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03 白粥、泡菜和香水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06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03 白粥、泡菜和香水

(在前面说一下:上一章、本章、以及以后各章关于怀孕生产的内容,纯属虚构,若真有什么不合常理的,请大家一笑置之。 )

御医们对玛丽说,虽然现在看来,她确实是怀孕了,但用这消息来惊动国王并公布于众还为时尚早,通常说,只有怀孕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之后,宫廷才会对外确认这个消息。

相对于普罗旺斯伯爵当初的高调来说,玛丽的丈夫,似乎也传染了御医的那种谨小慎微的情节,他确实是很高兴,但这并不妨碍他居然尊重了御医的意见,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这个重要消息报告给他的祖父。

于是,玛丽进入了一种看起来让人哭笑不得的早孕阶段,而这正是法兰西宫廷的复杂礼规下所特有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确确实实是怀孕了,但从法兰西王室官方的角度,她的怀孕仍然“不被承认”,或者说,她其实还“并没有怀孕”。

即便如此,玛丽还是给她的女王母亲,约瑟夫和伊莎贝拉,以及斐迪南和利奥波德都写了信,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了充满了各种祝福的回信,但同时,这些回信中也无一例外的提到,她必须为法兰西王室生下一个以上的王位继承人,才能真正稳固她的地位。

所以,虽然玛丽现在怀孕了,但事实上,她仍然什么都不是。 这个时代的欧洲人,似乎还延续着中世纪地传统。 他们并不讲求优生优育,凡尔赛宫里怀孕的贵夫人们,在身体没有变形的时候,几乎过着和以往一样的生活。 这一情况在同样发生在玛丽的身上,除了她身边的几位夫人以及她的丈夫之外,似乎没有人把她当作孕妇来对待。

这导致玛丽无可控制地回忆起上辈子所见所闻的从古至今地对于孕妇的种种优待了,她虽然已经穿越成了一个欧洲大国的王储妃。 但作为孕妇所受到的关照程度,现在大概还比不上同时代中国清朝某个地主家的儿媳妇。

然而。 某个小生命确实已经在玛丽的身体里开始成长了——她的身体,已然能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进入8月以来,她开始出现很明显地早孕反应,恶心和干呕的症状虽不算很严重,但每天也总会出现那么几次,同时。 她总是觉得乏力和疲惫,但真要睡到床上,似乎睡眠质量也并不高。

玛丽显然需要休息,但庞大的凡尔赛宫,显然不会因为她的怀孕而停摆,事实上,有很多人,正盘算着就王储妃怀孕这件事。 来做做文章呢。

自从怀孕以来,玛丽就有一种不安,她丈夫野心勃勃的弟弟普罗旺斯伯爵和他的妻子,大概不会让她顺顺利利的度过孕期的,她小心翼翼地防备着来自他们的各种举动,但她没有想到。 最先来造访的,居然是杜巴莉夫人的使者。

艾戎古公爵夫人,曾经在玛丽第一次游览凡尔赛花园的时候,荣幸的在读者们面前跑了一次龙套,而现在,作为杜巴莉夫人地“亲密朋友”,她再次登场,给玛丽带来了来自“杜巴莉夫人的“祝贺”。

“杜巴莉夫人听说殿下您怀孕了,立刻就把这个消息同国王陛下说了,陛下非常高兴。 让杜巴莉夫人问问您。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 ”

玛丽没有立刻回答,事实上。 她正在心里发着脾气:这老色鬼国王,居然想趁孙媳妇怀孕的时机来讨好他的情妇,事情再明显不过了——玛丽如果真是有什么需要的话,现在只能向杜巴莉夫人提出,这样,她自然没办法继续不给国王的情妇好脸色看。

可怜的玛丽,她在忍受身体上的不适感之外,还要被迫开动脑筋来应付这些事情……算了,怀孕之后,似乎思维也变迟钝了,看来并不适合再用脑了,玛丽转过脸看了看诺伊阿伯爵夫人,便开始做闭目养神状了。

女教管立刻会意,“艾戎古公爵夫人,谢谢您过来传话,您先请回吧,如果王储妃确实有什么需要,我会去和杜巴莉夫人说的。 ”

公爵夫人迟疑了一会儿,才慢慢地退下了,诺伊阿伯爵夫人这才看了看玛丽,“殿下,我劝您考虑一下,是不是趁此机会,改善一下与杜巴莉夫人地关系。 ”

玛丽当然在考虑,她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肚子,那里依旧平坦,但她已然不得不为住在哪里地小家伙多多打算了。 为了确保自己安全度过整个孕期,现在的玛丽,是树敌越少越好,像杜巴莉夫人这种必然会随着老国王的死去而丧失所有权利的人,与她继续僵持下去,似乎也没多大的意思。

更何况,有了国王的一句话,现在如果玛丽真有什么要求,就只能向杜巴莉夫人提出了,而玛丽,偏偏确确实实的就有一点小小的需要呢。

大概没有几个孕妇怀孕后不偏食挑食厌食的,而玛丽,也逐渐出现了一系列类似的症状,但问题到了她这里,似乎就要更加严重一些——她对于天天吃的那些西式菜肴,开始不可遏止的厌恶起来,整天想着的,居然是白粥和酸酸的泡菜!

其实,白粥和泡菜的问题也不难解决,玛丽的意大利之行的收获之一,就是发现了意大利居然有大米,有一种类似上辈子煲仔饭的食物,已然出现在意大利人的餐桌上了。 遗憾的是,她那时候正为王储的事情所烦恼,看到大米也只是惊喜而已,完全没有想到应该把它们带到凡尔赛的餐桌上,所以,现在如果她想要吃白粥,大概还需要派专人去意大利采买了。 至于泡菜,各种原料到还齐备。 但问题是,谁来做呢?

玛丽便和诺伊阿伯爵夫人说了她的想法:设置一个专门为她自己(也许还包括王储)做饭地小厨房,以便随时能给她自己做点儿想吃的食物。 按照女教管的观点,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玛丽已然表示她可以出钱支付这个小厨房所有的开支,国王所要做的,仅仅是点头而已。

去回访杜巴莉夫人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诺伊阿伯爵夫人身上,对于王储妃地要求。 国王的宠姬立刻就做主答应了,同时。 她也提出了她地要求。

“杜巴莉夫人希望王储妃能够在公共场合跟她说上一两句话,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就做主替殿下您答应了,但作为条件,我就向她提出,希望能由国库来支付这个小厨房的所有开支,杜巴莉夫人也答应了。 ”

玛丽不得不承认。 她的女教管做成了一笔赚钱的买卖——既然她已然决定同杜巴莉夫人和解了,那么,说上几句话显然不是问题,但通过说上这几句话而完全避免了一大笔的支出,也算得上是女教管的功绩了。

“好吧,夫人,”玛丽回答道,“为了表达我的诚意。 就请您去和杜巴莉夫人商量一下,安排一下我在什么时间地点同她说话比较好。 ”

正是因为合作地双方都充满了“诚意”,整个事情进展的非常迅速,王储夫妇的小厨房数日之后就投入运转,在玛丽的指点下,胡萝卜和卷心菜已经泡到了盐水中。 而前往意大利采购大米的人,也已经出发了。

当第一批的“洗澡”泡菜摆上她的餐桌的那一天晚上,玛丽按照安排,在舞会上同杜巴莉夫人说了几句话。 国王地宠姬在这件事上充分的表示了对玛丽的尊重,她请求玛丽随便说点儿什么都行,于是,玛丽还是用她记忆中的那句经典台词作为开头。

“杜巴莉夫人,凡尔赛今天的人真多。 ”

这是历史上那高傲的小姑娘同杜巴莉夫人说地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玛丽想了想,才又很客气的添上了一句。 “希望您今晚玩得愉快。 ”

诺伊阿伯爵夫人跟在玛丽身边。 在她转身走开之后,女教管又同国王的宠姬寒暄了几句。 才圆满结束了这一次的表演。 玛丽随后便离开了舞会,她去向王储述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她的丈夫起先似乎并不赞成同杜巴莉夫人的和解,但听到玛丽说这完全是为了保证自己和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安全,他才又点了点头。

“王储妃,暂时就按你说的做吧,等到我当了国王,一定不会同意杜巴莉夫人留在宫廷里地。”

相对于杜巴莉夫人来说,普罗旺斯伯爵那一方地动作就要慢上许多了,又过了几天,当朗巴尔夫人例行来向王储妃问安的时候,玛丽似乎闻到,亲王夫人地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香味。

等玛丽辨别出这是麝香的香味时,她同时也感觉到了头晕,随即,也许是心理作用,她连着干呕了好几下。 来不及多想,玛丽立刻大声说,“朗巴尔夫人,请离我远一些,您身上的香味使我非常不舒服。 ”

房间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朗巴尔夫人万分尴尬的走到一边去,而女教管立刻走上前来,询问玛丽感觉如何,要不要去请御医来。

玛丽摆了摆手,当弥漫在她周围的麝香味道消散之后,她立刻觉得清醒了许多。 但作为一个受过“宫斗”知识熏陶的穿越女,直觉告诉玛丽,麝香这种东西,突然出现在任何一个孕妇面前,一定都是有原因的。

于是玛丽问道,“朗巴尔夫人,您用了什么,是麝香么?”

“是的,”亲王夫人表情诚恳,“我喷洒了一些麝香香水,实在是对不起,殿下,我没想到这味道使您如此的不舒服。 ”

难道仅仅是巧合么?玛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朗巴尔夫人,我记得您并没有用过这种香水啊。 ”

“殿下,”朗巴尔夫人满脸愧疚,“这种全麝香的香水是我那侄女普罗旺斯伯爵夫人送给我的,我还是第一次用这个。 ”

玛丽这才笑了笑,“夫人,我也很抱歉,大概是怀孕使我的味觉发生了变化,我确实不能忍受这种味道。 ”

朗巴尔夫人很快便退下了,当房间里只剩下她和诺伊阿伯爵夫人的时候,玛丽才问女教管,“夫人知道如果孕妇接触过多的麝香,会导致流产的么?”

女教管的脸色变了,“殿下,您这是听谁说的?”

“我好像曾经从书上看到过,”玛丽淡淡的回答,“我希望我是记错了。 ”

“我宁愿相信殿下记的是对的,”女教管变得严肃起来,“不管怎么样,上帝保佑,这一次那麝香香水并没有伤害到您的孩子。 ”

“我这就去和克拉丽丝夫人以及侍女们说清楚,要她们提防来自普罗旺斯伯爵……还包括朗巴尔夫人的任何东西的。 ”女教管抛下这句话,就匆匆的离开了。

玛丽靠在软榻上,她在想,是不是可以把这瓶香水,作为普罗旺斯伯爵夫妇对她的一种宣战呢?这对夫妻既然出手了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的,那么下一次,又将是什么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