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认清哥哥姐姐们就花了很长时间,他们一个月也就出现几次,年龄相差不大,面貌相仿,穿着打扮也差不多。过了两个月,玛丽终于确认了,她居然一共有十一个哥哥姐姐。

而且她那位美丽而威严的母亲,竟然又怀孕了,玛丽长到四五个月之后,几乎就见不到母亲了,她只好睡在自己的小摇篮里,感叹着“果然是欧洲人啊,真是高产”,却又不免得要怀疑自己先前的判断,担心自己是穿到了异界。

玛丽有一位专职的乳母,另外还有若干保姆和侍女。但是,想通过听她们的日常交谈就学会一门外语是完全不可能的,大概过了八九个月,玛丽也只弄清了她们的名字和少量的一些词汇,而且,多数还是婴儿用品的名称。然而,此时她们开始了一项新的活动,频繁的用妈妈、爸爸之类的词汇来引诱小玛丽。

“大概我应该开始说话了吧。”在接受了数次这样的诱惑之后,玛丽终于反应过来,她记得一般婴儿都是最先会叫妈妈,于是,她也这么做了。

陪伴玛丽的女眷们发出了理所当然的欢呼,而她的父母亲,却仅仅多来探望了她一次。不过玛丽很快就体会到说话给她带来的好处了,越来越多有文字的东西出现在她眼前,在多次的猜疑和判断之后,她终于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她早就知道自己叫玛丽,但是,她的父亲是弗朗茨·斯特凡,她的母亲是玛丽娅·特蕾莎,而她,居然穿越成了玛丽·安托瓦内特!

侍女们给她起了个昵称——安东妮德,但她本人,则更喜欢别人叫她玛丽,这名字是她现在,能够与上辈子保持的唯一联系了。但安东妮德这名字还是叫开了,没办法,哈布斯堡-洛林家的女性们,连妈带女儿们一共有七个叫玛丽的,显然,只有用第二个名字把她们区分开了。

做婴儿的这段时间里,玛丽不只一次的回想起与制造了她的穿越的那些神秘的存在的那次对话,如果自己不说名字叫玛丽的话,说不定现在已成为清穿女主或者是某朝皇后了,再差也会穿到语言相通的地方种种田……真是后悔啊。

可是后悔归后悔,在穿越一年之际,显然穿越已成既成事实,玛丽也确实想好好感谢一下那些神秘的家伙了,在欧洲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能够穿越到自己有所了解的部分,已经算得上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她确实很幸运,不仅在中学时看过红极一时的漫画《凡尔赛玫瑰》,还因为过于迷恋这部漫画,不仅在历史课上学习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格外认真,甚至还花大力气弄了斯蒂芬·茨威格的《断头艳后》来看过。现在回忆起来,她还是能记起一些大体的情节,这可是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本钱啊。

于是霍夫堡宫中有了这样的传言,皇帝陛下和女王的第十五个孩子,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在她一岁生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爱发呆。人们纷纷担心起这个孩子的智商,就连以范·斯维腾博士为首的宫廷御医们,也被女王委派专门对小女大公进行了检查。

医生们没有发现女大公有什么异常,而他们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到女王的又一次分娩和新出生的大公身上了。

我们的玛丽,她当然不是出了什么智商问题,她正在抓紧时间搜索自己记忆的每一个角落,力争回忆起任何有关这段历史的信息,而且,她还需要对这些回忆出的信息反复记忆,可别等到长大了真正要用的时候,反到忘记了。

有几次想的出神太久,被别人看见了而已。

对于穿越女来说,能够旁观历史,在历史长河中随波逐流固然是一件好事。假如张惠惠穿越成别的什么默默无闻的人,甚至是玛丽娅·特蕾莎的别个女儿,她都愿意选择小心翼翼的溶入这个世界,跟随历史按部就班的走完这一生。

这就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了。那不知名的神秘存在安排她穿成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断头艳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她愿意嫁给路易十六,但她不想三十八岁就死在断头台上。

于是,她必须做点什么。她必须要改变历史,才能逃脱历史安排给她的命运。

但是,历史显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改变的。

而还是个小婴儿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从零学起。摆在德语、历史、礼仪、常识、音乐、舞蹈等课程之前,她还是先学会走路和说话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